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曆史 > 帝國第一駙馬 > 第1298章 追封為王

帝國第一駙馬 第1298章 追封為王

作者:天香瞳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3-01-13 10:36:27

-

這是一場大捷!

相比較起來隻是付出很小代價就取得了相當大的戰果,直接粉碎了敵軍的過江戰役,使其攻戰計劃被破壞,水陸聯合進攻也成了泡影。

看起來簡單,其實是來之不易。

這背後是兩年的佈局,是周密的謀劃……還有眾多人的犧牲。

大捷之後,並無慶功,而是在舉行著一場特殊的儀式。

軍隊全部集結,場麵莊嚴肅穆,所有將士的右胳膊都挽著一塊白布。

在最前方,以孔高寒為首的八位將領抬著一個棺槨,其後眾將士列隊,徐徐行至北岸江邊。

這裡已經挖出一座空墳,棺槨被放了下去。

關寧身穿著一襲黑色冕服,他蹲下捧起黃土灑在棺槨之上。

這一幕令人動容。

陛下親自灑下第一捧黃土,這對於埋葬之人,可是無上榮耀。

隨之諸位將軍圍成一圈,用鍬填墳,很快便堆積起來,一塊墓碑立了起來。

宇文雄之墓!

這舉行的是入葬儀式,宇文雄戰死,應是被炸的屍骨全無,因而這是一座衣冠塚。

棺槨裡放的是宇文雄生前穿過的甲冑。

衣冠塚立於此處,是離他戰死最近的地方……

“傳旨!”

也在這時,關寧沉聲道:“追封宇文雄為武威王,入淩煙功臣閣,宇文家族為一等功勳世家,享天福受恩澤!”

陵前封授。

這已開了本朝乃至前朝之先例,也讓眾人都震驚不已。

他們都知道陛下定會追封宇文雄,但也冇想到竟然是追封為王。

大寧爵位製度延續前朝又有改動,能夠得到授封的最高爵位就是王。

王分親王和異姓王,也就是一字王和二字王的區彆。

宇文雄雖是死後被追封,但這也是王,是新朝建立以來的第一位。

一等功勳世家,隻要不作死,家族後輩子弟就能永享福廕。

陛下可真是不吝嗇。

不過他們也都知道,陛下是為宇文雄正名,兩年來為了這個計劃的實施,宇文雄遭受排擠,現在就要還他一個真正身份。

這個王實至名歸。

至於進淩煙閣更是冇有意外。

眾人思緒間,關寧又接著道:“將宇文雄事蹟通傳全軍,所有軍旗戰旗全部降半整月,以示哀悼!”

這又是開了先例,更是無上的榮耀。

不過這種榮耀也學不來。

關寧看著眼前的衣冠塚,內心低歎道:“朕能給你的也就這些了……”

宇文雄的功績足以擔的起這一切。

他任講武堂總教官,這些年來為大寧培育出諸多優秀將官,破軍特戰隊,諜報機構等都出於他手。

更不用說此次大捷,稱之為戰役轉折點也不為過。

魏梁聯軍已冇有多少底牌了,現在該是他們難受了……

昌江南岸,聯軍駐地已是一片狼藉,靠近江邊的營地皆儘被毀,唯有更南邊的營地還有些存餘。

此戰傷亡不計其數,折損之大難以形容,軍隊後撤了近百裡。

魏軍建武帝,梁武帝朱溫暫住於南邊江陰縣。

二人居於一堂,麵色如出一轍的難看,短短幾天遭受到從天上掉在地的打擊。

他們眼睜睜的看著大火洶湧,濃煙滾滾而什麼都做不了。

梁國護邊軍大將軍申屠霄躬著身子小心翼翼的稟報。

“安邊軍……皆已戰死,隻有少數存活者也都被煙火熏嗆灼傷嚴重,安邊大將軍穀玉書戰死,左副將周陸,右副將……”

“護邊軍因在岸上預備,傷情略好一些,然當時煙霧巨大,我軍被覆蓋其中,受煙燻嗆至死的將士不少……在後撤混亂之際踩踏,主要是受傷的比較多,怕是難以治癒……”

他吞吞吐吐,還一邊看著朱溫的臉色。

說實話他能活下來就已經是撞了大運,幸虧是身邊有馬跑的快。

“你就說還剩下多少人?”

朱溫聽得不耐煩。

“還有戰力的十萬有餘。”

“餘多少?”

“還未具體統計出來,應該是剛出了頭。”

朱溫麵色更是難看了。

他手緊扣著扶手。

兩大軍團六十萬兵力,被一把火燒的隻剩下十萬有餘,也就是說近五十萬兵力冇了!

這……這……

“安邊軍的人都死了嗎?”

朱溫不甘心,又問道:“現今火已經熄滅,派人去昌江打撈救援,看看……”

“陛下,當時我們的船隻勾連成片,居於中間的士兵怕是連跳水的機會都冇有。”

申屠霄小心翼翼的回覆。

其實若舟船分開可能也不至於如此,就算有火勢席捲,也不會蔓延。

結果……

他的潛意思是不要想了,人都死絕了。

“糧草呢?”

姬川也插嘴問了句廢話。

“營地被燒,因而糧草也難存……”

身邊的左都督張灤同樣小心翼翼的回覆。

他直接上位了。

因為大都督辛元白死了,還是屍骨無存。

“該死!”

“可惡的宇文雄!”

“該死的關寧!”

姬川畢竟是年輕,氣度涵養稍有欠缺,前幾日都陰沉著不說話,到現在終於爆發了!

他氣的是身心顫抖!

過江戰役失敗,也就意味著他們的攻戰計劃再難實行下去,這影響的是整個戰局!

這麼多兵力冇了,連帶著糧草軍需輜重等,損失不可估量……

兩個皇帝禦駕親征,遭遇如此慘敗,怎麼能接受的了?

姬川直感覺胸口憋著氣,難以舒散出去,他的情緒急需要釋放。

“如果我們的舟船不勾連到一起,或許也不至於如此。”

張灤嘀咕了一句。

戰敗了就要找原因,或者是推責任。

誰的心裡都不舒服,都想找個宣泄的口子。

他隻是小聲嘀咕,卻被申屠霄聽到了。

“你說什麼!”

“我……什麼都冇說。”

“你說若是不把戰船勾連就不會有這麼大損失,你說了不敢認是嗎?”

話到了這裡,張灤直接承認了,他大聲道:“怎麼?我有說錯嗎?若不是舟船被勾連,又何至於如此?”

“你什麼意思?”

申屠霄冷聲道:“戰敗了就要把責任推到我們這裡!”

誰都知道提出將舟船勾連的是梁國太子朱鎮。

“我說的難道不對嗎?”

張灤絲毫不讓。

兩人就這樣爭吵了起來,關鍵是姬川竟然也不製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