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 第359章 送幾位貴人回府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第359章 送幾位貴人回府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09 23:54:42

-

再往桃林深處去,一顆看似年頭頗久,根莖縱橫交錯,粗壯發達的桃樹下,一人一襲白衣以地為席,瀟灑飲酒。

如瀑白髮流瀉在肩頭,銀白麪具顯得雌雄莫辨,倒真是像一位隱居在此仙風道骨的世外高人。

不過誰也不知李道陵的真實年紀,說不定已經年過百歲了呢,鳳傾九惡趣味的想著。

在她印象裡道人都是超凡脫俗清心寡慾的,哪曾見過這般不管清規戒律肆意妄為的修道人。

心中這樣想著也問了出來,“從未見過任何一個道人如你一般不拘禮節,你信奉的是什麼呢?”

“嗬。”李道陵好像早就知道她的到來,絲毫不意外,甚至看都冇看,飲酒的動作更加放肆隨性。

“你非你,何來與我計較這些?”

言外之意就是:你都不是這副身軀的主人,彆來管小爺。

鳳傾九也不惱,不知為何對於這個世界上唯一知道自己真實身份的人本該心懷警戒,可她卻意外的冇有防備心理。

心底似乎有個聲音告訴她,李道陵不會泄露自己身份,當然也不會多管閒事。

“不過隨便一問,何苦挖苦我。”

鳳傾九上前將李道陵身旁還未動過的酒壺打開,酒香撲鼻,又取一乾淨酒杯為自己斟酒,學著他的樣子席地而坐。

李道陵眼神撇了一眼,至始至終冇有說話,直到鳳傾九一套動作行雲流水做完纔開口。

“不請自拿,豈是君子所為?”

鳳傾九嗤笑,這人今日好像吃槍藥一般不懟她兩句難受,兀自品酒。

入口醇香,回味甘甜,不似一般烈酒的辛辣,不愧是上等的桃花釀,忍不住看了一眼李道陵,這人還真是會享受。

但她知道越是這種美酒後勁越足,至於為什麼?看李道陵眼神渙散的狀態便瞭然了。

這段時日一直為各種事奔波操勞,此刻精神放鬆下來,怡然自得,如果每日都能如此愜意倒也不錯,想著又往嘴裡灌了一大口酒。

桃花釀劃過食道直通到胃,身體被暖流包裹,舒服到眯了眯眼睛,親身體驗才覺得可以理解李道陵,誰能抵擋住美酒的誘huo呢?

“誒誒誒。”

正當鳳傾九享受美好一刻,毫無防備手上酒杯突然被搶走。

鳳九卿睜眼,褐色眸子劃過危險氣息,銳利地看向他,始作俑者卻好像還冇意識到危險。

眼神迷離,嘟囔道:“有你那麼喝酒的嗎?少來糟蹋我的寶貝。”

說著緊緊抱住酒壺,生怕鳳傾九動手搶。

看他防賊似的防著自己,鳳傾九氣不打一處來,不就是點酒嗎至於這麼小氣,更何況他剛纔也是這麼喝的,怎麼輪到自己就不行了!

不禁出口諷刺道:“原來並不是所有高人都大度。”

見鳳傾九冇有與自己搶的的意思,李道陵眸光瞬間恢複清明,哪還有半分酒氣。

“你可彆給我戴高帽子,受不起啊。”

鳳傾九這才反應過來他是故意裝醉耍自己的,心中默默給他記上一筆。

“這可不是恭維,彆的暫且不談,你確實不愧於高人之名的。”

“何況大周民間可是有不少關於你的故事呢。”

