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 第263章 她怎麼這麼著急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第263章 她怎麼這麼著急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09 23:54:42

-西域宮殿裡麵,侍女和侍衛紛紛抱著紅色的絲綢到處匆匆行走。

慕承淵從奇花院摘下溫室裡麵的七彩花回到月心眉的月蓮殿中,正巧這時侍奉月心眉會懂得一些周朝語的侍女青兒拿著一個箱子走進來。

“錦雲正好你在這裡,幫我掛個東西吧!”

青兒向著他走過來,挑出手中的箱子裡麵的一個掛件。

慕承淵看著遞過來的東西,“這要掛哪兒?”

她向著四周看了看,指到了窗戶邊上的一個地方,“掛那兒吧。”

瞧著那木窗旁邊,慕承淵伸手將手中的花朵放在一旁的玉石桌子上麵,向著窗戶旁邊走去,按照玉兒的指揮掛上了那紅色的掛件。

“近日為何要掛這東西?”

玉兒開口解釋道:“最近王要上任了,這西域宮殿中就要舉辦慶宴,現在宮殿上下全部都要裝飾呢!不跟你說了,我先去忙了,謝謝你啊。”

聽著她說的話,慕承淵站在原地思索著,西域要新上任西域王了,那西域王子呢?

慕承淵向著玉石桌子走過去,拿起放在上麵的七彩花往屋中走去,插在一個瓷瓶裡麵,在屋中等候著月心眉回來。

穿著金絲紋蝴蝶裙的月心眉踏進大門,她的手腕間珊瑚鏈和瑪瑙玉鐲交織在一起,間隙之間露出雪白的肌膚。

見著她回來,慕承淵立馬起身,向著外麵走去。

“怎麼這般著急?”月心眉站在他的麵前,眼睛看向他易容之後的臉,那眉骨之間依稀還能夠看出他往前的神色。

慕承淵看著她,“我有東西給你看。”

月心眉跟著他往裡麵走去,屋中幾朵七彩花放在花瓶裡麵綻放著光彩。

“你采摘來的?”她的眼睛一亮,走上前去仔細看著那些花兒,伸手輕輕行她們還沾染著水珠的花瓣上滑過。

慕承淵走到她身邊,“先前是我不對,都是我太過於心急。”

“冇有,你做的都是應該的。”否則怎麼能夠讓她親自封存那些記憶呢?

月心眉久久凝望著七彩花,嘴邊露出笑意。

“你可喜歡?”慕承淵小心試探著她。

她換過頭來上前抱住了慕承淵,“喜歡,很喜歡。”

瞧見月心眉這般反應,他也放下心來,看著她這盛裝打扮的模樣,不禁開口問道:“宮中是否要辦什麼慶宴了?”

月心眉鬆開他的腰,抬眼對上他的眼睛,“嗯,新王上任,明日便舉辦慶宴。”

“那明日我可以去嗎?”慕承淵等待著月心眉的話。

她本來不想帶著慕承淵出席這次宴會,但慕承淵既然如此說了,她想了想還是答應了慕承淵,“可以,但是錦雲你可要待在我的身旁,不要亂走。”

宴會之上都是陰險狡詐的西域人,一旦有什麼異常之處,他們恐怕很快便會發現。

“好。”他點了點頭。

次日,月心眉早早便為慕承淵易容,準備以和親公主的身份帶著慕承淵向著慶宴而去。

拓跋櫟從月蓮殿外走進來,看著盛裝打扮的月心眉眼睛一亮,她本就俏麗的麵龐此時更加的耀眼,不同於西域人的中原麵孔吸引著人們的眼球。

“走吧,月兒。”

月心眉抬眼看向拓跋櫟,主動走到他的身旁,伸手搭在他的臂彎之中。

見她如此主動,拓跋櫟本就愉悅的心情更加高興起來,一時冇有注意到她身後跟著的慕承淵。

宴會廳中早已到達了各位皇親國戚,見到拓跋櫟和月心眉前來,眾人站起身來,帶著笑意右手作拳放在左肩膀上麵。

“參加王子,月王妃。”

月心眉往裡麵緩緩走去,她的下巴微微上抬起,眼神未落到周圍西域權貴的身上。

她走到前方一個長方形的桌子後麵,雙腿跪坐在放置的軟墊之上,伸手整理著裙襬。

拓跋櫟坐在月心眉身旁,跟著她一同走進來的慕承淵站在她的左後方,表情嚴肅。

周圍的權貴時不時就將自己的目光投向月心眉的身後,對這個從未見過的中原人感覺到好奇。

坐在她旁邊的一個長著黑色鬍子的西域人對著月心眉開口問道:“月王妃,跟在您身後的這人是誰啊?”

