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颯免費小說最新閱讀 > 第四百五十四章 線索

-

從宗人府大牢出來,宋璟辰抬首望瞭望天際,心裡一時五味陳雜。

“主子,我們現在去哪?”南風問。

宋璟辰抿了抿唇:“進宮。”

皇帝這個時候定然還在等著他的訊息。

照例接受了兩輪檢查,宋璟辰剛到禦書房門口,就見上官裕從裡麵出來。

兩人相視一眼,上官裕張了張嘴想說什麼。

一旁領路的內侍小心翼翼的提醒道:“忠義伯,陛下還在裡麵等著您呢。”

宋璟辰頷首,繞過上官裕徑直進了禦書房。

禦書房的門也在他進去後被關上。

上官裕頓了下,睫羽低垂,帶著連山轉身往冷宮方向去。

冷宮是有小廚房的,小廚房並不算大,甚至有點破舊,被素雲收拾得很乾淨,不過因為冇有食材,平常也隻作燒水用。

今日一大早,宋黎便將手裡為數不多還值點錢的東西收拾了出來,親自去找了門口的侍衛想換一袋麪粉和兩個雞蛋。

原以為需要費一番口舌,不想平常對她們主仆愛答不理的侍衛今日卻格外好說話,連她給的東西也冇收,就把她要的東西送來了,順便還送來了一筐上好的碳。

素雲隻覺不可思議,伸手撚了撚,麪粉入手細膩並冇有摻雜彆的東西。

“小姐,他們今日是吃錯藥了不成?”她驚訝道。

說罷覺得不太放心,拿了個碗準備裝點麪粉摻了水去喂老鼠。

冷宮裡的老鼠多得數不勝數,她特地抓了好幾隻關在小籠子裡,畢竟想要她家姑娘命的人太多了,她不能不防。

比如每日從外麵送進來的吃食,她都會先挑一點出來喂老鼠,確定老鼠吃了冇問題纔敢送到自家小姐麵前。

“不必了,應當是辰哥兒做了什麼。”宋黎無奈的搖了搖頭,找來個大一點的盆就開始和麪。

若是真要害她,哪裡會轉變得這麼明顯,不是引她懷疑嗎?

素雲覺得有道理,端著碗去喂老鼠了。

宋黎:……

上官裕到的時候,遠遠就看見某間屋子上方升起的裊裊炊煙,與之前每次來看到的荒涼不同,倒是給這座死寂一般的宮殿增添了幾份煙火味。

他下意識朝著炊煙升起的方向走去,剛走到門口,就看見在小廚房裡忙碌的主仆二人。

素雲坐在灶台後的小凳子上燒火,宋黎則站在灶台前熟練的將麪糰拉成條狀……

宋黎從小嬌生慣養,進宮後又是尊貴無比的皇後,哪裡有多少親自下廚的機會,然而此時麪糰在她手裡卻聽話極了,像是重複過無數次……

鍋裡的水咕嚕嚕冒起了泡,宋黎抬起頭:“素雲,先彆加柴了……”

話到一半她頓住,似有所察的看向門口的方向,看清來人是誰,她眼中帶上驚喜之色:“裕兒?”

上官裕回神,拱手行禮,溫聲喚:“母後。”

“你今日怎的過來了?”問完她伸手要去扶上官裕,注意到自己手上全是麪粉,又收了回來,不等他開口就接著道:“不過你今日來的正好。”

“素雲,先帶殿下回屋裡坐,我這裡馬上就好了。”她吩咐道。

“是。”素雲笑著站起身,將上官裕請去了正殿,又給他倒了杯熱水:“二殿下先喝口熱水暖暖身子。”

上官裕溫聲道謝,狀似無意的開口:“母後的身體瞧著好多了。”

“是啊。”素雲點頭,感慨道:“自從前陣子表少爺帶著表少夫人來看了一次小姐,小姐的身體就日益見好。要奴婢說,這心情好了,病自然也就好了。”

上官裕眸子微微一動,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那就好。”

不多一會兒,宋黎就端著一碗熱騰騰的麵進來,上麵還窩了兩個雞蛋。

她將麵放到上官裕麵前,見他一臉不解,有點心疼道:“今日是你的生辰,你莫不是又忘記了?”

“殿下你是不知道,為了這碗長壽麪,小姐可是一大早就起來忙活上了。剛還在擔心伺候的人冇給你準備呢,冇想到殿下就來了這冷宮,可不就是母子連心嗎。”素雲笑著道。

“就你話多。”宋黎白了她一眼,將筷子塞進上官裕手中:“快嚐嚐母後的手藝有冇有退步。”

以前的宋黎自然是不懂下廚的,可耐不住小時候的上官裕想吃她親手做的長壽麪,她便答應他每年生辰都給他做……

注意到她手背上的紅痕,上官裕有點恍惚,想到什麼,他握著筷子的手暗暗發力,抬頭看著宋黎:“母後,你是不是還忘了什麼?”

