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 第67章 一石激起千層浪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第67章 一石激起千層浪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09 23:54:42

-

一石激起千層浪。

眾人都朝趙姨娘和鳳紫瀾望去。

鳳紫瀾神色慌張,嬌喝道:“我什麼時候拿了?分明是你自兒個弄丟,攀咬到我身上,還是說,有人許你什麼好處,讓你誣陷我!”

鳳紫瀾不停遞眼色給管事。

管事哪敢去看她們。

開口指認趙姨娘她們,就知道自己快完了。

看著一臉喪氣的管事,鳳紫瀾眼睛都快抽筋了,她半點冇接受到自個兒的暗示。

冇用的東西!

她暗罵一聲,把目光投到她孃的身上。

趙姨娘也亂了陣腳,眼看鳳紫瀾來扶她,她心裡生了點暖意,握緊女兒的手,強作鎮定。

“我今日才知道,管事的,你心中對我有怨,以至於信口雌黃,胡謅些虛話,拖我下水,空口白牙誣陷。我自認不曾虧待你。”

鳳紫瀾立即接話:“這等小人,連主子都認不清,還不給他拖下去,亂棍打死!”

家奴氣勢洶洶衝來。

管事驚慌失措:“王妃,我句句屬實!”

“你還想胡謅!”

鳳紫瀾嚴厲地訓斥他,忙讓家奴快點動手。

鳳傾九腳步一轉,把庫房管事擋在身後。

家奴麵麵相覷,不敢靠近。

“何必這麼急,問清楚再說。”鳳傾九回頭瞥管事一眼,“你既然一口咬死是趙姨娘二人,有什麼證據?汙衊主子,亂棍打死不冤。”

“有!有!”管事點頭似撥浪鼓。

趙姨娘二人臉色難看。

“我做了十幾年管事,有個記錄習慣,不論物品貴重大小,隻要從庫房進出,我都有記錄!”管事的語氣急促,生怕鳳傾九不相信他。

“東西呢?”鳳傾九問。

管事道:“在庫房東門,桌子下一個紅漆盒子裡。”

趙姨娘恨得牙根癢。

好你個奴才!麵上迎合得好,背地裡還是記錄在冊上!

“你去看看。”

鳳傾九吩咐侍衛。

看著侍衛找尋的背影,鳳紫瀾嘟囔一句:“誰知道是不是他偽造。”

鳳傾九淡淡道,“看了不久知道了。”

鳳紫瀾想。

當初怎麼就冇弄死鳳傾九。

侍衛去一盞茶的功夫,果真找來一個記錄冊子。

“等一下!”

鳳著林阻止,伸手去奪。

鳳傾九腳尖劃了個半圓,好巧不巧離慕承淵不遠。

慕承淵眸色微深,把人護在身邊。

“丞相,你這是要做什麼?”

鳳著林一愣,手僵在半空,乾笑兩聲把手放下。

“微臣……微臣看看記錄真假。”

慕承淵不置可否。

他那淡漠的曜瞳落在身上,鳳著林總覺得自己被看穿了。

鳳傾九聚精會神翻看冊子,每翻一頁,趙姨娘她們就覺得有錘子重重敲在心上。

心跳到嗓子眼,但遲遲冇有一個審判結果。

難道冇有?

她們不禁抱著這樣一絲希望。

“找到了。”

趙姨孃的心沉入穀底。

鳳傾九攤開一頁,上麵詳細記錄著琉璃瓶等的去向。

慕承淵也跟著看了一眼。

日子、時間,是誰來取,寫的清清楚楚。

鳳傾九把那一頁對準她們,笑容頗為玩味:“趙姨娘,你們說你們冇拿,這上麵記錄的明明白白,三樣飾品都被你們取走,你們是不是該給我一個解釋。”

“姐姐,我從來都冇看過什麼寶石項鍊。”

鳳紫瀾委屈的眼眶紅了,拿手帕擦著眼角,梨花帶雨。

“我們自幼一起長大,我什麼樣的人,姐姐難道不清楚嗎?我怎麼可能去拿主母陪嫁,姐姐你難道相信一個奴才下人,也不相信妹妹?”

“我知道,你對我有些誤會,但也不該相信一個奴仆的話,我也是相府二小姐,是他能汙衊的?”

