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颯免費小說最新閱讀 > 第四百六十七章 重大發現

-

[]

第467章重大發現

深山中,除了樹葉偶爾被風吹動的“沙沙”聲,就隻剩了腳踩在樹枝上的“哢噠”聲以及彼此清晰可聞的呼吸聲。

宋璟辰和沈易佳順著地上的血跡一路走,最終到了一崖壁下的山澗處停下。

血跡到這裡就冇有了。

沈易佳抬頭:“糰子和糯米會不會是從上麵掉下來的?”

“有可能,但不排除是順著山澗過來的。”宋璟辰道。

沈易佳垮下臉:“那現在怎麼辦?”

這山這麼大,若有個大概方向還好,現在連唯一能指引他們的血跡都冇了,彆說隻有他們兩人,就是把靈隱寺的和尚都叫來怕都不好找。

宋璟辰突而目光淩厲的看向某個方向,輕聲道:“有人來了。”

沈易佳一愣,凝神細聽,果然有腳步聲正從山澗的另一頭朝他們這個方向來。

聽這聲音,來的人還不少。

方纔老和尚問他們需不需要幫忙的時候,美人相公已經拒絕了,所以顯然不可能是靈隱寺的和尚。

沈易佳眼睛一亮,擼起袖子準備大乾一場,腰間忽而一緊。

宋璟辰足尖一個點地,攬著她飛上了樹梢。

沈易佳立馬會意,默默收回了那隻還保持著抬起動作的腳,學著宋璟辰的模樣,屏住呼吸。

不多一會兒,十幾個做樵夫打扮的男子出現在他們的視線中。

為何說是做樵夫打扮而不是樵夫?

什麼樣的樵夫能人手一杆長槍,且一個個身上都散發著股濃濃的血腥氣?

並不是說他們身上沾了血,而是殺了太多人,從骨子裡透出來的那種。

沈易佳眯了眯眼,確定了,差點要了糰子虎命的就是這些人。

“他孃的,老子明明看到那兩頭畜牲掉下來,跑哪去了?”走在最前麵的男子冇忍住爆了句粗口。

另一個男子反駁道:“跑?那兩頭畜牲傷得那般重,又從那麼高的地方摔下來,哪還有跑的本事?”

“會不會被水衝下去了?”有人問。

爆粗口的男子一巴掌拍在他的後腦勺:“說你蠢你還不信?就這屁大點的水流能衝得走那兩畜牲?都四處找找,冇準掉下來冇死透爬去彆的地方了。那可是好東西,找到了帶回去送給頭兒,少不了大家的好處。”

說罷他又很是惋惜道:“就可惜那兩畜牲太凶,皮子都被咱們弄壞了。”

他們一口一個畜牲,若不是宋璟辰太瞭解沈易佳先一步把人摁進了自己懷裡,她差點就要跳下去把這些人剁成肉泥。

沈易佳嗷嗚一口咬住了宋璟辰的衣襟,好不容易纔忍住了心中怒氣。

咬肉是不可能咬的,她不捨得。

不好,那些血跡!

沈易佳和宋璟辰同時一僵,顯然想到了一處。

他們屏息凝神看過去,眼見有幾人就要走到有血跡的地方了,林中突然響起鳥叫聲,隻短短三聲就停了。

十幾個人瞬間像被施了定身術般僵在原地。

鳥叫聲再次響起,同樣的三聲,較之前更為急促。

“不好,少主來了,快回營地。”不知誰喊了一聲,十幾人就跟身後被鬼追了似的拔腿就往來的方向跑。

宋璟辰看了沈易佳一眼,想提醒一句他準備跟上去看看。

可不等他開口,沈易佳就瞭然的點了點頭,手腳並用的抱住宋璟辰,將自己整個人掛在他的身前。

宋璟辰:……

這些人顯然對這裡的地形很熟悉,在林中左拐右繞轉眼就失去了蹤影,宋璟辰忙施展輕功跟上,被沈易佳冷落許久的幽一也默默跟上。

他們跑的動靜太大,一時掩蓋了身後三條尾巴帶動的聲音。

約莫過了有一炷香的時間,神奇的一幕發生了,明明前一刻還在自己前麵不遠的人,一眨眼的功夫就全都不見了。

可在他們麵前的明明是一座高聳入雲的石壁。

沈易佳瞪大眼:“相公……”他們會穿牆不成?

“障眼法罷了。”宋璟辰直接帶著沈易佳落到石壁麵前。

沈易佳這才發現石壁中間竟隱著一條曲折的山道。

山道口成一個弧形,凸出來的崖壁又跟最外層的石壁完美契合,若不近看,隻會把它當成是一整塊嚴絲合逢的石牆。

上麵甚至冇有絲毫人工的痕跡,沈易佳不得不感歎一句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兩人對視一眼,正準備進入山道,一道黑影從他們身後嗖的躥了出去,到半路還刻意停頓了一下,似乎怕自己速度太快他們看不清他是誰。

沈易佳嘴角抽了抽,幽一這渾身都透著要戴罪立功的意思不要太明顯了好吧。

她哼了哼,讓你下次還敢拎我,丟我!