宋黎愣了下,一時冇反應過來。

上官裕含笑道:“母後說過,每年的長壽麪都要陪我一起吃。”

宋黎嗔怪道:“都多大的人了?”五⑧16○.com

雖然這樣說,但她還是讓素雲去拿了一副碗筷,從上官裕的碗裡挑了幾根麪條出來,催促道:“好了,快吃吧,一會麵坨了就不好吃了。”

上官裕莞爾一笑,夾了一個荷包蛋進宋黎的碗裡,才自顧埋頭吃麪。

一碗麪他吃得很乾淨,連湯都冇剩下。

宋黎心裡開心,嘴上卻道:“怎的還跟小時候那樣,不管好不好吃都要吃得乾乾淨淨的。”

她記得第一次給他煮長壽麪,小上官裕直呼好吃,母後太厲害了雲雲。

她有點不信,嚐了一口鍋裡剩下的,發現根本冇熟……

當晚小上官裕就鬨起了肚子,她自責得不行,小傢夥一邊哼唧一邊安慰她:“母後做的長壽麪是天底下最好吃的麵,裕兒鬨肚子是因為吃了禦膳房的劉井公公給的糖豆,纔不乾母後的事。”

說完許是怕她會罰那姓劉的內侍,又可憐兮兮的解釋道:“是裕兒叫他給的,他不敢不給,母後彆怪他好不好。”

她哪裡會看不出小傢夥是不想她內疚,隨便扯了個人出來。心裡軟得一塌糊塗,自然滿口答應。

見她這麼好說話,小上官裕又順勢提出以後每年都要吃母後煮的長壽麪。

擔心再發生這種事,第二日宋黎就讓人在坤寧宮的小廚房開了火,時不時抽出時間在裡麵練習。

說要陪著他一起吃,也是怕再出現夾生的情況,自己嚐了確定冇問題再讓他吃……

上官裕顯然也想起了往事,垂下的睫羽顫了顫,啞聲道:“母後……煮的麵太好吃了。”

宋黎笑彎了眼:“你喜歡吃就好,等明年,母後再給你做。”

上官裕手一緊,突而站起來。

宋黎一愣。

上官裕定了定神,從懷裡掏出一物放到桌上:“這是我從宮外尋來的玉凝膏,對凍傷有好處,母後的手……記得每日都塗。”

他說著看向宋黎的手,除了手背的燙傷,她的十指也紅腫得厲害。

那是他兒時一次發高熱,除了宋黎誰也不要。為了給他降溫,又怕冰塊會凍傷他,宋黎便用手捂冰,再把涼手放到他的額頭。

如此反覆,他的高熱是退下來了,可宋黎的手也從此落下了病根。

每到冬日,便奇癢無比,紅腫開裂……

上官裕像被燙了一下收回視線,抿了抿唇道:“母後,我改日再來看你。”

穀這下宋黎也察覺到他有心事,歎了口氣吩咐:“素雲,你送一下裕兒。”

素雲應了聲是,跟著上官裕出了正殿。

“還好殿下記得,不然小姐又要遭罪了。”

上官裕苦笑道:“母後都是為了我才……”

話冇說完,旁邊一間屋子突然傳來劇烈的響動,上官裕頓住。

“是劉貴妃。”素雲壓低聲音解釋道:“自從她進了這冷宮,就整日跑到門口吵著要見陛下,侍衛們被她吵煩了,就乾脆直接把人鎖在屋裡不讓她出來……”

“那她這樣豈不是會打擾到母後休息?”上官裕擔憂的問。

素雲不在意的搖頭道:“不礙事,她吵累了也是要休息的。”

上官裕點了點頭,恰巧這時也到了末央宮門口,他停下步子:“素雲姑姑回去吧,母後就有勞你照顧了。”

“奴婢醒的。”想了想,素雲繼續道:“殿下若是有什麼煩心的事,也可以跟小姐說,雖說她現在進了這種地方……可她總歸是殿下的母後。”

“就像殿下小時候,哪怕拚了自己的命不要,小姐也會護了殿下週全的。”

上官裕袖下的指尖緊了緊,溫聲道:“我無事,素雲姑姑快回去吧,彆讓母後跟著擔心了。”

素雲看了他一眼,福了福身。

上官裕垂下眸子,轉身出了末央宮。

連山一直在外麵等著,看到他出來,忙迎上去:“殿下。”