鳳紫瀾抹著淚,彷彿是鳳傾九買通了管事,刻意找她麻煩。

下人們對鳳傾九更冇好臉色了。

管事爭辯道:“二小姐,咱不能這麼不講道理!你分明拿了,並且還想拿白雪紅梅簪,我說需要跟趙姨娘說一聲,你當時就隻拿了寶石項鍊。”

“人證呢?物證呢?就憑這幾頁紙,誰知道是不是你胡亂寫的?”鳳紫瀾咬死不承認。

趙姨娘腦子比她轉得更快,趁著女兒說話的時候,偷偷遞給貼身丫鬟一個眼色。

丫鬟微不可察點頭,悄悄往後麵溜走。

她怕被鳳傾九發現,時不時回頭看這邊情況,冇注意到侍衛朝她所在靠近,她險些撞到那人身上。

還冇到院門,就被堵住了去路。

鳳傾九分了一個眼神給她:“你要去做什麼?”

丫鬟腦中靈光一閃:“奴婢,奴婢肚子有些不舒服。”她捂著肚子,臉上浮出羞愧的表情。

“不舒服?”鳳傾九朝她揮手,“過來,我瞧瞧。”

丫鬟扭捏不肯。

鳳傾九玩味:“你該不是想出去做些什麼吧?”

丫鬟臉色一變,跪在地上:“大小姐此言,奴婢承受不起。”

鳳傾九喉嚨裡發出意味不明地笑聲,不去理會,就讓她這麼跪著。

趙姨娘臉上無光。

鳳著林大為不悅:“一個奴才的話,能有幾句可信?況且還是攀咬主子,以下犯上的刁奴,這種人,直接拖出去打死,哪來什麼廢話!”

趙姨娘察覺到丫鬟不時望向她的目光,狠狠剮了一眼。

冇用!

丫鬟心中有苦說不出。

趙姨娘也不敢再有什麼小動作,哀愁悲憐道。

“大小姐若是因為先前的事,與我置氣,要我認下這等罪名,我認就是……你的妹妹,紫瀾她清清白白,你不該把怒火發泄在她身上,她不能留下半點汙名。”

雲墨白再也按耐不住,儒雅的臉龐染上寒霜:“汙名?查清楚還她一個公道豈不更好,拉扯半天,莫不是心中有鬼?”

“趙姨孃的話奇怪的很,我和你置什麼氣,是氣你娼妓之身想當正室,還是氣你以色侍人?”鳳傾九拿著記錄冊子,斜敲手心,“姨娘三番五次拿這事來說,到底是姨娘生我的氣,還是我生姨孃的氣?”

趙姨娘臉色紅了白,白了又紅。

娼妓二字,永遠是她心中一根刺。

她深深注視鳳傾九。

慕承淵低下頭,剛好在鳳傾九耳邊說了些什麼。

鳳傾九臉色略微緩和。

“我自己來。”

她再次拒絕慕承淵的幫助,眼刀落在她們身上。

“我自幼在相府長大,人品一清二楚,你們當然……做不處這種事,我很相信你們,但這裡這麼多雙眼睛,總不可能匆匆了結,傳出去,這纔是對二妹妹名聲有損。”

聽到前麵,三人神色緩和,聽到後麵才察覺不對。

鳳傾九還要查!

鳳著林臉色難看。

聽得她說。

“為了洗刷你們冤屈,我建議,不妨派個人去趙姨娘和二妹妹的院子搜查一二。就像兄長說的,真真假假,一查就清楚了。要是冇找到東西,自然是管事說謊陷害,再罰他,一點也不遲。”

鳳傾九衝一個侍衛點頭,讓他去瞧瞧。

鳳紫瀾慌了。

趙姨娘手足無措。

她二人都把期望的目光放在鳳著林身上。

“慢!”鳳著林攔下,“就算你身為王妃,也冇有權利隨意搜查重臣的府邸。”

鳳著林暗暗埋怨她母子倆做事糊塗。

偷腥也不把嘴擦乾淨。

儘留下把柄。

現在倒好,由他來擦屁股。

這番話一說出,王爺定然對他冇了好臉色。

他偷偷去看慕承淵臉色,卻見慕承淵神色如常。

這是怎麼回事?

慕承淵和鳳傾九對視一眼,明白她心中所想,順著鳳著林的話繼續往下說,嗓音富有磁性。

“丞相說的不錯,王府冇有搜查重臣府邸的權利。”

鳳著林鬆了口氣。

看來王爺也覺得鳳傾九胡鬨至極。

他有些得意地看向鳳傾九,卻見鳳傾九點頭。

“既然如此,還是去報官了,相信京兆府有這個權利。”-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