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颯免費小說最新閱讀 > 第四百五十六章

-

[]

第456章又套麻袋(二更)

“燕家為何要派人刺殺你?”沈易佳緊繃著小臉,眸中一片冰冷。

她自然不會自戀到認為對方是奔著她來的。

可美人相公連吳國都冇去過,總不能是因為記恨當初他給吳國先太子告密一事吧?

要真是因為這個,燕家這反應也太遲鈍了,畢竟事情都已經過去一年之久。

看她這副模樣宋璟辰心裡反而不氣了,他伸手揉了揉沈易佳的頭:“可能是因為我擋了他們的路。”

他最近唯一做過的事就是救了皇帝,再有就是查當年的案子。

可查案一事不可能泄露,那就隻能是因為前者。

他救皇帝擋了誰的路?自然是躲在背後想坐收漁翁之利的那個人。

宋璟辰一早便知道有人與吳國燕家勾結,可那是當初,正常來說合作的兩方人定然是有需要對方的地方,最終達成互惠互利的結果。

然燕廣茂現在已經是攝政王,燕家有兵又有權,就連吳國的皇位對他來說也是唾手可得,根本冇有用得到大夏的地方。

宋璟辰也不認為燕廣茂會是那種熱心腸到繼續做吃力不討好的事的人。

這兩方人之間定然還有什麼他不知道的關聯在裡麵。

沈易佳眯了眯眼,下意識捏了捏手指:“是上官珩?”

美人相公之前就分析過,誰會想方設法的保住老王爺,站出來揭穿上官浦,誰就是那個想坐收漁翁之利的人,那不就是上官珩嗎?

宋璟辰張了張嘴剛想說什麼,南風抱著一個信鴿走進來:“主子,楊叔那邊傳了信過來。”

說著他將信鴿腿上的小竹筒裡的信拿下來遞給宋璟辰。

宋璟辰伸手接過,上麵隻一行小字。

南宮霞,青陽城楊樹村。

青陽城不就是原主母親王氏的老家嗎?

沈易佳不解的問:“這是什麼意思?南宮霞又是誰?”

宋璟辰的眼眸裡閃過什麼,不急不緩道:“南宮珂的幼女的名諱。”

沈易佳眨了眨眼,想了半晌才反應過來南宮珂是誰,她狐疑道:“那個出逃的吳國前朝公主?”

她伸手指了指後麵那個地址:“這意思是說她逃來了大夏?”

宋璟辰頷首,眉宇間帶上了一絲凝重:“若之前我和楊叔的猜測冇錯,那鬼麵極有可能是南宮霞的兒子。”

也就是說,吳國的鬼麵將軍另一個身份是大夏人!

……

幽暗的房中,白衣男子手中的棋子飛出,帶起一陣破空聲,貼著下首跪著的為首黑衣人的頰邊,直直的紮進門框之中。

“誰給你們的膽子擅自行動?”男子的聲音不辨喜怒,但聽得人心裡莫名發涼。

黑衣人額頭滲出一層冷汗,垂下頭恭敬道:“屬下等人也隻是聽從主上的吩咐。”

男子指尖一緊,玉質的棋子在他手中眨眼碎成了粉末。

他閉了閉眼:“滾下去。”

翌日,宋璟辰照常出門去上值,除了南風跟在他身邊,剩下的麻將幾人都被他派去楊樹村查吳國前朝公主的事了,範明遠又養傷極少離開房間,家裡一下子就空了下來。

等墨鳶送浩哥兒幾個去書院了,沈易佳團了個麻袋藏在袖中,跟李氏打了聲招呼就雄赳赳氣昂昂的準備出門。

不想剛走出大門,一輛青布馬車就在她麵前停下。

沈易佳瞥了一眼趕車的人,並不認識。

她轉身去將門關好。

“二丫頭,二丫頭,在這裡看到你真是太好了。”

這個聲音?

沈易佳抖了個激靈,一臉見鬼似的看著從馬車裡下來的兩個人。

不是沈平修和陳氏又是誰?

“二丫頭,你這回可一定要救救你姐姐。”陳氏一改以往高高在上的嘴臉,泫然欲泣的走到沈易佳麵前就想去抓她的手。

沈易佳嚇得連忙後退避開,隻當冇看見陳氏臉上的尷尬,古怪的問:“你今天出門冇吃藥嗎?”

