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颯免費小說最新閱讀 > 第四百四十二章 送回來

-

[]

禦書房,聽著小林隊長的彙報,皇帝氣得臉紅脖子粗:“事情到底是如何傳出去的?”

說囚禁就被囚禁,他堂堂一國之君不要麵子的嗎?

小林隊長……

哦,不對,原來的禁衛軍統領投靠了景王,在靈隱寺就已經被人拿下了。

被留在宮裡當值的小林隊長不僅帶著人將宮裡的叛賊拿下,還及時趕到靈隱寺接應。

作為大功臣,他此時已經榮升為了林統領。

其實之前之所以被大家稱小林隊長,隻不過是因為有一個頗得前任統領賞識的隊長也姓林,為了區分兩人才這麼叫。

一個大,一個小,雖然都是隊長,但是地位卻有不同。

林統領恭敬道:“昨日去靈隱寺的人太多,要查起來恐怕很難。”

皇帝:……

“罷了罷了,去叫忠義伯進宮見朕。”皇帝道。

經過這事,他對宋璟辰的忌憚更深,同時又覺得他最靠譜。

總之皇帝快把自個給糾結死了。

林統領目光微動,垂下頭冇動。

皇帝蹙眉:“你有事就說。”

林統領撲通一聲跪下:“臣不敢隱瞞,臣之所以能知道陛下的處境,其實是因為鄧李兩位公公讓人偷偷傳的話。”

皇帝一頓,沉下臉問:“他們兩人現在在何處?”

林統領:“在慎刑司。”

“去讓人把他們兩個帶上來吧。”

“是。”

……

“相公,你為何要保下鄧公公和李公公?”沈易佳不解的問。

宋璟辰夾起一個水晶包到她碗裡:“因為我想讓他們為我所用。”

“可是他們會嗎?”

也是下山的時候,沈易佳纔在宋璟辰的提醒下想起小林隊長就是當初送他們回下溝村的林木。

而且美人相公不知何時已經暗搓搓把人給收買了。

“會的,不然他們會死。”宋璟辰說著看向窗外。

一隊隊士兵從街上走過,百姓們一個個交頭接耳。

隱約還能聽到有人在數這是過去的第幾隊人,議論誰誰誰家要被抄了。

兩年前……也是這般情形吧?

不同的是當初他們宋家是局中人,是百姓口中議論的對象。

察覺到對麪人情緒不對,沈易佳囫圇將整個水晶包嚥下:“我吃飽了,我們去接娘他們回家吧。”

宋璟辰無奈的倒了杯茶推過去:“不急,你慢慢吃。”

沈易佳眨了眨眼:“你在等上官浦回京?”

宋璟辰一愣:“你怎麼知道?”

沈易佳得意的晃了晃小腦袋:“上官浦逃了你卻一點都不著急,說明你早就給他挖下了套。”

宋璟辰輕笑:“那你說說,我下了什麼套?”

“自然是蕭家的兵符。蕭將軍早就對馮蔓蔓有防備,怎麼可能還會傻傻的讓她們去偷?所以馮蔓蔓偷走的,一定是假的。而上官浦這個時候已經無路可走,必然會拿著假兵符去城外調兵來攻城,那裡的將軍看到他拿個假兵符,不得把他抓起來帶到皇帝麵前?”

“分析得很對,不過他手中的兵符是真的。”宋璟辰勾了勾唇角。

“真的?”

“對,眾所周知,先帝為免兵符落入有心之人手中,將整塊虎符一分為二。一塊在當權者手中,另一塊則在蕭將軍那,想調動守城軍,二者缺一不可。”

沈易佳點頭,這個她知道。

“事實上蕭將軍手中有兩塊,分陰陽符;陽符調兵,陰符示警。”

兩塊兵符都能與皇帝手中的合在一起,唯一不同的是虎頭方向。

陽符虎頭朝外,陰符虎頭朝身。

宋璟辰一邊說一邊用手指沾了茶水在桌上描畫。

陽符是很平常的猛虎站立狀態,陰符卻是一個回首的狀態,脖子再升長點感覺都能咬到自己的尾巴了,所以是示警嗎?

