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 第40章 怎麼敢去不找她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第40章 怎麼敢去不找她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09 23:54:42

-

三人忙了許久,直到晚霞佈滿半邊天空,纔將所有的藥草埋掉。

看著麵前那翻新的土地,鳳傾九眼眸微微眯起,紅唇微啟,“元宵,準備藥浴。”

“藥浴?”元宵疑惑,“王妃要沐浴嗎?”

她怎麼記得王妃從來不會藥浴的,除了上次給王爺準備了一次,還從未有過。

“等會兒你就知道了。”鳳傾九唇角微翹,眸光閃爍。

不出意外的話,慕承淵今晚會過來。

“是。”

大概過了一炷香的時辰,慕承淵來到了故桂苑。

院中格外的安靜,殷紅的晚霞映在紅木窗裡,隱隱約約能看到鳳傾九那張恬靜清雅的容顏。

她閒閒散散的斜靠在軟椅上,步搖的流蘇自鬢邊滑下,更襯得那如玉的臉頰溫雅淑麗。

慕承淵呼吸不由得一窒,漆黑如墨的眸子翻滾了一瞬。

而想到在秋梧閣中鳳傾九的話,他心裡有些難言的意味。

踏進房中,他眼眸微動,莫名的內疚。

那些藥草畢竟是她種了許久的。

鳳傾九正在喝茶,掀眸看到慕承淵進來,她淺淡的笑了笑,“你來了,正好,藥浴已經準備好了。”

“藥浴?”慕承淵一愣。

他體內的毒最近冇複發……

鳳傾九不由分說的替他扒了衣裳,將他按入了浴桶中。

濃濃的中藥味隻撲鼻翼,比上次的還要濃鬱許多。

熱氣瀰漫,煙霧繚繞,半間屋子被霧氣籠罩著,讓人有些喘不過氣來。

慕承淵剛邁入藥湯中,隻覺水極燙,幾乎要將他蛻一層皮。

少頃,便覺自下而上傳到陣陣刺痛,藥湯彷彿萬千根銀針似的,一下下的刺入他皮膚中。甚至侵入血液肺臟中,刀絞似的疼。

不到半盞茶的時辰,慕承淵臉色蒼白極儘透明,緊緊攥著拳頭,咬牙忍耐,脖頸間青筋爆出。

見此,鳳傾九輕笑一聲,“王爺暫且忍忍,這湯藥……可是熬了好一陣子呢!”

她的聲音輕柔而又嬌媚婉轉,細細聽來又透著些許涼氣。

慕承淵心裡瞭然,明白她是故意報複。

他喘著粗氣,許久,沉悶的解釋道,“心眉身子弱,受不得那些藥草,你若是想要種,我在京郊有個莊子……”

話還未曾說完,後背傳來一陣刺痛,他悶哼。

“藥浴與銀針更配哦。”鳳傾九笑的溫婉,白皙的玉指捏著銀針,一下下紮在慕承淵後背的穴道上,快準狠深!

一天天的盯著她不放,她怎麼不知道月心眉身子弱?

慕承淵隻覺肺臟幾乎要疼成一團,幾乎比他毒發時還有更疼幾分。

骨節分明的手緊緊抓著浴桶邊緣,青白交加,幾乎看不到血色。

“王爺彆怪我下手狠,隻有這種針法,才能加快解毒速度。”鳳傾九心情格外暢快,一下子將心口的陰鬱消散不少,“區區這麼點痛,王爺應該受得了。”

慕承淵咬牙不語。

上次藥浴之時,他怎麼不知道這種針法加快解毒速度?

大概過了一炷香的時辰,鳳傾九感覺差不多了,看嚮慕承淵,他麵色愈加蒼白,渾身都透著淡淡的粉色。

她微微勾唇,美眸閃了閃。

倒冇想到慕承淵這般能忍受,要是一般人,估計早就喊著受不了。

不過比起她被毀掉的藥田,他這點痛算什麼。

“清明。”她喚了一聲。

清明推門進來,看到麵無血色的慕承淵,心顫了顫,“王妃。”

王妃可真狠啊,他在外麵聽著都覺得疼,冇想到……竟然……王爺被摧殘成這個樣子……

“你家王爺說給我京郊的莊子,地契給我。”鳳傾九理所應當道。

“王爺?”清明看了慕承淵一眼。

“給她。”慕承淵聲音喑啞,忍耐著極大的疼痛。

“是。”清明抱拳,“王妃稍等。”

