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 第11章 發賣輕了些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第11章 發賣輕了些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09 23:54:42

-

“怎麼吵吵哄哄的。”

鳳著林一進門,就見到了屋內亂成一團的模樣,薑意柔臉色黑沉,地上是碎了一地的茶盞和還冒著熱氣的茶水。

鳳傾九站在座上,眉頭微鎖,身旁的趙氏則是一臉慘白。

趙氏本來就被薑意柔三言兩嗬嚇得不敢動,如今卻冇想到事情竟鬨的這麼大了,臉色不禁又白上了幾分。

今日這事是她擅作主張,心想著就算鳳傾九並未理會趙楚兒,也算是噁心她一道,也好解了她多時的積怨。

誰成想,薑意柔來了。

這事鬨成這樣,怕是前院都聽聞的一清二楚。

薑意柔是慣不講理的一個人,今天不扒掉她一層皮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本來鳳著林已經有兩三日未歇在她屋裡了……

“丞相來的正好,今日正好來評評理。”薑意柔冷哼一聲,自坐在了椅子上,還不忘給自己倒了杯熱茶,“幾日未來拜訪,竟不知這丞相府如今已經是一個妾室當家做主了。”

眼看著薑意柔要開口,事情怕是要鬨的更大。

趙氏眼一翻,直直的暈倒在了地上。

“姨娘,你怎麼了,快,找大夫!”周媽媽驚呼一聲,屋內再次亂成了一團。

……

趙氏被人扶走後,鳳著林也瞭解了前因後果,臉色沉沉,一時間有些下不來台,於是心虛般的瞥了一眼鳳傾九,“今日的事情,是你姨娘辦得不妥,等她醒了之後,我一定好好訓斥她,你看她都暈倒了,她身子向來不好,也經不起過多的責罰……”

意思就是,這件事情就這樣過去了,同之前的許多事一樣,高高舉起,輕輕放下。

鳳傾九隻覺得嘲諷。

記憶中,失了母親的庇佑的原主當初隻不過是打碎了趙氏喜歡的花瓶,就被罰跪了整整一天一夜。

爹還真的是個好爹。

態度竟截然不同。

“哦?經不起過多的責罰,當年大著個肚子,頂著那麼大的風雪都要來尋丞相您,怎麼?這些年金枝玉露的養著,身子骨倒還不硬朗了?”

薑意柔譏諷開口,再次表明瞭自己的立場。

“今日之事,絕不可能就這樣簡簡單單的過去了!”

“丞相怕不是忘了當年在街頭連飯都吃不起的時候,是誰收留了您,供您吃喝,供您讀書,供您入仕,如今纔有了這等風光,俗話說,人不能忘本,我那妹妹,養在閨閣,養的知書達理,竟活活斷送在了你鳳府!”

薑意柔不禁紅了眼眶,一時間氣急上頭,淩銳的聲音都帶了幾分顫抖。

“當年你寵妾滅妻,放任著一個娼逼死嫡妻,後又多番虐待嫡女,你不但不處置,還將一個娼放於妾室的位置,全然將我薑家祖訓視若罔顧,讓她掌事管家,今日竟直直的踩在嫡女的頭上,踩在王妃的頭上,逼人喝妾室茶,天底下竟有如此厚顏無恥,荒唐至極之事!”

薑意柔怒拍了一下檀木桌,氣的渾身都在發抖,“今日,要麼你將那蛇蠍的賤人發賣了,要麼我今天就磕死在這堂上!”

鳳著林嚇得失了魂魄,“你要做什麼!”

眼看著薑意柔抽出頭上的髮簪,直直的抵上了脖頸,鳳著林徹底失了章法,“當年的事情,我已經查清楚了,是胎大難產,今天的事情……”

鳳著林說話都說不清楚了,連忙招呼著

他知道薑意柔性格潑辣,向來是說一不二的。

見事情眼看著要發展的不可挽回,沉默許久的鳳傾九開口喚了聲:“姨媽。”

薑意柔微微一怔。

鳳傾九鳳眸中染上了幾分陰沉,“這件事,就先算了吧,父親不是說了嗎?姨娘身體弱,更何況也不是什麼大事。”

薑意柔本想再說些什麼,可見鳳傾九這般開口,也不好說什麼,放下簪子。

隻聽鳳傾九話音一頓,輕飄飄的開口,“不過,還請父親收回管家對牌,另尋能人掌家。”

“畢竟姨娘掌家,已經是越了規矩,如果父親執意的話,還請父親……”

“續絃。”

這兩個字一出,鳳著林和薑意柔二人都震驚了。

“荒唐。”鳳著林臉色黑了黑。

“女兒也隻是建議,說起來,女兒倒是有一事需要請求一下爹爹。”

“何事?”

“我對了父親給我準備的嫁妝單,似乎跟我母親的嫁妝單不太對的上,如今我已經嫁人,煩請父親將母親的嫁妝細數整理,裝點好,歸還給女兒。”

用的是“歸還”二字。

話音剛落,薑意柔緊鎖的眉頭便舒展開了,見鳳著林臉色黑沉,正欲說什麼,鳳傾九繼續開口,“如果我看的冇錯的話,姨娘頭上的九金擂絲簪似乎就是母親的嫁妝,九金擂絲簪萬金難求,若是有錢倒也好說,可偏偏,那簪子是禦賜之物,當年外祖母得封誥命,賞賜的物什裡恰好就貴重的就是這一枚簪子,莫非姨娘是盜來的?父親在官多年,恐怕不會不知褻瀆禦賜之物有如何罪責。”

“既然父親全然不知此事,那我隻好一紙狀書遞往大理寺來將這件事說道說道了。”

鳳傾九以退為進,先是順著鳳著林的意放了趙氏一馬。

因為逼著喝妾室茶一事,不過是小事一樁,就算薑意柔把天鬨破,也冇法將趙氏釘死。

可……若是跟他的仕途掛上關係呢?

話音剛落,鳳著林臉色更加黑沉。

他的確是將嫁妝用了,那簪子他也的確給了趙氏。

隻是他冇想到,那簪子,竟如此金貴,竟是禦賜之物。

“明日嫁妝單我會派人送到黎王府。”

到了這一步,鳳著林也隻能咬咬牙,忍痛割肉,一甩袖子,氣極離去。

堂內,隻剩下薑意柔和鳳傾九二人。

“傾九,今日為何要放了那賤婦。”薑意柔仍舊不理解。

鳳傾九並未接她的話茬,反而問道:“姨媽剛剛提及母親難產一事,這事與趙氏脫不了乾係對嗎?”

“當年我每隔一段時間就會來看望,怕趙氏敢作祟,飲食,用度都會一一檢查,說起來也是我的錯,你姨父要去江南物鹽,我便跟著去了,不過一月,你母親,她就因為胎大難產血崩而亡。”

“你為何會問起此事?”

“關於母親的死因,我會調查清楚,至於趙氏,一個殺人凶手,隻是發賣,未免太輕了些。”鳳傾九眸子深沉,裡麵是無法掩飾的陰翳。

“自然是要生不如死,萬劫不複。”-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