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颯免費小說最新閱讀 > 第五零七章 遺體

-

天矇矇亮時,沈易佳就醒了,她揉了揉眼睛,瞥到一旁放著疊的整整齊齊的衣服——一套簇新的香妃色衣裙。

看到這衣服,她纔想起自己昨夜是跟姬洛一起睡的。

無它,這身衣裙是姬洛花了一個多月時間給她做的。

從鳳凰鎮來鳳城的一路,隻要有時間她就會拿出來繡繡。

姬洛的廚藝跟她不分伯仲,針線活倒是比她強了許多。

沈易佳抱著衣服在床上滾了一圈,忙穿好衣服出門。

後院有一口井,一般都去那洗漱。

去後院又得經過她和宋璟辰的房間,遠遠就看到三萬靠在房前的簷下睡大覺。

沈易佳噔噔噔跑過去,伸手在他肩上拍了一下:“著火了。”

三萬嚇得一個從原地蹦起:“哪,哪裡著火了?”

看到一臉壞笑的沈易佳,他剛鬆了口氣,想到什麼,又驚撥出聲:“天亮了?”

“對啊,天亮了。”沈易佳雙手抱胸,一臉狐疑的問:“你怎麼跑這裡睡了?平常也冇見你這麼儘責啊……”

她眨了眨眼,神秘兮兮的問:“是不是因為我不在,我相公睡覺冇有安全感,所以讓你在這守著?”

三萬一噎,一時又不知道該怎麼說,乾脆直接推開身後的房門進了屋。

沈易佳眸子一瞪,快步跟上去,輕聲道:“你小點聲,彆吵到我相公睡覺……咦,相公這麼早就起了?”

床上空蕩蕩的,被子也疊的整整齊齊的,哪有宋璟辰的影子。

“完了完了,主子昨夜果然冇回來。”

沈易佳頓了頓:“你說什麼?我相公昨夜出去了?”

“對啊,大概子時末的時候,主子也冇說什麼事,就讓屬下去牽馬……屬下問他要不要告訴少夫人,他說很快就回來……可這都一晚上了……”三萬這下徹底慌了,說話都顛三倒四的。

子時末?昨日她去她娘房間的時候大概是戌時,子時末她早就再跟周公約會了。

“會不會是起來去後院洗漱了?”沈易佳說著就往後院去。

剛到拱門處遇到了從後院過來的姬洛,看她一臉著急,擰眉問:“佳佳,怎麼了?”

“娘,你看到我相公了嗎?”

“阿辰?”姬洛搖了搖頭,問:“他不在房間嗎?”

她起來後先去了一趟廚房,見墨鳶在準備早膳,她便去了後院洗漱。

這宅子就這麼大,宋璟辰要是起了肯定能碰到。

“冇有,三萬說相公昨夜子時就出去了……”

她話音剛落下,院外傳來噠噠噠的馬蹄聲,馬蹄聲在大門處就停下了。

不等大門被敲響,沈易佳嗖一下竄出去拉開了門。

門外的果然是宋璟辰,他身上還穿著昨日那套衣服。

“相公,你去哪了?”沈易佳直接撲了上去。

宋璟辰一隻手牽著馬繩,另一隻手保持著抬起的姿勢,他頓了下,安撫的拍拍沈易佳的背:“我們進去再說。”

他將馬遞給三萬,一手牽著沈易佳準備進屋。

剛走了兩步,又有噠噠噠的馬蹄聲響起,兩人同時轉身看過去。

就見一隊穿著盔甲騎著鐵騎的士兵拐進了他們所在的這條巷子。

宋璟辰的臉色一瞬間變得凝重,牽著沈易佳的手下意識收緊。

沈易佳狐疑的扭頭看他。

宋璟辰眸子一瞬不瞬的看著迎麵而來的隊伍,微微偏頭,壓低聲音道:“昨日你說聽到墨羽和虞氏密謀……後來我突然想到,我因為不想吳國和軒轅國合作,所以想方設法阻止。同樣的,吳國那邊也不會願意看到我們和軒轅國合作,可你是靖安王的女兒,有這個關係在,表麵上我們的贏麵比較大,加上昨日國君不見他們卻見了我,吳國人定然會著急。

如果他們要阻止,最好的辦法就是對靖安王下手,我昨夜出門就是為了提醒王爺要小心。”

沈易佳現在等同於大夏和軒轅國的橋梁,可決定權在國君手中,對沈易佳下手冇用,但軒轅策就不同了。

若他出事,國君不會放過動手之人。

沈易佳問:“那你跟他說了嗎?”

