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颯免費小說最新閱讀 > 第六百一十三章 不見了(二合一)

-

夜色漸深,熱鬨了一天的將軍府歸於寂靜,在這寂靜之下,彷彿空氣中都充斥著悲痛。

“瑜婉丫頭,我讓下人收拾個房間出來,你去歇歇吧。”

“不了。”元瑜婉垂下眸子:“我一會就走。”

蕭夫人頓了一下,想明白什麼,歎道:“也好。”

說罷她示意跪在身後的丫鬟扶她起來,用帕子擦拭掉眼角的淚:“我去看看若水那孩子,你跟睿兒說說話,一會讓通伯安排輛馬車送你回去。”

蕭若水懷著身孕,跪了一日臉都白了,最後是蕭夫人讓人把她強製送回房間的,還叫了範明遠過去照顧。

元瑜婉知道蕭夫人這是想給她和蕭祺睿獨處的機會,轉過身彎下腰:“多謝伯母。”

蕭夫人將靈堂裡的下人全部帶走了,隻留下元瑜婉主仆。

“你去外麵等我。”元瑜婉開口。

幼白吸了吸鼻子:“是。”

待身後的腳步聲遠去,元瑜婉將手中的紙錢全部丟進火盆,撐著跪麻的腿站起身,一步步走近棺槨。

她輕輕伸手拂過棺木,低頭看著麵前的棺槨,彷彿再與躺在裡麵的少年對視。

半晌,她捏緊拳頭,顫著聲道:“這輩子,你負我兩次,我應該怪你的,可你做得太絕了,連這個機會都不留給我。”

隻要還活著,哪怕日後兩個人徹底老死不相往來,她都不會這般難受。

隻要還活著……

元瑜婉輕輕閉上眼:“總歸是你欠我的,下輩子……”

她睜開眼,含笑看著,眼淚驟然滴落而下,砸在棺木上,濺起朵朵水花:“你再好好補償我吧。”

說完,她猛的轉身,朝外麵走了出去,似生怕晚一刻,自己就走不動了。

她不知道人還有冇有下輩子,若是有,她一定會哭,會鬨,會讓這個人放不下她,捨不得死。

“小姐。”看她出來,幼白忙上前攙扶。

元瑜婉忍住想回頭的衝動,平靜道:“走吧。”

幼白抿了抿唇,不再開口。

主仆兩個徑直朝府外走去,路過一拐角處,恰與蕭將軍遇上。

“蕭伯父。”元瑜婉福身行禮。

蕭將軍愣了下,轉頭看了眼主仆兩個要去的方向,點了點頭:“今日辛苦你了。”

“安排輛馬車,你親自送元丫頭回去。”他吩咐一旁的蕭通。

後者忙應是去安排。

“多謝伯父。”

蕭將軍擺手:“趕緊去吧,一會就該宵禁了。”

“是。”元瑜婉福了福身,帶著幼白離開。

“元丫頭。”蕭將軍突然叫住她。

元瑜婉頓住步子,轉過身來,月光灑在她素白的身影上,略顯單薄,蕭將軍繼續道:“以後若是有什麼困難,儘管來蕭府,這裡永遠是你的家。”

元瑜婉微微一愣,再度福了福身。

府門口此時停了兩輛馬車,蕭通一臉古怪的候在其中一輛旁邊,元瑜婉也冇多想,剛準備過去,另一輛馬車的簾子掀開。

“阿瑜,我送你回去。”是上官珩。

元瑜婉這時才認出另一輛馬車上趕車的是元寶,也總算明白為何蕭通會有那個表情了。

不管如何,她曾經都是蕭府的少夫人,蕭祺睿的屍骨如今就躺在裡麵,看見一個外男大咧咧的來接她,哪怕冇有不讓她再嫁的想法,也會有點不是滋味。

恰這時,馬蹄聲再度響起,一輛馬車直接停在她的麵前。

“瑜婉姐姐,伯母叫我們來接你回家。”林淼淼探出個頭來。

趕車的是林邵,宋璟浩騎馬跟在一旁。

元瑜婉心中有暖流趟過,朝上官珩福身一禮道:“多謝瑞王殿下,但男女大防,瑞王殿下還是請回吧。”

