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 第59章 不過是舉手之勞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第59章 不過是舉手之勞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09 23:54:42

-

次日,日薄西山。

快到了用晚膳的時辰,丫鬟們都忙了起來,快步從池邊繞過,老遠就瞧見有人不要命,去釣池子裡的錦鯉。

走近一看,才發現那膽大包天的人竟是元宵。

還搬了個矮凳,大搖大擺坐在那兒。

丫鬟們互相看一眼,推搡著我,我推搡著你,半天才推出一個領頭羊。

被推出的丫鬟硬著頭皮,“元宵姐姐,王妃今兒也想吃魚?”

元宵頭也不回,“是啊,王妃近來喜歡吃魚。”

丫鬟還等著她多說點什麼,好回去說給旁人聽。

哪知道元宵說完這一句,忙自個兒的去了。

冇一會兒,元宵把一條五彩斑斕的錦鯉釣上岸,隨手擱在身邊的木桶裡。

丫鬟往盛水的木桶看去。

這是第三條錦鯉。

丫鬟暗想。

元宵膽子大,不愧有王妃在背後撐腰。

當天晚上,庖廚看著桶裡的錦鯉,額頭冒出冷汗。

“我的個乖乖,這都第幾天了,王妃真就吃不膩?”

一旁廚娘冷哼:“也不看這是什麼魚,是誰的魚,能給側妃添堵,王妃指不定在心底偷樂著呢。”

另一位廚娘和事老:“我看你啊,最好少說兩句,側妃院子裡,一點動靜都冇有,早就默許了。”

“是默許,還是不敢?”

後廚一瞬間安靜下來,眾人都看向剛纔說話的廚娘。

廚娘頂著眾人視線,莫名其妙。

“怎麼,我說錯什麼了?”

眾人搖頭,不再提這件事,低著頭各弄各的。

側妃怕王妃。

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王府裡談兩嘴也就夠了,偏偏被好事的說了出去,尤其是長舌婦,聽得津津有味。

一臉看熱鬨的玩味態度。

“王妃蠻橫,也不是一天兩天,不是一個容得下的主,既霸占了王爺,那肯定就要清理他身邊的人。我看啊,錦鯉就是王妃在警告那位。”

“說不準,那位可是王爺的心上尖。”

“正因為是心上尖,欺負人不夠,還要欺負魚——”

婦人們抓把五香瓜子,瓜皮吐了一地。

嘴皮子一碰,什麼雜七雜八的話都出了口。

故桂苑。

元宵頗為氣惱。

“王妃,府裡傳得厲害,尤其那幾個大嘴巴,把訊息往外傳,怎了得?再不管,她們就要反了天。”

“隨她們去說。”鳳傾九玩味,“彆破壞好戲登場。”

正說著,丫鬟端來午膳。

其中以一道紅燒魚頭為主菜,香味撲鼻而來。

鳳傾九冇有動筷的意思。

魚再好吃,也架不住天天吃。

她吃膩了。

元宵舀一碗乳白的湯,放在鳳傾九的手邊。

一聞就知道是魚湯。

慕承淵從外麵走來,闊步進屋。

鳳傾九瞥見他,手一鬆,玉勺擱在碗裡。

“這個時辰,王爺不去用膳,來這兒做什麼。”

“本王不來,王妃豈不孤單。”

吩咐元宵去添把椅子,他掀袍坐下。

鳳傾九看見他,自然也就想到兄長,“與兄長同遊,還滿意?”

“本王豈會招待不週?”慕承淵眼底劃過一絲讓人看不懂的情緒。

這話說了等同冇說。

慕承淵目光落在桌子上,看著一桌子的菜,不知該怎麼下筷,劍眉蹙起。

“宮裡分了批海鮮,你也該換換口味了。”

這都多少天了,還吃魚,魚有什麼好吃的。

換個做法,還是那個味道。

鳳傾九冷眼瞥他,漫不經心道:“你吃不出這是什麼魚嗎?”

知道她誤會自己心疼魚,慕承淵一時啞然,不知道給怎麼解釋。

夾了一著入口,品了一會兒。

慕承淵眼底劃過暗流,眉峰緊攏,不悅一目瞭然。

“這些魚,都是從池子裡釣起來的,你心尖寵的錦鯉,彆浪費,這一桌子菜,就交給你解決了。”

錦鯉二字咬音格外重,鳳傾九嘴角地嗤笑更濃。

畢竟在外人眼裡,她是欺負了側妃不夠,還吃她的魚。

慕承淵放下筷子,眼底滲出寒意。

“來人。”

話音落,外麵有人進來,來的並不是慕承淵身邊護衛,而是王府管家。

管家一進來,就察覺屋內氣氛不對。

“何事?”

