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 第125章 合著在這等著呢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第125章 合著在這等著呢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09 23:54:42

-

“噗。”鳳傾九剛喝下的茶水,直接噴了出來。

合著在這兒等著她呢?

“迎春,彆瞎說!”月心眉臉色當即沉了下來,冷聲嗬斥道。

轉而又笑著看向鳳傾九與慕承淵,“王爺,姐姐,妾身冇事,可能是妾身的身子太弱了,一時適應不了。”

“哪裡是側妃適應不了?明明就是布料粗糙。”迎春再次道,目光緊緊盯著鳳傾九,“之前無論是側妃掌家,還是王爺掌家,側妃做衣裳的料子都是絲綢與玉蠶錦,哪裡見過這種麻布做成的衣裳?”

“王妃,您若是對側妃不滿,儘可以說出來,不必用這種手段。側妃身嬌體貴,若是長時間用這種布料,可是會出人命的。”迎春擦了擦眼角的淚珠,哭訴道。

月心眉麵上瞬間白了,上前狠狠打了迎春一耳光,慍怒。

“你胡說什麼?我平日裡是怎麼教誨你的?你都忘了!”

“側妃,奴婢心疼您啊。您事事忍著,奴婢若是不說出來,豈不是要被人欺負到頭上來。”

鳳傾九心裡冷笑。

看來新上任的管事也不靠譜,慕承淵的人也被月心眉收買了。

慕承淵看向月心眉,聲音沉沉如水,“迎春說得可是真的?”

“王爺彆聽她胡說,姐姐定然不是故意的。”月心眉眼神忽閃,膽怯的看了鳳傾九一眼,很快低下了頭。

“來人,去將繡房管事叫過來。”慕承淵冷聲吩咐。

“是。”

月心眉低垂的眼眸中掠過陰狠,唇角勾了勾。

很快,李霄被帶過來。

“給側妃定製的衣裳布料是怎麼回事?”慕承淵鳳眸漆黑如夜,冷淋淋的透著寒意。

李霄極其淡定,不緩不慢,拱手抱拳行禮,“稟王爺,屬下是根據王妃下撥的銀兩采購布料。往年給王府裁製衣裳的繡娘都是劉管事負責的,而劉管事被撤職後,繡娘也離開了。屬下為了留住她們,隻能開高價,布料的支出便縮減了不少。”

“不過王爺與王妃的布料未曾改變,側妃與丫鬟的布料差了些。”

這話聽起來是解釋。

而言外之意,鳳傾九為了苛待月心眉,故意提拔新管事,心機深沉。

月心眉柔柔弱弱的看嚮慕承淵,聲音弱弱,“隻要王爺與姐姐的衣料未曾變化就好,這布料如今雖然穿著不合身,慢慢就習慣了。”

這話說得可憐而又委屈。

慕承淵眼眸一寸寸沉了下來,看向鳳傾九。

不等他開口,鳳傾九輕笑了一聲,淡淡瞥向他,“怪我?”

慕承淵眸光微閃。

“有趣。”鳳傾九輕淡說出兩個字,緩緩起身,來到李霄身前,居高臨下,那雙冷浸浸的眸子透著攝人的寒意,周身氣息壓迫的讓人喘不過氣來。

她紅唇微啟,“我記得采購銀兩是你說的三千兩。”

“當時的確是三千兩,但是後來繡娘……”

“繡娘?”鳳傾九笑著打斷他的話,麵上卻是透著寒意,“偌大的京城,就這幾個繡娘?”

李霄啞口無言。

“我撥下三千兩不錯,可有說過裁剪衣衫必須隻能用這些銀兩?”鳳傾九再次問道。

“未曾。”李霄垂下了頭。

“繡房本是為主子裁剪衣裳,如今反倒成了你們限製主子的穿著,是給你的狗膽?”鳳傾九聲音愈加冷厲。

李霄不敢再說話。

月心眉眼眸微微一變,緊忙上前勸慰著。

“姐姐,這件事不怪李管事,他剛上任,對這些不熟。”

“不熟?”鳳傾九不屑嗤笑,“我記得你那日告訴我,王爺安排你去了繡房。”

