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 第378章 一定會成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第378章 一定會成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09 23:54:42

-

是夜,清明驚蟄二人為了之後的行動養足精神去休息了。

慕承淵本想陪著鳳傾九,奈何自己對蠱毒一竅不通,幫不上什麼忙,於是在書房覆盤近幾日發生的事,順便製定一下應對的計劃。

鳳傾九一人,一邊觀察蠱蟲,一邊翻閱醫書,看有冇有什麼對應的解蠱方法。

這些蠱蟲她曾經在西域醫師所聽那裡的醫師聊過,那些醫師見她感興趣又特意為她講解了一番,所以自己也還算瞭解。

首先是金蠶蠱,此蠱被譽為蠱中之王不是冇有道理的,即便是解藥過程也會使中蠱者痛苦萬分。

初次服藥會感覺周身皮肉象是有數百隻蟲爬行,癢痛難忍,用石榴皮根煎湯服用,可得以緩解。

再用毛刺鼠的皮毛,燒至通紅,研磨成末,加熱水調服一二錢,可解蠱。

但毛刺鼠棲居於草地或密林的洞中,身上長有堅硬的棘刺,全身呈褐色,跑路速度極快,不容易捕捉。

所以這味藥材也是一道難題,而且還會導致大量捕殺毛刺鼠,減少存活數量,萬一把它們整成了瀕危動物那就罪過了。

接下來是石頭蠱,那時正好聽西域醫師重點講過。

用雄黃,蒜子,菖蒲,滾熱水生咬著吞服,上吐下瀉後即可痊癒,但接下來兩年內不可以吃魚蝦類海鮮。

還有蛇蠱,這個便比較簡單,同樣是雄黃,蒜子和菖蒲,不同的是需要放於浴盆內,中蠱者浸泡全身數十次,每次一日一夜,間隔半月。

再服用馬兜鈴半斤煎滾燙湯服,如此三五次,即可解蠱,但要忌口雞鴨魚肉魚蝦河蟹,且餘生不得食用蛇肉,任何種類都不行。

至於中害神,需要使用到的藥材偏多。

生地四錢,白芍,知母,元參,連翹各三錢,柴胡一兩,百合五錢,青蒿六錢,天冬一錢,以水煎服,此方為柴胡湯。

視病情輕重加減服用,戒鹽戒葷,同樣不得食魚蝦,月餘即可痊癒。

“嘶。”鳳傾九研製到後半夜,深呼一口氣,揉了揉隱隱作痛的太陽穴。

數十種蠱蟲,她能研製出解藥的不過一半,是遠遠不夠的。

更何況其中還有從未見過,從未聽過的蠱,隻能暫時放下,無疑是大大增加了難度。

“明日再繼續吧。”鳳傾九喃喃自語,光是這幾種就將她搞得疲憊不堪,手腳痠痛。

再繼續下去也是腦子不清醒,怕也研究不出來什麼,索性去休息,明日再戰。

黎王府這邊並不知道,在他們研究計劃時,驛站那邊已經發現了異常。

在房中睡覺的劉侍衛察覺到不對勁,本來他住在西邊,距離蠱蟲房較遠,驚蟄清明又手腳輕,並冇有發現什麼不對勁。

但他起夜時越想越不對勁,也許是過於安靜了些,心中浮現恐慌,帶著疑惑的心情來到裝蠱屋子的門前。

這一來便被嚇得大驚失色,分則看守的侍衛紛紛倒地,以各種姿勢睡得正酣。

劉侍衛臉色大變,上前一個個搖晃呼喊,“喂,醒醒,醒醒。”

見眾人絲毫冇有反應,他又去一旁的缸裡拎了桶水,一下子澆在眾人身上,這才見人悠悠轉醒。

“誰啊,擾老子清夢。”有起床氣的暴脾氣還冇搞清狀況,大喊質問。

結果下一秒就被那劉侍衛揪住了耳朵,壓抑著怒火反問道:“這是什麼情況,為什麼你們都暈過去了,還不是一個兩個,是所有人。”

眾人這才反應過來,一個個紛紛變臉,尤其是被揪住耳朵的侍衛,慌忙跌跌撞撞的跑到門前,仔細檢查鎖。

“怎麼樣?”其他人問道。

這人卻一臉尷尬道:“鎖上完好無損,冇有被暴力解開的痕跡,我就想他們應該不會如此大膽……”

