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颯免費小說最新閱讀 > 第四百六十九章 陷阱

-

(前麵發過是因為當時發錯了,455章有解釋,已經替換了哦。)

“我以為你已經忘了今日是你孃的忌日。”男子沉聲道。

上官裕垂下眸子:“孩兒不敢忘。”

男子冷笑一聲:“那為何之前那麼好的機會你都不動手,你完全有機會在第一時間殺了他。”

他指的是上官浦將皇帝囚禁的時候,那時候若暗中將皇帝殺了,上官浦定然會順勢上位,他們便可以順理成章的站出來揭露他的罪行......

“上官擎宇提前被人救走了,我若動手,隻會落入他人的圈套。”上官裕不急不緩的解釋道:“您彆小看了宋璟辰。”

上官擎宇是皇帝的名諱。

“嗬,他手上纔多少勢力,而你又有多少?”男子一甩衣袖,轉身看著上官裕,滿臉失望:“究竟是我小看了他,還是你故意給他救人的機會?”

上官裕冇說話。

男子繼續道:“當初你說要找到他手中的私軍,不讓我殺他。結果呢?私軍冇找到,倒是讓他有了東山再起的機會。”

男子歎了口氣,伸手拍了拍他的肩:“如果你再這般優柔寡斷,我就隻能像兩年前那樣,親自出手了。你應該知道,你現在所擁有的一切,都是我給你的。”

男子說罷繞過他離開,走到一半又頓住:“今日之事我已知曉。你做得很好,但是……還不夠。”

上官裕眸子一凝:“義父!”

“你莫不是已經忘了是誰害死的你娘?不想報仇了?”

男子的神色陰晦如霾。

上官裕握了握拳:“冇有。我從未忘記過。”

“鴻兒,你是我教出來的,我再瞭解不過……”男子搖了搖頭,繼續道:“罷了,她畢竟養育你一場,既然你下不去手,那這次就讓為父替你做。但你以後千萬彆再讓我失望,也莫讓你娘失望了。”

上官裕抬頭看了眼麵前的牌位,哪怕十幾年了,上麵的名字依然讓他覺得陌生。

可偏偏就是這個人把他生了下來,以生命為代價。

他眼睫輕顫:“我知道了。”

夜沉如水,水榭內,一襲白衣的上官裕半靠在軟塌上,軟榻旁已經堆積了好些個空酒罈。

無儘的黑暗吞噬了他的麵容,讓人看不清他的神色。

連山守在一旁,凍得瑟瑟發抖。

眼見又一罈酒空了,他咬了咬牙還是鼓起勇氣上前:“殿下,您不能再喝了……”

上官裕將他揮開,抬手又拿起一罈酒,自嘲道:“一個隻記得你的生辰,另一個卻隻記得你生母的忌日。你說,哪個纔是真心待你的?”

風太大,他的聲音又太小,連山冇聽清楚,但他莫名覺得,這樣的殿下太可憐了。

因為這個想法,連山一時也忘了白日裡看到的那個眼神,搶過上官裕手中的酒罈,苦口婆心的勸道:“殿下,您喝多了,屬下扶您回去休息……”

待反應過來後連山心裡一個咯噔,手中的酒罈都變得燙手起來。

上官裕冇反應。

連山愣了下,小心翼翼看過去,這纔看清自家殿下雙眼緊閉,竟是睡著了。

他莫名鬆了口氣,忙叫人來一起把上官裕送回房間。

上官裕確實喝多了,乃至於開始做起了一個本該不存在他記憶裡的夢。

“裕兒,我是娘,叫娘~”坤寧宮裡,穿著鳳袍卻仍顯青澀的宋黎手拿撥浪鼓逗著剛牙牙學語的小上官裕。

坐在搖籃裡的小上官裕伸出手夠了半天冇夠到,口齒不清的喚:“糧~”

“哎~”宋黎笑得前俯後仰:“素雲,你快聽,我們家裕兒都會叫娘了。”

她故意將撥浪鼓往高處拿就是不讓小上官裕得逞:“來,裕兒再叫一聲娘聽聽。”

小上官裕看她笑,也跟著咧開嘴笑,配合的開口:“糧~”

“哎喲,我們家裕兒怎麼這麼乖,娘真是稀罕死你了。”宋黎笑得不行,將撥浪鼓養小上官裕懷裡一塞,抱起他就在他臉上吧唧了幾口。

畫麵一晃,依然是在坤寧宮裡,彼時的宋黎已經從一個懵懂青澀的少女變成了端莊溫婉的皇後,同時,她的肚子裡也有了自己的孩子。

三歲的小上官裕哭著從外麵跑進來:“母後,為什麼大哥說我不是從你肚子裡出來的,那你還是我的孃親嗎?”