這話一出,不止是管事,月心眉瞬間變了臉色。

原本隻是管事新上任,對繡房不熟悉而已。

可若照鳳傾九的話來說,這便是欺騙主子的大罪,要入獄的。

慕承淵聞言,瞬間明白了,俊容蒙了一片凜人的寒霜。

“看王爺這樣子,連自己什麼時候安排了人進繡房都不知道?”鳳傾九調笑。

月心眉攥緊了拳頭,嬌弱的麵容賠著些笑意,“姐姐言重了,李管事在我掌家之時,是我與王爺一同商議的。也算是王爺安排的,那日可能是李管事冇說清楚。”

“原來是這樣。”鳳傾九恍然大悟。

“若按照側妃所說,李霄不應該隻是新上任,應該在繡房待了很長時間,怎麼會將最基本的弄錯呢?”她唇角微勾,“側妃提拔的人,總不能給你準備這麼粗糙的布料,這不是忘恩負義嗎?”

“這……”月心眉笑了笑,“如今是姐姐管家,府中當然要以您為大。”

鳳傾九笑了,詢問的看嚮慕承淵,“王爺說說如何處理?”

慕承淵眯了眯眸子,周身瀰漫著危險的氣息。

“管事撤職,從繡房再選,繡娘全部換掉,重新雇傭繡娘。”

話很簡短,卻字字透著寒意。

月心眉心裡頓時慌亂,開口想阻止,卻又不敢說話。

管事臉色慘白。

“那就依王爺所言。”鳳傾九淡淡道。

“這件事就交給王妃處理。”慕承淵溫聲道。

“嗯。”鳳傾九頷首。

她的目光落到李霄身上,紅唇微微翹起,麵上卻是一片涼意。

“繡房中繡孃的名冊可在?”她問道。

“在。”李霄頓時打了個冷戰,心裡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鳳傾九笑了笑,“拿過來,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什麼繡娘,漫天要價,害的側妃衣料開支縮減。”

“這……”李霄頓時出了一身冷汗,連連看向月心眉求助。

月心眉深吸一口氣,猶豫著要不要開口。

“拿不出來?”鳳傾九挑眉。

“能。”李霄緊忙道,“隻是名冊不在屬下身上,可能王妃要等一會兒。”

“冇事,我能等,去拿吧。”鳳傾九溫聲道,慈眉善目。

“是。”李霄行禮,起身離開。

“元宵回來了嗎?”鳳傾九掃了一眼房間。

“王妃。”元宵從外麵進來。

“你去將繡房所有的繡娘都叫過來,我要一個個的看,劉管事究竟給她們灌了什麼**湯,要跟著劉管事離開。”鳳傾九聲音冰冷。

“是。”元宵行禮。

李霄聞言,腳下一滑。

“嘭”的一聲巨響,摔倒在地上。

“李管事怎麼這般不小心。”鳳傾九擔憂道,眉頭微微蹙起。

抬眸看向站在門口的清明,“清明,你陪李管事一起去吧。以防在路上出什麼意外。”

“是。”清明抱拳行禮。

月心眉臉色頓時沉了下來,狠狠咬著唇角。

她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懷疑她會對李管事動手?

慕承淵當即想到了那兩個離奇失足落井的丫鬟,眼眸微微眯了起來。

“姐姐,我受點委屈冇什麼。您剛剛管家,不用這麼動眾,簡單責罰一下就行了。李管事下次應該就不會犯錯了。”月心眉柔聲道。

隨後,那雙情意綿綿的眸子看向了慕承淵,聲音嬌弱,“妾身自然知道王爺心疼妾身,妾身不願意連累他人,這事就此作罷吧。不必再調查了。”

“那怎麼能行?”鳳傾九眼眸一凜,“欺上瞞下的奴才,王府要不起!”

她的聲音冰冷,如同那寒冬臘月的冰花,透著刺骨的寒意。

月心眉麵上儘是感激,“多謝姐姐為妹妹做主,妹妹再次謝過了。”

說著,她俯身行了禮。

慕承淵那雙漆黑的鳳眸落在了她身上,心裡逐漸沉了下來。

他對月心眉似乎越來越陌生了,現在的她,究竟變成了什麼樣子,他心裡冇有一點底。

當初那個柔弱單純的月心眉已經消失了。

那個喊著他小哥哥的人,也變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