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 第43章 紅疹又加重了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第43章 紅疹又加重了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09 23:54:42

-

“你又算什麼東西?”聲音冰冷如寒冬臘月般,寒徹入骨。

丫鬟罵的正起勁,聞言,怒氣頓時竄了出來,“你才……”

而看到是鳳傾九,廚房瞬間寂靜,丫鬟們臉色一片慘白。

鳳傾九犀利的眸光在幾人身上掃過,“管事在哪兒?”

丫鬟們身子顫了顫,頭皮一緊,“管事……管事在……”

哆哆嗦嗦的說不出來話。

就在這時,廚房管事走了出來。

“王妃怎麼過來了?”他笑的奉承,臉上的肥肉擠在了一起,油膩至極。

“將我的燕窩給月側妃補身子,是王爺的意思還是月側妃的意思?”鳳傾九冷聲問道。

管事臉上的笑僵了僵,眼神發虛,敷衍道,“月側妃身子虛弱,應該多用些燕窩補補。”

“嗬。”鳳傾九嗤笑,“我倒是不知道偌大的王府,竟然要剋扣主母的燕窩給側妃補身子。”

話音未落,她又冷冷開口,“元宵,去找王爺過來,這究竟是怎麼個道理。”

“是。”元宵行禮,轉身便要離開。

“這……這以往月側妃身子弱,府中所有的燕窩都要給側妃補身子的。”管事緊忙道,意欲攔住元宵。

“這麼說,是你自作主張。”鳳傾九玉容如冰渣子般冷,周身散發著凜人的壓迫氣息。

“奴才……奴纔沒有。”管事臉上瞬間慌亂。

“來人,將這個欺主的東西拉下去,打五十大板。”鳳傾九冷聲道。

而丫鬟奴才一動不動,似是冇有聽到。

“怎麼?冇聽到?”鳳傾九紅唇微微挑起,笑意卻不達眼底,麵上儘是寒意。

在場眾人依舊不動。

管事肥胖的臉上滿是得意,他裝模作樣的行禮,笑眯眯道,“王妃息怒,您若是想要燕窩,奴纔再給您做一份就是了。畢竟側妃是王爺心尖尖上的人,您可搶不得。”

陰陽怪氣。

鳳傾九怒極反笑。

搶了她的東西,倒像她上趕著要月心眉的東西似的。

“驚蟄!”鳳傾九朝門口喚了一句。

為了打理母親留下來的嫁妝,她專門從慕承淵手裡借來了驚蟄。

不出所料的話,驚蟄應該一直在暗地裡跟著她。

話還未落,驚蟄一身黑衣出現,恭敬的抱拳行禮,“王妃。”

見此,管事臉色當即白了,渾身發顫。

驚蟄可是王爺的人!

他好像……惹了大禍……

“我要打他五十大板。”鳳傾九淡淡道。

“是。”驚蟄冷冷應道。

不給管事絲毫掙紮的機會,直接摁到了地上。

這時,元宵抱著板子氣喘籲籲的跑過來,“王妃,奴婢拿過來了。”

“打。”鳳傾九紅唇微啟。

“是。”元宵揮了揮板子,高高揚起。

“啪”

“啊!”

一聲清脆的巨響,與管事的慘叫聲同時響起。

丫鬟們瑟瑟發抖,低著頭不敢看。

打板聲與慘叫聲此起彼伏。

“你苛待下人,我要向王爺告你!啊……”

“手段狠辣,毒婦!你就是嫉妒側妃……得王爺寵愛……”

管事哭嚎著辱罵鳳傾九。

元宵手上愈加用力,一連打了二十多板子,最後累的抬不起胳膊。

鳳傾九看了一眼驚蟄。

“是。”驚蟄瞬間明白了她的意思。

從元宵手裡接過木板,繼續打。

畢竟是練武人,手勁大,不過區區五板子,管事便嚎不出來了,半死不活的躺在地上,屁股血跡斑駁。

“王妃,還打嗎?”驚蟄停手,問道。

“打。”鳳傾九眼眸微凜,“隻要打不死,往死裡打!”

管事肥大的身子顫了顫,哭著求饒,“王妃,奴才錯了,還請王妃饒恕。”

“啊……”

忽的,一道低沉透著冷意的聲音傳來。

“住手。”

驚蟄頓住,板子停在了半空中。

一襲墨黑軟雲袍出現,玉容冷峻凜冽,周身矜貴難以掩飾。

慕承淵那狹長的鳳眸緩緩掃過,最後落到了鳳傾九身上,問道:“怎麼回事?”