清明一溜煙跑了出去。

很快,他拿來了地契,頭皮發麻的遞給了鳳傾九。

“多謝王爺。”鳳傾九拿著地契扇了兩下,笑眯眯,“莊子裡員工我應該可以隨意驅使吧。”

“可以。”慕承淵忍痛應道。

“那就好。”鳳傾九唇角微微勾起,將地契折了兩下,塞進了袖口。

天色逐漸黑了下來,鳳傾九估摸著慕承淵泡的時間不短了,便讓清明進來將他扶出了浴桶。

慕承淵臉色漆黑如墨汁,一把揮開了清明的手,“滾!”

又抬眸瞥了鳳傾九一眼,“你過來扶我。”

“那你就在裡麵待著吧。”鳳傾九無動於衷,慵懶的斜靠在軟塌上,喝茶吃點心。

慕承淵便在浴桶裡待著,不管清明怎麼勸,一動不動。

清明無奈,隻能低聲勸鳳傾九,“王妃,王爺身子不好,您看能不能幫個忙……”

“不能。”鳳傾九直接拒絕。

“你去將月心眉叫過來,她指定樂意扶他。”鳳傾九陰陽怪氣道。

清明頭皮一緊。

他怎麼敢去找她?

王爺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慕承淵眼眸一寸寸冷了下來,周身溫度驟降,凍得人直打冷戰。

少頃,見慕承淵還一意孤行的待在浴桶裡,而清明束手無策。

她起了身。

罷了,日後要調查母親的死因還需要清明幫忙,她就幫他一把。

“把他的裡衣拿來。”鳳傾九瞥了清明一眼。

“是。”清明緊忙將慕承淵的裡衣拿來,恭敬的遞給鳳傾九。

鳳傾九無奈俯身,拿過一旁的手帕,扶著慕承淵從浴桶裡出來。

他全部重力都壓在她身上,鳳傾九身子不由得晃了一晃,緊忙迅速的把慕承淵放到軟塌上。

慕承淵身子被藥湯泡的燙手,鳳傾九臉頰熏得微紅。

替他穿上裡衣,鳳傾九甩了甩髮酸的胳膊。

這人還真重。

怎麼泡了藥跟冇了骨頭似的,難不成這藥湯還能化了骨頭不成?

“更衣。”慕承淵聲音低沉。

“你冇長手?”鳳傾九白了他一眼。

合著指使她指使習慣了。

連更衣都讓她來,怎麼不累死她?

“侍奉夫君沐浴更衣,是妻子的本分。”慕承淵道。

見鳳傾九無動於衷,他眼波微動,繼續開口,“王妃若是不會,本王可向太後借一位嬤嬤來,教教王妃。”

“會,怎麼不會?”鳳傾九當即起身,麵上帶著燦笑。

拿過他的衣袍,一層層為他穿上。粗魯而又蠻橫,甚至在繫腰帶的時候,用儘了全力。

慕承淵臉色驟然間一變。

清明抽了抽嘴角,感同身受的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腰帶,感覺有些喘不過氣來。

最後為他穿上外衫,胡亂的纏繞著玉佩,歪歪斜斜的掛在腰間。

鳳傾九拍了拍手,笑的暢快,“好了。”

慕承淵垂眸看了一眼,玉容微暗。

“天色已經不早了,王爺回去吧。”鳳傾九粲然一笑。

話音剛落,自上而下落了一道陰影,手腕被慕承淵拽住,他的手熱的嚇人。

“王妃不會係玉佩,本王教你。”慕承淵骨節分明的玉指握住了鳳傾九纖細的手指,一下下的繫著,動作緩慢。

鳳傾九隻覺得慕承淵身上的藥味幾乎要將她埋冇,手上的溫度灼熱,熱的她心口顫動了一下。

許久,兩人纔將玉佩繫好。

“咯吱”一聲,元宵推門進來。

“王妃,晚膳……”

而看到眼前一幕,她瞬時怔住了,很快反應過來,臉頰漲紅一片,逃也似的跑了出去,還不忘給兩人關上門。

王妃與王爺……

這還冇到晚上呢,他們也太……太恩愛了吧。

鳳傾九臉色瞬間黑了下來,一把將慕承淵推開。

“日後這玉佩,還是讓你的心上人係吧,我比較愚鈍,學不會。”她聲音淡淡。

慕承淵玉容沉了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