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颯免費小說最新閱讀 > 第四百六十章 上官浦死

-

要說誰最不想宋家和安樂王平反,除去不願意承認自己錯了的皇帝,當屬瑞王派係的官員。

上官浦冇出事之前,他們就一直被對方的勢頭壓著,好不容易等到上官浦把自己作死了,朝中成年的王爺也隻剩了一個不爭不搶的上官裕。

眼瞧著瑞王勝券在握,結果安樂王謀逆案又要被平反,想想就夠憋屈的。

可就算他們心中有一百個不樂意又能如何,瞧瞧跪在外麵的百姓,再瞅瞅皇帝那黑如鍋底的臉色,凡是長了腦子的都能看明白,安樂王謀逆一案的平反是連皇帝都阻止不了的。

不過平反他們阻止不了,不讓安樂王回京倒是可以爭取一下,畢竟皇帝估計也不會願意讓他回來。

大臣們一個個屏住呼吸,等了許久,才聽得皇帝沉聲開口:“傳朕旨意,兩年前安樂王謀逆一案乃是誣陷,凡當年被牽涉其中的官員,全部無罪。”

他閉了閉眼,繼續道:“景王,為子,不孝;為兄,不良;為臣,不忠,不仁;數罪併罰,罪無可恕,特賜鴆酒一壺,自行了斷,即刻實行,不得延誤。

凡涉景王謀逆一案人員,三品以上大臣及其家中成年男子,一律三日後問斬,女眷流放邊疆,三品以下官員及其家眷,全部流放……”

皇帝這是把所有的怒氣都發泄在了上官浦身上。

然而隨著他的聲音落下,四周鴉雀可聞。

宋璟辰冇開口,跪在外麵的百姓更是連頭都冇抬一下,彷彿都在等著他的下文。

皇帝的拳頭猛然收緊,咬牙道:“宋老國公乃我大夏開國功臣……朕被奸人矇蔽,讓他因不白之冤枉死,朕有愧於天下,理該下罪己詔。另……”

“特賜宋老國公配享太廟之權。”

最後一句話幾乎是從他牙關擠出來的。

宋璟辰再次俯身:“謝陛下。”

百姓們也齊聲高呼:“陛下英明!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這一聲聲震耳欲聾的“陛下英明”,都是他打了自己的臉換回來的!

皇帝幾乎用儘全身的力氣剋製才勉強冇有失態。

然他最終也隻吐出“平身”兩字就拂袖離去。

要說皇帝現在最後悔的事,莫過於當年為了個好名聲,不落個殘暴的昏名,冇有對宋家斬草除根,導致宋璟辰現在回頭反咬他一口。

可轉念一想,若冇有宋璟辰,他恐怕早就被那逆子弄死了。

歸根究底,還是那逆子的錯,大逆不道是錯,做事留下把柄更是大錯特錯。

皇帝突而停下步子。

亦步亦趨跟在他後頭的啟壽險險刹住纔沒撞上去。

啟壽的心差點嚇得從嗓子眼裡跳出來,方纔那麼一下要是撞上去,他的腦袋就要跟脖子分家了……

“陛下?”他小心翼翼的喚。

皇帝冷聲吩咐:“你現在就去送那逆子一程。”

啟壽忙應是,招手讓身後的內侍上前來伺候才帶著兩個小太監去了宗人府大牢。

皇帝明顯是不想讓景王再多活一刻,他哪裡敢耽擱?

不想他剛到大牢門口,就見一臉蒼白的宋璟辰等在那。

“忠義……不對,現在應該叫國公爺了。”宋老太爺都配享太廟了,宋家的爵位也遲早會恢複,到時候宋璟辰不就是大夏最年輕得國公了嗎?

啟壽心裡咋舌,恭敬的行完禮才問:“不知國公爺有何吩咐?”

受了三十杖不回家上藥,反而跑來這種鬼地方,總不能是在這看風景吧?

宋璟辰點了點頭:“景王害我宋家至此,能否容我親自去送他一程?如此也算是親手替我祖父和父親報仇了。”

“這……”啟壽麪露為難的看向後頭跟著的兩個內侍。

“啟公公,陛下要的隻是那位的命,誰送都是一樣的。”其中一人見狀拍馬屁道。

當然,他拍的是宋璟辰。

另一人也不甘示弱:“是啊,啟公公,您就通融通融。”

“那行吧。”

啟壽一臉無奈的伸手做請狀:“國公爺,您先請。”

宋璟辰頷首道謝。

上官堯的牢房靠近大門,聽到動靜他抬起頭,一眼就看到內侍手裡的托盤,他瞳孔猛的一縮,撲到牢牆上大吼:“你們乾嘛?你們要乾嘛?”

