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 第168章 王妃的事便是我的事

-

蕭太師無可奈何。

一個是親妹妹,一個是妻女,手心手背都是肉。

“我未曾逼迫過你什麼,今日你若是敢去蕭婷玉夫家,我們便去請旨和離。”薑意柔怒道,眼圈通紅。

“意柔。”蕭太師頓時慌了。

他從未見過薑意柔這般神情,往常的她雖然潑辣,但對他卻最是體貼,善解人意。

鳳傾九將蕭太師的神色變化儘收眼底,唇角不經意間挑了起來,眸光閃了閃。

畢竟是自己的親妹妹,蕭太師對蕭婷玉定然狠不下心。

但隻要有蕭雅然在,便由不得她了。

蕭婷玉聽到兩人的爭執,臉色變了變,憤懣的撩開門簾進來。

“嫂嫂,怎麼說我也是蕭家的大小姐,你彆太過分!”

薑意柔不與她爭執,隻淡淡看向蕭太師,“你自己決定,要妹妹還是妻女。”

“薑意柔,你有什麼資格逼迫哥哥?”蕭婷玉怒道。

薑意柔靜靜的看著蕭太師。

蕭太師麵上糾結不已。

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在他身上,似乎在等著他做決定。

許久,他似乎下定了決心,看向蕭婷玉,眸中有些不忍。

“哥哥。”蕭婷玉心裡頓時慌亂,有種不祥的預感。

“婷玉,我讓管家送你回去。”蕭太師溫聲道。

“我不回去!”蕭婷玉難以置信,情緒瞬間繃不住了。

“哥哥,你為了薑意柔,竟然要趕我離開?”

蕭太師緩緩轉過身,不再看她,聲音沉重,“管家,送大小姐回去。順便對兵部侍郎說一聲,蕭家的女兒容不得外人欺負。”

“是,小姐,請。”管家應聲,上前請蕭婷玉出去。

“我不能回去,我不回去。”蕭婷玉猛地用力將管家推開,頓時怒氣沖沖,指著薑意柔破口大罵。

“薑意柔,你算什麼東西?若不是我哥哥娶了你,你何德何能進我蕭家的門?想趕我走,做夢!”

蕭婷玉撒潑打滾,不願意離開。

慕承淵麵無表情的看了蕭太師一眼,揮袖離開。

留下陣陣刺骨寒意。

蕭太師心裡咯噔一聲,臉色頓時沉了下來,冷聲吩咐,不容拒絕,“將大小姐送回去。”

“是。”管家再次行禮,示意丫鬟將蕭婷玉扶出去。

蕭婷玉自是知道蕭太師主意已定,就算再不甘心也冇用,也隻能離開。

心裡愈加痛恨薑意柔!

將薑意柔送走,靜安閣才逐漸安靜下來。

鳳傾九為蕭雅然施針疏通經脈,並且囑咐了不少複檢事宜。

額外叮囑,千萬不能動氣,一定要平心靜氣,心態平和。

薑意柔與蕭太師在一旁等著,因著蕭婷玉,她冇給蕭太師一個好臉色。

今日若不是雅然臨時出現了意外,他定然會隨著蕭婷玉前去兵部侍郎府中。

往日蕭太師對蕭婷玉多麼重視,她是看在眼裡的。

蕭婷玉心機深沉,這次他們躲過去了,還不知道下次又要做出什麼事。

明明她纔是蕭府的主母,卻偏偏日日擔驚受怕,生怕蕭婷玉要對她們母女作什麼。

想及此,薑意柔不由得心累。

若是有一天撐不下去,她拿一紙和離書帶著雅然離開也挺好的。

“姨母,你放心吧,表姐冇什麼事。”鳳傾九將銀針收起來,淡聲安慰道。

薑意柔還是不放心,生怕蕭雅然發生什麼事。

雅然的腿好不容易好轉,若是再因為蕭婷玉影響恢複,彆說雅然如何,她自己都接受不了。

見蕭雅然的腿冇什麼事,蕭太師放下了心,給丫鬟吩咐了幾句好生照顧蕭雅然,便去了外間。

本是宴請鳳傾九與慕承淵的日子,不曾想出了蕭婷玉這事,蕭太師尷尬不已,甚至不知道怎麼跟慕承淵解釋。

丟了蕭家的顏麵不說,若惹了慕承淵不悅,對蕭家的仕途十分不利。

得不償失,他得先去探探慕承淵的態度。

待蕭太師離開內室許久,鳳傾九緊皺的眉頭才緩緩舒展。

“估計蕭婷玉不會再找蕭太師了。”她唇角勾了勾,聲音淡淡。

“或許吧。”蕭雅然無奈的歎了口氣,“父親對姑姑總歸有血緣,兄妹之情如何能斷?”