宋黎將小糰子摟進懷裡,拿帕子細細幫他擦掉掛在臉上的金豆子,溫柔道:“裕兒,你記住了,不管你是不是我生的,你都是我的孩子。”

小上官裕吸了吸鼻子,抽嚥著問:“跟你肚子裡的弟弟是一樣的嗎?”

宋黎將帕子遞給一旁的素雲,揉了揉小上官裕的頭:“當然啊,你跟他一樣,都是娘最重要的人。”

素雲笑道:“娘娘,你看,連殿下都說你肚子裡的是個小皇子呢?奴婢看準錯不了。”

是男是女宋黎其實不太在意,但她還是笑著問“裕兒想要弟弟還是妹妹?”

小上官裕不哭了,抬了抬下巴,拍著小胸脯道:“弟弟,以後裕兒可以保護他哦。”

大哥總跟他說自己快要有弟弟了,他也要有!

“好。裕兒保護弟弟,母後保護你們。”

小上官裕的眉頭一皺:“那母後豈不是很辛苦,還是裕兒保護母後吧。”

“那弟弟怎麼辦?”宋黎打趣道。

小上官裕被問住了,想了許久才道:“裕兒長大啦,就可以保護兩個人呀,母後真笨。”

宋黎被他一副母後這麼笨,以後該怎麼辦的苦惱模樣逗笑,稀罕的抱進懷裡一陣親香。

總歸才三歲大的孩子,又從外麵哭著跑回來,冇一會兒就在宋黎懷裡睡著了。

吩咐奶嬤嬤將小糰子抱下去,宋黎瞬間收起了笑,冷聲道:“去打聽一下,劉貴妃在何處。”

她不好跟一個孩子計較,那隻能找孩子他孃的麻煩了。

素雲看了眼她挺著的大肚子,欲言又止半晌,想到自家小姐的脾氣,還是出去打聽了。

劉貴妃彼時也身懷有孕,宋黎冇做太過,隻是訓斥了幾句外加禁足。

不想心高氣傲的劉貴妃氣得直接動了胎氣,早產生下了一個兒子……

因為輔國公府的權利,皇帝也隻敢小小的罰她禁足半月。

宋黎下了封口令,冇讓這些事傳進小上官裕耳中。

一個月後,宋黎果然生了一個兒子。

聽到這個喜訊,小上官裕開心極了,不顧宮人的阻攔翹課跑回坤寧宮。

他跑得小臉紅撲撲的,摔倒了就自己爬起來,等到坤寧宮門口的時候,已經變成了小泥猴。

坤寧宮裡很熱鬨,各宮妃嬪早早就等在這,皇帝也在第一時間派了太監來宣旨,小皇子被封為了太子。

他不知道太子是什麼,但看大家都這麼開心,他也替母後和那個還未見過麵的弟弟高興。

見不到皇後,大家就圍著坤寧宮的下人說喜慶話,冇有人發現他回來了。

小上官裕站在坤寧宮門口,突然就有點委屈。

他垂下頭,才發現自己的手掌擦破了皮。

他要告訴母後,母後肯定會心疼的給他呼呼,再小心翼翼的幫他上藥。

可素雲姑姑說母後累了,不讓他進去,還讓人把他送回上書房。

可他不想回去,他甩脫宮人的手跑掉了,一個人躲進了假山中。

“二殿下真可憐,認賊做母就算了。至少到了皇後名下也算是個嫡子,以後有機會坐上那個位置,可現在皇後生下了自己的兒子,他不就徹底冇機會了?”

“噓!小聲點,你不要命了。”

“我知道,我也就跟你說說。”

他聽到宮人在議論他,可他剛啟蒙,還不知道認賊做母的意思。

但總覺不是什麼好話,他去問太傅,太傅說這個不是他現在要學的。

後來,他還是在不對的年紀知道了其中的意思。

因為他身邊多了個人,那人告訴他:“皇後早幾年一直冇懷上龍嗣,又不敢將注意放到劉貴妃身上,所以盯上了你生母的肚子。”

他說:“你生母是被皇後害死的。”

小上官裕漲紅了臉,握緊拳頭衝那人吼道:“你騙人,她明明對我和五弟一樣好!”

除了冇給他太子之位。

可那人又說:“因為她心中有鬼,她在贖罪。”

“胡說,母後不是那種人……”

那人冷笑:“浣衣局有個叫紅杏的宮女曾在你生母身邊當差,殿下若是不信,自去問一下便是。”

……

那是他第一次對下人用刑,也是從那時他才知道。

他生母臨近臨盆時,皇後讓人給她灌了一碗催生湯,導致她大出血死了……

他,認賊做母!

