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 第55章 不能坐以待斃了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第55章 不能坐以待斃了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09 23:54:42

-

“晚間吃點心,你不怕積食?”鳳傾九將慕承淵方纔的話返送給他。

慕承淵知道她打趣,唇角微微翹起。

元宵又端上一壺熱茶,為兩人倒上。

“雲墨白一直待在江南,怎麼會突然來京城?”慕承淵驀然問道。

“聽說我成親,來送賀禮。”鳳傾九不加絲毫猶豫道。

“隻是送賀禮?”慕承淵懷疑,再次問道,眸子看向鳳傾九,帶著探究。

鳳傾九輕笑一聲,麵上坦然,“要不然呢?王爺覺得應該是為了什麼?”

“他是你母親認下的義子,你可知道他的真實身份?”慕承淵看著她。

“你這是什麼意思?”鳳傾九麵色不悅,眸光驟然間變得冷冽,“兄長難不成還能礙著你什麼?”

見她這番,慕承淵抿了抿唇,沉默許久,才解釋道,“雲墨白畢竟是外男,男女授受不親,你與他過於親密難免讓人說閒話。”

“我與兄長如何,王爺管的有些寬吧。”鳳傾九冷笑。

“你……”

慕承淵開口欲解釋,迎春的聲音從外麵傳來。

“王爺,側妃心情不適,不進晚膳,您去看看吧。”

鳳傾九瞥了他一眼,哂笑,“王爺還不快去看看,若是餓出了什麼毛病,指不定又要栽贓在我頭上。”

“不會,她日後無論出任何事,都與你無關。”慕承淵辯解道,心裡異樣愈發明顯。

不見慕承淵說話,迎春再次開口,“王爺,側妃日夜以淚洗麵,求您去看看側妃吧。”

鳳傾九再不言語,坐在軟塌上,麵容平靜如水。

慕承淵靜靜的看著鳳傾九,眸光深邃,同樣不說話。

“王爺。”迎春又一次開口。

房中一片平靜,寂靜的有些詭異。

許久,鳳傾九“噗嗤”笑出了聲,眉眼彎彎,“慕承淵,你待在我這裡算什麼?月心眉被你守著護著,如心肝般寵愛,你不去看著,小心她自殺給你看。”

“你當真想我離開。”慕承淵眸色漆黑如夜,語氣沉沉,麵上帶著些不悅。

“對。”鳳傾九坦然點頭,“去吧。”

她可不想月心眉勾心鬥角,上次毀了她的藥草,這次她的臉若是好了,指不定又要做出些什麼事。

“嗬。”慕承淵冷笑。

“王爺……”迎春不甘心的試探著又喚了一聲。

“本王今日留宿故桂苑,你讓側妃好好休息。”慕承淵聲音不容拒絕。

“可是側妃還在等著您。”迎春欲再說些什麼,被清明阻止。

“迎春姑娘,您還是回去吧,王爺今晚不會過去了。”清明勸道。

迎春咬咬唇,點頭,轉身回去了。

清明無奈搖頭。

月側妃還是看不清自己的身份,王爺心裡隻有王妃,哪怕她中著毒,王爺也要千辛萬苦的尋書畫哄王妃高興,這哪是她能夠阻止的。

“元宵,去將隔壁的暖閣收拾出來給王爺。”鳳傾九對外麵吩咐道。

元宵頓時不知所措,猶豫,“王妃,這樣不合適吧?”

王爺好不容易留宿故桂苑,王妃怎麼能將王爺趕去暖閣呢?

“快去收拾。”鳳傾九聲音沉了些。

元宵頭皮一緊,瞬覺莫大的壓力。

正在猶豫著該如何時,清明上前,吩咐道,“元宵姑娘,王妃王爺要就寢了,您去準備熱水吧。”

聞言,元宵愈加糾結,“可是王妃說……”

“你快去吧,聽我的。”清明勸道。

“是。”仔細想了想,元宵點頭,跑去了廚房。

房中,慕承淵臉色不好看。

她就這麼不想讓他留下來?

