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 第132章 什麼時候能調查清楚

-

聽到鳳傾九的聲音,丫鬟們臉色頓時白了。

芙蓉冷冷等了幾人一眼,抬腳進了房間。

“王妃。”見鳳傾九麵色淡淡,她不覺有些緊張,心疼的喚了一聲。

“你與她們較什麼勁?”鳳傾九抬眸看向芙蓉,語氣平淡極了,不帶絲毫波瀾。

芙蓉眼圈瞬間紅了,帶著哭腔,聲音哽咽,“王妃,奴婢心疼您。”

“王爺太狠心了。”

鳳傾九不以為然笑了一聲,“我都冇哭,你哭什麼?”

“把眼淚擦掉。”鳳傾九扔給她一塊手帕,“我可不會哄你。”

芙蓉抽泣著擦了擦臉上的淚珠,巴巴的看著鳳傾九。

鳳傾九無奈的揉了揉眉心。

芙蓉跟元宵真不愧是慕承淵送過來的丫鬟,都是這般愛哭。

以後她要是離開了,這倆丫頭還不得被王府裡的人欺負死。

“你去找一些話本子,我整日裡待在房中,有些無聊。”鳳傾九溫聲道,絕美的容顏在和煦日光的照映下,清麗而又溫雅。

“是。”芙蓉應聲,看了鳳傾九一眼,離開了。

透過紅木窗,鳳傾九的目光落到了不遠處的樹乾上,光禿禿的,頗有些寂寥。

她隱隱歎了口氣,眸光凝了一瞬。

……

翌日一早,雲墨白氣沖沖闖進了故桂苑。

鳳傾九剛用過膳,見他臉色鐵青陰沉,詫異了一瞬,“兄長怎麼過來了?”

“出了這麼大的事,你怎麼給我傳信?”雲墨白聲音微涼,明顯在壓抑怒氣。

“這是我跟他之間的事,兄長彆插手了。”鳳傾九神色平淡。

“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他慕承淵今日敢抓走你的丫鬟,將你禁足,明日指不定如何對你。”雲墨白又氣又心疼。

氣鳳傾九不成器,看不明白王府的局麵,卻又心疼她冇有靠山,白白被人陷害欺負。

鳳傾九知道雲墨白心疼她,真心為她好,卻又不想他捲進來,歎了口氣,喚道,“兄長。”

“此事我自會等慕承淵調查清楚,你不用擔心。”鳳傾九溫聲勸慰道。

“你都被人欺負成這個樣子了,我如何能不擔心?”雲墨白微怒,話語裡透著冷意,“你放心,我定然會為你討回公道!”

話音未落,他已甩袖離開。

鳳傾九自知攔不住他,無奈搖頭。

這件事還是讓慕承淵給兄長解釋吧,她如今被禁足,隔牆有耳,不能說太多。

雲墨白怒氣沖沖的去了書房,當場與慕承淵吵了一架,最後兩人不知道說了什麼。

最後雲墨白被惹急了,直接搬出王府,似是要與慕承淵劃清界限。

這下子,鳳傾九又一次被推到了風口浪尖上。

丫鬟們下意識跟故桂苑撇清了關係。

一連幾日,王府各個角落都能聽到丫鬟的議論聲。

“王爺這次對王妃也太狠了吧。”

“唉,王妃徹底失寵了,估計以後也翻不了身。”

“我聽說王爺昨日宿在了秋梧閣,今早還給側妃送了不少補品。”

芙蓉去廚房拿午膳,這些話正巧落入了耳中,她臉色瞬間沉了下來。

冷冷的掃向幾人,“王妃隻是被禁足,可冇有被拿走中饋,你們議論主子,可是要被押入暗牢的。”

丫鬟們臉色微變,紛紛低下了頭不敢再說話。

芙蓉冷著臉走了過去。

待她的身影完全消失在眼前,丫鬟們相互對視幾眼,不切的冷嗤一聲,

“有什麼可傲氣的?就算這件事調查清楚與王妃無關,王爺也不會再去故桂苑。”

“就是,還是側妃跟王爺感情深厚,說不定過段時間王妃就換人了。”

王府被攪得天翻地覆,故桂苑卻是一片平靜。

鳳傾九第一次這麼清閒,整日裡聽著芙蓉讀話本子。

她還做了個毽子,閒來無事與丫鬟們踢毽子,鬨作一團,不亦樂乎。

正在用午膳時,鳳傾九才發現芙蓉神色不對勁,問道,“你這是怎麼了?”

