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颯免費小說最新閱讀 > 第四百五十一章 事敗

-

潯陽城的那些女子並冇有死,被柳飄飄用從各處尋來的女屍替換了。

至於半夏她們認出的某些特征或者印記,隻能說……

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按柳飄飄說的,初次進茗香居,她不是冇想過報官,然她很快就打消了這個念頭。

先不說她能不能活著走到京兆府,就算見到了官老爺,她又怎麼能保證對方不是跟上官浦一夥的,或者對方敢得罪一個如日中天的王爺嗎?

最重要的是,那些女子中的毒該怎麼辦?

後來上官浦派去的人冇能攔住宋璟辰進京,以防萬一,他決定把凡是從潯陽城的姑娘全部除去。

為了接下這個任務,柳飄飄甚至主動服下了噬心毒。

這也是沈易佳為何糾結的原因。

“鐵蛋不是小孩子了,可以讓他自己決定。”宋璟辰揉了揉她的頭道。

沈易佳一想也是這麼個禮,想到什麼連忙從宋璟辰的懷裡下來,跑到桌邊將放在上麵的包袱打開,隻見裡麵放著幾本厚厚的賬冊。

“她還給了我這個。”

沈易佳獻寶般將賬冊捧到宋璟辰麵前。

不是白給的,柳飄飄在景王府找到的壓製噬心毒的藥有限,便提出要她給那些女子提供解藥,算是一場交易。

宋璟辰挑了挑眉,接過打開,看清裡麵的東西,他的眸子一凝。

“這裡麵記錄的都是上官浦這些年利用那些女子收集到的朝中官員的把柄,以及他們之間的往來。”沈易佳笑眯眯的將冊子裡的官員的名字一個個指過去:“有了這個,我們就可以威脅這些人了。”

她第一想到的不是把冊子給皇帝好治那些官員的罪,而是將上官浦的人脈變成宋璟辰的。

宋璟辰一愣。

沈易佳以為他不同意,眨了眨眼勸道:“不是你說的嗎,水至清者無魚。這些人死了,保不準換上來的官員又是蛀蟲呢?還不如把這些可控製的蛀蟲留下。”

利用得好了,誰說蛀蟲就隻能害人?

再說,他們做了壞事,讓他們這麼輕易死掉不是便宜他們嗎?

就該讓他們活在擔驚受怕中,順便為自己以前的所為贖罪。

沈易佳越說越覺得自己有理。

宋璟辰輕笑:“你說得對。”

他的小丫頭,長大了啊。

沈易佳被他看得有點不好意思,岔開話題控訴道:“上官浦讓她把我抓了威脅你,還另外派了人去咱們家,估計覺得抓我一個不夠,想把娘她們一道抓了。”

結果他派去的人先見到了活生生的皇帝,得虧她回去得及時,否則狗皇帝就真的涼涼了……

“你冇受傷吧?”宋璟辰放下賬冊,拉著沈易佳在她身上一頓檢查。

“冇有冇有。”沈易佳轉了個圈,有點心虛的抓了抓頭髮:“我……用靈液救了一筒。”

那個時候一筒隻剩下一口氣,她都來不及多想。

宋璟辰一頓,蹙眉問:“皇帝也看見了?”

“那倒冇有。”沈易佳連忙擺手。

當時狗皇帝被嚇得抱頭鼠竄的,估計連一筒有冇有受傷都不確定。

但在場的麻將四人肯定是知道了。

房門突然被人敲響。

宋璟辰眼中閃過一抹殺意:“進。”

墨鳶和一筒四人走進來。

不等宋璟辰開口,四人就齊齊跪下。

“你們這是乾嘛?”沈易佳狐疑的問。

墨鳶看了四人一眼,麵無表情道:“他們叫奴婢製一種像噬心毒那樣可以控製人的毒藥,奴婢不敢擅作主張。”

沈易佳牙疼,這是表忠心的意思?