發生了這麼多事情,父親還能對蕭婷玉心軟,她越發看不透父親。

今日之事若非母親堅持,估計父親又會原諒蕭婷玉,那日後她與母親……

蕭雅然甚至不敢想。

“隻要蕭婷玉足夠鬨騰,蕭太師遲早會對她失望。”鳳傾九笑了笑,麵上雲淡風輕。

蕭太師對蕭婷玉心軟,總歸是看在兄妹之情。

若是蕭婷玉所作所為太過分,血緣都容納不了呢?

她就不信蕭太師還能原諒!

聽到兩人的話,薑意柔不明白。

“你們兩個什麼意思?”她問道。

她好像聽懂了,又好像冇聽懂。

“姨母,表姐的腿其實冇什麼事,不過是為了阻止蕭太師去兵部侍郎府中而已。”鳳傾九解釋道。

“怎麼會冇事?雅然從輪椅上摔下來,腿差點移位。”薑意柔緊張道。

蕭雅然淡淡一笑,“母親,女兒是故意的。姑姑用苦肉計騙父親,女兒便以彼人之道還治彼人之身。”

一聽這話,薑意柔臉色沉了下來,嗬斥道,“雅然,你怎麼能拿自己的腿開玩笑,你知不知道若是……”

說著,她突然頓住了,心有餘悸。

“姨母,表姐摔倒的時候控製了力度,並冇有碰到腿,隻不過手有擦傷而已。”鳳傾九知道薑意柔有多重視蕭雅然的腿,不由得勸慰道。

“母親,我真的冇事 。”蕭雅然也勸慰道,心裡有些愧疚。

母親擔心她的腿,生怕她發生意外,她是知道的。

隻是今天事出突然,她來不及提前告訴母親。

薑意柔深深的歎了口氣,她明白她們是為了阻止蕭太師。

“下次可不能做這麼危險的事了。”她提醒道。

“知道了。”蕭雅然笑著點點頭。

“姨母,您不用整日裡提心吊膽的,隻要有我在,表姐的腿就不會發生什麼問題。”鳳傾九保證道。

“好,我信你。”薑意柔笑著道。

彎腰檢查蕭雅然的手,擦傷了一大塊,隱隱還滲著血珠。

她頓時心疼的不行。

“要是留了疤該如何是好。”薑意柔擔憂道。

“等會兒我開個方子,保證表姐不會留疤,您就放心吧。”鳳傾九溫聲道。

薑意柔點點頭,小心翼翼的吹了兩下,心疼不已。

外間,慕承淵與蕭太師相對而坐。

慕承淵麵色微沉,那狹長的鳳眸仿如淬了寒似的,犀利而又冰冷。

氣氛瞬間凝固,就連空氣都有些窒息。

蕭太師頓覺尷尬,喘不過氣來。

緩而,慕承淵掀眸,掃向蕭太師,“後宅不穩,為亂家之根本。”

當眾被挑明,蕭太師渾身一僵,戰戰兢兢的點頭,“是。”

“王妃向來尊重蕭夫人,蕭夫人既為王妃的姨母,本王也該稱一句姨母纔是。”慕承淵聲音沉沉如水,有意敲擊。

蕭太師當即明白他是什麼意思,臉色微微白了白,心裡發怵。

王爺這是有意袒護,為意柔撐腰。王爺對王妃可真是看重!

“王妃在意的人,必然也是本王在意的人,”慕承淵又補充了一句。

“是,微臣明白。”蕭太師低聲應道。

慕承淵又交代了幾句,鳳傾九與薑意柔笑著出來了。

“我們回府吧。”鳳傾九看嚮慕承淵。

“好。”慕承淵頷首,緩緩起身。

蕭太師與薑意柔把兩人送到了府外。

“姨母,你們回府吧。”鳳傾九頓住了腳步,溫聲道。

“你在王府若有什麼事,便給我遞口信,不要一個人憋著。”薑意柔囑咐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