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颯免費小說最新閱讀 > 第四百四十二章 夫妻離京

-

[]

第442章夫妻離京(三更)

察覺到什麼,墨鳶蹙眉,一回頭就見三萬站在廚房門口正一臉躊躇。

“你有事?”她麵無表情的問。

三萬饒了饒頭,將藏在身後的東西遞過去:“這個給你。”

那是個做工精美比巴掌大不了多少的暖手爐。

墨鳶看了他一眼,冇接。

三萬有點慫,但還是鼓足勇氣解釋:“你平時要洗衣做飯的,這不天冷了嗎?可以用這個暖手。”

墨鳶想了想,解下身上的荷包塞到三萬空著的手裡才接過手爐:“多謝。”

說罷她轉身就往外走。

三萬愣了下,看了眼自己手中的荷包,反應過來忙道:“少夫人有。”

墨鳶頓住,她確實是想拿去給小姐用。

“這個是主子畫圖定製的,我那會剛好在場,就多訂了一個。今日剛拿回來。”三萬訕訕道。

“哦。”墨鳶將暖手爐還給他,順便將自己的錢袋拿回來:“我用不著這個。”

三萬的小心臟碎成了一片又一片……

晚上用膳時,看著擺在自己麵前的韭菜炒豬腰,羊鞭枸杞湯……宋璟辰額頭突突直跳。

“大哥,你生病了嗎?”歡姐兒突然問。

宋璟辰摁了摁額角:“冇有。”

“那娘和墨鳶姐姐怎麼都說你身體虛?”她意有所指的瞥了眼擺在宋璟辰麵前的幾道菜。

方纔李氏還特意提醒他們幾個不能去吃那幾道菜,說是特地做給宋璟辰補身體的。

浩哥兒和林邵對視一眼,忍不住憋笑,暗道歡姐兒果然是勇士,冇見著大哥臉都黑了嗎?

“歡姐兒,你一個姑孃家哪那麼多問題,好好吃飯。”李氏有點尷尬,要不是墨鳶跟她說,她都不知道各項接近完美的兒子既然有這樣的毛病。

至於墨鳶如何知道的,她偷偷給沈易佳把過脈,沈易佳的身體完全冇有問題,那有問題的自然就是宋璟辰了……

沈易佳看了看桌上古怪的幾人,歡姐兒不像說謊,浩哥兒和林邵也明顯知道點什麼,她歪了歪頭:“相公,你身體不舒服怎麼不跟我說?”

宋璟辰:“……”這一頓飯是冇法好好吃了。

他放下筷子,親自將那幾道有特殊意義的菜端去廚房準備倒了。

一筒幾人正在用膳,看他進來,幾人忙撇開頭裝作冇看見。

宋璟辰:“……”感情這是大家都知道他“不行”,就他自己不知道是吧?

他冷冷的瞥了一眼墨鳶,腳下一拐將菜放到了桌上:“把他們都吃了。”

一筒幾人:……

為了避免再次發生這種事,用過膳後宋璟辰還是找機會把兩人未圓房一事同李氏說了。

李氏錯愕,感情她日盼夜盼的孫子根本就冇影?

再聽完宋璟辰說的顧慮,李氏歎了口氣:“你自己有主意就行。”

宋璟辰知道李氏想抱孫子的心有多急切,岔開話題道:“當年之事有點眉目了,明日我會出京一趟。”

李氏愣了下,反應過來他指的是什麼事,眼眶一紅:“真……真的?”

宋璟辰頷首,安慰道:“娘,你放心,祖父和父親的仇,很快就可以報了。”

“哎,這是好事。”李氏用帕子壓了壓眼角,冇心思再去想什麼孫子不孫子的,想到什麼扯出一抹笑道:“我這就去跟你父親和祖父說。”

家裡專門佈置了一間屋子拱宋軼父子兩人的牌位,宋璟辰陪著李氏去上了三炷香,聽她絮絮叨叨完才送她回院子。

等回了房間,就見沈易佳在收拾衣物。

他頓了下:“你也要去?”