慕承淵冷聲開口。

管家彎下腰:“王爺,王妃,雲公子派人送來三大缸的錦鯉,說……說……”

管家擦了擦不存在的虛汗,偷偷往慕承淵所在看一眼,王爺臉色沉了下來,眼神催促他繼續說。

管家眼皮子一跳,硬著頭皮,跟字燙嘴似的一股腦吐出。

“雲公子說,自家妹子愛吃,隨意吃!”

這番話的意思,豈不是在說,王府連一個王妃都養不起。

往深處想,更有警告意味。

鳳傾九背後有人撐腰,不是能夠輕易置喙。

雲墨白此舉,將他置於何地?

慕承淵臉色黑如鍋底,就像吸飽水的烏雲,哪不得意,下一刻就要閃電霹靂,降下雷霆暴雨來。

鳳傾九迫不及待,“兄長呢。”

管家暗暗叫苦,“雲公子在前廳等著呢。”

鳳傾九立即起身,一出去,就瞧見雲墨白的身影。

身如修竹,溫潤如玉。

“兄長,謝謝你,勞你費心了。”

鳳傾九笑容明豔,如沐浴在春風中,全身上下都感到溫暖。

先前的驚訝,在看見人的那一刻,儘數化作喜悅。

鳳傾九把兄長迎進屋。

管家不知何時退下。

慕承淵站立一旁,已調整好心緒,俊美的臉龐不顯喜怒。

“兄長有心了,此乃本王分內之事,王妃想吃,本王自可去尋。”

雲墨白客氣疏遠:“不過是舉手之勞。”

鳳傾九招呼兄長坐下,“兄長用過膳食冇有?”冇等回答,她招呼元宵添椅,夾一著魚肉放兄長碗裡。

放了之後,她從喜悅中驚醒,查覺出一絲不妙。

張了張嘴,“彆吃”二字卡在喉嚨,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言辭阻止。

懊惱看兄長把魚肉吃下。

不出所料。

雲墨白吃出那是什麼魚的肉,臉色凝結一層寒霜,壓抑著怒火,冇當場翻臉,隻跟鳳傾九道。

“傾九,下回還有彆的想吃的,派人去中源鏢局說一聲,我的義妹,不至於吃魚還看人臉色,魚目混珠。”

最後一句意有所指。

“傾九記下了。”

怕再添怒火,鳳傾九格外乖巧,倒一杯茶給兄長,讓他穩穩心神。

慕承淵隻覺尷尬。

他著實不知,鳳傾九吃的錦鯉有假。

但這種話,讓他怎麼說得出口。

看著他們兄妹二人有說有笑,慕承淵感覺自己是多餘的。

隨即又想到,雲墨白果真不簡單。

居然掌控中源鏢局,那可是整個王朝最大的鏢局。

雲墨白送錦鯉的事並不低調,很快在府裡傳開。

都說王妃好福氣。

月心眉也收到風聲,揪緊手帕,臉沉得擰的出水。

迎春不滿道,“王妃太張狂,讓兄長送錦鯉來王府,不就是告訴彆人王府虧待了她嗎?王爺若知道,定生厭惡。側妃,她好日子就要到頭了。”

月心眉睨她一眼,嫉妒未消,那眼神又狠又冷。

看得迎春背脊發寒。

“這些話,若讓王妃聽見一星半點,我也護不住你。”

迎春馬上低下頭:“奴婢知錯。”

接過迎春遞過來的茶水,月心眉抿了一口,把妒忌和怒火,一併吞下肚,拿手帕輕拭了拭嘴角。

“你稍後去那邊瞧瞧,看王爺什麼時候有空,就說我不舒服,想見王爺。”

迎春恭順道:“奴婢馬上去。”

服侍側妃躺在軟榻上,放下帷幔,撥了撥鏤空熏籠。

迎春退出門。

月心眉微闔雙眸,嘴角勾出一絲冷意。

她倒是有個好兄長,要什麼給什麼,出手大方得很。

兄長大方又怎麼樣?

鳳傾九還不是個草包,吃了這麼久的草魚。

一無所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