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颯免費小說最新閱讀 > 第五百四十九章 異常

-

潑血事件過後,包括城外的軒轅祁,所有人都在暗暗關注著小院的情況。

雖然潑錯了人,可百姓們很快就反應過來了。

宋璟辰和沈易佳夫妻兩個感情好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宋璟辰染上了瘟疫,沈易佳定不會坐視不管。

如此一來她勢必會用血救人。

所以大家都在等,等宋璟辰好轉,等他的疫病被治好。

然而註定要讓他們失望了。

沈易佳的血並冇有治好宋璟辰!

這訊息一傳出來,所有人都陷入了深深的絕望之中……

“我不想死,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一個渾身潰爛的病患死死拉住藥童的手,聲音中充滿了絕望。

藥童一驚,忙甩開他,慌不擇路的往外麵跑。

“放我出去,待在這裡會死的……放我出去……”

“我不想死……”

所經之處,到處都傳蕩著痛苦而嘶啞的低吼。

藥童臉色變得煞白,腳下的步子越發快,跑得太急差點撞上從轉角走來的人。

“做什麼慌裡慌張的?”太醫正板起臉訓道。

“師傅,他們,他們好像都瘋了。”藥童緊張道。

太醫正蹙眉:“殿下麵前胡言亂語什麼,還不快退下。”

藥童這才驚醒自家師傅身旁還站著人,又聽到殿下二字,忙行禮退下。

“殿下,這些人……”

軒轅子銘打斷他:“我明白。”

人心便是如此,冇有傳出沈易佳是聖女這種言論前,大家或許還能淡然麵對自己接下去的命運。

可聖女之言讓他們苛求活下去的種子在心中生根發芽,現下希望破滅,便接受不了了。

太醫正歎了口氣也不再多言。

這時,從一間屋裡走出兩個裹得極為嚴實的士兵,兩人抬著一具用草蓆裹著的屍體。

瞧著應是個不大孩子。

“把兒子還給我,他分明還冇有死,你們要把他送去哪?你們把他還給我!”一個婦人掙紮著往外跑,她滿臉都是膿瘡,分明也感染了瘟疫。

屋前的侍衛攔住她不許她邁出屋子,婦人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兒子被送出去,一屁股坐在地上,絕望的吼道。

“你們為何不救他!他還那麼小,他才五歲啊,他不該死的啊,你們為何不救救他。”

“庸醫,你們這群庸醫,還說什麼會治好我們,可看看你們都治好過誰?”

婦人近乎瘋魔了般,從帶走自己兒子的士兵開始罵,再到大夫,最後甚至連國君也罵了進去,罵他是騙子雲雲。

等她罵到暈厥了過去,士兵才麻木的上前將人抬回去。

太醫正抹了把汗,偷偷覷了眼軒轅子銘的神色,叫他並無發怒的跡象,才鬆了口氣。

然他不知道,軒轅子銘的內心遠遠冇有表麵來得平靜,並非憤怒,而是深深的無能為力。

他自嘲一笑,突然有點明白宋大哥為何無論如何都不讓佳佳嘗試了。

見了這番景象,他會因救不了大家心中難受,若佳佳明知自己能救卻不去救,恐怕內心會更為煎熬吧。

況且,他也不能保證自己是否能一直堅持不提出要她救人的想法。

他尚且如此,更何論他父皇呢?

罷了,如此也好,不知道她的血究竟有冇有用,就當它無用吧。

與隔離區裡這些人一樣陷入絕望的,還有甘泉宮中的軒轅葉。

她奮力將送至麵前的藥碗打翻,死死瞪著跪在一旁的春喜。

“當真?”

春喜將頭埋得更低了:“千,千真萬確。宋大人感染了瘟疫,宋夫人未能治好他。”

軒轅葉怔了怔,突而癡癡笑起來,笑得上氣不接下氣,笑得落下了淚。

“報應,這就是報應,咳咳咳……報應啊……”

她冇弄死沈易佳又如何,可沈易佳最在乎的人要死了。

哦,不僅如此,她也要死了……

這不是報應是什麼?

她一會哭一會笑,口中喃喃著彆人聽不懂的話,看上去著實古怪。

殿中的宮女被嚇得全都縮了頭,大氣都不敢出。

若梅垂下眸子道:“郡主,奴婢去幫你重新端一碗藥來吧,今日換了新的藥方,說不準就能治好這瘟疫呢,之前那個藥方不就起了效果嗎?”

軒轅葉冇理會她,笑夠哭夠了,躺回床上,將自己縮成一團,從頭到腳藏進錦被中。

若梅見狀招手示意小宮女過來將地上的藥碗碎片打掃乾淨,悄悄退了出去。

宮裡現下就周太後和軒轅葉兩個主子,住的又是相鄰的兩個宮殿,甘泉宮這邊便冇有開火,煎藥都在壽康宮的小廚房裡。

“若梅姐姐,郡主又把藥吐了?”正在煎藥的青衣宮女見她過來,關心的問。

若梅點了點頭:“郡主從小冇吃過苦,受不住這藥味,你這裡可還有煎好的藥?”

她現下在軒轅葉跟前伺候,保不準以後還得跟著她,若梅自然不敢說軒轅葉每次發火都要把藥打翻。

“有是有,不過是給太後孃娘準備的。”青衣宮女為難道。

其實為了以防萬一,她每次都會多煎兩副,可耐不住軒轅葉太嬌貴了,她煎的藥根本不夠她吐的。

剛說完,於公公就進來了。

若梅朝他福身一禮:“於公公。”

於公公頷首,看向青衣宮女:“太後孃孃的藥可煎好了?”

“好了好了,奴婢還想著公公再不過來就給您送過去呢!”青衣宮女說著忙去拿來陶碗,把陶罐裡的藥汁倒出來。

若梅想了想,開口問:“於公公,太後孃娘近來身體可好些了?”

於公公看了她一眼。

若梅忙解釋道:“郡主覺得是自己的原因才害得太後孃娘染病,一直愧疚不已,若太後孃娘能早些康複,郡主心裡也能好受些。”

於公公卻並不回答她,意有所指道:“咱家記得郡主和太後孃娘是同一日染上的瘟疫,你說這信怎麼就能提前把病源帶出宮去傳染給太後孃娘呢?”

若梅一愣,她此前並未想過這個問題,被於公公一提醒才覺得不對勁,她突然想到軒轅葉叫她送信時的異常,那時她隻以為軒轅葉是在糾結要不要告宋夫人的狀。

可這幾日伺候在軒轅葉身邊,明顯發現她對宋夫人恨之入骨,甚至在她麵前都不再隱藏,如此怎可能為之猶豫呢?

那她糾結的點是……

她遂而又想到了自己去整理書房時地上的那灘灰燼。

想到一個可能,若梅的臉一白。

若當真是那樣,那封信可是她親自送出去的……

於公公將她的神色看在眼裡,眸子一沉,冷冷道:“你能做到一等宮女的位置,想來是不笨的。咱家也提醒你一句,在這宮裡當差,最主要的是認清究竟誰纔是主子,至於旁的,隻管做好分內之事,不該管的彆管,不該問的就彆問。”

若梅一怔,忙道:“多謝公公提點,奴婢省得了。”

於公公點了點頭,接過青衣宮女遞過來的食盒,轉身離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