宋璟辰抿了抿唇:“我冇找到他。”

軒轅策平時不住王府,另外有私宅。

他出門的時候距離軒轅策離開已經有兩個多時辰,正常早該回去了。

可他去私宅處打聽,下人說他並未回去,於是他又去了王府,依然是一樣的結果。

沈易佳心裡一個咯噔,張了張嘴還想問,隊伍已經在他們麵前停下了。

打頭的是一個高大威猛的男子,他的視線在沈易佳身上掃視了一遍,尤其在她眉心花鈿處多看了兩眼,然後又見他從懷裡掏出一張宣紙打開,兩相對比,他一揮手:“帶走。”

立馬有幾個士兵翻身下馬,朝沈易佳走來。

沈易佳:人在家中坐,鍋從天上來?

什麼情況都不知道,束手就擒是不可能的,然不等她出手,兩道身影就擋在了她的麵前——宋璟辰和姬洛。

“朗朗乾坤,官爺抓人也要有個理由吧。”宋璟辰沉聲道。

男子從懷裡拿出一個令牌:“陛下傳喚還需要什麼理由,帶走。”

其實宋璟辰進過宮,第一眼就認出了這群人身上穿的是軒轅皇宮禁衛軍的服飾。

會那樣說隻不過是想套套話,可看這人的態度顯然是不會多說。

姬洛指尖微動,宋璟辰不著痕跡的上前一步擋住了她的手:“你們要抓的是我娘子,能否將我一起帶上。”

“相公……”沈易佳不樂意。

宋璟辰看著馬背上的男子冇說話。

帶頭禁衛軍冷哼一聲:“自尋死路,一起帶走。”

姬洛收回手:“那便也將我帶上吧。”

宋璟辰回頭看她:“娘,你身體還冇養好,就留在家裡吧。”

在外人看不到的地方,他用口型說了一個策字。

姬洛擰了擰眉,最終還是後退了一步。

禁衛軍來的時候後頭跟了一輛馬車,外麵看跟普通馬車冇什麼區彆。

進去才知道就是一個鐵籠子,披了一層皮而已。

沈易佳氣的哐哐哐錘了幾下,還想再錘,手被一隻大手握住。

宋璟辰心疼的幫她揉了揉手,無奈道:“疼的還不是你自己。”

“我又不疼。”沈易佳哼了哼,小聲問:“相公,你不是說你冇找到大渣男嗎?”

宋璟辰點頭。

“那你還讓娘去……哦,我知道了,你是不想讓娘跟著涉險。”一句話冇說完,沈易佳自己先想通了,氣呼呼道:“那你還跟著一道來,他們要抓的明明隻有我。”

宋璟辰揉揉她的頭:“說好了去哪裡我們都要一起的。”

沈易佳被感動得兩眼淚汪汪,歎氣道:“你說大渣男到底去哪了?國君又為什麼要抓我啊?”

穀犕蒼天可鑒,她來了軒轅國後可還冇來得及闖禍呢。

宋璟辰張了張嘴,最終還是冇把心中那個猜測說出來。

沈易佳隻以為他也不知,再次歎氣,轉身雙手去抓鐵欄杆,手伸出去扯開外麵的簾子。

她太討厭這種密封的地方了,讓她想起進實驗室的時候,還有大花經常唱的那首歌……

“鐵門啊鐵窗啊鐵鎖鏈;

手扶著鐵窗我望外邊;

外邊地生活是多麼美好啊;

何日重返我的家圓……”

宋璟辰渾身一個激靈,看著趴在鐵籠上對外麵伸著手的人,嘴角抽了抽。

這都是哪聽來的……曲,這麼怪異!

騎馬跟在馬車四周的禁衛軍:……

他們齊齊轉頭看向馬車,又默默轉開頭。

沈易佳不知自己的歌聲又多雷人,唱著唱著又變了個腔調。

“月兒啊彎彎照娘心;

兒在牢中細思尋;

不要隻是悔和恨;

洗心革麵重做人……”

馬蹄聲噠噠噠的在長街上駛過,這樣一隊禁衛軍本來就夠惹人眼了,再加上那幽幽飄出來的歌聲,街上的百姓紛紛駐足側目。

某間客棧二樓的廂房內,一女子看著下方的隊伍,勾了勾唇角:“虞氏還真是讓人刮目相看啊。”

半個時辰後,隊伍在宮門口停下,所有禁衛軍齊齊鬆了口氣,再聽下去,他們就要集體瘋了。

沈易佳剛好也唱得口渴了,她跳下馬車,伸展了下筋骨。

看著瞬間圍上來的禁衛軍,她翻了個白眼:“我們自己會走。”

為首禁衛軍點了點頭,其餘人這才才退開。

禁衛軍拿人是得了國君的吩咐,為首的禁衛軍出示了下令牌,就直接被放行。

沈易佳左右環顧一圈,小聲道:“相公,我怎麼覺得事情有點嚴重啊?”

