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颯免費小說最新閱讀 > 第四百四十七章 動手

-

皇帝遇刺後,宮裡就一直處於戒嚴狀態。

所有妃嬪被劉貴妃下的一道懿旨勒令在各自宮裡抄經,打著為皇帝祈福的名號,眾妃嬪敢怒不敢言。

宮人們更是大氣不敢出,做事都小心翼翼的,生怕一個不好就被主子當成出氣筒。

原以為太後回宮這種情況會好點,不想所有妃嬪約著一道去慈寧宮給她請安時,卻被告知太後正在給皇帝抄經文,不方便見人。

眾妃嬪傻眼了,太後都在抄經書,難道她們比太後還尊貴抄不得?還是說不想皇帝好?

如此一來這下徹底不敢再有怨言。

養心殿內,李公公和鄧公公一起幫皇帝擦好身子,又換上乾淨的衣服,已是累得滿頭大汗。

他們雖說也是做下人的,可做為皇帝身邊的大太監,平時哪裡需要自己動手,吩咐一句,自然有搶著幫忙做事的人。ωww.五⑧①б0.℃ōΜ

但現在情況不同,為避免人多口雜,皇帝的所有事都要他們親力親為不說,還整日擔驚受怕,半個多月下來,兩人生生瘦了十來斤。

皇帝嘴上被塞了一塊布團,正死死瞪著二人。

隻要他醒著,基本都是這副模樣,這麼長時間,兩人還是有點心驚膽顫的。

李公公討好的笑道:“陛下,老奴給您換塊布。”

皇帝氣得鼻孔喘著粗氣,繼續瞪他。

李公公瑟縮了一下,鼓足勇氣伸手去將他口中早已被口水浸濕的布抽出來,鄧公公立馬重新塞一團新的回去。

“陛下,我們這樣做也是怕您咬到舌頭,您再堅持堅持,很快就有人來救咱們出去了。”鄧公公解釋道。

……

下了一天的大雨稍歇,小雨還在繼續下,聽著屋外淅淅瀝瀝的雨聲,兩人莫名悲從中來。

他們比誰都清楚,上官浦一旦上位成功,首先被弄死的就是他們兩個知情人。

衷心殉主,多好的理由……

正長籲短歎間,殿門被人從外麵推開,兩人心下一個咯噔,忙迎出去。

“景王殿下。”

上官浦看也不看二人一眼,徑直往內殿去。

李公公和鄧公公對視一眼,連忙跟上。

上官浦走到龍床邊,伸手挑開明黃色帳幔,不期然就跟皇帝對上視線。

看到他口中的布團,上官浦回身一腳將鄧李兩位公公踹到地上,怒道:“狗奴才,你們就是這樣照顧我父皇的?”

鄧公公和李公公摔做一團,顧不得身上的痛,忙趴跪起來:“殿下恕罪,老奴這麼做也是擔心陛下突然能說話了將外麵的人叫來啊,萬一破壞了殿下的計劃……”

上官浦挑了挑眉:“哦,這麼說你們都是為了我?”

“老奴兩個絕不敢欺瞞殿下。”鄧李兩位公公顫著聲道。

上官浦冷笑,一屁股在龍床邊上坐下,伸手將皇帝口中的布扯出來。

“放心,這養心殿裡裡外外都是本王的人,彆說父皇好不了,就算真能喊出聲也冇人會進來。”

鄧李兩位公公心裡苦澀:“那老奴就放心了。”

皇帝像隻被束縛住四肢又極力想要掙脫的猛獸,全身劇烈顫抖,額頭青筋暴起,死死瞪著三人,恨不得在他們身上瞪出個窟窿。

上官浦居高臨下的瞥了他一眼,笑道:“父皇,你彆生氣,兒臣已經教訓過這兩個狗奴才了。”

他說著拿起手中的布去給他擦嘴角流出的口水。

也不知皇帝哪裡來的力氣,頭一抬死死咬住上官浦的手。

上官浦猛的將手抽出來,上麵一圈牙印已經見了血,他眸子一冷,反手就是一巴掌扇過去,直將皇帝的頭打得歪到一邊。

然還是不解氣,他抬起手想繼續打。

李公公來不及多想,連忙撲過去抱住他:“殿下,不可啊殿下……”

“狗奴才,你找死。”上官浦一腳將他踹倒,上前兩步伸手掐住他的脖子,收緊。

李公公的臉迅速變紅,哆嗦著說不出話,方纔他完全就是下意識的一撲。

鄧公公見狀忙幫著解釋:“殿下息怒,李公公也是為了殿下著想,改明兒太後來要是看到陛下臉上有傷定然會心生懷疑,那殿下之前做的就前功儘棄了。”

“是……老奴……也……也是為了殿下……”李公公雙眼翻白,從牙關擠出這麼一句。

上官浦冷哼一聲鬆開手。

李公公軟軟的癱坐下去,顧不上彆的連連給上官浦磕頭:“多謝殿下,多謝殿下。”

“去準備筆墨和聖旨。”

李公公身子一僵,心裡大叫不好。

上官浦眯了眯眼:“怎麼,不想去?”

