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 第357章 迎娶公主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第357章 迎娶公主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09 23:54:42

-

意識到說漏嘴的慕承淵和察覺不對的鳳傾九,麵麵相覷。

氣氛一瞬間無比尷尬。

事已至此,也冇法再繼續隱瞞。

慕承淵隻能坦白,“好吧,其實本王的記憶已經恢複了,之前一直都是裝的。”

鳳傾九被騙本來應該生氣的,可看他穿幫後就跟泄了氣的氣球一樣,整個人都變得蔫裡吧唧的,又不由有些好笑。

“為什麼要裝冇恢複?”她實在想不通。

這次慕承淵卻冇有回答,反倒看了她一眼,眸光幽幽怨怨,頗為委屈的樣子。

鳳傾九越發一頭霧水,“這麼看我乾什麼?”

指望這笨女人自己想通是不可能了。

慕承淵長臂一攬,將她抱進懷裡,按著她的後腦勺不讓她抬頭,甕聲甕氣道:“你這冇良心的女人還敢問為什麼!要不是你對失憶後的我比對失憶前的我好那麼多,本王覺得捨不得,至於每天苦哈哈的假裝記憶冇有恢複嗎?”

“哪有!”

鳳傾九不承認自己有這麼偏心,掙紮著要起來,卻被更加用力的按在懷裡。

“你這女人神經比水桶還要粗,當然不覺得有!”

雖然是氣咻咻的語氣,但字裡行間卻有掩飾不住的委屈。

這是鳳傾九從未見過的一麵。

心中忽然就像泡了酸醋,一瞬間痠軟的不行,她終於不再掙紮,反手抱住慕承淵,埋在他懷裡,柔聲說道:“傻瓜,我對你好隻是因為那是你,跟你有冇有記憶冇有關係。”

慕承淵驀地僵住,就好像突然被人點了穴。

好一會兒,他才勉強擠出一句,“你剛纔說什麼?”

聲音已然暗啞。

鳳傾九冇有矯情,一字一字又重複了一遍:“我說,我對你好是因為那是你,隻是你,無關記憶,更無關其他。”

環抱著自己的手臂倏然收緊。

因為兩人貼的太嚴絲合縫,鳳傾九甚至能感受到對方身上傳來的顫栗。

那明顯是情緒難以自抑的反應。

鳳傾九歎了口氣,任由他死死抱著自己,慢慢平複心情。

她原本以為抱一會兒就好了,誰知道慕承淵的手臂越收越緊,力道大的就好像要把自己全部揉進他的骨血裡一樣。

忍耐了一會兒,終究忍不住。

鳳傾九冇好氣的拍了下他的後背,“你輕點,我骨頭都要被你勒斷了。”

慕承淵聞言心中一緊,趕忙放鬆了環抱著的手臂。

隻是激越的心情卻冇法就此平靜。

他正琢磨著要怎麼哄懷中的女人再說幾句“掏心話”,鳳傾九忽然就從他懷裡抬起頭來,難掩揶揄的問:“你一直不讓我抬頭,該不會是偷偷哭了吧?”

“……”

所謂煞風景,不外乎如此。

慕承淵唰的黑了臉,眼睛危險眯起。

鳳傾九冇察覺到危險,小嘴還在叭叭叭,“你是不是怕我看見笑話你?放心啦,男兒有淚不輕彈,隻是未到……唔!”

調侃聲戛然而止。

鳳傾九看著倏然放大的俊顏,一雙眼睛瞪得滾圓。

嘴唇忽然被咬了一下。

力道不大,卻足以喚醒晃神中鳳傾九。

“不準走神。”

“你……”

後麵的話再次被火熱的唇舌堵住。

鳳傾九下意識想推開這臭不要臉的男人,雙手卻被反剪著扣在身後,後腦勺則被有力的大手抵著,她根本逃無可逃,隻能任由對方予取予奪。

周遭的溫度悄無聲息升高。

渾渾噩噩間,鳳傾九也不知怎麼被帶上了床。

嗶啵——

燭花爆開,也不知是燭火搖曳,還是被浪翻飛。

終究是一夜春色無儘。

……

黎王府這邊春色這好,遠在西域的王庭內卻是寒風陣陣。

砰——

在一陣長久的靜默後,長案被踹翻後發出的巨響,終於打破了室內被冰凍住的氣氛。

可惜冇有一個人覺得慶幸,反倒越發屏氣凝神,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在王庭的正中央,一身錦衣華服的拓跋櫟就像是一頭被激怒的獅子,一腳踹翻麵前的長案後,噌的一下站了起來,鬚髮皆張的厲聲詰問:“怎麼會突然就解決了?”

跪在地上的探子戰戰兢兢,連一個字都不敢說。

拓跋櫟也不管他,負著手從這邊走到那邊,又從那邊走到這邊,整個人宛若一隻噴火的巨龍,連呼吸聲都帶著灼人的火氣,“不可能的!那可是牡丹疫,若非知道內情,絕對無藥可醫,怎麼可能突然就被解決?一定是大周放出來的障眼法,一定是!”

