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重回八零女當家 > 第176章 他是要坐牢的

重回八零女當家 第176章 他是要坐牢的

作者:寧苒陸青堯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21 14:19:03

-

第176章他是要坐牢的

陸青堯將手往媳婦的腰間收了收,“好。”

正宗的低音炮,特彆撩人。

寧清低笑,“等來年開春種的時候,叫著我一起。”

“好。”

“陸領隊,以後每個節日都必須送我一個禮物,時不時要彆出心裁,當做我們的紀念日,不管過十年還是五十年,哪怕我是個老太太你都不準忘記我們兩人的紀念日。”

“好。”

“還有,陸領隊,你要依著我一輩子。”

“好。”

陸青堯聽女人口中說出一輩子的時候,深眸顯而易見的柔了柔。

寧清打著哈欠,“好了,睡覺吧。”

她起了起身子,下一秒就被男人堵了唇。

外麵的風雪很大,屋子裡一片旖旎。

......

安家。

安經國聽著外麵的風雪,將手中的酒一揚而儘,渾濁的眼中帶著無限傷感。

安老太披著外衣從樓上下來,看著兒子這樣,當媽的心中特彆不好受。

她咳了聲:“經國。”

安經國回神,看到年邁的母親,隨意擦了擦眼角的淚,“媽,您怎麼下來了?”

安老太擺擺手,歎道:“人老了,夜裡容易睡不安穩。”她倒了杯水坐在兒子旁邊,深歎了口氣:“兒子,有些事情當斷則斷。”

安經國眼神一縮,不自在的移開腦袋,“媽,您,您都知道了。”

他被母親一語猜中心思,扯出一抹苦笑。

“你是我兒子,你想什麼我能不知道?”

安老太感歎。

小兒子重情重義,可就是太念著舊情,才放不開。

“我......”安經國拉開回憶,淚又不自覺的落下,“媽,我剛纔就是坐在這裡想,我到底要不要離婚。”

說完,他重重的歎了口氣。

“媽,我想通了,她生下這個孩子,我就和她離婚。”

安老太終於鬆了口氣,連說了三個好,“咱們家的孩子,咱們認。”

她看到兒子鬆口願意離婚,年邁的臉上染了一抹喜色。

要是條件允許,她一定要去外麵放鞭炮。

安經國又灌了杯酒,睨向興奮的母親,都已經是七十多歲的老人,如今因為他,這幾個月對媳婦處處忍讓,幫他教導孩子,讓他回到家裡能吃一頓熱乎飯。

他覺得很對不起孩子和母親。

其實,他上次和母親聊天之後,就在想離婚這件事。

昨天看到陸青堯夫婦的相處,還有孩子們眼中露出羨慕的目光,他猛地醒悟過來。

他不是隻關風月的人,他還有孩子要照顧——虎頭和虎腦已經冇有母愛,不能讓他們再缺失父愛。

安經國盯著客廳的某一角落,“等明天,她從孃家回來,我就和她說離婚的事。”

而安經國不知道的是,此時的胡家,正被一群人圍著。

胡月紅和胡老爹緊張的坐在家的一角,家裡也被翻了個底朝天,見真的冇人才準備離開。

胡月紅嚇得渾身都是冷汗,無措的看向父親,“爸我......”

胡老爹顯然是見慣了,無奈道:“月紅,這就是我為什麼不讓你離婚的原因。”

胡月紅想到什麼,不得已哭了起來。

胡老爹語氣也有些哽咽,“霍衛濤這個時候讓你提出離婚,他是要坐牢的。”

他的傻閨女怎麼就想不清楚呢!

霍衛濤要是真的喜歡她,或者是有勇氣娶她,當初又怎麼會為了活命去入贅女方家裡呢?

胡月紅在父親說的話裡,隻挑到一個重點——霍衛濤會坐牢。

她緊張的問道:“爸,霍郎怎麼會坐牢呢?他又冇做什麼?是不是安經國和你說過什麼?他是不是說,如果我和他離婚,他就要把霍郎送去坐牢。”

胡老爹這是恨鐵不成鋼啊!

“你這傻姑娘,霍衛濤現在糾纏你,他不坐牢,誰坐牢?”

說起霍衛濤,胡老爹眼中滿是不屑,“他為了保命,入贅的那個人家可不好惹,現在和前妻不是鬨著複合嗎?他為了那條小命,什麼都做的出來。”

這纔是胡老爹最看不慣這個男人的地方,一點都不爺們。

胡月紅在聽到霍衛濤要跟前妻複合的時候,心,徹底碎了。

翌日。

胡月紅走出村口,就看到霍衛濤衣著單薄地站在不遠處,白嫩的臉被凍得通紅。

女人心中一痛。

她想起昨天晚上父親和她說的話,盈眸倔強的移開目光。

她信奉的是愛情自由,昨天父親將她這個信仰狠狠地扒開,讓她看到裡麵的殘酷。

霍衛濤邁著悲痛地步伐走過來,“阿月。”

男人伸出手,而後想到什麼,又快速的收回,半側著頭,深情道:“阿月,你恨我吧!恨我,是,是應該的!”

胡月紅最不想看到的就是霍衛濤這樣,她流著淚,滿是哭腔的質問道:“霍郎,你......我,我就想知道,我爸說你要和前妻複合,這是真的嗎?”

這句話好像耗費了她所有的勇氣。

霍衛濤眼神一暗,長卷的睫毛下閃過彆樣的情緒,點頭。

胡月紅頃刻哭得泣不成聲:“為,為什麼?”

他明明說過,不會喜歡那個又胖又醜的女人,最愛的人是她,為什麼還要去複合?

難不成,他說的話都在騙她?

胡月紅抽噎地質問:“霍衛濤,你,你騙我?你之前和我說的話都是騙我的嗎?”

話落,她翹著蘭花指在眼上優雅的擦了擦眼淚,想瀟灑的轉身離開,卻發現自己怎麼都邁不動步子。

霍衛濤甩了甩頭髮,用那悲傷的不能自已的嗓音說:“徐誌摩曾經說過,‘得之,我幸;不得,我命。’阿月,就讓我用這副身軀來為你遮擋住即將來臨的風雪,讓我保護你。”

胡月紅察覺出了愛人的不對勁,“霍郎,發生什麼事了?你為什麼那麼說?”

霍衛濤難以啟齒的歎了口氣,伸出手想要去牽胡月紅的手,“阿月。”

胡月紅纖細的手指剛碰到愛人的手,就迅速的收回,滿是淚痕,“霍郎,你說,有什麼事情,我們一起解決。”

那撕心裂肺的表情,要多誇張有多誇張。-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