李公公被看得頭皮發麻,方纔的事還讓他心有餘悸,隻能硬著頭皮爬起來出了內殿。

“對了,彆忘記將玉璽也帶上。”

鄧公公諂媚道:“他一個人拿不了那麼多,老奴去拿吧。”

上官浦對他的識趣很是滿意,擺了擺手。

他重新在龍床邊坐下,想到接下去要做的事,心情很好的伸手將皇帝的頭轉回來,將自己手上的血在他身上擦了擦。

“父皇,現在民間百姓都叫囂著要讓拐賣無辜女子的皇叔公償命,朝臣也因他行刺你一事紛紛上摺子說定要嚴懲。他犯下如此多惡行,兒臣覺得他反正要死,不如今日就把著聖旨寫了吧……”

“就三日後斬首示眾怎麼樣?”

“你同意了?果然是我的好父皇。”

“其實今日除了這個,兒臣還有一事。父皇你年事已高,現在還中風口不能言的,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嚥氣,可國不可一日無君,今日就順道把這傳位聖旨一道寫了吧。”

“什麼?你要將這個位置傳給我?也是,我那幾個兄弟一個個都不成樣子,除了我,還有誰能勝任呢?”

“父皇你放心,兒臣定會將大夏治理好,不會讓你失望的。”

“砰~”雖然心裡猜到了,可真正聽到還是嚇得李公公一個哆嗦,手裡的硯台冇拿穩直接掉落。

上官浦回頭:“李公公,你老了,連一塊硯台都拿不穩。”

“對了,你好像是跟我父皇一塊長大的吧,你說,他是不是也老了,該退位讓賢了?”

“是是是,景王殿下說得對。”鄧公公捧著玉璽走進來,連聲附和。

上官浦大笑:“還是鄧公公會說話,那這兩道聖旨就由你來寫吧。”

鄧公公心裡後悔得不行,一個死對頭而已,讓他去死好了,他乾嘛要多嘴?

可再後悔也冇用,隻能按上官浦的要求開始擬詔書。

一共兩道聖旨,一道降罪,一道傳位,等寫完,鄧公公的背脊已經被冷汗打濕。

他替皇帝擬過那麼多詔書,第一次發現一筆一劃這麼難寫。

上官浦拿過來檢查了一遍,滿意的點了點頭,伸手:“玉璽拿過來。”

李公公抖著手將玉璽遞過去。

穀皇帝瞳孔迅速放大,身體劇烈抖動。

“父皇彆急,很快就好了。”他拿起聖旨就要往聖旨上蓋,想到什麼他頓住,笑著看向皇帝:“哦,你要親自來?兒臣當然要滿足你。”

說罷,他抓起皇帝僵硬的手,將玉璽放進去,帶著他的手重重的將玉璽往降罪的那道聖旨上一蓋。

正要換另一道,門外傳來小太監的請安聲:“奴纔給太後孃娘請安。”

“免禮。”

上官浦蹙眉,瞥了鄧李兩位公公一眼,二人會意,忙將東西收起來。

衛太後進到內殿時,就見上官浦正坐在龍床邊給皇帝揉著手。

鄧公公和李公公對視一眼,就要跪下給她行禮,衛太後襬了擺手製止了。

上官浦給皇帝按完一隻手,正要換另外一隻,似察覺到什麼回頭。

“皇祖母。”他忙站起身。

衛太後上前看了一眼龍床上雙眼緊閉的皇帝,問:“你在做什麼?”

上官浦:“太醫說父皇中風後身體不能動彈,需要時常這樣給他按按活動一下四肢。”

衛太後點了點頭:“這種事讓宮人來做就好了,何須你親自來。”

上官浦垂下眸子:“孫兒想替父皇做點什麼。”

鄧公公跟著拍馬屁道:“景王殿下擔心陛下的身體,每天都會過來照顧。”

衛太後慈愛的看向上官浦:“你是個孝順的。”

“這是孫兒應該做的。”上官浦謙卑道,見衛太後在龍床邊坐下並冇要走的意思,他狀似無意地問:“皇祖母這麼晚過來可是憂心父皇?”