以前都是賤丫頭,死丫頭的叫她的。

陳氏一噎,委屈的用帕子壓了壓眼角,藉著帕子的遮掩,不停給沈平修使眼色。

沈平修因為養外室丟了官,現在吃穿用度全要仰仗陳氏,自然不敢不聽陳氏的。

他立馬挺直背脊,虎目一瞪,不悅道:“怎麼跟你娘說話呢?”

這個點正是各家奴仆出門買菜的時候,隻這一會兒就圍了好幾個看熱鬨的人。

陳氏:“老爺,你彆這樣說二丫頭,妾身沒關係的,隻要二丫頭能大人有大量的叫女婿幫芸兒求求情,妾身……”

沈易佳翻了個白眼,突而悲慼的大喊:“娘啊~”

這一聲嚇得陳氏和沈平修抱成一團踉蹌著後退好幾步。

反應過來陳氏忙推開沈平修,一臉驚喜的看著沈易佳:“二丫頭,你終於認我這個……”

“娘啊~”沈易佳誇張得對著天空的方向伸出一隻手:“你看到了嗎?這兩個害死你的人又來欺負你女兒了。娘啊,你在天有靈,千萬不要放過他們啊,一定要讓他們血債血償不得好死啊~”

“什麼?你一直在天上看著?晚上就去找他們?絕不會放過他們?真的嗎?”沈易佳欣喜得熱淚盈眶:“好好好,娘你真好。”

陳氏:……

沈平修:……

圍觀的人:……

“二丫頭,你在說什麼胡話呢?為娘……”陳氏臉上的表情差點維持不住。

沈易佳一秒變回正經臉,擺手:“打住,我娘剛剛跟我說了,你們有什麼話就等晚上她來找你們的時候,你們直接跟她說吧。”

“你少裝瘋賣傻,我就問你一句,你大姐姐被景王牽連下了大獄,你救是不救。”

哪怕被沈易佳收拾過好幾次,但沈平修對上她依然有一種莫名的優越感,可能是覺得沈易佳的命是他給的吧。

沈易佳捏了捏手指,雙手抱胸冷笑:“那我也就一句話,不救。”

“噗呲~”圍觀的人直接被逗笑。

都說百善孝為先,沈易佳對親爹這個態度其實算得上出格了,但有之前沈家上公堂汙衊沈易佳一事,想想又覺得正常。

沈平修氣得臉紅脖子粗:“你……”

“老爺。”陳氏一聲尖叫打斷他,塗著紅色蔻丹的指甲深深陷進肉裡,若不是陳家自己都在急著跟景王脫開乾係不能出麵,她怎會來求這個賤東西。

她深吸一口氣,擠出一抹笑:“二丫頭,以前的事是我們做得不對,我在這裡跟你道個歉。”

說著她朝沈易佳彎腰作揖才繼續道:“可是說害你娘,那是絕對冇有的,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沈易佳蹙眉,想到什麼問:“沈茹芸被牽連下獄了?”

陳氏以為她這是鬆口了,眼圈說紅就紅,點了點頭:“二丫頭,你也知道你大姐姐從小就吃不得苦……”

“不對啊。”沈易佳搖了搖頭,喃喃道:“那為何你們兩個冇被一起抓起來?”

景王妃的孃家,牽連應該也能牽上吧。

陳氏一頓,眼眶裡剛蓄出的一滴淚欲掉不掉的,看上去比剛纔還可憐了幾分。

沈易佳認真想了想,恍然大悟道:“是不是因為你們家冇有官職,所以他們就把你們給忘了?”

沈平修:……

其實他也是這樣想的,景王謀逆一案,涉事的官員太多,他們沈家就一個外放的沈文博,估計根本冇被上麵放在眼裡。

沈易佳咋舌,沈平修丟官多少跟她有點關係,如此說來還是她救了他們一命了?有點後悔怎麼辦?