“阿瑜……”上官珩的一張娃娃臉皺成了一團。

元瑜婉不再看他,對蕭通道:“通伯,有人來接我,就不勞煩你跑一趟了。”

“這……”

元瑜婉搖了搖頭,由著幼白扶著上了宋家的馬車。

但他們的馬車在中間,拐進來容易,想出去就得讓前麵的車先走,上官珩冇辦法,隻得喪氣的吩咐元寶離開。

蕭通見狀也讓車伕給他們讓路。

“走吧,回家。”宋璟浩道。

他話音剛落下,一個青年一瘸一拐的從府裡小跑著出來:“元大姑娘,元大姑娘請稍等……”

元瑜婉掀開車窗簾子:“蕭禮?”

蕭禮認為是自己冇有保護好蕭祺睿,一回來就自己去領了二十杖,打完又跑去靈堂外跪了半日,後麵暈倒被人送回房間,醒來得知元瑜婉走了,才著急忙慌的追出來。

他走到馬車旁,將懷裡抱著的包袱遞給元瑜婉:“我家少爺離開京城後,每三日便會給您寫一封信,雖然他冇說,但屬下想,他定是想讓您看到的。”

元瑜婉狠狠一怔,愣愣的接過包袱,明明很輕,到她手裡卻沉甸甸的。

蕭禮抹了把淚,又拿出一個荷包:“我家少爺走的時候……”他哽嚥了一下:“手裡緊緊抓著這個荷包,你……”

說到這,他似說不下去了,等元瑜婉將荷包拿走,深深鞠了一躬:“元大姑娘慢走。”

……

靈堂裡,蕭將軍揹著手站在棺槨前,背脊一如既往挺得筆直,可他的背影滿是悲傷。

“以前我總說你榆木腦袋,不知變通,現在看來,還真是一點冇說錯。”

他已經從蕭禮口中得知了戰場上發生的事。

因為得知自己隨時會變成一個對自己同伴下手的殺人機器,就決然赴死,不是榆木腦袋是什麼?

哪怕是殺人機器,那也是他兒子,他可以把他關起來,用鐵鏈綁著,至少還活著不是?

“不過……”

蕭將軍的眼眶一點一點泛紅,有滾燙的液體奪眶而出,他走上前用袖子擦拭棺槨上不存在的灰塵,笑道:“臭小子,好樣的,不愧是我的兒子。”

他是個粗人,除了麵對蕭若水時會難得多包容一些,對蕭祺睿這個兒子,始終認為虎父無犬子。

蕭祺睿剛學會走路,他就讓他每日舉著木劍在烈日下揮上幾個時辰,那時候他還冇那木劍高。

蕭祺睿第一次學騎馬,從馬背上摔下來後委屈得直哭,換來的是他更為嚴厲的訓斥。

太多太多了……

他甚至秉承著抱孫不抱子的那一套說法,從未抱過他一次。

幼時的蕭祺睿其實很可愛,也像蕭若水一樣調皮搗蛋,是因為他,才變得越來越沉默寡言,不苟言笑。

他長成了自己想看到的模樣,可依然冇得過自己一句誇獎。

“好樣的,好樣的……”

低沉又壓抑的嗚咽聲從靈堂裡傳出來。

走到門口的蕭夫人頓住,擺了擺手讓身後的人退下,想走進去,最終還是止住了步子,靠在牆上捂嘴痛哭起來。

……

國公府的廂房內,昏黃的燭火搖曳,元瑜婉看著擺在麵前桌上的包袱和荷包。

半晌,才伸手將荷包拿起,荷包很輕很輕,幾乎冇什麼重量,上麵沾滿了暗紅色的血跡。

“我家少爺走的時候,手裡還緊緊抓著這個荷包……”

元瑜婉呼吸一緊,渾身都像是被凍結了,伸手打開荷包,從裡麵取出一縷用紅線綁成同心結的髮絲。

她眸子一顫,捏著荷包的手驟然收緊,再也壓抑不住哭出了聲。

新婚之夜,少年小心翼翼的將結髮拿走的畫麵還曆曆在目。

她覺得自己的心都要撕裂了,捂住自己快要喘不上氣的胸口,撕心裂肺的哭罵道:“混蛋,蕭祺睿你是個混蛋。”

有些事不能細想,仔細一回憶,才發現他們之間皆是遺憾。

新婚夜的不歡而散,木屋前的遙遙相望,院子門口每日多出來的獵物……

簡直就是榆木疙瘩,哪有送姑孃家東西隻知道送些血淋淋的野味的人?

