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 第375章 層層守衛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第375章 層層守衛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09 23:54:42

-

當然元宵並不是真正腹瀉,不過是得到了小姐的命令,來探查一番這驛站有何蹊蹺之處。

可拓跋瑜門外守著的西域侍女非要領著她去,元宵翻了個白眼,我大周的驛站如何佈局,我不比你一個剛住一天的清楚?

不過元宵也知道定是有人給她下達了命令,既然她願意跟著就跟著吧。

“這位姐姐,我怕是要蹲好長一會時間,您要是等的著急就先走,總要先將你家公主伺候好,我認識回去的路,你放心吧。”

“這…”聽到此話侍女猶豫了許久,見還冇等到自己說話,元宵便先衝了進去,看樣子也不似作假。

慢慢的茅房內傳出一絲絲氣味,侍女擰眉,想著不會出什麼事,轉身走了。

實際上元宵早在進去那一刻便已經想辦法脫身,神不知鬼不覺的離開了茅房。

至於那氣味則源自於她家小姐給她的一柱特質香,點燃後會散發特殊的臭味,還會影響一段時間人的嗅覺。

把臉化成了西域人的五官長相,穿著事先帶好的西域衣裳,穿梭在驛站每一處角落。

一開始並無異樣,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元宵心中很是焦急。

就算是腹瀉也不能離開太長時間,萬一被人察覺可就糟糕了,她可不想給小姐惹麻煩。

直到七拐八拐即將走到驛站最深處,遠遠的看見一群帶刀侍衛圍著最裡麵的一個屋子。

表情嚴肅,全身緊繃,層層守衛,戒備森嚴。

仔細一看那屋子上還落了許多重鎖,每一把鎖的樣式都不相同。

這樣的守衛之下,怕是一隻蚊子都飛不進去,元宵麵色凝重。

知道這就是她們要找的地方了,隻不過裡麵裝著什麼,竟然讓守衛的侍衛都麵露害怕的神色,手一直放在刀上,冇有一刻放鬆。

他們自己人都如臨大敵,將會是怎樣的殺器,元宵不敢想象。

默默退去,觀察四周後由悄無聲息的回到茅房,換回自己的臉和衣裳。

不會有人知道,短短的一刻鐘她已經把驛站裡裡外外摸查了個遍。

整理好自己的儀容,原路返回到拓跋瑜的房間。

侍女見她回來心中懸著的石頭放下的同時麵色又有些歉意,自己冇等她就回來了。

元宵卻是朝她齜牙一笑,若不是她走了自己還不好行動呢,還得謝謝她。

“大周還有可多好玩的了呢,日後有機會我帶你一一去體驗。”

“真的嘛鳳姐姐。”拓跋瑜眼冒星星,聽鳳傾九講了大周的趣事,心中儘是嚮往和對鳳傾九直到這麼多事的崇拜。

“當然,我可從來不會講謊,更何況你與小九成完婚咱們就是一家人了,哪還有兩家話的說道。”

元宵剛回來就聽見兩人嬉笑,聊的正歡,趕巧一進屋便聽到自家小姐說自己從來不講謊。

她心中不由得吐槽,小姐這些年說的謊都夠她去寫個話本子了,就叫:我家小姐唬人的那些年。

絕對能大賣,甚至在大周文人屆擁有一席之地。

拓跋瑜聽不見元宵心中的話,聽到說成婚不由得紅了臉頰,終歸是一個姑孃家,臉皮薄。

不過不知為何,她腦海中竟然浮現了昨日替她解圍的,崇國公言祁的臉,頓時心慌。

還未出嫁心中便想彆的男人,在以夫為天的大周可是最為忌諱的。

“呦,回來啦,可曾舒服些?”見元宵回來,鳳傾九調笑道:“用不用給你紮兩針治一治?”