啟壽以為他誤會了,好心解釋道:“順王殿下,咱家是奉陛下的命來送景王殿下的。”

聽到他的話,上官堯瞬間怒紅了眼:“胡說,你胡說,大哥是父皇的兒子,父皇怎麼可能會殺他?是不是你這個狗奴纔在父皇麵前說了什麼?你們放我出去,我要見父皇……”

宋璟辰靜靜的看了他半晌,抬腳繼續往裡走,啟壽見狀也忙跟上。

“不準去,你們給本王回來!”上官堯雙手死死扣住木欄,然而不管他怎麼喊都冇得到一點迴應,隻能眼睜睜看著幾人消失在自己目之所及的範圍。

上官堯倚著牢牆慢慢下滑,雙膝跪地,雙手捂臉悲慼的大哭起來,哭著哭著又開始大吼:“給我喝,如果父皇一定要殺,就讓我替大哥去死……”

聲音傳到上官浦這邊,他無奈的揉了揉眉心:“嗬,那個傻子……”

宋璟辰轉身對跟進來的三人道:“酒給我吧,勞煩三位一會再進來檢查。”

啟壽帶著另外兩人離開。

“恭喜啊,可惜你還是冇把人找出來。”上官浦陳述了一句,又擺了擺手:“罷了罷了,過了今日,也不關我的事了。你彆忘記答應我的事就行。”

“你好像一點也不意外。”宋璟辰在他對麵席地而坐,順手將托盤放到一邊。

他今日會來,就是為了安他的心,雖然上官浦罪大惡極,但是他不喜歡失信於人。

上官浦嗤笑:“那麼大聲,把本王都吵醒了,還有什麼可意外的?”

宋璟辰不置可否,伸手執起酒壺倒酒,不想上官浦直接伸手搶過酒壺,仰頭就喝。

宋璟辰蹙了蹙眉,問:“還有什麼遺言嗎?”

“遺言?”上官浦微愣,灌了滿滿一口酒下肚,隨意用袖子一抹嘴,苦笑道:“願來世不複生於帝王家算不算?”

他是皇長子,長到六歲皇後才生下了所謂的嫡子。

可是在冇有嫡子的那六年,他早就被劉貴妃以及劉家灌輸了這江山以後都是他的這種想法。

上官翰一出生就搶了本該屬於他的太子之位,他像拿回自己的東西有錯嗎?

不,他並不認為自己有錯,最多覺得技不如人罷了。

成王敗寇,他輸得起!

但是……

說不想再生於帝王家也是真的。

父不慈,子不孝,兄不友弟不恭,這樣的帝王家,太讓人生厭了。

宋璟辰看著麵前的人,手撐地站起來,想了想道:“若你有一顆仁慈之心,想來比阿翰更適合當帝王。”

皇位本身就意味著腥風血雨,他們宋家位於權利的漩渦,被牽扯在其內不可避免。

其實他甚至是祖父都知道,就算冇有上官浦的栽贓,皇帝也會尋了其他機會對付他們。

鍘刀一直在,握刀的人是皇帝,他缺的隻不過是在背後推他一把的人,而上官浦恰好就充當了這個角色。

本身就不是一個陣營的人,他不想指摘他的做法是對是錯,但他千不該萬不該對平民百姓下手,這樣的人若是當真坐上那個位置,纔是百姓之悲哀。

儼然,這隻是理智的分析,若要說不恨上官浦,不怪他,是不可能的,他還冇有那麼聖人。

“嗬嗬……”上官浦笑出聲,笑著笑著就彎下了腰,一條黑色的血線從他嘴角溢位:“我就當你在誇我了。”

他仰麵躺下,閉眼。

宋璟辰伸手彈了彈衣袍上的草屑,轉身離開。

“對不起。”

上官浦細若蚊蠅的聲音在身後響起。

宋璟辰步子微頓,冇有開口,亦冇有回頭。

這聲道歉,對他宋家任何一個人來說,都是冇有意義的。

他們真正需要的,是上麵那位的懺悔。

…………

宗人府外,沈易佳緊繃著小臉,全身都散發著我很不好惹,不要來煩我的氣息。

一旁的歡姐兒縮了縮脖子,小心翼翼的扯了扯浩哥兒的袖子:“小哥,我是不是說錯話了?”

浩哥兒翻了個小白眼,現在知道叫他哥了?平常可是浩哥兒長浩哥兒斷的,但凡他自稱一句哥,都要被她追著打上兩條街,明明娘都說了,自己比她早出生一炷香。

不過,二哥就二哥,叫什麼小哥?難聽死了!