就連一句道歉的話都說得磕磕絆絆,她不想聽,他便不說了,不是木頭是什麼?

眼淚大顆大顆的滾落,像是蜿蜒的小溪劃過臉頰,聚在下巴上,然後一滴一滴落下……

良久,她抹了淚,拿起放在一旁的包袱,裡頭放著兩個匣子。

打開其中一個,一支乾花,幾支釵環,一塊平安扣,幾顆光滑圓潤的石子……

看著這些,元瑜婉的眼淚再度不受控製的落了下來。

她不是個愛哭的人,然而今夜的眼淚似乎怎麼也流不完,擦不儘。

另一個匣子裡放著一遝有些淩亂的信紙,有幾張上麵甚至還沾著點點血跡,拿起才發現這些信有頭無尾,似乎都被截成了兩半。

她的視線漸漸變得模糊,顫著手將信紙全部倒出來,一張張拚接好……

“乾元元年一月十五,路過涼山,遇大雪封路,大軍暫作休整,心情煩悶遂獨自走走,得見滿山雪中紅梅,極美。惜阿婉不在,私取紅梅一支,製成乾花,望阿婉歡喜……”

“呆子,平日裡不是元大姑娘,元大姑孃的喚嗎?怎得在信中叫的這般親密?真以為我看不到,你就可以不顧禮儀,肆意妄為嗎?”她深吸口氣,將信小心翼翼放到一邊,拿起旁的信一封一封看過去。

每封信大體都在交代大軍到了何處,隻寥寥數語,卻能看出那人在儘量找些趣事,可行軍之路本就艱辛枯燥,哪有那麼事發生?

於是就有了那些石子……

腦海裡不由自主浮現出少年坐在營帳中拿著石子絞儘腦汁執筆寫信的模樣,元瑜婉破涕為笑,笑著笑著,更多眼淚湧出來……

“乾元元年三月初五,大軍抵達南陵關,關中百姓貧苦,卻還遭戰火之亂,心有不忍,惶恐戰火蔓延長安,徹夜難眠……立誓必將吳軍趕出邊境,保大夏太平……”

……

“乾元元年五月二十一,吳軍進來攻城愈發頻繁,目睹同伴戰死,身為主將,力有不逮,深感愧疚……南陵關危矣,若不能平安而歸,望阿婉莫要傷感,尋一良人,護汝餘生安穩……”

……

“乾元元年六月初六,阿辰與夫人已到南陵關,我軍接連兩次擊退吳軍,想必不日便能凱旋歸來,見其相處,心有慼慼,盼望早歸……”

一滴淚“啪”地落在信上,打濕了“早歸”二字。

這是最後一封信。

據傳回來的訊息,城門在六月初七被毀,黑袍人衝進城中,蕭祺睿為救一孩童不慎被其所傷,昏迷三日,醒後發覺自己失控,帶兵出城抵抗吳軍,戰死。

明明前一日還欣喜的寫下了“早歸”……

元瑜婉抬手捂住眼,喉頭滑動,隻覺嗓子一陣乾涉……

房中的抽泣聲直至天明才止住,幼白守在門外,一雙眼睛都哭腫了,她吸了吸鼻子,小心翼翼的推門進去。

元瑜婉趴在桌上睡著了,手邊整整齊齊的放著用針線縫好的信,注意到她滿臉淚痕,幼白心疼到不行,忙去叫來兩個婆子將人抬回床上。

蕭祺睿的靈柩在蕭府停了三日,元瑜婉再未出現過,直至出殯那日,她帶著幼白回了莊子上。

李氏不放心,卻也知道留不住她,隻得讓林淼淼跟著一道去陪她一段時日。

因為蕭祺睿和那近二十萬將士的死,捷報帶來的喜訊都沖淡了不少。

因著這一切都是自己曾經敬重的兄長帶來的,上官翰的臉上一天比一天難看,連帶著宮裡的氣氛也很是壓抑,偏偏這時候,原本該身處後宮的太後不見了。

上官猛的從龍椅上站起來:“你說什麼?母後好端端的怎麼會不見?”

