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 第104章 再加三千兩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第104章 再加三千兩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09 23:54:42

-

“拿紙筆來。”鳳傾九看向清明,吩咐道。

清明拱手:“是。”轉身離開。

慕承淵麵色平靜,波瀾不驚。

似乎鳳傾九指使他的侍衛已經成了平常。

很快,清明將筆墨紙硯拿了過來。

鳳傾九拿起筆,瞥嚮慕承淵。

慕承淵下意識上前,站在鳳傾九身側磨墨。

看到這幅場景,清明麵上儘是難以置信。

王爺……王爺竟然會為王妃磨墨!

這還是他認識的王爺嗎?

鳳傾九筆走龍蛇寫下了幾味藥材,字跡蒼勁有力。

她吹了兩下,將墨跡吹乾,遞給了清明,吩咐道,“去庫房拿這幾味藥材,兩碗半水熬成一碗水,隨後端過來餵給他喝。”

“是。”清明恭敬道,小心翼翼的接過藥方,離開了。

在兩人說話間,箱子裡的男子輕咳了兩聲,臉色愈加蒼白。

鳳傾九抬手飛快的在男子身上點了穴道,暫時抑製住了體內毒素的蔓延。

“他的血暫時止住了,若想要完全清醒,還需要一段時間。”她看嚮慕承淵道。

話落,她撫下了衣袖,轉身離開了暖房。

“他暫時安置在故桂苑,你費些心思照料。”慕承淵朝著她背影道。

“再加三千兩。”鳳傾九頭也不回的道。

“好。”慕承淵頷首,無奈搖頭失笑。

這個女人!

夜色微涼,天色漆黑伸手不見五指。

鳳傾九伸了個懶腰,本想著今晚吃燒烤,為了診治那個男子,耽誤了不少時間。

這麼晚了,估計也吃不了。

她想了想,畢竟拿了慕承淵一萬三千兩銀子,總要將人給治好。

便去了庫房,拿了些補氣血的藥材,準備熬夜製成藥丸。

剛將藥材拿到藥房,便見元宵迎麵走來。

“王妃,清明方纔派人送來一塊玉佩,說是給您的。”元宵將玉佩遞給了鳳傾九。

鳳傾九接過,細細端詳。

玉質清透,透著清冷的月光,隱隱約約能看到上麵刻著的“淵”字。

青墨色的流蘇順滑的自指尖滑過。

這枚玉佩似乎是慕承淵腰間一直懸掛著的。

清明給她這個做什麼?

鳳傾九秀美微微蹙起,認真想了想。

“清明說,您日後可拿著玉佩去錢莊換您想要的東西。”元宵補充道。

聞言,鳳傾九當即瞭然,小心翼翼的將玉佩塞到了懷裡。

這一塊玉佩可值一萬三千兩呢。

她可要好好儲存。

“慕承淵還在暖房?”鳳傾九問道。

元宵頓時忿忿,“方纔迎春過來將王爺叫走了,好像是側妃身子不適。”

“身子不適?”鳳傾九眨了眨眼。

“王爺每次來咱們院中,側妃都是身子不適,次次將王爺叫走。”元宵抱怨道。

“你去秋梧閣叫慕承淵,他若是不來,日後便不必來故桂苑。”鳳傾九聲音溫涼。

“是。”元宵兩眼一亮,氣勢洶洶的離開了。

鳳傾九唇角微勾,轉身進了藥房。

慕承淵給她帶回來個麻煩,轉身去找月心眉談情說愛,想得美!

她今晚不休息,他也彆想睡覺。

將藥材儘數鋪在桌麵上,搭配著放入藥舂中。

一下一下用力搗著。

大概過了半盞茶的時辰。

“咯吱”

房門被人從外麵推開。

鳳傾九連頭都冇抬,淡淡道,“去將藥爐點上。”

慕承淵頓時愣住。

她讓他點藥爐?

不見慕承淵有所動作,鳳傾九放下了手裡的藥舂,眉頭一皺,“你不會點?”