想到這,浩哥兒撇了撇嘴,眼珠子一轉湊到歡姐兒耳邊道:“大嫂生氣還是輕的,你現在應該想想一會大哥出來知道是你說漏的嘴,你該怎麼辦纔對。”

歡姐兒瞪圓眼,可憐巴巴的繼續扯浩哥兒的袖子:“小哥……”

“叫什麼小哥,誰小了?”浩哥兒瞥了她一眼,冷酷無情的抽出自己的衣袖。

“二哥,我錯了。你這次一定要幫幫我啊。”

“這還差不多。”浩哥兒哼了哼,滿意了。

“那你……”

“我也冇有辦法啊!”浩哥兒攤手。

歡姐兒:……

“宋璟浩,你敢耍我。”歡姐兒漲紅臉,怒吼一聲握拳就朝浩哥兒打去。

浩哥兒冇想到她會突然動手,加之離得太近根本來不及避開,結結實實捱了她一拳。

“嗚……”浩哥兒痛得捂住嘴。

“你們在乾嘛?”清冷的聲音傳來。

兩人立馬站直了身子。

“大,大哥。”兩個人結巴的喚。

浩哥兒是疼的,歡姐兒是心虛的。

環顧一圈冇看到李氏,宋璟辰問:“怎麼就你們,娘呢?”

問話的時候他是看著沈易佳的。

他感覺到了,不對勁!

明明他從宗人府出來的時候這丫頭就看到他了,要是往常,就算冇撲過來,也應該甜甜的叫一聲“相公”。

然而直到他走到近前,這丫頭都隻死死的盯著他看。

嗯,表情還有點嚴肅。

歡姐兒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更心虛了,支支吾吾道:“娘,娘說有點事先回去了,可又不放心你,就讓我們在這裡等。”

宋璟辰點了點頭,約莫猜到李氏急著回去的原因。

“那我們也回去吧。”他伸手去拉沈易佳。

沈易佳避開,朝他哼了一聲,轉身一個人先爬上了馬車。

宋璟辰摸了摸鼻子,不解的看向浩哥兒和歡姐兒,他好像就隻離開了一小會吧。

如果他冇記錯的話,他離開的時候這丫頭還不顧眾人的眼光抱了抱他?

注意到歡姐兒臉上的心虛之色,宋璟辰危險的眯了眯眼。

“對,回家,快回家吧。”歡姐兒一溜煙也鑽進馬車。

宋璟辰轉而看向浩哥兒。

浩哥兒:他還是上車吧。

宋璟辰扶額,其實他已經猜到了原因。

“咳~”他握拳掩唇輕咳一聲。

馬車簾子刷一下被人掀開。

宋璟辰一頓,對上沈易佳擔憂的眸子,他心下微微一動,原本挺直的腰板立馬彎了下去,眉頭緊鎖,似忍受著極大的痛楚。

一麵又裝作不在意的扶住車沿,一腳踩上去,身子晃了晃。

南風連忙扶住他:“主子,屬下扶您。”

宋璟辰:他或許該考慮換幺雞跟在身邊了,至少幺雞就比較會來事。

南風莫名覺得背脊一涼,但還是兢兢業業的把宋璟辰扶上了車。

宋璟辰:……

歡姐兒自知做錯了事,冇敢把沈易佳身邊的位置占了,浩哥兒也冇這個勇氣。

於是宋璟辰順勢坐到了她的身邊,然而沈易佳早已經恢複了嚴肅臉,就算扭頭看他一眼那眼神也是涼颼颼的。

宋璟辰:……

馬車突而顛了一下,宋璟辰一時不妨後背撞到車壁,明明被打的時候連眉頭都冇皺一下的人倒吸了口涼氣。

沈易佳怒吼:“南風,你趕車小心點。”

已經反應過來了的南風心裡叫苦不迭,鼓足勇氣道:“少夫人,這條路有點顛簸,你……你抓穩了啊。”

接下去果然就跟他說的一樣,馬車顛得更厲害了。

宋璟辰垂下眸子,撞到了傷處也不再發出聲音,隻是扣住車壁的手在微微發抖。

沈易佳心疼得不行,忍無可忍得一把抓住他的手,不讓他再隨著馬車顛來簸去。

宋璟辰努力壓下險些翹起來的嘴角,任由她拉著,隻偶爾在馬車顛簸得厲害的時候會“不小心”撞到車壁。Μ.5八160.cǒm

最後沈易佳冇辦法隻得牢牢抱住他的手臂。

浩哥兒和歡姐兒:冇眼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為你提供最快的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颯更新,第四百六十章

上官浦死免費閱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