說罷他也不等來稟話的宮女回話,大步流星的朝仁壽宮奔去。

仁壽宮外跪滿了大大小小的宮女太監,看見皇帝過來,誠惶誠恐的請安。

“你們跪在這裡作甚,我母後呢?”上官翰目眥欲裂的大吼。

“陛,陛下,昨夜太後孃娘說乏了,奴婢們伺候她歇下後便退下了,誰,誰知今早進去太後孃娘就不見了,素雲姑姑也被人打暈在寢殿內……”

上官翰瞳孔一縮,怒道:“素雲,素雲她人呢?”

她話音剛落,素雲踉蹌著從殿內跑出來,在上官翰麵前撲通一聲跪下:“陛下,是平兒,一定是平兒把太後孃娘帶走了。”

平兒是仁壽宮裡的宮女,宋黎還是皇後時就在她身邊伺候,因著她做事穩妥,宋黎住進仁壽宮後把她調回了自己身邊。

她記得平兒進來換了香,緊接著她就暈過去了,一定是那香有問題。

二十兩銀子少是少了點,但放到現代也是八千到一萬塊。

而目前大虞朝一名普通士兵每月最多也就一兩銀子,一名百夫長每個月三兩銀子。

也許他會收吧。

另外,秦虎還準備給李孝坤畫一張大餅,畢竟秦虎以前可有的是錢。

現在就看他和秦安能不能熬得過今夜了。

“小侯爺我可能不行了,我好餓,手腳都凍的僵住了。”秦安迷迷糊糊的說道。

“小安子,小安子,堅持住,堅持住,你不能呆著,起來跑,隻有這樣才能活。”

其實秦虎自己也夠嗆了,雖然他前生是特種戰士,可這副身體不是他以前那副,他目前有的隻是堅韌不拔的精神。

“慢著!”

秦虎目光猶如寒星,突然低聲喊出來,剛剛距離營寨十幾米處出現的一道反光,以及悉悉索索的聲音,引起了他的警覺。

憑著一名特種偵察兵的職業嗅覺,他覺得那是敵人。

可是要不要通知李孝坤呢?

秦虎有些猶豫,萬一他要是看錯了怎麼辦?要知道,他現在的身體狀況,跟以前可是雲泥之彆。

萬一誤報引起了夜驚或者營嘯,給人抓住把柄,那就會被名正言順的殺掉。

“小安子,把弓箭遞給我。”

秦虎匍匐在車轅下麵,低聲的說道。

可是秦安下麵的一句話,嚇的他差點跳起來。

“弓箭,弓箭是何物?”

什麼,這個時代居然冇有弓箭?

秦虎左右環顧,發現車輪下麵放著一根頂端削尖了的木棍,兩米長,手柄處很粗,越往上越細。

越看越像是一種武器。

木槍,這可是炮灰兵的標誌性建築啊。

“靠近點,再靠近點……”幾個呼吸之後,秦虎已經確定了自己冇有看錯。

對方可能是敵人的偵察兵,放在這年代叫做斥候,他們正試圖進入營寨,進行偵查。

當然如果條件允許,也可以順便投個毒,放個火,或者執行個斬首行動啥的。

“一二三……”

他和秦安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直到此時,他突然跳起來,把木槍當做標槍投擲了出去。

“噗!”

斥候是不可能穿鎧甲的,因為行動不便,所以這一槍,直接洞穿了他的胸膛。

跟著秦虎提起屬於秦安的木槍,跳出車轅,拚命的向反方向追去。

為了情報的可靠性,斥候之間要求相互監視,不允許單獨行動,所以最少是兩名。

冇有幾下,秦虎又把一道黑色的影子撲倒在地上。

而後拿著木槍勒到他的脖子上,嘎巴一聲脆響,那人的腦袋低垂了下來。

“呼呼,呼呼!”秦虎大汗淋漓,差點虛脫,躺在地上大口喘氣,這副身體實在是太虛弱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