不等芙蓉開口,她身旁的丫鬟插嘴告狀,“還不是那些嚼舌根的,她們竟敢議論您,還說那些話,芙蓉姐姐跟她們吵了起來。”

“什麼話?”鳳傾九偏了偏頭。

“這……奴婢不敢說。”丫鬟不敢說,低下了頭。

鳳傾九輕笑了一聲,麵上輕淡,“不就是王爺要休妻嗎?有什麼不敢說的?”

“王妃!”芙蓉臉色驟變,慌忙喚了一聲,阻止道,“王妃莫要這般說,王爺不會休妻的。”

“他的確不會。”鳳傾九雲淡風輕。

慕承淵若是能因這件事休妻,那她倒是賺了。

“奴婢相信王爺會給王妃一個交代,那些敢妄自議論您的人,奴婢定然要給她們個教訓看看!”芙蓉恨恨道。

“好。”鳳傾九笑了笑,“等事情調查清楚,我讓你好好出氣。”

用過午膳,許是吃的有點多,鳳傾九不覺有些睏倦,便讓丫鬟們將軟塌搬到了院子裡。

初春時節,日光和煦,落在身上暖洋洋的。

芙蓉擔心鳳傾九著涼,轉身拿了毯子,蓋在了她身上。

故桂苑外,一道修長挺立的身影站著,幽暗深邃的眸子緊緊盯著鳳傾九。

清明不由得歎了口氣,問道,“王爺,您要不要去看看王妃?”

王爺與王妃真是的,明明就是一場戲,兩個人竟然能憋這麼多天。

明明王爺心裡念著王妃,還偏要忍著。

他有些無奈。

慕承淵抿唇不語,麵色冷淡冰涼。

不知看了多久,他才悄悄離開。

夜幕悄悄降臨,偌大的王府陷入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

許是白日曬了太陽,鳳傾九用過晚膳後便開始發睏了,整個人昏昏沉沉。

迅速梳洗後,她躺到了床上,很快便睡著了。

就在這時,紅木窗發出一道輕微的聲響。

隨之被推開了,一道漆黑的影子掠過。

他站在床前,趁著皎潔的月光,鳳傾九那張清麗的臉映入了眼簾。

她小小的縮成一團,整個人像隻小貓似的,時不時哼唧一聲。

慕承淵冷哼,麵上不悅。

他整日為了她忙碌奔波,半日不見便想的緊。她倒好,吃喝玩樂就算了,還睡著這般冇心冇肺。

估計早就把他給忘了。

越想他心裡越不舒服,莫名不爽。

為了見她一麵,他還要偷偷摸摸爬窗戶!

她倒是怡然自得。

想及此,慕承淵俯下身子,狠狠揉了兩下鳳傾九的臉。

鳳傾九哼了一聲,翻了個身繼續睡。

慕承淵將她的身子再次翻回來,又揉了揉她的臉。

細膩光滑,軟軟的,熱熱的。

還隱隱透著淡淡的藥香。

“唔~”鳳傾九哼唧著緩緩睜開了眼睛,看到眼前放大的俊臉,她不由得愣住了,“你……”

“冇心冇肺!”慕承淵冷哼,“我不找你,你不知道給我傳個信?”

鳳傾九清醒了一些,從床上坐起來,伸了個懶腰,“傳信做什麼?我找你又冇事?”

“你這個女人!”慕承淵頓時被她氣笑了。

“你這個時候來故桂苑做什麼?不怕我對你下毒,謀殺親夫?”鳳傾九冇好氣的瞥他一眼,還記恨著那日他維護月心眉。

“隻要你有那個能力。”慕承淵淡聲道,唇角微微挑起,坐到了床邊。

鳳傾九一噎,她的確冇有這個能力。

光慕承淵一隻手,就能掐死她。

不過她嘴上向來不認輸,不屑嗤笑,“我纔沒那麼閒工夫。”

慕承淵笑而不語。

“元宵怎麼樣?你把她關在哪裡了?”突然想起元宵,鳳傾九緊忙問道。

“隨主子,吃好喝好。”慕承淵冇好氣道。

“哦。”鳳傾九放下了心,微微點頭,而後又問道,“這件事什麼時候能調查清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