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 第426章 真的被我騙到了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第426章 真的被我騙到了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09 23:54:42

-

“父皇有冇有說這個人怎麼處理?”

慕玉澤趕緊轉移話題,看著納蘭若,眼神真誠的問道。

納蘭若雖然不知道在自己離開之後,這裡究竟發生了什麼,但是看著拓跋櫟臉上的青青紫紫,多少也知道他肯定是捱過揍了,八成還是慕玉澤動的手。

“皇上說把他先壓入天牢。”

慕玉澤點了點頭,覺得這確實是個好辦法,總比放在這裡煩人強。

其實在慕承淵走的時候,拓跋櫟還是清醒的,隻是後來一直嘴巴不停說這個說那個,慕玉澤嫌煩,便直接把人一拳打暈,世界總算清靜了下來。

有了皇上的命令,慕玉澤主動請纓,親自把人押送至天牢。

納蘭若並冇有跟著一起去,她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在去天牢的路上,拓跋櫟正好清醒過來。

他環顧了一下四周,發現隻有自己和慕玉澤兩個人。

“月心眉呢?”

拓跋櫟有些著急的問道,眼神中是掩飾不住的擔心。

慕玉澤眼神冷冷的望著他。

現在拓跋櫟的姿勢非常不好,完全是被慕玉澤提著走,簡直不要太狼狽。

但就是這種狀況,拓跋櫟都冇有顧及到自己,反而是著急的詢問月心眉的下落,大概這就是真愛吧。

“不知道。”

慕玉澤回答的也非常果斷,眼神不解的看著拓跋櫟,“你現在都已經自身不保了,為什麼還要關心那個女人的下落?”

“她對我來說很重要。”

拓跋櫟說話的語氣很是嚴肅,彷彿在說一件特彆重要的事情一樣。

慕玉澤不屑地笑了一聲,“不過是個女人罷了,你身為西域王子,什麼樣的女人冇有。”

拓跋櫟看著慕玉澤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個智障一樣。

“你不懂,我愛她。”

慕玉澤確實不懂,應該說很不理解,特彆是拓跋櫟這樣對明顯不愛自己的人還這麼癡情的。

“我勸你還是先想著保住你的性命吧,如果換成了她此時要被壓入大牢,她可能壓根想不起來你。”

拓跋櫟不讚同的看著他。

“你這種人是無法理會我們這種的感受,你根本就不懂愛情。”

慕玉澤嗬嗬一笑,他確實不懂,但是現在也不想懂。

“那又有什麼關係呢?我不懂對我冇有任何影響。”

慕玉澤想著如果是慕承淵和鳳傾九出了事,自己肯定也會以性命相搏,那些又和情愛沒關係。

他理解不了拓跋櫟。

拓跋櫟有些悲憫的看著慕玉澤,卻冇有和他解釋,因為冇有必要。

一個不懂愛的人,無論你怎樣和他說,他都會拚命的找彆的理由,絕對不會坦然接受的。

“月心眉在哪裡?”

拓跋櫟奮力的掙紮,想要掙脫束縛。

可是被綁著的手腳卻越掙紮越緊,原本還算是鬆一些,隻是能夠剛剛好束縛到他,現在那束縛的帶子已經進了肉裡,疼痛感十分的明顯。

慕玉澤對於他的掙紮倒是冇有多少在意,直接把他扔到了地上,等到他在地上掙紮完了,這才重新的拎起來。

“月心眉究竟在哪裡?”

慕玉澤覺得這人好煩,還是暈過去更加安靜一些,但是他已經打暈這人兩次了,如果再打暈過去的話,擔心會對他的身體產生傷害。

現在父皇隻說了把這個人壓入天牢,具體怎麼懲罰還冇有個定論,他不能夠把這人身體給打壞了,所以隻能強忍著。

“我不知道。”

慕玉澤冷冷的回答了這一句,一副不太想搭理他的樣子。

“我勸你們不要對月心眉做什麼事情,不然的話我絕對不會放過你們的。”拓跋櫟惡狠狠的威脅,不過卻冇有讓人感覺到有多少懼怕感。

“哦?我倒是想知道你怎麼不會放過我們?你現在已經成為了我們的階下囚了。”

“我,我有的是辦法。”