鳳傾九聳聳肩,正欲開口,被撲上前的丫鬟搶先。

“請王爺主持公道,王妃莫名其妙的來廚房稱側妃搶了燕窩,非讓我們將側妃的燕窩給她。管事不允,王妃便下此狠手。”丫鬟先咬了鳳傾九一口。

“嗬。”鳳傾九冷笑。

還真是會顛倒黑白,跟月心眉有一出。

慕承淵劍眉微蹙,打心裡覺得丫鬟在說謊,鳳傾九不像這種無理取鬨的人。

他看向鳳傾九,“屬實?”

“你信?”鳳傾九嘲諷。

元宵當即跪下,紅著眼睛解釋道,“他們說謊,明明是他們將王妃的燕窩給了側妃補身子,還說日後王妃都要挪給側妃。”

“我倒是不知道王府這般有規矩,下人能做主母的決定。”鳳傾九紅唇一扯,麵上儘是諷刺,“還是堂堂黎王府這麼磕磣,連燕窩都要主母騰出來。”

慕承淵臉色刷的黑了下來,幾乎能滴出墨汁。

周身溫度驟然間下降,空氣中透著陣陣涼氣,直直透人心骨。

“撤去管事,趕出王府。”慕承淵冷聲道,看了清明一眼,“儘快處理。”

“是。”清明抱拳。

聞言,管事兩眼一翻,徹底暈了過去。

“庫房有血燕,你若是想吃,可以隨便拿。”慕承淵眼眸看向鳳傾九,低聲道。

“嗯。”鳳傾九點頭,滿意了不少。

血燕可比燕窩珍貴的多,月心眉想要燕窩,給她也無妨。

“王爺,王妃。”這時,迎春端著燕窩過來。

走到了鳳傾九身前,俯身行禮,道,“側妃不知道這是王妃的燕窩,還惹王妃生了這麼大的火氣。特派奴婢將燕窩還給王妃。”

話音未落,迎春看了慕承淵一眼,又繼續道,“側妃身子虛弱,無法親自前來請罪,還請王妃海涵。側妃還說,王妃若是還生氣,日後這燕窩自己不用也罷,可以全部給王妃。”

鳳傾九冷笑一聲,“這麼說,還是我不通情達理。”

“側妃不是這個意思,還請王妃不要多想。”迎春麵上絲毫不慌,意有所指。

“既然月側妃身子弱,這燕窩賞她也無妨。”鳳傾九不屑嗤笑,“身為王妃,這點魄力還是有的。”

她頓了頓,緩而眸光一凜,語氣也重了些,“但是我的東西隻能我賞,若有人要搶,那就要看有冇有這個本事了。”

迎春臉上僵住,手裡的燕窩竟有些燙手。

“最好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免得將自己搭上去。”鳳傾九冷幽幽的又補充了一句。

這下不止是迎春,甚至連慕承淵與清明神色都動了動。

“元宵,我們該回去了。”鳳傾九淡淡道。

“是。”

她看了慕承淵一眼,轉身離開。

慕承淵眸色漸暗,愈深的陰霾浮上俊容。

看著鳳傾九挺得筆直的脊背,他不由得抿了抿唇,若有所思。

他越發看不懂這個女人了。

許久,他移走了目光,看了迎春一眼,聲音沉沉,“告訴側妃,體虛不宜大補,燕窩不要用太多。”

“是。”迎春手抖了抖。

……

慕承淵的話傳到月心眉耳中,她頓時慌了。

“王爺可還說了什麼?”

“冇有。”迎春搖了搖頭,“王爺隻說體虛不宜大補,讓側妃少用些燕窩。”

月心眉柔媚的小臉瞬間慌亂,美眸閃過心虛。

難道王爺知道她是故意的?故意敲打她?

她攥緊了衣角,不可能,絕對不會。

王爺不會知道的……

緩而,她眼眸驟然間閃過殺意。

那個賤人是什麼意思?

要跟她宣戰嗎?

就她也配?

月心眉拚命讓自己冷靜下來,少頃,她虛弱的喘了口氣,低聲道,“你去告訴王爺,我身上的紅疹又加重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