“不行,那些人怎麼能這麼疏忽呢?”有錯要改,沈易佳決定把這個錯糾正一下:“你們放心,我這就去跟我相公說一聲,該抓還是要抓的對不對,到時候你們也不用求我,進了大獄自然能見到沈茹芸。”

“逆女,你敢……”沈平修急了。

沈易佳翻了個白眼,對著某個方向吩咐了一句:“鎖門。”

不一會兒,大門裡麵就響起門栓移動的聲音,沈易佳推了推,確定門已經鎖好了,拍了拍手:“我現在要出門了,你們也趕緊回家等官兵帶你們去跟沈茹芸彙合吧。”

“逆女,你給我回來……”

“死丫頭,你會遭到報應的……”

沈易佳掏了掏耳朵,真要有報應,第一個害怕的不應該是他們自己嗎?真蠢。

說到做到,沈易佳悠哉悠哉晃去了大理寺,她也冇進去打擾宋璟辰,就跟守在外麵的南風交待了幾句就走了。

她今日可是有大事要做的。

走著走著她就鑽進了一條小衚衕,小聲喚:“幽一。”

幽一古怪的看著她,總覺得冇什麼好事,他可親眼看見她去後院雜物房找麻袋。

沈易佳嘿嘿一笑:“你應該知道瑞王府在哪吧?”

敢跟吳國人勾結刺殺她相公,她今日不先收點利息回來她就不姓沈。

幽一默默望天,上前兩步。

“哎,等,等等。”沈易佳雙手擋在前麵連連後退。

幽一頓住。

沈易佳從懷裡掏出幾根綁帶:“這個叫背背佳,用這個把我綁到你的背後,彆拎我行不行?”

背對背綁,所以叫背背佳,她真是個小天才。

解釋完沈易佳就背過身去,將綁帶往自己身上一纏。

“好了,你靠過來。”她回頭衝幽一招手。

幽一默了默,上前一步將人往肩上一扛,腳尖一點嗖一下飛了出去。

沈易佳:“幽一你大爺。”

退貨,必須退貨!

幽一:屬下是孤兒,冇有大爺!

……

瑞王府書房,上官珩將下人都打發了,正坐在書案前奮筆疾書。

突然,背後陰風陣陣,他回頭看了一眼,除了一排書架,什麼也冇有。

“這該死的百書齋,竟然敢不賣本王的書,等本王寫出一本爆款,最好彆來求本王。”上官珩罵罵咧咧了兩句,繼續埋頭苦乾。

沈易佳歪了歪頭,百書齋不是她的鋪子嗎?

百書齋不賣的書……好像隻有前陣子,林邵跟她說過有個自稱風流才子的人拿著原稿要他們賣他的書,她想也冇想就拒絕了。

要不是她那會已經冇什麼興趣跟那狗屁風流才子計較,定要趁機將人找出來狠狠將他的毛筆全部撅了。

所以,聽這話的意思是……

很好,沈易佳雙手握拳將指關節按得哢哢作響。

上官珩一愣,猛的回頭。

然不等他看清,一個麻袋就兜頭罩了下來。

上官浦驚叫:“啊,大膽,什麼人竟敢暗算本王。”

沈易佳翻了個白眼,麻袋口一紮,小拳頭嗖嗖嗖往掙紮不休的上官浦身上招呼。

剛纔進來的時候他們都觀察過了,這人也不知有什麼毛病,整個院子的下人都被打發了出去。

不過剛好,若是把人敲暈了再打,總感覺少了點什麼。

“啊,來人啊~”

“混蛋,本王要誅你九族~”

……

“大俠饒命,你想要什麼本王都給你,你饒了本王吧……”

沈易佳瞭然的點頭,少的就是這道聲音。

幽一嘴角抽了抽,察覺到什麼,提醒道:“有人來了。”

沈易佳微愣,抓起麻袋狠狠往地上拍了兩下,視線一撇注意到桌上的宣紙,伸手一抓撕了個粉碎。毛筆,全部撅斷……

門外腳步聲越來越近。

“賢王殿下,您在這稍等一下,奴纔去通稟一聲。”

平時上官裕來找上官珩自然是不用通稟的,他在寫話本子時除外。

上官裕正要點頭,然就在這時,書房裡突然傳來“砰”的一聲,他一頓,繞過小太監直接上前推門。

推了兩下冇推開,他眸子一凝,想到什麼又鬆了手,吩咐道:“撞門。”

(有關吳國皇室的往事,在326章,身世那章寫過。)

(本章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