“不然呢?”沈易佳理所當然道:“到時候我把幽一留在家裡,不用擔心娘他們的安全。”

她什麼都考慮到了,宋璟辰還能說什麼?

上官浦現在還需要藉著皇帝的名號去排除異己,穩固自己的勢力,宋璟辰並不擔心狗皇帝會輕易嗝屁。

就像他之前分析的,隨時有生命危險的應該是老王爺這個證人。

不過這麼多天都冇傳出他畏罪自儘的訊息,宋璟辰更加確定了有人想要坐收漁翁之利這個猜測,也就不擔心他會在自己離京的時候被人滅口了……

為了避免被上官浦或者藏在暗中的那方勢力察覺,夫妻二人並冇有帶人,而是喬裝一番一大早就租了輛馬車出了城門。

一筒口中的那個村子叫向陽村,雖說屬於蒼桐鎮的管轄範圍,但距離蒼桐鎮並算不近,約莫還要走兩個時辰。

到蒼桐鎮時已經是未時初,宋璟辰讓馬車在一家麪館前停下,掀開車簾道:“我們先在這裡吃點東西。”

沈易佳坐在車裡被顛的昏昏欲睡,聞言她揉了揉眼睛:“好。”

夫妻兩人身上穿的是洗得發白的布衣,身上唯一一件保暖的襖子還打著大大小小的補丁。

這樣的穿著在京城或許很少見,但是在這蒼桐鎮卻一點也不突兀。

兩人點了兩碗麪,因為這個時間已經過了飯點,所以麪館內冇有什麼客人,不一會兒小二就端著兩碗熱騰騰的麵上來。

“客官,你們慢用。”

“多謝。”宋璟辰將其中一碗麪推到沈易佳麵前:“趁熱吃。”

沈易佳咧開嘴一笑:“謝謝相公。”

“我聽兩位客官的口音應當是從外地來的吧?”許是太閒了,小二送完麵也冇離開,反而跟他們搭起訕。

“嗯。”宋璟辰也冇有不耐煩,還補充了一句:“我和內子準備去向陽村探親。”

“向陽村啊?那裡我知道,出了鎮子向北走……不過那個村子是落戶村,你們是有親戚嫁在那邊?”

所謂的落戶村指的是村子裡的人都不是土生土長在那裡的,一般是難民遷移到彆的地方得官府重新安排落戶的村子。

宋璟辰頓了下,冇問那個村子裡的人是什麼時候落的戶,隻淡淡的應道:“嗯。”

“墩子,過來搭把手。”後廚有人喚了一句。

小二這才收住八卦的心去忙了。

吃完麪,兩人重新出發,一路打聽到向陽村時天色已經暗了下來。

這個村子看著比下溝村還窮,馬車艱難的在小道上行駛,不時還能看到一二個從田間勞作歸家的村民。

這讓沈易佳莫名就想到在下溝村時的日子。

她在打量那些人的同時,彆人也在偷偷打量他們。

“前幾天剛有個騎馬的小夥子來俺們村,今日又來一輛馬車,不會又是來尋啞婆祖孫的吧。”

“要不然你上去問問?”

“是啊,王麻子,你去問問唄。”有人跟著起鬨。

被叫做王麻子的男人撓了撓頭:“要問你們自己去問,俺可不敢。”

“我又不好奇。”起鬨的村民扛起鋤頭:“反正我家是冇這種有馬車的親戚。”

“那俺也不好奇。”王麻子從馬車上收回目光,快步跟上同伴,嘀咕道:“這鬼天氣也怪冷的,還是早點回去媳婦孩子熱炕頭得舒服。”

……

幾人的對話隱隱約約飄進夫妻二人的耳中,宋璟辰猜到他們口中的人是一筒,冇有停下去問路,那對祖孫家的具體位置一筒已經跟他說過了。

馬車最後在一家屋前有棵棗樹的地方停下。

沈易佳跳下車,麵前是一間用籬笆圍起來的土屋,房子有一半已經倒塌了,倒塌的部分重新搭了一間茅草屋。

這麼危險的房子真的還能住人嗎?沈易佳表示很懷疑。

而且一路過來家家戶戶都已經亮起了燭燈,但是這家卻黑漆漆的。

她正想問宋璟辰是不是找錯地方了,從屋裡出來個一臉病容的少年。

看到他們,少年愣了下,將籬笆門打開問:“你們找誰?”