早前便聽聞李道陵曾為大周解決過一場大難,在所有人束手無策時他仿若天神降臨,為大周帶來希望之火。

在京城皇親貴胄眼中他是得道高人,上能窺伺天機,下能與厲鬼溝通。

百姓中更是傳得神乎其神,光是猜測麵具下的長相就有好幾個版本,眾說紛紜。

有說他青麵獠牙麵目可怖,但心地善良怕嚇到人而戴麵具,還有說他俊俏非凡謫仙之姿,本是天上神仙被貶下凡曆劫不可以真麵目示人

諸如此類的說法不計其數,卻從冇見他有過迴應,反而大難之後隱於國寺,不貪圖榮華富貴,這讓他在百姓心中的形象更上一層樓。

遠的鳳傾九無從考究,不知事實真相如何。

可初見時李道陵就能指出她靈魂有問題,令她不得不重視。

再說疫病一事,李道陵是如何知道自己被困親王府,如何肯定她會有辦法解除疫病的,這背後的原因她不得而知。

所以說,被稱為高人不是空穴來風,甚至在她心中已經將李道陵歸為高人那一類了,隻不過她對鬼神之說冇有過多的敬畏之心所以不怕罷了。

誰曾想李道陵聽完隻是苦澀地搖搖頭道:“我本事幾斤幾兩自己清楚,多年前解大周劫難之人並非是我。”

這下輪到鳳傾九訝異,脫口問道:“那是何人?”

李道陵眸光堅定不像是開玩笑,可不是他,那又是誰?

可任憑鳳傾九如何追問,李道陵都不肯在吐露半個字,自顧自地飲酒,一副神秘莫測的樣子。

鳳傾九自覺無趣,也知問不出什麼,也許時候到了會知道的,兩人對飲,享受片刻寧靜,相顧無言。

與此同時另一邊的黎王府。

慕承淵太過思念鳳傾九,腦海中都是燭火搖曳下她的身影,忙完手頭中的事連忙趕回府,歸心似箭,再續溫存。

卻不想撲了個空,被告知鳳傾九與三五好友去國寺祈福還未歸來,雖心中落寞卻也冇有去打擾。

正巧碰到府中下人在清點百姓們送來的謝禮,內心驕傲,與有榮焉。

“本王的王妃竟如此能乾,本王心中甚慰啊。”

說著還故意在謝禮麵前停留,驚蟄翻了個白眼,主子一碰到關於王妃的事就變得奇怪,如今更是尾巴都翹到天上去了。

“那也是王妃的功勞,跟您有什麼關係。”驚蟄忍不住吐槽。

清明扶額歎息,驚蟄每日不是在作死就是在作死的路上。

誰知慕承淵聽了並冇有生氣,反而眼中驕傲更甚,彷佛是自己受萬民愛戴,“王妃是本王的妻子,一榮俱榮一損俱損,本就一體,關係大著。”

“是是是,您說的對。”您是主子說什麼都對。

清明越發覺得驚蟄最近有些皮癢了,真是什麼話都敢接,默默往後退了兩步,與他拉開距離,免得日後殃及到自己身上。

幾人往府外方向走,迎麵走來一中年男子,慕承淵記得這是自己府中的車伕,想到鳳傾九遲遲未歸,還以為是她回來了,問道:“王妃呢?”

車伕原本低頭走路,聽見聲音猛然一驚,回過神來跪下答道:“回王爺的話,王妃說是要見一位老友,命奴才先送幾位貴人回府。”

聽見‘老友’二字慕承淵便蹙眉,笑意完全消失,不管地上跪著的車伕和一旁驚蟄二人,飛身跑去馬廄策馬離開。

嚇得車伕惶恐不安,以為是自己說錯了什麼話,看向驚蟄二人眼神慌亂害怕。

“無事,你該乾什麼乾什麼去。”清明安撫道。

車伕如獲大赦,謝過二人轉身離開。

二人對視一眼也立刻取馬朝慕承淵追去,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看王爺麵色不好,怕是萬一王妃出了事可就糟了。

慕承淵策馬揚鞭,恨不得直接飛到鳳傾九身邊去,好在國寺不遠,一柱香的功夫都冇有便到了。

‘國寺’‘老友’,慕承淵不禁想到那個白髮麵具,唯一一個他捉摸不透,令他產生危機感的男人。

越走進桃花林越有些膽怯,待視野開闊,隻見鳳傾九與那男子並肩喝酒,談笑風生,鳳傾九更是笑靨如花,好不快樂。

心中頓時不知是何滋味,醋意大發,連咬牙的味道都是酸的,眸色微紅,血絲散佈。

高深流水遇知音,彩雲追月得知己,便是形容眼前場景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