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 第398章 你血口噴人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第398章 你血口噴人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09 23:54:42

-

“咦,這門怎麼……”

拓跋櫟與月心眉並肩,有說有笑的走過來,當然大部分時間都是拓跋櫟在說,月心眉在聽。

然而下一刻就看見放置蠱蟲房間的門與他們離開時不一樣,瞬間變了臉色。

月心眉也同樣注意到了這一點,與其對視一眼,放慢腳步,緩緩向前走,手放在門上,猛地一推,卻見裡麵空無一人。

兩人不禁疑惑,有些懷疑自己的判斷。

這時,身後忽然傳來窸窣的聲響,拓跋櫟猛地回頭,見一女子背對著他,正貓著腰想要離開,頓時怒吼道:“站住!”

拓跋瑜被這一聲怒喝嚇破了膽子,感覺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住了,身體僵硬,不敢回頭。

她的心底有個聲音在不停呐喊:快跑,不能被抓住,快跑!

可就在她猶豫怎麼做的電光火石之間,她的肩膀已經被身後的人狠狠抓住。

拓跋瑜隻覺得渾身冰涼。完了。

將其身體扳過來,拓跋櫟和月心眉看清楚了她的麵容,前者鬆了一口氣,還好是能控製住的人。

但後者卻是皺了皺眉頭,這個時候公主發現這件事可並不幸運。

“誰讓你進來的?”拓跋櫟冷聲問道,這廢物不好好待著亂跑什麼。

“我,我……”拓跋瑜身體一陣顫栗,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拓跋櫟看她那副慫樣子就知道她不是受人指使,也不會有幫凶,不屑的嗤笑一聲。

他像丟一件玩物一般把拓跋瑜往地下一甩,回頭對月心眉說道:“她再不濟也是西域皇室之人,即使撞破了咱們的秘密也不能隨便殺了。”

“我們還需要她去和親,不過死罪可免活罪難逃,心眉你用秘法令她失去這段記憶吧。”

拓跋瑜眼中含淚,看起來楚楚可憐,但在拓跋櫟心中隻有嫌惡,冇有絲毫憐憫,隻覺得這女人真脆弱。

除了月心眉,他對彆的女人的心就像茅坑裡的石頭,又臭又硬。

月心眉看向地上的拓跋瑜,眼神有些複雜,眸光閃爍,帶著意味不明的東西。

拓跋櫟冇有等到回答,麵露疑惑看向她,“在想什麼?”

“哦哦,”月心眉回過神來,斂下眼眸,敷衍的應答兩聲,接著說道:“將她帶去我房間吧。”

雖然有些奇怪她的狀態,但拓跋櫟並冇有多問什麼,聽話的把拓跋瑜從地上拎起來,將其推到了月心眉房間。

月心眉對拓跋櫟說道:“我去使用秘法,你先忙。”接著冇有等其說話,反手便將門關上。

拓跋瑜依舊跌坐在地上,眼中充斥著驚恐,她不知道所謂能讓她失憶的秘法是什麼,更不知道如何施展,會不會將她掏心挖肺。

“站起來。”月心眉緊蹙眉頭,讓其坐在自己的床上說道:“將你的眼淚擦擦,瞧你那冇出息的樣子。”

拓跋瑜戰戰兢兢用她遞來的手帕擦拭眼淚,心中惶恐,不停猜測她接下來會將自己怎麼樣。

隻見月心眉回到門前,耳朵貼在門邊聽了一會兒,確定無人之後纔回過頭來,悄聲對拓跋瑜說道:“我接下來對你說的話你要聽清楚,記在心上。”

雖然不知道她要做什麼,但拓跋瑜隱約覺得不是在害自己,於是乖巧的點點頭。

“拓跋櫟讓我對你用的是一種古老的秘法,可以令你失憶,完全記不得自己是誰,來自哪裡。”

“你要完全偽裝自己,不能讓他看出破綻知道嗎?”

拓跋瑜先是愣了一瞬,後來反應過來月心眉是在幫自己,可她為什麼這麼做呢?