他自言自語的呢喃著,字裡行間全是不可接受。

也難怪他接受不了。

牡丹疫這步棋可是他的得意之作,本以為縱使不能直接拖垮整個大周,也絕對能讓大周狠狠的傷筋動骨一番,以此便可為西域爭取到喘息之機。

誰曾想,計劃才實施了一般,疫病居然就被解決了?

這怎麼可能?

拓跋櫟越想越無法接受,眉眼間滿是驚怒。

倒是一直冇說話的西域王接受的快一點,沉吟了一番後,朝跪在地上的探子沉聲詢問道:“牡丹疫絕非尋常藥石可治,可是出了什麼變故?”

探子嚥了咽口水,“是,是黎王那位王妃,她發現了牡丹治疫之法。”

“黎王妃?”拓跋櫟猛地抬起頭,“鳳傾九?”

探子戰戰兢兢的點了點頭。

拓跋櫟無法接受,“怎麼可能……”

西域王倒是比他想的多一點,“早就聽說黎王那位王妃精通醫術,以前一直以為隻是礙於她身份的誇大吹噓,如今看來,怕是真有幾分本事。”

何止是有幾分本事?

能憑一己之力察覺到牡丹疫中的奧義,要麼是醫術超絕,要麼是運氣絕佳。

而無論是哪一種,對他們而言,都是大大的不利。

西域王眉頭擰成了結,“如今怕是麻煩了……”

拓跋櫟比他更早想到其中的“麻煩”,所以纔沒辦法接受。

上前一腳將探子踹翻,他厲聲責備道:“牡丹疫中的奧義,絕不可能那麼輕易被髮現,定是你們辦事不力走漏了風聲,方纔被那女人瞧出了端倪!”

探子不敢反抗,直接被踹得在地上滾了一圈。

直到撞到牆壁,發出砰的一聲悶響,方纔停了下來。

自打成為頭領後,已經很久冇有這麼狼狽了。

探子重新爬起來伏在地上,眼底深處忍不住流露出了一絲怨懟。

冇有人發現他的異樣。

西域王愁眉不展的問道:“現在該怎麼辦?”

如今的情形對西域大為不利,若想保留最後的體麵,隻能主動先退一步。

拓跋櫟十分明白這個道理。

但他生性驕傲,讓他主動退讓,簡直比直接捅他一刀,還要讓他難受。

無奈這頭他不低也得低。

“來人……”

大周,禦書房。

“陛下,西域使者求見。”小太監小碎步走進來,低聲稟報。

女兒要被送去西域和親,果郡王府雖然不敢抗旨,但這些日子,果郡王隔三差五就跑進宮來哭,一個大男人絲毫不顧忌體麵,皇上腦袋都被他哭大了一圈。

如今聽聞始作俑者來了,心裡頓時就有些冇好氣。

“他來乾什麼?”

小太監諾諾道:“說是為了和親的事。”

“和親”二字簡直就是火上澆油,皇上的臉更黑了,強忍著纔沒發作,深吸一口氣,“宣。”

西域使者很快就被引了進來。

這不是他第一次覲見大周皇帝,但之前他雖然對大周的皇帝保持了應有的尊敬,但眉眼間始終難掩倨傲,背脊也挺得筆直筆直的。

這次卻不同。

進門後,他就弓著腰行了一禮,姿態顯得十分謙卑。

皇上見狀心中一動,客氣的免了禮,又給他賜了座,這才佯作不經意的詢問:“方纔侍從稟報說,使者是為和親一事前來,不知究竟所為何事?”

垂眼掩飾心底難堪,使者有些不自然道:“是這樣的,此番和親我西域打算派一位公主前來,不知陛下意下如何?”

“西域嫁公主?”皇上眉頭高高挑起,“不是我們大周公主嫁過去?”

使者乾笑,“當,當然是我們西域派,大周貴為上國,如何敢讓大周的公主屈尊,之前是小臣弄錯了我們陛下的意思,還望大周皇上您見諒。”

什麼弄錯,分明是知道大周疫病解決了吧,被迫臨時改口吧?

皇上眼底掠過一抹冷光,很想直接拒絕和親,給西域這牆頭草一點顏色看看。

可想到國內的情況,他終究還是暫時嚥下了這口氣。

“那便依使者的意思吧。”

皇上麵上不冷不熱端著,心裡卻委實籲了一口氣。

雖然暫時不能對西域還以顏色,但總算不用再聽果郡王假哭了。

見他這麼爽快答應,西域侍者心裡也偷偷鬆了口氣,臉上的笑容真切了一些,“可否詢問陛下,貴國意欲派哪位皇子迎娶吾國公主?”

皇上沉吟一番,“就老九吧,他目前不在京中,朕回頭便召他回來。”

目前他幾個兒子都成親了,唯有老九慕玉澤未曾娶妻。

侍者自然不敢有意見,賠笑幾句,忙不迭溜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