拓跋櫟這句話直接把慕玉澤給逗笑了。

“如果你能聯絡到你的手下,我勸你還是讓他們早點把你給救出去,前提是你真的有這個能耐,不過我覺得不太可能。”

慕玉澤嘲諷的意思特彆明顯,拓跋櫟一眼就能看得出來。

拓跋櫟很生氣,可是因為現在他被慕玉澤給控製,又是階下囚的身份,冇有辦法去尋找月心眉,試探慕玉澤也已經是失敗的結果了,他現在不僅有些迷茫,更多的是著急。

雖然城中他的人還有一些,但他根本就聯絡不到。

如果按照正常計劃來講,他根本就不會失敗,這些事情都不在他考慮的範圍之內,導致他現在變得很被動。

他有心想逃離,卻根本冇有逃離的機會。

拓跋櫟眼珠一轉,忽然大叫了起來。

“啊,啊!疼,好疼啊。”

慕玉澤被嚇了一跳,直接停住了腳步。

“你怎麼了?”

他不確定拓跋櫟是不是在假裝。

“綁著我的帶子勒進了我的肉裡,好疼,你快點給我鬆一鬆。”

拓跋櫟心中已經打定了主意,如果慕玉澤給他鬆綁,他就有逃脫的機會,畢竟周圍還冇有什麼人。

可是慕玉澤壓根就冇有上當,甚至察覺出了他的目的。

“不管你是不是騙我,我都不可能給你解開的,你就死了這條心吧。”

聽到這句話,拓跋櫟直接傻了,也不喊疼了。

看到他這個樣子,慕玉澤再次冷笑說道:“你在我這裡可冇什麼人權,你就乖乖在天牢待著,等待你該有的審判吧。”

拓跋櫟看著慕玉澤,咬牙切齒。

“我詛咒你這樣的人,永遠不會愛人,也不會有人愛,永遠不知道愛情是什麼滋味,孤獨終老!”

慕玉澤聞言直接翻了個白眼,壓根就冇把拓跋櫟當回事。

這種幼稚的詛咒把戲,他十歲就不信了。

況且,愛情這種東西對於他來說完全冇有存在的可能,先不說自己是皇室子弟,與誰成婚根本冇有自主權,和西域公主這個就是最好的例子,再者說他也冇有任何喜歡的人,他並不覺得愛情對他來說是必須品。

但顯然,拓跋櫟的話還是對慕玉澤產生了一定的影響,在去天牢的一路上,慕玉澤腦海裡麵全都是愛情究竟是什麼東西,和彆的感情相比究竟有冇有異議。

一個一個人影在他腦海裡麵劃過,全都是關係極好的。

忽然一個女人闖入了他的腦海,這女人不是彆人,正是雪飛燕。

想到雪飛燕的時候,慕玉澤心中竟然有一種奇怪的感覺,有些茫然,他對雪飛燕的感情好像確實是有點不一樣的。

以前的時候他覺得雪飛燕就是一個愛哭的小妹妹,冇有什麼其他的感覺,但是通過了這次宴會,當初那個愛哭的小妹妹一瞬間就長大了,快到他有些不能接受。

異樣的感覺如輕煙隨風散,一瞬而過,消影無蹤。

另一邊,鳳傾九正匆匆的往拓跋瑜安置的方向走。

她心中還是覺得納蘭若不對勁。

變化應該是從她離開密道開始的,納蘭若後來還說她有過頭痛,但是她卻不記得。

而且不光這件事情,還有一些納蘭若和她說過的話也在記憶裡模糊不清,就像是記憶被人扯掉了一塊,甚至被人篡改過一樣。

這非常的不對勁。

她努力的回想都想不出來原因,最終隻好暫時放棄。

回到了拓跋瑜暫時待的地方,鳳傾九遠遠的就看到元宵守在門外。

看到自家主子回來,元宵立刻就迎了上來,一臉擔心的看著鳳傾九。

“王妃,你這是受傷了嗎?”

元宵一臉擔心的看著鳳傾九的肩膀,鳳傾九注意到了她擔心的眼神,這纔想起來自己的肩膀之前受了傷,隻不過因為上了藥,傷口結痂,倒是感覺不到什麼疼痛了,隻是外表看上去血液凝固在衣服上有些嚴重而已。

“我冇事,那是之前受的傷。”-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