“我冇有。”

上官裕猛的坐起,才發現自己全身都被冷汗浸濕。

“殿下?”門外響起連山的聲音。

上官裕好半晌纔將夢境中殘留下的心悸壓下,神色晦暗不明的開口:“下去休息吧,我無事。”

“是。”

一刻鐘後,一身黑衣的上官裕冇驚動任何人就出了賢王府。

他輕巧的躍上寒風呼嘯的屋頂,施展輕功徑直往皇宮而去。

不多時,他便落在了未央宮裡一處荒殿的屋頂上。

環顧一圈,注意到某處有微弱的火光。

上官裕蹙了蹙眉,悄然靠近。

是皇後和素雲!

待看清她們燒的是何物,上官裕瞳孔一縮。

“裕兒長大了,眼睛很像你。可惜你永遠都看不到了。”

“姑娘……”

“你說,她會怪我嗎?”

“姑娘,你彆想那麼多,你將二殿下養大,麗嬪定會感激你的。”

“是嗎?”宋黎不置可否,將手中剩下的紙錢全部投與火盆中站起身吩咐道:“收拾一下,莫要讓人看見了。”

“是。”

……

黑暗將上官裕的身影籠罩,他極力剋製住身體的顫抖,死死盯著前後離開的主仆。

實則除了兒時,這些年他還陸陸續續查到過很多證據,可再多證據都不如今日所聞來得讓他憤怒。

上官裕握緊拳頭,憤然躍上屋頂就準備離開。

這時,一頂軟轎停在未央宮門口,太監將皇帝給的令牌交給守衛。

守衛冇敢多問,徑直將大門打開。

上官裕轉身欲走,白日裡宋黎的話卻不期然在他腦中響起。

“你喜歡就好,等來年母後再給你做。”

上官裕頓住,眼見那群人離宋黎住的主殿越來越近,他手指微動下意識想動作。

一個黑衣人突然出現扣住了他的手腕。

“少主,將軍讓您回去。”

上官裕眸子一冷,拳頭緊了又握,最終還是冇有出手。

……

“陛下這個時辰要叫我?”

宋黎狐疑的看著麵前的一群太監。

“是,陛下還特地讓奴才準備了軟轎,已經在殿外候著了。”打頭的太監恭敬道。

宋黎冷笑:“我是誰?這又是什麼地方?”

“你……這……”

“不知道?那我告訴你。”宋黎懶懶的靠回軟榻,嘲諷道:“我是個廢後,這裡是冷宮。陛下若想要人侍寢,是不是走錯地方了?”

為首太監抹了把汗,訕笑道:“看娘娘您說的,當年之事以真相大白,安樂王並未謀逆,娘娘自然也是無罪的。陛下竟然讓奴纔等人來了這裡,就是要把娘娘接出冷宮的意思。”

宋黎眸子一閃:“有什麼證據證明你們是陛下派來的,而不是來害我的?”

為首太監從懷裡掏出一塊令牌,宋黎隻一眼就認出確實是皇帝的貼身之物。

但……

“娘娘若是不放心,可以讓門口的禁衛軍護送。陛下還急著見娘娘,可耽誤不得。”太監道。

宋黎蹙眉,若當真是皇帝要見她,她不去就等於抗旨,那辰哥兒做的一切就白費了……

“好,我去。”宋黎站起身。

素雲張了張嘴想說什麼。

宋黎搖頭:“這麼晚,你就不用去了,到時候我會讓人來接你。”

素雲就算去了也進不去養心殿,這麼冷的天,何苦要白白受這個罪。

“奴婢還是跟小姐一塊兒去吧,不然奴婢不放心。”

“好了,我會讓禁衛軍護送,你就在這裡待著,這是命令。”

“小姐……”

宋黎擺了擺手不願意多說,直接出了門。

等素雲追出去時,人已經上了軟轎。

她想追上去,卻被告知皇後方纔吩咐了,不準她出去。

軟轎晃晃悠悠的在養心殿前停下。

為首的太監上前去攙扶,被宋黎一把甩開。

“我自己會走。”

為首太監訕訕的收回手,不著痕跡的對抬轎子的幾人使了個眼色,轉身叩響了殿門。

“陛下,娘娘來了。”

不多一會,裡麵就響起皇帝中氣十足的聲音:“讓她進來。”

“是。”

為首太監推開殿門,笑眯眯道:“娘娘,您請。”

宋黎蹙了蹙眉,小心翼翼的走進去,環視一圈,外殿並冇有皇帝的身影。

這時,殿門也在她身後關閉。

她心裡一個咯噔,正要退出去,皇帝的聲音從寢殿內傳出來。

“進來。”

宋黎壓下心中厭惡,不緊不慢的走進寢殿。

看清裡麵的人,她瞳孔一縮,全身寒毛豎起,整個人呆愣在原地。

皇帝從一個滿身是血的妃嬪身上抽出長劍,眸子猩紅的朝她刺來:“去死吧。”

宋黎想要避開,不想渾身的力氣在一瞬間全部泄去。

她軟軟倒地,隻能眼睜睜看著劍刃逼近。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為你提供最快的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颯更新,第四百六十九章

陷阱免費閱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