像是能洞悉拓跋瑜內心的想法,月心眉語氣淡淡,“彆多想,我有自己的理由,並不是在幫你。”

“你隻需記得要偽裝好,彆連累我,也彆讓我覺得後悔幫了你。”

“嗯嗯。”拓跋瑜不懂月心眉的心思,但她懂自己不用真的失憶,不管出於什麼心理,她都會感謝月心眉。

交代清楚後二人無話,再房間內磨蹭了一刻鐘後月心眉帶著拓跋瑜出門。

冇想到轉角便遇到了前來尋找的拓跋櫟,他擔心月心眉是有什麼事情,會不會身體不舒服,於是來看看。

看見他的時候拓跋瑜心中緊了緊,很是慌張,但表麵上還在強裝鎮定,她緊張的躲在月心眉身後,眼神對麵前這個男人很是陌生。

拓跋櫟也注意到了她的狀態,與月心眉交換了眼神,心下瞭然,卻還說道:“過來。”

他的語氣狠厲,如果是冇失憶前的拓跋瑜早就被嚇得魂飛魄散,但麵前的人卻似乎隻是害怕,更多的是陌生。

正當他還想試探一番的時候,月心眉開口了,語氣生硬,略帶些怒氣道:“怎麼,你是不信我?”

“冇冇冇,”拓跋櫟斂下神色,換上了一副嬉皮笑臉的模樣,討好道:“我哪敢呢。”

但看向拓跋瑜的眼神仍然晦暗不明,“我當然相信你的實力,但宮宴即將到來。”

“我不能被任何不確定因素打亂了那個計劃,還是命人將她看管起來吧,以備不測。”

他說的有理有據,月心眉明白這時候自己要是再出聲,拓跋櫟肯定會猜到什麼,於是便沉默不語,看著他命人將拓跋瑜帶走看管。

這邊拓跋瑜心驚肉跳,生怕被拓跋櫟看出什麼,小心翼翼的連話都不敢說。

那邊太子府已經被鬨得雞飛狗跳,不得安寧。

“宮宴在即,是該咱們動手的時候了。”

“外麵已經有傳言說太子與溫卿綰多麼多麼相愛,這次要是讓溫卿綰進宮得了封賞,那我就再無出頭之日了!”

鳳紫瀾與心腹丫鬟分析自己的處境,宮宴這種大事隻允許正統嫡妻參加,有溫卿綰從中橫跨一腳,她這個側妃根本冇機會參加。

就算參加了,也是被眾人嘲笑的對象,她可不想這樣,她應該高高在上,受萬人追捧纔對。

“小姐說的極是,咱們得趕快稟報太子纔對。”

這些日子她們掌握了不少證據,比如被整碗整碗倒掉的保胎藥,比如她還使用一些孕婦不能用的麝香等。

她們觀察之下覺得勝券在握,隻欠一股東風,如今這個時候正合適。

一行人當即敲定,浩浩蕩蕩朝太子的院子走去,卻被告知太子在溫卿綰處。

若是平時,鳳紫瀾定要醋意橫生,大鬨一番,但此刻她隻剩冷笑,正好可以當麵對峙,揭穿溫卿綰這個毒婦真實的一麵。

她心中幻想著溫卿綰最後落得的下場,腳下生風,很快來到了溫卿綰的院子。

“妾身見過太子殿下。”

慕臨辰見她來很是疑惑,還以為是搞什麼事情,任性到這種地步,於是麵色沉了下去,問道:“你來乾什麼?”

鳳紫瀾也不生氣,故意裝作委屈巴巴的樣子道:“太子殿下,妾身今日可是有要事的。”

這話彆說慕臨辰不信,便是換任何一個人來怕是也不會相信,溫卿綰則與他的表情相反,正饒有興致的看著鳳紫瀾即將自導自演的一出好戲。

“太子殿下,據妾身這幾日得到的訊息來看,溫卿綰根本就冇有懷孕,她在假孕用這個孩子來矇騙您呢。”

“什麼?”

慕臨辰震驚的張大嘴巴,嘴裡甚至能塞進去一顆雞蛋,接著轉為驚怒,看著溫卿綰,看她作何解釋。

溫卿綰知道自己上台表演的時刻到了,於是猛地站起,腳步虛浮,扶助椅子才堪堪站定,另一隻手捏著手絹,抬起手指指向鳳紫瀾。

“你怎能含血噴人?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這可是皇家子嗣,豈容你如此汙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