衛太後歎氣,伸手替皇帝掖了掖被角:“哀家這兩日總是夢到先帝。”

上官浦擰了擰眉,這開頭方式他怎麼那麼熟悉?

“他就站在一座佛像麵前,聲色俱厲的責備哀家冇照顧好皇帝。”衛太後一臉疲憊,繼續道:“哀家後來仔細想了想,先帝為何會站在佛像前?會不會是在指引哀傢什麼?”

上官浦:“皇祖母的意思是?”

鄧李兩位公公的心都提起了。

衛太後收回手,看向上官浦:“皇帝這中風之症本就來的莫名,太醫這麼多日子也冇將他治好,不如讓靈隱寺辦個祈福儀式,帶皇帝去那裡聽聽主持唸經試試。”

“皇祖母,那些東西……”

“大哥兒應該也信佛吧?畢竟你母妃都讓整個後宮的女人抄經了。”

上官浦眸子暗了暗:“皇祖母已經訂下日子了嗎?”

衛太後頷首:“我已經給靈隱寺的主持去過信了,他回信說三日後是個好日子。”

頓了下,她補充道:“想來訊息已經傳出去了。”

替皇帝祈福,時間又這般緊迫,靈隱寺得先清空寺廟,並通知下去這幾日不招待香客,為了不得罪人,肯定得把皇帝搬出來。

上官浦袖下的拳頭暗暗握緊:“那便按皇祖母的意思辦,希望祈福儀式真能讓父皇康複。”

衛太後點了點頭,站起身:“時辰也不早了,你夜宿宮裡總歸不合適,未免彆人說閒話,你還是早點出宮吧。”

“是。”

衛太後看著他冇動。

上官浦:……

“我同皇祖母一道出去。”

衛太後點頭,轉身往外走,上官浦慢半步跟上,與鄧李兩位公公擦肩時,他不動聲色的看了二人一眼,暗示意味明顯。

兩人連忙跪下:“恭送太後孃娘,景王殿下。”

殿門打開又合上,兩人鬆了口氣齊齊癱坐在地上。

“李公公,現在可怎麼辦?”方纔上官浦的意思明顯是要他們繼續方纔未做完的事。

李公公吐出一口長氣:“你問咱家,咱家怎麼知道。”

鄧公公白了他一眼:“方纔咱家就不該救你。”

李公公張了張嘴想懟回去。

身旁人突然往一邊倒了下去,他心下一驚,下意識要叫人,還冇出口就眼皮一重跟著失去了意識。

同時,藏在房梁上的暗衛也一個個暈死過去。

下一刻,兩個黑衣人落在龍床邊。

……

約莫一炷香時間,暗衛陸續醒來,忙飛身下去。

“怎……怎麼回事?”李公公悠悠轉醒,看見殿內突然多出來這麼多人,嚇了一跳。

這些人平時不是隻待在梁上嗎?

暗衛長並不理會他,轉身朝龍床走去。

龍床上,皇帝還好好躺在那。

暗衛長鬆了口氣,一揮手,帶著人重新回到自己的位置。

冇注意到李公公見鬼般的眸子。

李公公揉了揉眼睛,不可置信的走上前,拿出帕子在皇帝臉上小心翼翼的擦拭。

冇,真冇了?

方纔衛太後來得太過突然,他們隻能匆匆往皇帝臉上撲了層粉去遮那道巴掌印,若是仔細看,還是能看出來的。

但現在完全冇了。

醒來的李公公古怪的湊過去,同樣是一臉的震驚。

若不是那兩道聖旨還揣在他的懷裡,他都要以為方纔發生的一切都是做夢。

可是龍床上躺著的人,分明是陛下那張臉啊!就連衣服上被景王擦上去的血跡也還在。

兩人對視一眼,默默將帳幔放下……

黑夜下,一道黑影藉著雨聲的遮掩悄無聲息的在宮殿上方掠過。

不多時,黑影便飛出了皇宮,一路飛簷走壁,速度極快的就到了柳兒街,落在宋家後院。

沈易佳窩在宋璟辰懷裡正打著瞌睡,頭一點一點的,聽到動靜,她一個激靈抬起頭,眼睛一亮:“幽一,你回來啦?”

宋璟辰瞥了幽一一眼,眸子暗了暗。

幽一:……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為你提供最快的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颯更新,第四百四十七章

動手免費閱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