“會。”慕承淵聲音低沉,拿過一旁的火摺子,俯身將藥爐點燃。

鳳傾九端著藥舂,將裡麵搗碎的藥材沫倒入了藥爐裡。

“你在這裡守著,藥汁熬成黑色再端下來。”她叮囑道。

“嗯。”慕承淵點點頭,拿過扇子,在藥爐前緩緩扇著風。

皎潔清冷的月光透過紅木窗,照到了兩人身上。

男子俊美無雙,矜貴清雅,女子燦麗奪目,端莊貴氣。

兩人甚至不需要言語溝通,僅僅一個眼神,就能明白對方表達的意思。

不知道過了多久,鳳傾九將所有的藥材都搗完了,慕承淵正巧將藥爐裡最後的藥汁端下來。

她開始將熬粘稠的藥汁磨成藥丸,慕承淵在一旁看著,鳳眸微閃。

鳳傾九身著淡青色對襟小襖,外罩一層月白狐狸絨外衫,潔白的絨毛堆在衣領處,恰好與那白皙的脖頸相映襯。

她眉眼微凝,麵上儘是認真。

慕承淵不由得晃了神。

直到後半夜,鳳傾九纔將藥丸磨好,放入了白瓷瓶。

“終於結束了。”她捶了錘痠痛的腰身,扭頭瞥見了慕承淵,“今晚你也累了,早點回去休息吧。”

慕承淵眼眸凝了凝,聲音低沉帶著磁性,“我今晚留宿故桂苑。”

鳳傾九:“……”

她貌似給自己惹了個麻煩!

“月心眉應該還冇睡,要不然……你去找她?”鳳傾九眉眼彎彎,建議道。

慕承淵瞥了她一眼,轉身出了藥房,向內室走去。

鳳傾九不由得歎了口氣。

得了,今晚又要打地鋪。

她真是冇事給自己找罪受!

鳳傾九恨不得扇死方纔的自己。

怎麼冇事去招惹慕承淵,他就算跟心上人談情說愛也跟她冇什麼關係。

她恨恨的咬牙,轉身去抱了一床被褥。

慕承淵舒心的躺在床上,鳳傾九可憐兮兮的又睡在軟塌。

她將自己纏的嚴嚴實實,甚至連頭都未曾漏出來,心裡不由得為自己抱委屈。

明明自己的房間,自己的床,卻要被慕承淵占著,而她睡軟塌。

越想鳳傾九越覺得自己委屈。

她更加睡不著了。

夜色沉沉,鳳傾九無聲的歎了口氣,不由得想到了前世的種種。

自從來到這裡,她似乎還是不習慣。

這裡的規矩,民俗還有男尊女卑的觀念。

想著,她忽然有些感慨。

若是放在以前,她怎麼也不會想到自己會穿越,還是魂穿到一個王妃身上。

就這麼想著,她徹底失眠了,冇有絲毫睡意。

緩而,她聽到隱隱約約的腳步聲。

愈加清晰,似乎在朝她的方向走來。

腳步聲驀地消失,一道灼熱的目光直直射來。

下一刻,她還來不及反應,整個人身子一輕,被人淩空抱住。

一股冷冽的氣息湧入鼻翼,感覺她被人抱著走了兩步,被穩穩的放到了床上。

鳳傾九臉色瞬間黑下來,心裡怒罵慕承淵。

所以說,這段時間根本不是她夢遊。

是他故意把她抱到床上來的。

虧得她絞儘腦汁的想著研製治夢遊的藥!

她緩緩轉過了身,正巧對上了慕承淵那雙漆黑如墨的眸子。

“慕承淵!”鳳傾九咬牙切齒。

慕承淵眼底掠過詫異,胸口莫名的慌亂了一瞬,而不過很快,他鎮定下來。

“你我同為夫妻,若是被人看到你睡在旁處,恐怕本王的清譽會受損。”慕承淵臉不紅心不跳的道。

“冇想到黎王殿下還關心自己的清譽。”鳳傾九冷笑,抬腿狠狠踹嚮慕承淵。

慕承淵薄唇微微挑起,側身躲過,俯身將她按在了身下。

“長夜漫漫,王妃,老實點。”他音色帶著些蠱惑。

“嗬。”鳳傾九冷笑,合著她被嘲諷了那麼久,都是他故意的。

她越想越氣,上半身用力,撞向了慕承淵。

慕承淵瞳孔緊縮,動作慢了一瞬,竟生生被鳳傾九撞到了床邊。

趁著這個機會,鳳傾九鯉魚打挺起了身,拿起一旁的枕頭,用儘全身力氣揮嚮慕承淵。

慕承淵縱身一躍,躲了過去。

而鳳傾九一時落空,又因為慣性直直的墜下了床。

她下意識閉上了眼睛。

這要是砸到地上,估計得很疼吧。

忽的,她砸到了個溫軟的東西,耳邊傳來悶哼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