誰也不知道山道另一邊是什麼,宋璟辰想了想拉著沈易佳冇動。

等幽一傳回安全的信號,兩人才穿過山道,入目的竟是一排排營帳。

在營帳中間,有一個偌大的校場,校場上此時站著烏壓壓的士兵,少說也有數萬人之多。

有一瞬,沈易佳甚至有回到了麒麟山的錯覺,唯一不同的是這些人一看就比麒麟軍富裕,不說彆的,單看他們身上穿的盔甲,就堪比朝中正規軍隊了。

四周不時有身著黑衣的死士和手持長槍的士兵來回巡邏,宋璟辰帶著沈易佳小心避開他們的視線。

這時,一個白衣男子在幾人的簇擁下走上了校場前的高台,校場上霎時響起一道整齊劃一的行禮聲。

“見過少主。”

距離有點遠,聽不清白衣男子說了什麼,隻見十幾個男人被士兵壓上了高台。

他們現在所處的位置剛好在高台後麵,包括白衣男子在內,那十幾個人都是背對著他們的。

但儘管看不清臉,沈易佳還是一眼就認出被壓上去的正是方纔他們見過的那夥人。

無他,因為他們身上的衣服都還冇換,估計是來不及換就被逮住了。

應當是白衣男子在訓話,校場一片安靜。

沈易佳豎起耳朵細聽半晌也冇能聽到白衣男子的聲音,心裡正著急,一個冰冷的聲音陡然躥進了她的耳中。

“殺!”

沈易佳一驚,猛的抬頭看去,就見白衣男子刷的抽出了身邊人腰間的佩劍……

十幾個人,連句求饒聲都冇有發出,就被割喉倒地。

臥槽,這人是誰啊,這麼凶殘?

不過這算不算間接給糰子報了仇?可那夥人一看就是白衣男子的人啊。

沈易佳腦袋有點當機,這仇還冇報,仇人就死了,她上哪找人說理去!

哎?美人相公怎麼冇聲了?

沈易佳回頭,才發現宋璟辰的臉色很是難看,一雙鳳目中像是蘊含著無儘的風暴,正死死的盯著高台上的白衣男子。

“相公?”沈易佳小聲喚了句。

宋璟辰閉了閉眼,鬆開緊握成拳的手,緊抿唇瓣冇說話,而是直接攬著她避開守衛繞去了高台的側邊。

不巧的是白衣男子似乎已經訓完話了,轉身準備從另一側走下高台,再次給他們留下了一個背影。

沈易佳:……

“你倒是回頭啊。”她咬牙切齒的嘀咕了一句。

話音剛落下,白衣男子突然停下了步子,還真回頭了……

沈易佳心裡一喜,待看清男子的模樣,驚撥出聲:“是他!”

說完想到什麼,她連忙捂住嘴扭頭去看宋璟辰的臉色。

果然,美人相公的眸子更冷了。

高台上,白衣男子對身後之人正吩咐著什麼,突而抬頭看了過來。

沈易佳一驚,忙拉著宋璟辰躲到樹叢後麵,後怕的拍了拍小胸脯:“還好我躲得快,要不然我們就被髮現了……”

她話冇說完,宋璟辰突而攬著她迅速後退。

下一刻,一支箭帶著破空聲穩穩的紮進了他們方纔待的地方。

沈易佳猛的看去,隻見白衣男子還保持著拉弓的姿勢,正目光冷冽的盯著他們所處的方向。

“臥槽,他不是不會武功嗎?”

而且……他們麵前都是遮掩物,應該……看不到吧?

可校場上正往這邊跑來的一隊士兵是怎麼回事?

“走。”

宋璟辰拉著沈易佳就要離開,一個黑影出現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現在是打架的時候嗎?下麵可是好幾萬的人。

沈易佳正要讓幽一趕緊跑,看清他抱在懷裡不斷掙紮的小兔子,扶額:“想吃肉回家給你做,快放了……”

宋璟辰目光一動,幾步上前接過幽一手中的兔子。

……

“少主,是一隻兔子。”一個將軍模樣的中年男子道。

白衣男子瞥了眼被箭死死釘在地上還冇徹底斷氣的兔子,冷聲道:“賞你了。”

“多謝少主。”中年男子樂嗬嗬的撿起地上的兔子,笑道:“早就聽聞少主的箭術百步穿楊,例無虛發。今日一見,果然不同凡響。”

另一人接著道:“虧得那些人就知道吹噓姓宋的有多厲害,我看他們是冇見過少主出手,否則還有姓宋的什麼事?”

“哈哈,熊將軍說的一點冇錯,姓宋的給少主提鞋都不配……”

白衣男子擰了擰眉,原本正換著花樣拍他馬屁的幾人立馬禁了聲。

白衣男子冷聲道:“每人去領十個軍棍。”

說罷他正準備轉身離開,視線一撇注意道什麼,他腳下的步子頓住,蹲下身扒開麵前的一從荒草,一顆圓潤的金色珠子正安安靜靜的待在那。

白衣男子眸子一凝,拾起金珠,又從懷中拿出一個荷包,從裡麵倒出一顆珠子。

這顆是他在瑞王府進刺客那日所拾。

兩顆珠子放到一起對比,不論是做工還是大小,都一模一樣。

白衣男子眯了眯眼,吩咐道:“立即召集所有將軍去我帳中議事。”

在場的人麵麵相覷,不明白髮生了何事,但還是連忙跑去叫人了。

白衣男子看著手中的兩顆金珠,眼中劃過一抹複雜之色。

京中的夫人小姐大都喜歡在鞋麵上繡珍珠等物裝飾。

繡金珠的,他至今為止隻見過一人!

……

來的時候有人帶路沈易佳還不覺得這路繞,回去的時候差點把她繞暈。

要不是有宋璟辰在,她估計自己應該走不出去。

感謝逃避現實的打賞

(本章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