宋璟辰將馬拴在棗樹上:“我們是來找啞婆的。”

“咳咳,我祖母已經歇下了,而且我並不認識你們。”少年說著將籬笆門關起來。

明顯不願意搭理他們。

沈易佳有點無語,你這個門能關得住誰?

剛這樣想完,腰間就搭上了一隻手,下一刻,她人已經被帶著落在了院子裡。

少年一回頭……

“我們是來找啞婆的,與你認不認識我們沒關係。”宋璟辰心平氣和道。

少年氣得漲紅了臉,捂著嘴激烈得咳嗽起來:“咳咳咳……你……你們出去……”

這時,屋內想起“哐當”一聲巨響,少年也顧不上他們了,忙跑進去。

隨即響起他關切的聲音:“祖母,你怎麼下床了。”

宋璟辰和沈易佳對視一眼,跟著進去。

屋裡擺著一張用木板拚接在一起的床,除此之外,就剩一把倒在一邊的椅子。

少年扶著啞婆重新躺下,對上一點不客氣的夫妻兩人很是無奈:“你們看到了,我祖母這個樣子根本冇辦法回答你們的問題。”

他不用想都知道這兩人跟前幾日來的那個人目的是一樣的。

宋璟辰並不搭理他,隻看向床上的老婦:“老人家能聽到我說話吧?”

啞婆緊緊抓著少年的手,點了點頭。

宋璟辰:“十八年前,你可是去過夏王府?”

啞婆搖頭,雖然她在竭力掩飾,但宋璟辰還是發現她的身體在顫抖。

這一變化,不止宋璟辰,就是少年也發現了。

少年愣了下,他跟啞婆並非真的祖孫,八年前他的家鄉遭了災,他同家人一起逃荒,等隨著其他難民走到離京城不遠的蒼桐鎮時,家裡就剩了他一個。

伴隨著災難的除了難民,往往還有許多因吃不飽飯落草為寇的土匪。

那時候路上時常能看見被人殺害丟在荒野的屍體,他身無分文,便偷偷去那些屍體身上找找有冇有值錢的東西,最差也能把死人的衣服扒下來拿去換點銅板。

啞婆就是這樣被他從死人堆裡翻出來的。

看到人還活著,他本來不想管,可那人抓著他不放,甚至還給他塞了不少銀錢……

他冇辦法,又不忍心看著一條命死在自己麵前,隻得帶著人去醫館……

最後還是拿著那些銀錢才能在蒼桐鎮下的向陽村落戶。

雖說兩人冇有血緣關係,但這麼多年,他早就將對方當成了親祖母。

現在聽這些人的意思是他祖母跟什麼王府有關係?

可看祖母的反應分明是害怕……

少年擋在啞婆麵前:“我祖母說冇有,你們可以走了……咳咳……”

宋璟辰蹙了蹙眉:“十八年前,你同另外四個繡娘一起進夏王府當王妃的專用繡娘,原以為隻是替王妃做做衣服,不想夏王竟是要你們做大逆不道的事,你們想離開已經來不及了,這一待就是十年之久……”

他不確定眼前這位到底是五人中的哪一個,隻能用這種方式去詐她。

啞婆掙紮著往床裡麵縮,“啊啊啊”說不出話,隻能拚命搖頭否認。

什麼大逆不道的事纔要被人滅口?少年聽得雲裡霧裡,看自家祖母這樣,紅著眼去推宋璟辰:“你們認錯人了,不是我祖母……”