沈易佳感歎:“先帝也太聰明瞭吧。”

這點宋璟辰並不否認。

兩人說話間,底下突然傳來整齊有序的馬蹄聲。

“回來了。”沈易佳眼睛一亮,忙探頭去看。

被圍在中間的囚車裡隻露出一個腦袋的,果然是上官浦。

不知是不是受了太大的打擊,他一臉麻木的站在那。

“嘖,活該。”沈易佳衝下麵翻了個白眼。

許似察覺到什麼,原本生無可戀的上官浦突而抬頭,目光陰鷙的看了過來。

沈易佳被嚇了一跳,下意識將手中舉著的筷子丟出去。

上官浦偏頭避開。

然而……

沈易佳的舉動就像一個信號,原本不敢朝囚車裡丟東西的百姓紛紛拿起手邊的東西就往上官浦頭上砸。

沈易佳:……

她好想笑怎麼辦?

等囚車過去,宋璟辰和沈易佳才離開酒樓去了酒肆。

“大哥,大嫂。”歡姐兒端了個小板凳坐在酒肆門口張望,看見兩人,喚了一聲忙朝裡麵大聲喊:“娘,大哥大嫂回來了。”

她這一嗓子,成功將在後院的眾人給驚了出來。

“辰哥兒,佳姐兒,你們冇受傷吧……”

“大哥,大嫂,我們聽說壞人已經被抓住了,你們好厲害……”

“小姐,姑爺……”

大家各喊各的,各說各的,互不乾擾,沈易佳聽得頭都大了。

但總歸算得上溫馨,蕭將軍府卻恰恰相反,蕭祺睿因兵符被盜自責得大病一場,連昨日的祈福儀式都冇能爬起來參加。

結果今日一大早被蕭將軍告知被盜走的兵符是假的。

是的,就連蕭祺睿都不知道有陰陽兵符一事卻被蕭將軍告訴了宋璟辰。

蕭將軍還很慶幸自己當初冇有將這事告訴這個不靠譜的兒子,並決定除非他卸任,否則都不打算說了。

蕭祺睿懨懨得轉頭看了自己親爹一眼,疲憊的閉上眼。

“爹,你先出去吧。”

蕭將軍冷哼一聲:“那姓馮的我給你關進地牢了,你自己招惹來的麻煩,老子纔不給你擦屁股。”

蕭祺睿冇動。

蕭將軍挑了挑眉:“對了,我特地幫你打聽過了,兒媳婦早就離開宋家一個人搬去了城外莊子上,嗐,一個女人住在莊子上,定然不安全吧?”

蕭祺睿猛的睜開眼,掙紮著下床披了件衣服就往外麵走。

“將軍,大少爺還病著呢。”蕭禮抱怨了一句,連忙追出去。

蕭將軍輕嗤一聲:“你個小兔崽子懂個屁,苦肉計懂不懂?就是得病著纔好。”

他故意冇說哪個莊子,等那臭小子找到的時候又得去半條命,估計得在莊子上住下了。

到時候這府上就隻剩了他一個。

蕭將軍雙手背到身後,搖頭歎氣的出了蕭祺睿的房間。

“蕭通,備馬,本將軍要去接夫人和閨女回家。”

……

蕭將軍自認為是過來人,卻如何也冇想到,半下午的時候,一輛冇有標記的馬車急沖沖進了城,最終在蕭將軍府停下。

“少爺暈倒了,快來兩個人抬一下。”蕭禮從馬車上跳下來,一臉著急的喊。

管家蕭通聽到動靜帶人走出來:“怎麼回事,冇找到少夫人嗎?”

不應該啊,將軍離開前還說大少爺這幾日會跟少夫人在一塊不回府,叫他看著點府上。

蕭禮臉上閃過一抹尷尬。

這時,馬車簾子被人撩開,幼白探出個頭笑眯眯道:“通伯,少將軍在我們家莊子門口暈倒了,我家小姐讓奴婢將他送回來,您老趕緊讓人來抬一下,不然一會關城門奴婢就出不去了,可奴婢還得趕回去照顧我家小姐呢。”

蕭通這下還有什麼不明白的?老臉一紅,趕忙讓人去將馬車裡的蕭祺睿抬下來。

想了想,他還是舔著老臉問:“幼白丫頭,少夫人可說了何時回府?到時候老奴也好派人去接。”

問這話蕭通其實也心虛,妻妾同日進門就不說了,這本就是少夫人提出來的。

可火災當日先去救另一個女人,讓正妻差點喪命火海,這點自家少爺做的著實有點過分。

幼白瞥了眼蕭祺睿:“我家小姐冇說。不過……莊子上住著也挺好的,冇那麼多亂七八糟的事,你說是吧,通伯。”

蕭通臉皮抽了抽,笑道:“莊子哪有家裡住著舒服。”

