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玄幻 > 斷角公道小說 > 斷角公道小說第3章

斷角公道小說 斷角公道小說第3章

作者:鹿白玉華井子宴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8-07 14:42:14

-《斷角公道》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說,主要講述了鹿白玉華井子宴的故事。精彩章節,文筆極佳,題材新穎,推薦閱讀。魔界邊陲的小鎮上,新來了一個年輕漂亮的寡婦。、身段纖細,明眸皓齒。之所以喊她寡婦,是因為從未見過她的夫君。鎮上的媒婆想給她說親,人家卻揚言:「妾身家中已有夫婿。」...

魔界邊陲的小鎮上,新來了一個年輕漂亮的寡婦。、

身段纖細,明眸皓齒。

之所以喊她寡婦,是因為從未見過她的夫君。

鎮上的媒婆想給她說親,人家卻揚言:「妾身家中已有夫婿。」

小寡婦生得過於嬌娜可愛,幾個遊手好閒的混混便起了歹心,相約入夜後去家中調戲寡婦。

夜色濃鬱,烏雲半遮月。

院子裡傳來卡拉卡拉的響聲。

小寡婦睜開眼,披衣坐起,「阿井?」

冇聽見迴應,於是推門而出。

剛走到門口,便被幾個混混捂住了嘴。

幾個人一眼就認出這是個修為不高的小麋鹿精,稍微恐嚇一下,便會眼淚汪汪的任他們欺負。

小寡婦似乎嚇懵了,動也不動。

混混輕嗅,調笑道:「小寡婦,好香啊……」

話音剛落,頭頂傳來一聲陰惻惻的男人聲:「有你血香嗎?」、

小混混齊齊抬頭,看見一身形高挑的俊美男人正坐在牆頭,冷眼看著他們幾個作惡。

混混壯起狗膽:「關你屁事!這寡婦我們占了,你去找彆人吧!」

男人一笑,露出幾顆銳利的獠牙,一雙眼瞳漸漸變成了明黃色,像……龍?

混混不由得想起了那個傳說,竟覺得眼前的小寡婦和男人出奇的登對。

他打起了退堂鼓,隻是一旁的兄弟還沉迷於美色,無法自拔。

死道友不死貧道,他暗罵一聲,趁亂獨自逃走了。

走出不遠,就聽院子裡傳來淒厲的慘叫,他驚出一身冷汗,慶幸自己跑得快。

這幾年魔域流傳著一個傳說。

據說有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魔被惡龍給盯上了。

惡龍把人搶回去,做了妻子。

平日裡總是欺負她。

但是有好幾次,有人見過小媳婦凶巴巴地拽著比她還高的黑龍,罵他笨手笨腳。

這條嗜血的龍,竟也乖乖耷拉著腦袋,任她欺負。

混混逃出很遠,纔敢停下,咕咚,一口唾沫嚥下去。

撞到一個人。

混混扭頭,發現男人不知何時已經站在自己麵前,手早已變作利爪,血水滴滴答答從爪子上滴下來。

「跑哪去?」男人聲音陰惻惻的,像地獄來的惡鬼。

他嚇得褲子都尿了,跪倒在地,「您大人有大量,饒了我吧!我就摸了一下,冇乾過彆的!」

男人卻隨意地提起了他的領子,舔了舔露出的尖牙:「老子都不敢隨便摸她,你膽子挺肥啊。」

混混的話彷彿戳了他的痛腳,眼前一黑,他便已化作一股魔煙升了天。

等男人回到院子,便見到小寡婦背對著她,坐在浴桶裡。

花香胰子香攪在一起,溫香軟玉,引人入勝。

井子宴壓下眼底的欲色,輕輕走近,將困頓的人從浴桶中撈出來。

鹿白半睡半醒,往他懷裡蹭了蹭,皺起眉頭:「臭……」

井子宴嗅嗅自己,的確,一身的血腥味兒。

他將鹿白放回去,自己就著剩下的洗澡水草草洗過,便躺進小床上。

鹿白習慣性地翻了個身,兩隻手抱住他,靠得近了些。

今日她跟井子宴發脾氣了。

這廝自從有了本體,就喜歡隨時隨地的變。

他長長喜歡變出一條龍尾,卷著她睡。

兩三下,便把鹿白給惹惱了,連人帶被給扔了出去。

鹿白睡前說,想吃蜜。

井子宴跑遍了整個鎮子,才淘到一點,回來就看到這一幕。

鹿白嬌嫩可愛,脾氣好,不跟人計較。

可他不是泥捏的,相反,在鹿白看不見的地方,凶殘更甚。

多日的委屈終於找到了突破口,當即送人去了黃泉。

枕邊傳來鹿白均勻的呼吸聲。

聽鹿白嘟嘟囔囔的說夢話,井子宴心頭化了。

少頃,窗外傳來手下的稟報。

井子宴輕輕抽身,來到屋外。

重新掃平了魔界,百廢待興,事務繁忙。

井子宴甫一坐下,手下就嗅了嗅,「主子,您身上真香……」

可不嗎?

他跟鹿白待久了,都是胰子味和花香。

回想起這麼多年,井子宴心生感慨。

一開始他化不了人形,鹿白生病,他隻能乾著急。

偏生鹿白生氣了,他又哄不了,聽她蠢龍笨龍地叫了幾百年,這才化成人形。

第一天,就給鹿白欺負哭了。

手下還在喋喋不休地稟報魔界事務,井子宴手裡捏著魔君府的圖紙,心裡盤算著鹿白的喜好。

離開魔界幾百年,是時候給鹿白一個穩定的家了。

今日是回魔界的日子。

天矇矇亮,井子宴便把鹿白從床上拎起來。

鹿白睜開惺忪睡眼,茫然地端坐在原地,嘟嘟囔囔的不知在說什麼。

井子宴笑笑,用衣裳把她一裹,就離開了小鎮。

晨光熹微。

魔城佇立在群山之中,半城染了山色,半城隱入煙雨。

秋意漸涼,井子宴牽著鹿白走過長長的街道。

街上行人散漫,唱和聲不絕於耳。

當年他曆練歸來,途徑此地,買了支糖人兒討姑孃的歡心。

不料姑娘走了,糖人送去天界,不知她吃過冇有。

而那句藏於心底多年的「我心悅你」終是冇說出口。

這是井子宴多年的遺憾。

風漸漸吹來。

吹醒了困頓的姑娘。

她撓撓井子宴的手心,「喂,你在想什麼?」

井子宴低頭,突然鄭重其事道:「鹿白,我心悅你。」

歲月將男人的眼神打磨的更加內斂而深沉,他看著她的眼神滿是柔光。

那一瞬間,鹿白好像透過他,看到了數百年前,誌得意滿,意氣風發的井子宴。

那份獨屬於少年的,深埋心底多年的怦然和期許,穿過歲月,最終落進自己的耳朵裡。

鹿白墊腳,輕輕吻在井子宴的唇畔,輕輕拍著胸口說:「這句話,我藏在這裡啦……」

情人呢喃隨風飛往不知名的街頭巷陌。

天光投落大地,人間喧嚷。-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