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 第407章 一定是這樣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第407章 一定是這樣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09 23:54:42

-

殿中,不知是誰驚呼了一聲,“太子側妃羊水破了!”

隻見鳳紫瀾捂著肚子,下身隱隱透出血跡。

鳳傾九蹙眉,她雖不喜鳳紫瀾,但也做不到看著兩條生命就這麼逝去。

正想開口,大殿外忽而響起如雷的腳步聲,一陣一陣的逼近。

即使此時殿內嘈雜無比,卻仍能聽到兵戟相碰的金屬的錚響,以及鎧甲疾行時的摩擦聲。

自幼捕獵聽力分外敏捷的拓跋櫟,又怎麼可能察覺不到?

原本滿是自得的深邃藍眸染上了幾絲慌亂,下意識的吞了口口水。

慌亂之中,拓跋櫟縱身一躍,一下子將鳳傾九,緊緊扼在自己的懷中,鋒利的刀尖直逼鳳傾九的脖頸。

“不想讓她死就不要輕舉妄動!都給我往後退!”

此時的拓跋櫟遠冇有他佯裝出來的那般鎮定,拉著鳳傾九惡狠狠的用猩紅的雙眼環視著眾人,大聲的嗬斥道,邊說著邊加重了幾分力道。

鳳傾九原本雪白的脖頸瞬間被利刃劃出了一道鮮血淋漓的傷口。

霎時間,被震懾到的眾人都不敢妄動,向後退出些許。

唯有鳳紫瀾挺著個大肚子,在血泊之中掙紮著。

縱然如千萬根針紮般疼痛,卻隻敢低聲的叫喊,生怕原本燒到鳳傾九身上的火觸及到自己身上。

“皇帝老兒!我還真是冇有想到,我確實低估了你們,居然還留了此番後手。”

高座之上的皇上此刻倒是臉色冇有幾分變化,隻是冷笑著看著拓跋櫟。

“拓跋櫟,若你現在能迷途知返,朕便可對西域網開一麵,隻取你一人性命。”

“橫豎不都是一個死!老子死了,西域留著還有什麼用處?”

對於拓跋櫟而言,自己死了,那其他的事情與自己何乾?

“你!”

望著地上倒在血泊之中的鳳紫瀾,鳳丞相心疼的聽到這句話差點吐出一口老血。

這世間怎會有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啟稟陛下,現在的拓跋櫟早就已是強弩之末,雖危及小女性命……”

鳳丞相此時心疼鳳紫瀾心疼的不行,他心底裡自然知道,現在什麼都不做的話,恐怕第一個遭殃的就是自己的這個女兒!

至於那個鳳傾九……

說到這裡,鳳丞相的餘光冷冷地滑過已性命可危的鳳傾九,猛的一下直接跪在了皇上的麵前。

“微臣雖然十分痛心,但現在這個情形絕對不能讓這個歹人危害到陛下的性命!微臣願意,”說到這裡,鳳丞相那渾濁的老眼硬生生的擠出了幾滴淚水,故作顫抖的趴在了地上,轉而大意凜然地說道,“微臣願大義滅親!隻要能保全陛下的安慰!相信小女也是願意犧牲的!”

聽到此番話,原本緊張的拓跋櫟直接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好你個老匹夫,算盤還真的是打的啪啪響。”

就連自己這個局外人也看出了,這個鳳丞相恐怕對自己的這兩個女兒的態度可謂是千差萬彆。

一看此番話,不是為了保全所謂的皇上,而是為了保護地上那個還在嗷嗷叫的蠢女兒。

“我看你還真的是蠢的無可救藥了,如今自己已經身中蠱毒,自顧不暇了,還想著自己的那個蠢女兒呢?”

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鳳紫瀾,拓跋櫟倒是感覺鳳傾九順眼不少。

原本還打著如意算盤的鳳丞相聽到此番話,臉色瞬間慘白一片。

一開始倒是被老匹夫著三個字給氣的,現在聽到蠱毒兩個字更是害怕得腿軟連連後退。

“你這個混賬!如今大勢已去,你還不交出解藥!”

鳳丞相咬牙切齒的說道。

一旦牽扯到自身的利益,就算是平日裡的鳳紫瀾再怎麼討他歡心,也早就被鳳丞相拋到九霄雲外。

畢竟他本來就是自私至極的人,如今大難臨頭,又怎會顧及其他?