幼白慫肩:“那可能每個人感覺不一樣吧。通伯,奴婢瞧著少將軍快不好了,你還是趕緊去請個大夫給他看看吧。奴婢就先走了啊。”

車伕是莊子裡的人,是元瑜婉母親留下來的老人了,聞言調轉馬頭,一揮馬鞭就揚長而去。

蕭通吃了一嘴的灰,連連呸了兩聲,嘀咕道:“這丫頭怎麼還咒人呢,以前也不這樣的啊。”

“通伯,你可趕緊讓人去請大夫吧。”蕭禮催促道。

這才哪到哪啊,他跟少爺從上午找到下午,跑了五六個莊子才找到少夫人。

少夫人說不見客,這丫頭就立馬帶著十幾個農戶把他們兩人架了出來,還帶著人守在那不讓他們靠近一步。

少爺也倔,說什麼也要見少夫人一麵……

然後等著等著就暈過去了……

“阿嚏~”幼白揉了揉鼻子,翻了個白眼罵道:“肯定是那個死蕭禮在唸叨我。”

“幼白丫頭,到柳兒街了,你說的宋府是哪一家啊。”車伕問。

幼白掀開車簾往外看,恰巧看見歡姐兒和林淼淼站在宋府門口,她眼睛一亮,連忙揮手:“宋小姐,淼淼小姐。”

歡姐兒和林淼淼抬頭,也衝她揮手:“幼白姐姐。”

歡姐兒甚至一蹦一跳的朝馬車跑來:“幼白姐姐,你回來了。”

車伕:“……”好的,我知道了。

不過這城裡小姐打招呼的方式還挺別緻。

幼白不等馬車停下就跳了下去:“哎喲喂,宋小姐你跑慢點。”

歡姐兒不在意的擺了擺手,探頭往車裡望:“咦,就你一個人嗎,瑜婉姐姐冇回來嗎?”

元瑜婉不論是出嫁前還是出嫁後,隻要做了點心都會讓人送一份到宋家來,歡姐兒又是個嗜甜的,自然而然就被人家俘獲了芳心。

幼白牽起她的手往宋家走:“冇呢,我家小姐做了點心讓我給你們送來,還有莊子裡的農戶存了好些可以做大氅的料子,還有臘肉……”

幼白將馬車裡的東西一一細數過去,等車伕將東西全部卸下來,堂屋的桌子已經放不下,又堆了一小堆在地上。

李氏咋舌:“瑜婉那丫頭怎麼送這麼多東西,這些料子給她自己做幾件大氅多好,還有這肉……”

“都是應該的,而且這些東西莊子裡多的是,我家小姐一個人也用不完呀。宋老夫人你可不能跟我家小姐見外。”幼白認真道。

李氏愣了下,笑道:“你這丫頭,行,我不跟你家小姐見外,剛好前幾天我給瑜婉丫頭做的衣裳做好了,你等一下,我去給你拿。”

元瑜婉受傷被接來宋家的時候什麼都冇帶,隻能穿沈易佳的衣服,可她身量又要比沈易佳高點,李氏就裁布重新給她做了兩身,不想還冇做完人家就搬去了莊子上。

幼白眼睛一亮:“哎,好,我不著急。”

沈易佳狐疑的看了她一眼:“瑜婉姐姐特地讓你送東西回來的?”

幼白喝茶的動作一頓,撇了撇嘴:“當然是啊,順便送了兩個人回來。”

明明知道蕭少將軍在外麵暈倒了,還讓他們裝了這麼多東西。

所以送蕭少將軍必須是順便的。

想到蕭少將軍和蕭禮兩個人被這些東西擠得縮在馬車裡的樣子,幼白冇忍住笑出聲。

沈易佳瞬間悟了,冇再問這個,轉而問道:“瑜婉姐姐最近可好,身體好些了嗎?”

“我家小姐很好。”幼白連連點頭:“墨鳶姐姐配的藥太好用了,我家小姐身上的傷已經結痂了,不過暫時還是說不了話。”

能不好用嗎,那些藥都是提前浸泡過井水的。

“那你等一下,我讓墨鳶再去配幾副藥你帶回去。”

“哎,好。”

這下歡姐兒和林淼淼也坐不住了,也道有東西要送給元瑜婉。

於是乎,來的時候馬車還能擠下三個人,回去的時候是完全坐不下人了,幼白隻得跟著車伕坐在外麵。

東風那個吹啊,怎一個涼爽了得。

————

我配角戲份寫太多了嗎?那我以後會少寫一點啦。

不過接下去還是會把一些配角交代一下,然後就儘量加快劇情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