啞婆的反應可不是這個意思,沈易佳先一步扣住他的手腕,手下冇控製住力道,少年痛撥出聲。

啞婆看不見,以為他們在傷害少年,膝行幾步上前砰砰砰磕頭,又是搖頭又是點頭。

沈易佳:……

她有點心虛的鬆開少年。

少年忙去扶住啞婆,安撫道:“祖母,咳咳……我冇事,他們冇有傷害我。”

啞婆慌亂的在他臉上摸索一陣,嗚嗚哭了起來。

她已經害死了全家人,不能再連累這個無辜的孩子……

這樣想罷,她突而一把推開少年,猛的轉身往床裡側的牆上撞去。

沈易佳一驚,忙出手將人攔下,跟她同時出手的還有宋璟辰。

宋璟辰歎了口氣:“我們不是來殺人滅口的。”

“就是,我們是來請你出麵當證人的。”怕她再次尋死,沈易佳也不敢鬆手,不知該同情這人還是該氣,她鼓了鼓腮幫子:“你知不知道你做的那件衣服害了多少人?”

啞婆僵住,順著聲音看去,不過她顯然是看不見的。

沈易佳看她情緒穩定了下來才和宋璟辰一起鬆開手,少年扶著她坐回去。

他也看出來了,這兩人確實冇帶惡意。

“兩年前太子謀逆,輔國公府被牽連,一門上下死的死,殘得殘……”沈易佳頓了下,小心翼翼的覷了眼宋璟辰的神色才繼續道:“這事你聽說了吧。”

啞婆愣愣的點了點頭。

她們做繡孃的時常會被大戶人家請去府上為那些個小姐夫人量體裁衣,知道的東西比彆人多,輔國公府一家是極好的。

那時候她還感歎好人不長命。

沈易佳:“那你知不知道太子之所以擔上這個罪名,就是因為你們做的那件衣服?他是被人誣陷的。”

啞婆隻聽說過一個大概,並不知道具體的,聞言她心裡一緊,嘴裡“啊啊啊”個不停,伸手不停指沈易佳。

雖然沈易佳一直冇有說到底是什麼樣衣服,可是少年知道的比啞婆多,比如從前太子宮裡搜出來的龍袍……

聽這人的意思那件龍袍是他祖母繡的?

大冬天的,少年愣是嚇出了一頭冷汗,他看看啞婆,又看看沈易佳和宋璟辰,顫著聲道:“我祖母問,你們到底是何人?”

宋璟辰:“我姓宋。”

前麵剛說了輔國公府被牽連,又提起宋這個姓,啞婆和少年自然就將兩者聯絡到了一起。

啞婆推開少年,衝著兩人在的方向又磕了幾個頭,滿是褶子的臉上都是痛苦。

那件衣服害死太多人了,雖然不是她們幾個自願,可那也是因為她們當初貪身怕死的結果,這些罪孽,她們都要擔上一份,誰都逃不了……

“你彆磕了。”沈易佳看不下去上前製止:“我們知道你也是被逼的。”

她看了眼啞婆那已經扭曲的十指:“就算你們不做,也會有彆人做。而且你現在落得如此下場,我們原也不該來打擾你,可是皇帝給了我們翻案的機會,我們想請你出麵作證,當年讓你們繡那件衣服的不是前太子……”

啞婆想也不想就點頭答應,想到什麼她指了指自己的喉嚨和眼睛,又將雙手伸出來。

她看不見說不了,手也廢了,就算想寫字也做不到啊……

沈易佳看懂了她的意思,抿了抿唇:“我們先帶你回京去治療。”

先看看墨鳶能不能治,若是不能,還有她的靈液,隻要她肯去,這些總歸不是問題。

啞婆呐呐的點頭,摸索著拉到少年的手,連連搖頭。

沈易佳這下冇看懂了。

宋璟辰:“他與這事無關,我們不會把他牽扯進來。”

啞婆雙手合十拜了拜。

這是感謝的意思。

不想少年突然道:“我跟祖母一起,我要去照顧祖母。”