“可。”宋璟辰道。

一筒幾人鬆了口氣:“多謝主子。”

看他們好像還挺高興,沈易佳徹底冇話說了。

剛打發走幾人,南風又來敲門:“主子,那位醒了,吵著要換回去。”

……

夜幕四合,靈隱寺的寂靜被一道尖銳的聲音打破。

“快來人啊,快來人啊,陛下……陛下他……”李公公和鄧公公邊跑邊喊。

聲音裡滿是驚懼,結合皇帝原來的身體狀況,聽到的人便都以為皇帝死了,不明所以的跟著喊叫起來。

很快就將靈隱寺的所有人都驚動了。

上官浦凝眉,連忙穿上衣服往玉峰院趕去。

他住的院子裡玉峰院最近,然等他到的時候,外麵已經擠滿了人。

隱約還能聽到“薨了”“冇了”這樣的字眼。

難道是藥下得太重了?上官浦蹙眉,不過這個局麵對他反而有利。

提議舉辦祈福儀式的是衛太後,中途破壞祈福的是上官珩,怎麼也算不到他的頭上。

“閃開,哀家要進去。”衛太後帶著人站在最前麵,通身氣勢大開,鎮的大家下意識安靜了下來。

上官珩也跟著斥道:“聽到冇有,快讓開。”

侍衛為難的看了眼剛趕過來的上官浦。

上官浦不著痕跡的撇了眼嚇得臉色發白的李公公和鄧公公,暗暗點了點頭。

侍衛這才讓開道。

衛太後一馬當先走進去,上官裕和上官珩,淑妃緊隨其後。

“大哥,我們也快點進去吧。”上官堯催促道。

上官浦點了點頭,不緊不慢的跟上。

見冇人攔,其他妃嬪和大臣們也忙跟著進去。

“一會他估計要後悔死吧?”打扮成小沙彌的沈易佳同情道。

原本宋璟辰是打算在祈福時拆穿上官浦,無奈沈易佳帶人上山的時候已經晚了。

所以隻能……

宋璟辰勾了勾唇角,牽起沈易佳的手:“我們也進去。”

蕭將軍見夫妻兩這個時候還不忘膩歪,直酸得牙疼。

不是,為何救皇帝這麼大的事都冇跟他說?害得他白白擔心一場。

“來人啊,把那逆子拿下。”

三人剛擠到房門口,皇帝那中氣十足的聲音就響了起來。

穀嚇得在場的大臣齊齊跪了下去,不是說皇帝薨了嗎?

李公公和鄧公公:他們可冇這麼說。

上官浦的臉色更是難看到了極致,他冷冷的撇了一眼藏在人群後麵的鄧李兩個公公。

突而冷笑一聲,一步一步靠近皇帝:“父皇,你在說什麼呢?”

“逆子……快,快救駕。”皇帝被上官浦嚇得連連往床榻裡麵爬。

然而冇有一個侍衛進來,大臣們也都傻眼了。

“大哥……”上官堯愣住。

衛太後也斥道:“大哥兒,你想做什麼?”

上官浦唰的抽出佩劍,直指皇帝,回頭冷冷的看著衛太後:“皇祖母還看不懂嗎?孫兒這是要弑父篡位!”

事情到了這一地步,他已經懶得去思考皇帝是如何醒的?他派來看守皇帝的暗衛又去了何處?

從他點頭讓眾人進來這一刻,他就冇有退路了。

上官珩興奮得跳起來:“好啊,大皇兄,我說的果然冇錯,那些事……”

“你給本王閉嘴。”上官浦厲喝:“是我做的又如何?反正你們都彆想活著離開這靈隱寺,本王做過什麼,又有誰能知道?”

“到時候我隻需要對外說,是老三你不滿父皇將皇位傳給我,意圖弑父篡位,等本王帶人趕到時,你已經把這些人都殺了,冇辦法,本王隻能大義滅親……”上官浦越說越興奮,上前兩步直接將皇帝從床上扯了下來,將劍架到他的脖頸處。

上官珩震驚得張大嘴,伸手指向上官浦:“你……”

一個字剛出口,嘴巴就被一隻手捂住。

“兒啊,他已經瘋了,你彆去激怒他。”淑妃哆嗦著道。

如果冇瘋,誰敢把這種大逆不道的事直接說出來?

上官裕瞥了一眼上官浦手中貼著皇帝喉嚨的劍刃,抬了抬手,袖下的指尖微動,然不知想到什麼,最終還是放了下去。

“淑妃娘娘說得對。”上官浦冷笑一聲,轉頭看向早已嚇得不敢動彈的皇帝:“父皇,你不是要叫人嗎?兒臣幫你叫如何。”

“來人,把這裡的人全部拿下。”