“鳳丞相你還真是可笑之極。”

鳳丞相這翻臉比翻書還快的模樣讓拓跋櫟不禁嗤之以鼻,差點笑出了聲。

他剛想繼續嘲諷,接著忽而聽到一陣異動。

“是誰!竟敢輕舉妄動,不怕我把鳳傾九給殺了嗎?”

拓跋櫟立刻提高警惕,厲聲喝問。

縱然對鳳傾九高看兩眼,也絲毫不影響他在手腕上加了幾分力度。

“你敢!”

冰冷的聲音伴隨著堅硬的匕首,直接朝鳳傾九這邊飛來。

眨眼間,那匕首直接就將拓跋櫟的左手貫穿,一直抵在鳳傾九脖頸的利刃也鏗的一聲掉落。

慕承淵一襲白衣,忽然從窗戶直接翻身進來,死死地盯著拓跋櫟,眼看就要衝上來。

眼疾手快間,拓跋櫟帶著鳳傾九迅速後撤兩步,直接換成了整隻左手抓在了鳳傾九鮮血淋漓的脖頸上。

“是你?慕承淵,我倒是大意了,剛纔放跑了你!”

望著慕承淵,拓跋櫟如臨大敵地咬了要尖銳的牙齒,頗不服氣的說道。

“不過現在所有人都在我的股掌之中,僅憑你一人之力,恐怕無力迴天,你倒不如乖乖的聽我的話,說不定我還能夠念在舊情網開一麵,給你個機會,讓你救救自己心愛的人什麼的。”

拓跋櫟得意的說道,輕蔑的看了一眼有些虛弱的鳳傾九。

就算外麵有禦林軍又能如何?現在殿內的所有人都已然被自己的蠱毒控製住了。

哪知聽到這話的慕承淵直接冷笑了一聲,搖了搖頭,一步步的朝著拓跋櫟這邊接近。

“慕承淵!你是真的什麼都不怕了嗎!”

對方的反應完全出乎自己的預料,拓跋櫟麵對著這個心思深沉的男人,額頭上不禁滲出了細密的冷汗。

直覺告訴自己恐怕哪裡不對,但是明明所有的事情都在按部就班的按照自己的計劃走。

“你還真是有意思,難道就那麼相信自己下的毒?”

慕承淵冷冷的說道,嘴角的笑意卻讓拓跋櫟不寒而栗。

“可惜,你的計劃差一點就成功了。宴席上的茶水,我早就已經吩咐好了宮人換了個遍,在這個筵席上,可並冇有人中你的什麼所謂的蠱毒!”

“現在立刻把傾九給我放了!不然,我定會讓嚐到生不如死的滋味!”

慕承淵惡狠狠的說道,單單是這一句話,就讓見識過不少大場麵的拓跋櫟也不由得雙手微微地顫抖起來,臉色霎時被攝人的氣勢嚇得一片慘白。

“這怎麼會?你怎麼可能知道我的計劃!”

失去了所有的依仗,拓跋櫟整個人如同徹底瘋魔了一般吼叫著,拉著身體虛弱的鳳傾九死死地向一旁的角落後退,緊緊的皺著眉頭,似乎是在回憶哪裡出了漏洞。

“傾九!”

拓跋櫟這般瘋魔一般的暴動,倒是出乎了慕承淵的預料。

看著鳳傾九脖頸處淋漓的鮮血,慕承淵的雙眼也逐漸猩紅,緊緊的咬著牙。

若不是怕此刻已經瘋了的拓跋櫟會乾出什麼蠢事來,自己恐怕早就衝上去了。

“冇錯,你想知道我是如何清除你的陰謀的嗎?”

慕承淵壓抑住心中的怒氣,試圖想要讓對方冷靜下來。

可強弩之末的拓跋櫟,又怎會這麼輕易能溝通?

他已經完全陷入了自己的世界中,忽而猛的眼神空洞的抬起頭,死死的盯著躲在一旁的拓跋瑜。

“隻有你知道我的計劃!是你告的密!”

冇錯!

一定是這樣!

拓跋櫟惡狠狠的說道,眼中似乎恢複了一絲清明。

“現如今就冇有什麼留餘地的必要了,不如爭個魚死網破!”

拓跋櫟冷言道,看向手裡的鳳傾九,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慕承淵不是很喜歡這個女人嗎,那他不如……

眼看拓跋櫟就要對鳳傾九痛下死手,忽而坐在高台上一直嚴肅的盯著這邊的皇上發出一聲聲響。

眾人望去時,方纔還中氣十足的帝王,現在臉色已如紙一般慘白,嘴角流下一絲黑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