“慕承淵,你今晚若是留下來,月心眉若是做出什麼事,我可不會心慈手軟。”鳳傾九聲音輕淡,挑眉,“隻要你不心疼自己的小嬌妻便好。”

依著月心眉的脾性,絕對不會坐以待斃。

上次是藥草,這次又是什麼?應該要對她這個人下手了吧。

“我一直將她當做妹妹。”慕承淵再次耐著性子解釋,“我從未想過要與她做夫妻。”

“哦。”鳳傾九若有所思的點頭,“一般有錢人都這麼說,當妹妹。”

話音未落,又點評了一句,“真會玩。”

她前世什麼把戲冇見過?

但凡富家子弟有了白月光,自家的糟糠妻便看不上眼了。

對外便稱妹妹,其實呢,說好聽點是白月光,難聽點就是小三!

就算在古代男子可三妻四妾,鳳傾九心裡還是不屑。

男子濫情,自古便是。

慕承淵一噎。

就在這時,元宵帶人將熱水抬了過來。

“元宵,我今晚不沐浴。”鳳傾九道,詫異元宵怎麼會突然燒熱水。

“這……”元宵看向清明。

“啟稟王妃,王爺就寢要沐浴。”清明一拱手,示意丫鬟將熱水倒入浴桶。

鳳傾九臉色刷的黑了下來,“他在暖閣就寢。”

“王爺睡不慣暖閣的床。”清明一本正經道。

“你……”鳳傾九頓時被氣的臉色鐵青,說不出話來。

慕承淵唇角微勾。

丫鬟們將熱水倒入浴桶,匆匆忙忙關上門出去。

“屬下告退。”清明再次拱手,拉著元宵快步離開。

鳳傾九冷幽幽的目光移到了慕承淵身上。

“畢竟兄長在府中長住,我不好居於他處,若是被他看到,豈不是冷落了王妃?”慕承淵解釋道,鳳眸閃過一抹深意。

鳳傾九抿唇,眼眸微閃。

他說的也是,義兄在此,若是被他知道她與慕承淵感情淡薄,不知道又要惹出多少事。

罷了,讓他留在這裡也無妨,她又不是第一次睡軟塌了。

“你不許用我的浴桶,要沐浴去抬自己的。”鳳傾九警告道,抬腳便要將屏風拉上。

而還冇有走兩步,手腕被人拽住,用力一側,她轉了個身,被慕承淵摟入懷中。

頭頂傳來低沉而又帶著磁性的聲音。

“你我為夫妻,你的便是我的,哪有區彆之說?”

男子那冷冽的氣息將鳳傾九緊緊圍繞,在鼻翼徘徊,揮之不散。

慕承淵的聲音又透著些許蠱惑。

鳳傾九心口不由得停頓了一瞬。

浴桶裡的熱氣不知何時瀰漫了出來,連帶著房間都透著熱氣。

兩人的臉頰微紅,體溫升高,曖昧氣息悄然瀰漫。

許久,鳳傾九忽的緩過了神,一把推開了慕承淵,“你不是要沐浴嗎?我先出去。”

她低著頭一溜煙跑了出去。

看著她那落荒而逃的身影,慕承淵低沉的笑出了聲。

……

秋梧閣,一片冷寂。

月心眉見迎春回來,冇有慕承淵的身影,臉色刷的沉了下來。

“他又留宿故桂苑。”月心眉語氣冷冷。

“側妃,王爺還是關心您的,讓您好好休息,不要動氣。”迎春安慰道。

“好好休息,不要動氣。”月心眉冷笑一聲,臉色極其不好看,“他向來是這樣對我交代。”

他怎麼會不知道她為何動氣,他們自幼相識,如今已經十多年了,冇有人會比他更瞭解自己。

“王爺隻不過看到王妃兄長的麵子上,留在故桂苑。等王妃兄長離開,王爺定然會來看您的。”迎春再次勸說。

月心眉美眸劃過一抹狠意。

他向來不將任何人看在眼裡,那雲墨白不過區區商販,又有什麼資格?

她跟了慕承淵這麼久,早已將他的心思摸透澈。

這番明明是氣她算計鳳傾九,故意疏離罷了。

為了鳳傾九對她這般冷漠,憑什麼?

見月心眉臉色不好看,迎春溫聲勸道,“側妃彆多想,說不定王爺明日就來看您了。”

聞言,月心眉麵上倏地平靜了下來,那柔媚鳳尾隱隱有些殷紅,透著些許冷意。

看來,鳳傾九在他心裡已經有了不可動搖的地位。

她不能再坐以待斃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