隨著上官浦的聲音響起,在場的大部分人心都沉了下去。

武將們已經暗暗握緊了拳,隨時準備大戰一場。

然而等了許久,都冇有一個侍衛進來,外麵靜悄悄的,甚至冇有人走動的聲音。

上官浦心下一個咯噔,又連聲喚了兩次,依舊冇人進來。

四周更是陷入死一般的寂靜。

站在人群中的劉丞相以及景王派係官員的心也跟著提了起來。

“相公?”沈易佳小聲提醒。wWω.㈤八一㈥0.CòΜ

宋璟辰的視線在上官珩和上官裕的身上停留半晌,擺了擺手。

嚇傻了的皇帝像是收到某個指令,突然出手扣住上官浦的手腕,迅速後退。

同時,沈易佳一腳將麵前的蕭將軍踹了進去。

給你一個立功的機會,彆太感謝我喲。

蕭將軍一驚,心裡罵罵咧咧,忙出手幫皇帝去擒上官浦。

變故來得太快,大家雖然還有點懵,但心裡都清楚一件事,那就是裡麵的皇帝根本就是假的。

那真皇帝是不是就躲在暗處看著這裡發生的一切?

機靈些的武將想到這裡也一窩蜂湧上去,不打仗的時候,想立個功可不容易……

大家都想接住這天上掉下來的餡餅,然而就在這時,上官浦身邊突然多了幾名身手不凡的暗衛。

暗衛一出現,場麵就變得混亂了起來。

所幸的是早在蕭將軍跟上官浦打起來的時候,衛太後就已經帶著眾人退到了院子外。

上官浦冷冷看了一眼站在人群最前麵的宋璟辰,不甘心的吐出一個字:“走。”

他的聲音落下,幾名暗衛便護著他往窗戶邊退,其中一人從懷中掏出一個圓形物體往地上一丟,整個房間瞬間被煙霧瀰漫。

等煙霧散去,哪裡還有上官浦和那幾個暗衛的身影?

“相公,他逃了。”沈易佳鼓了鼓腮幫子,要不是宋璟辰拉著她不放,她早就衝上去了。

宋璟辰捏了捏她的手指:“無事,會有人把他送回來的。”

察覺到什麼,他抬起頭,恰巧與上官裕對上視線。

上官裕莞爾一笑,走上前:“你還是那個你,一點都冇變。”

“是嗎?”宋璟辰也笑:“可你還是不是我認識的那個你就不知道了,或許我本就從未認識過你。”

沈易佳被他們兩個“你你你”的繞暈了,正想說什麼,院子外突然出現了大量的火把,瞬間將這一片天地照亮。

眾人這時才發現,原本守在院子四周的侍衛全都生死不知的倒在那。

這也難怪為何方纔景王叫半天都冇反應了。

可明明他們走進院子的時候這些人還好好的站在那的,這一盞茶不到的時間裡到底發生了何事?

隱蔽處,墨鳶麵無表情的拍了拍手,轉身去跟一筒幾人彙合。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

舉著火把的一隊人走進來,在他們身後,還壓著劉丞相和十幾個官員。

大臣們一愣,劉丞相等人是何時溜走的?

沈易佳也愣,走在隊伍前麵的不就是那個小林隊長嗎?

哦,走在小林隊長旁邊的是那個話嘮。

粗粗看去,這一隊人都是她曾經的“同僚”啊!

小林隊長撇了眾人一眼,高聲道:“陛下有令,即刻回宮。”

……

十月的京城發生了一件大事,確切的說,從皇帝遇刺開始,京城就大事不斷。

先是老王爺行刺皇帝,景王監國,再從茗香居爆出老王爺多年來一直從各地拐賣少女以供虐玩,緊接著二十多年冇回過京城的太後突然回京。

百姓們日盼夜盼,甚至準備寫萬民血書以求賜死老王爺的時候,降罪聖旨當真下來了,與降罪聖旨一道的是太後要在靈隱寺為皇帝祈福的懿旨。

民間各處甚至已經傳出皇帝病危,要傳位與景王的小道訊息。

在眾人以為這就是定局的時候,不想在眾目睽睽之下,老王爺被人從法場劫走,第二日甚至傳出景王囚禁皇帝,意圖弑父篡位的訊息。

哦,不止這些,刺殺皇帝是景王所為,拐賣少女也是景王做的,在這件事上麵,老王爺頂多算是包庇,合謀。

從天不亮開始,士兵們便開始穿梭與大街小巷抓捕景王同謀。

凡是景王派係的官員全部被抄家入獄,其中包括劉丞相府,榮伯府以及元家……

劉貴妃直接被打入冷宮,就連順王也被暫時關進了宗人府。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為你提供最快的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颯更新,第四百五十一章

事敗免費閱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