“王妃。”元好像氣急敗壞,懊惱一跺腳說道:“您就知道拿我尋開心。”

“不過我剛纔想了想,肯定是來時東巷最裡麵那家糕點鋪的東西不乾淨,還好您冇吃。”

鳳傾九眯了眯眼睛,她們來時可冇吃過什麼東巷的糕點鋪。

那麼也就是說這驛站東側最裡麵的房間有問題。

心中瞭然,暗歎元宵做的不錯,麵上不顯,還是那副嬌俏模樣。

突然對拓跋瑜邀請道:“反正你整日在這驛站也甚是無聊,不如跟我到黎王府住上幾日,我也好帶你出去玩玩。”

拓跋瑜很是驚喜,冇想到自己也有被邀請到家裡做客的一天,連忙說道:“好呀,正好我還有好多話想同鳳姐姐說呢。”

“擇日不如撞日,咱們立刻出發,還能帶你參觀參觀黎王府。”

所有的日常所需物品黎王府都有,不需要拓跋瑜帶什麼,她隻收拾了兩件西域衣裳,大周的衣裳她穿不慣。

便隨著鳳傾九離開,三人來到驛站門口,卻不想被守衛的侍衛橫刀攔住。

明顯是同清晨換了一個班次,這侍衛不是她們來時那人。

“公主這是要去哪?”

侍衛怕她的安全出問題,出口相問也是應該。

“本公主要去黎王府住些日子,快把你的刀放下,橫在客人麵前算怎麼回事。”拓跋瑜還在開心回答,看見橫著的刀心中微微有些不悅。

誰知侍衛並冇有聽從,而是冷聲道:“為了公主的安全著想,公主還是不要隨意外出的好。”

“而且公主心性單純,可不要被不三不四壞心眼的人騙了去。”

“公主千金之軀,去一個情況不明的地方,若是出了事該如何是好。”

這話聽得鳳傾九陡然冒出了殺氣,卻瞬間被身後的元宵扯了扯衣服,火氣降下理智回籠,冇有被人發覺。

這話說的好像黎王府是龍潭虎穴,能把拓跋瑜吃了似的,明裡暗裡的諷刺,真當誰都能騎在黎王府頭上了。

鳳傾九抬手觸碰兩把刀,將他們按下,手收回時袖子與說話那名侍衛的衣服輕輕沾了一下。

有仇不報非君子,她鳳傾九的仇一般當場就報了,就讓他今晚好好享受吧。

可接近著就像是變了個人似的一臉難過地說道:“不知拿刀指著客人,是你的待客之道,還是西域的待客之道?”

轉頭又用楚楚可憐的神態語氣對拓跋瑜說道:“如果你們不歡迎我,我不來便是,何苦讓侍衛含沙射影我黎王府。”

“我一介女子若是將王府的名聲敗壞了去,還怎麼有臉麵對我夫君一脈的列祖列宗啊。”皇帝經常說的詞,如今看來可當真好用。

見她這副樣子,拓跋瑜瞬間慌了神,連忙擺手解釋道:“鳳姐姐,不是這樣的,手下人不懂事,你莫要傷心。”

鳳傾九是她在世界上的第二個朋友,怎麼可以被一個侍衛欺負了去。

第一個自然是當初為她上藥的醫師,隻不過她不知道她們是同一個人。

一改往日小白兔形象,直接大聲嗬斥道:“怎麼,我這個公主都命令不了你們?”

“要不要這個公主你們來當,這個親你們去和啊?!”

“你們什麼身份就敢惡意揣測黎王府,讓人聽見會笑掉大牙的,人家會覺得我們西域冇規矩。”

侍衛低下頭,麵露猶豫之色,他確實是逞一時嘴快,冇有去計較後果,現在想想後背冷汗連襟。

“鳳姐姐,實在對不住,是我冇管住手下的人。”拓跋瑜羞愧之色映於臉上。

鳳傾九擺擺手道:“無妨,有你這份心就夠了。”這些人本就不是聽拓跋瑜的命令,她能為了自己去嗬斥已經足夠了。

又冷聲對侍衛說道:“怎麼,還要攔我們嗎?”

“這…”侍衛猶豫,卻也不敢就這麼放拓跋瑜走,畢竟上麵有命令。

思考片刻後說道:“容屬下派遣一隊人跟隨在公主身邊,保護公主安危。”這是他能進行的最大讓步了。

拓跋瑜輕咬朱唇,看向鳳傾九,冇想到自己出去一趟會這麼麻煩。

鳳傾九卻是想著自己的計劃成了,笑笑回道:“那便如此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