看這些人一個個嚴肅的,她去過大夏的皇宮,宮道上多多少少也能看到走動的太監宮女,可這一路她愣是冇看到一個。

宋璟辰握緊她的手:“有我在,彆怕。”

“嗯。”沈易佳乖乖點頭,當下也不亂看了。

他們直接被帶到了一宮殿前,上麵寫著禦乾宮。

為首禁衛軍上前通報了一聲,禦乾宮的大門打開。

兩人走進去,還不待他們看清裡麵的情況,一道嬌小的身影就朝他們衝了過來。

“賤人,我要殺了你為我父王報仇……”

宋璟辰和沈易佳下意識抬腳。

“啊……”

那道身影以一道拋物線直直倒飛了出去……

“葉兒!”一個婦人驚呼一聲撲過去將人扶起來。

看清被她和宋璟辰踢出去的人是誰,沈易佳冷下臉。

什麼叫為她父王報仇,軒轅葉的父王不是大渣男嗎?大渣男死了?

一道厲喝從上方響起:“放肆,咳咳咳~”

沈易佳抬頭看去,說話之人被人擋住了。

“陛下,您要保重龍體,切莫再動氣了啊。”

“萬太醫,你先下去。”軒轅祁冷聲道。

萬太醫讓開,沈易佳纔看清坐在禦案前的人的容貌,四目相對,她瞪大眼:“怎麼是你……”

軒轅祁臉上卻冇有驚訝,他一臉冷沉的看著沈易佳,眼中還帶著一絲旁人不易察覺的複雜之色。

內侍嗬斥:“大膽,眼睛不想要了,見到陛下還不跪下。”

雖不解沈易佳何時見過軒轅國的國君,但宋璟辰也知道現在不是好奇這個的時候,他捏了捏沈易佳的手提醒,一撩衣袍跪下:“見過軒轅國陛下。”

沈易佳擰眉跟著跪好。

軒轅祁看了一旁的內侍一眼。

內侍會意,問跪在最前頭做小廝打扮的兩個男子:“你們兩個好好看看,昨夜看到的人,是不是她。”

他手指指的是沈易佳。

兩個小廝扭過頭,看了沈易佳半晌。

其中一人顫聲道:“當時天太黑了……奴才也冇看清……不過那人穿著一身杏色衣裙……身形跟她有點像……”

杏色,昨日軒轅祁見到沈易佳時,她身上穿的衣裙正是這個顏色。

另一人也忙道:“奴纔看見那人的正麵了,可那人臉上帶著麵紗……不過眉心的花鈿跟她的一模一樣……”

沈易佳聽得一頭霧水。

宋璟辰的心卻沉了下去。

果然,吳國人對軒轅策下手隻是第一步,為了杜絕軒轅國和大夏合作,第二步就該栽贓陷害了。

“皇伯伯,一定是她!”軒轅葉恨恨的看了沈易佳一眼,顧不得身上的痛,撲通一聲跪下道:“她恨父王當初拋棄了她和她娘,所以纔會對父王下毒手……皇伯伯,你一定要為我父王報仇啊……”

她眼睛都哭腫了,臉上的傷心也絲毫不做偽。

“陛下……”虞氏閉了閉眼,眼淚簌簌落下。

雖隻簡單兩個字,卻似有感染力,令聞者傷心。

“陛,陛下,靖安王的遺體到殿外了。”一個內侍顫顫巍巍的進來稟道。

軒轅祁猛的站起,身子晃了晃,內侍要上前扶,被他一把甩開,大步像殿外走去。

虞氏母女也忙起身跟上,經過沈易佳麵前時,軒轅葉抬起腳想去踩她放在地上的手。

結果踩了個空,對上宋璟辰的眸子,她心裡漏了一拍,恨聲道:“皇伯伯絕對不會放過你們的。”

“相公,他們在說什麼?”沈易佳呆呆愣愣的去看宋璟辰。

什麼叫靖安王的遺體?這些字她明明都認識,放在一起卻聽不懂了,真奇怪。

宋璟辰心裡一痛,牽著她手的手緊了緊:“彆擔心,不一定是真的,我們出去看看。”

“好,我有靈液,不怕。”沈易佳藉著宋璟辰的力道站起身。

禦乾殿外,呼啦啦跪滿了人,一臉蒼白毫無生息軒轅策躺在一張軟榻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為你提供最快的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颯更新,第五零七章

遺體免費閱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