西域人說的是西域語,隻有慕承淵一人聽不懂。

月心眉偏頭看去,嘴邊帶著笑意回答著:“這是我隨嫁的仆人。”

“隨嫁的仆人,月王妃什麼時候有一個仆人了?我們都未曾聽說過啊?”

坐在她對麵的一個西域壯漢也開口道:“是啊,月王妃,這仆人最近纔跟著月王妃出入,他之前都去哪兒了啊?”

她耐心的解釋道:“這人先前在伺候我父親,這段時間才從周朝接過來服侍我,所以大家纔會未曾見過。”

聽見月心眉的解釋拓跋櫟微微皺起了眉頭,他何時是月心眉隨嫁的仆人,拓跋櫟轉念一想,或許是為了不引起紛爭所以才如此說。

“月王妃帶著這男仆到王的宴會上來,定是十分重視此人。”

月心眉開口說著:“此人與我一同來自周朝,我看見他便是回想到周朝,也是在身邊留個戀想,他也跟我是同鄉,所以纔會把他帶在身邊一同前來。”

“原來如此,月王妃是中原人,我們不太懂那邊的規矩,還請月王妃見諒啊!”

西域人抱拳對著月心眉舉起,臉上卻一點歉意都冇有,隻是簡簡單單的走了個過場而已。

月心眉也未對此事放在心上,“無妨。”

“既然如此,咱們還是給月王妃賠個不是。”

兩人舉起酒杯,對著月心眉一舉仰頭喝下,身旁的侍女端著酒壺對著酒杯倒下。

月心眉伸出右手,左手握住右手衣袖來,緩緩靠近嘴邊,左手擋在麵前喝了幾口,放下了酒杯。

站在身後的慕承淵不懂他們的話,但越發感覺自己並不屬於這裡,他連西域的語言都不懂,怎麼會是月心眉的男仆。

拓跋櫟見他們還想要說些什麼,揚聲說道:“各位也不用一直對著這中原仆人上心,這是王的宴會,咱們還是一起恭賀新王上任。”

聽此,眾人端起酒杯起身一同向著司徒禦舉杯說道:“恭賀新王上任!”

司徒禦拿起玉杯來對著他們一舉,“好,從今之後我們共同治理西域!”

在場兩個西域人和月心眉的對話吸引起了周圍眾人的注意力,他們紛紛對著這箇中原人來了興趣。

“月王妃,既然你這男仆是中原來了,何不如讓他為我們大傢夥表演個什麼中原才藝如何?我聽聞周朝可是有很多特殊的技能的。”

現場的氣氛瞬間更加熱鬨起來,“是啊,月王妃,讓他到這中央來為我們表演表演怎樣?也討王一個歡心!”

司徒禦看著他們的模樣,嘴角也帶起笑意來,目光直直落在慕承淵的身上。

月心眉看到眾人這般起鬨,不得不轉身看嚮慕承淵問道:“你身上可有什麼本領,他們不信你是我的仆人,隻要是一項技藝便可以,不用太複雜。”

慕承淵的目光落在那高台之上的司徒禦腰間的那把佩劍,點了點頭,往周圍侍衛走去從他身上拔出劍向著月心眉她們走過來。

“去吧。”月心眉點了點頭,示意他往那中央走去。

看見慕承淵走出來,大家興致勃勃的看著他,等待著他接下來的表演。

“中原人還會舞劍?”

“看看不就知道。”

眾人嘩然,卻對慕承淵的表演帶著看笑話的眼色。

月心眉跪坐在那裡,眼中帶著冷意看向周圍那些權貴,她找時間定會將這些人一一懲戒。-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