不等他分析結束,另一個侍衛將他扒開,起身上前檢查,他也會開一點鎖,雖然冇有清明精通,但檢查痕跡還是冇有問題的。

在眾人期盼的眼神中,他的臉色一點點陰沉下去,冷聲道:“鎖,被開過。”

有膽小的直接被他這句話嚇得癱坐在地上,這要是被上頭的人知道了,他們還不得被罵死。或許被罵還是好的,至少自個兒頭上的那玩意兒還能被保住。

“你們繼續看守,我去彙報上麵看會如何處理。”最開始發現他們昏倒的劉侍衛吩咐道。

他們本是同級,但奈何大多人已經嚇破膽子失了神,隻能麻木的聽其吩咐。

劉侍衛眸光閃了閃,他知道的還算多,否則也不會安安靜靜的去休息,他知道上頭的人在燕春樓有線人,所以直奔而去。

趁夜色正濃,他溜出來也冇人在意。

燕春樓這個時候正是營業的頂峰期,樓內鶯鶯燕燕晃腰扭胯,那衣衫薄的像冇穿一樣,媚眼如絲,勾人心魄。

侍衛卻是一眼不看,目不斜視從其中穿過,這舉動倒是引起了不少姑娘注意。

好幾個想欺身貼上,不想直接被推開,眼見侍衛上了樓,頗有些不甘心又彆無他法。

他不是清心寡慾之人,隻是事情嚴重,迫在眉睫,容不得他有那般心思。

來到暗樓通報,劉侍衛添油加醋將偷盜之人如何可恨說了一番,卻見那線人隻是淡淡擺擺手,示意他離開。

冇說守衛之人會如何處置,劉侍衛的心總是放不下,但也不敢去問,揣著心事原路返回。

“公子。”線人得到訊息,推門走進了一個屋子,恭敬地對裡麵的兩人說道:“驛站放置蠱蟲的屋子被髮現了,隻是不知道是何人。”

再看眼前的一男一女,若是鳳傾九夫婦在這一定會震驚,赫然是西域王子拓跋櫟和許久未見的月心眉!

冇想到他們二人居然來到了京城,看來蠱蟲的幕後主使就是拓跋櫟,當然,鳳傾九與慕承淵此刻是不知道的。

拓跋櫟漫不經心的轉了轉大拇指上的玉扳指,從容淡定喝了口剛沏好的熱茶。

眸子看似平靜卻暗藏瘋狂,開口道:“整個京城有這個腦子和能力的,除了慕承淵還有誰?”

雖然內心不想承認,但這個男人確實聰明,何況身邊還有鳳傾九這等人相助。

想到鳳傾九,他不禁露出了危險的神情,若是一早便將鳳傾九抹殺,很多事情也不會發展到這個地步。

身邊的月心眉一襲水藍色衣裳,嬌柔可人,卻在聽見慕承淵這個名字時眼神動了動,隨後恢複平靜,好像剛纔的是幻覺。

拓跋櫟嗤笑一聲,晃著手裡的茶杯,邪魅狷狂,“不過就算是他們知道了又如何?”

“她鳳傾九再有本事還能在一夜之間配置好所有解藥不成?何況城中百姓眾多,他們如何保證每一個人都會得到解藥。”

“隻要有一個人身上攜帶我的寶貝蠱蟲,他們所有人都將處於危險之中,到時候自顧不暇,拿什麼救人。”

言語中的自信彷佛下一刻大周便是他的領地。

“我已將蠱蟲儘數運到京中,就算是皇帝知道了,為了他的黎民百姓怕是也不敢輕舉妄動。”

說著說著情緒有些激動,眼中燃燒熾熱的火焰,起身繼續說道:“大周,是攔不住我的。”

將手中茶代酒一飲而儘,一旁候著的人連忙上前為他斟滿,諂媚地道:“公子的大計一定會成功,吞併大周指日可待。”

兩人笑得開心,然而月心眉卻在一旁一言不發。

她心中也不知是什麼滋味,大概是有些不忍,畢竟自己也是大周的子民。

看他們即將陷於苦難,自己還是始作俑者的幫凶,不由得難過。

但一想到鳳傾九,眼神逐漸堅定,大周百姓她若是有能力便能救便救,但鳳傾九必須得死。

眸中閃過一道寒光,看著拓跋櫟高興幻想自己的計劃,仍舊靜默不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