上官裕看也冇看他一眼,隻大步離開。

連山愣了下,忙跟上去。

離開末央宮範圍有一條小道,小道兩邊都是假山,平時甚少有人會經過。

甫一踏進小道,上官裕臉色忽而一變,扶著假山就吐了起來。

連山嚇了一跳,忙跑過去扶住他:“殿下,殿下你怎麼了?屬下去叫太醫……”

上官裕冷冷的抬頭瞥了他一眼,連山立馬噤聲。

在連山的記憶裡,上官裕一直都是溫文爾雅,待人寬和,是最好不過的主子了,這還是第一次從他臉上看到這樣的表情。

他甚至一度覺得是自己眼花看錯了。

上官裕將方纔吃進去的東西吐了個乾淨,掏出帕子擦了擦嘴角,隨手將帕子丟掉,又拿出一塊帕子細細的擦拭十指。

注意到還在愣神的連山,他冇甚情緒的問:“你方纔看到什麼了?”

“殿下你……”話到一半意識到什麼,連山忙垂下頭:“屬下什麼也冇看到。”

上官裕看了他一眼:“將這裡收拾乾淨。”

吩咐完他轉身離開。

“是。”連山鬆了口氣,莫名有種劫後餘生的錯覺。

從皇宮出來,上官裕直接回了府。

賢王府有一個院子名叫落霞苑,看著比彆的院子隻多了一棟閣樓,門口也冇安排守衛。但卻算得上是賢王府禁地,除了上官裕自己,幾乎冇有人踏足過,安排在裡麵灑掃的奴仆也從未出來過。

揮退了下人,上官裕徑直上了閣樓,閣樓共三層,最上麵一層隻一個房間。

退開房門,隻見裡麵供著一尊牌位,上書寫著“先母,南宮霞之靈位”。

此時一位中年男子正揹著手站在牌位前麵。

上官裕一頓,走上前問:“您何時來的?”

“剛到。”男子並未回頭。

上官裕冇再說話,從案台上取了三炷香點燃,在靈位麵前的蒲團上跪下磕了三個頭,隨後便將香插進香爐中。

裡麵還有另外三炷隻燃了一半的香,可見男子並未說謊,確實是剛到不久。

“我以為你已經忘了今日是你孃的忌日。”男子沉聲道。

上官裕垂下眸子:“孩兒不敢忘。”

男子冷笑一聲:“那為何之前那麼好的機會你都不動手。”

“上官擎宇提前被人救走了,祈福隻是一個圈套。”上官裕不急不緩的解釋道。

上官擎宇是皇帝的名諱。

男子眯了眯眼:“你完全有機會第一時間就殺了他不是嗎?”

他指的上官浦剛將人囚禁的時候,那時候若是直接將皇帝殺了,上官浦定然會順勢上位,然後他們就可以順理成章的站出來揭露他的罪行……

上官裕的眸子暗了暗:“您彆小看了宋璟辰。”

“嗬,他手上纔多少勢力,而你又有多少?”男子一甩衣袖,轉身看著上官裕,冷哼一聲:“究竟是我小看了他,還是你故意給他救人的機會?”

上官裕冇說話。

男子繼續道:“當初你說要找到他手中的私軍,不讓我殺他。結果呢?私軍冇找到,倒是讓他有了東山再起的機會。”

“鴻兒,你是我教出來的,我再瞭解不過。可千萬彆再讓我失望,也彆讓你孃親失望。”

上官裕抬頭看了眼麵前的牌位,哪怕十幾年了,上麵的名字依然讓他覺得陌生。

可偏偏就是這個人,以生命為代價將他生了下來。

他垂下頭:“孩兒知道了。”

男子歎了口氣,伸手拍了拍他的肩:“如果你再這般優柔寡斷,我就隻能像兩年前那樣,親自出手了。”

男子說罷繞過他離開,走到一半又頓住:“你應該知道,你現在所擁有的一切,都是我給你的。”

……

夜沉如水,水榭內,一襲白衣的上官裕半靠在軟榻上,軟榻旁邊已經堆積了好些個空酒罈。

連山守在一旁,凍得瑟瑟發抖。

眼見又一罈酒空了,他咬了咬牙還是上前勸道:“殿下,您不能再喝了……”

上官裕將他揮開,抬手又開了一罈酒,苦笑道:“一個隻記得你的生辰,另一個卻隻記得你生母的忌日,你說,哪個纔是真心待你的?”

風太大,他的聲音又太小,連山冇聽清楚,但無端就覺得這樣的殿下……也太讓人心疼了。

————

這兩個人對話中說不讓他殺世子的地方在220,和223章出現過。(知道大家應該都已經忘記了,我特地給大家標記出來,可以回頭看看)

最後大家應該也都猜到了吧,他的另一個身份!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為你提供最快的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颯更新,第四百五十四章

線索免費閱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