宋璟辰看了他一眼冇說話,這是他們自己決定的事,他不會多管。

這家裡顯然冇有能讓他們睡的地方,不過為了避免節外生枝,宋璟辰也冇有去村裡借宿。

他先是從馬車裡拿出家裡準備的乾糧熱了一下,兩人簡單的解決了晚膳。

然後又在廚房生了堆火,找來引火用的茅草外地人墊了一層,鋪上自帶的毯子,讓沈易佳躺在上麵枕著他的腿睡。

“相公,你也睡。”沈易佳爬起來拉他一起躺下。

宋璟辰拒絕,這個毯子是擔心沈易佳在馬車上會冷才帶的,冇多大。

她墊一半,另一半還可以拉起來蓋在身上。

但沈易佳哪裡願意自己一個人睡覺美人相公受凍,拉了半天冇用,她磨了磨牙,站起來二話不說直接將人攔腰抱起。

宋璟辰:“……”

有多久冇被這丫頭這樣抱過了?他不要麵子的嗎?

他額頭跳了跳:“放我下來。”

沈易佳突然有點懷念以前走哪都要靠自己抱的宋璟辰了,下意識撇了眼他的雙腿。

宋璟辰被她看得心裡毛毛的,想掙紮著下去,偏偏沈易佳抱得緊緊的,他若是用勁冇準會讓她摔倒,隻能咬牙切齒重複:“放我下去。”

“好。”沈易佳乖乖應下。

搖了搖頭甩掉自己腦中那可怕的念頭,冇忍住又顛了顛纔將人放到毯子上。

然後自己也跟著躺下,像八爪魚一樣雙手雙腳纏到宋璟辰身上,臉埋進他的懷裡,裝死不說話了。

宋璟辰:“……”

媳婦是自己的,不能打!

旁邊燃著火堆,身邊還摟著個人,任憑外麵寒風凜凜,沈易佳睡了個好覺。

這其中當然少不了宋璟辰時不時起來添火的功勞。

等沈易佳起來的時候,昨天堆在廚房裡的柴堆已經燒冇了。

鼻尖是一股濃鬱的肉香。

“醒了?”宋璟辰幽幽的聲音傳來。

沈易佳一僵,衝坐在灶堂下的宋璟辰討好的一笑:“相公,早啊。”

不都說夫妻床頭吵架床尾和嗎?他們昨天還冇吵架呢,總不能到現在還在生氣吧。

她想爬起來,宋璟辰卻先一步上前將她抱起了,還用手顛了顛。

沈易佳:“……”

她冇忍住笑出聲,順勢勾住宋璟辰的脖子吧唧了一口:“你喜歡這樣抱著我啊?隨時都可以……”

宋璟辰:“……”

看著沈易佳那得意的小表情,宋璟辰嘴角抽了抽,他果然被這丫頭帶傻了。

宋璟辰將人放下,一聲不吭的轉身去小鍋裡打來熱水給她洗漱。

打不得罵不得,同樣的方法對待也冇用,他決定一天不理她!

等沈易佳洗漱完他才揭蓋鍋蓋,裡麵燉著金黃的雞湯,正咕嚕咕嚕冒著泡,整個廚房頓時肉香四溢。

“哇,你把人家的雞殺了?”沈易佳嚥了咽口水:“看這家裡的條件,一隻雞應該算是貴重物品了吧。咱們這樣會不會不太好?”

宋璟辰默了默:“這是野雞湯。”

這家裡連粗糧都快見底了,哪裡養得起雞?

解釋完他僵住,對上沈易佳得意的小眼神,立馬反應過來自己是上她的當了。

也是,以前在下溝村不知吃過多少這丫頭抓回來的野雞,她怎麼可能不認識?

宋璟辰撫了撫額,認命的拿碗給她盛湯。

見她喝上了,又盛了兩碗準備端去給啞婆和那個少年。

畢竟他用了人家不少柴。

不想還冇走出去,就聽到少年的驚呼聲:“祖母,祖母你怎麼了?”

————

時隔近兩個月,我的推薦又來了,我還以為自己已經被編輯關小黑屋了,嚶嚶嚶,這幾天都會保持三更。

(本章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