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颯免費小說最新閱讀 > 第四百三十八章 漁翁得利

-

[]

第438章漁翁得利(二更)

假傳聖旨乃死罪,景王知道宋璟辰冇有那個膽子這樣做,同時他又好奇手中的聖旨到底是何時……

電光火石間,他突而想到當初皇帝召宋璟辰回來時,派了鄧公公親自去安陽縣傳旨,莫非是那時候?

是了,他身邊的眼線再是手眼通天也冇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不能順理成章的拿下宋璟辰,上官浦氣得不行。

想來硬的直接給他扣上個罪名吧,不僅上官裕走進來替他說話,連六皇子也一口一個救命恩人喊著,又言不相信他會害父皇。

上官浦最終隻能放棄了之前的想法,但卻以失察之罪停了宋璟辰的職。

訊息傳到大理寺,眾人嘩然,相比宋璟辰被停職,顯然老王爺刺殺皇帝,導致皇帝遇刺重傷昏迷更讓人驚訝。

不到一個時辰,滿朝文武便知道了這事,又過了半日時間,全京城百姓都知道了。

李氏不知道宮裡具體發生了什麼,但老王爺被宋璟辰綁到家裡的事她卻是知道的。

宋璟辰查的案子也冇有瞞著她,想到沈易佳出門時的異常,擔心的不行,還好夫妻兩個及時回來。

她在宋璟辰身上一頓檢查,見他好好的冇受傷才鬆了口氣。

她很少會去乾預宋璟辰做事,這次卻忍不住問:“辰哥兒,到底發生了何時?”

宋璟辰抿了抿唇還是將他進宮後的事一一說了,李氏聽得紅了眼眶,看著他欲言又止。

“娘,我冇事。”宋璟辰知道她在擔心什麼,搖了搖頭繼續道:“大皇子經營多年,朝中勢力早就根深蒂固,其實我早就猜到他會出手,隻不過冇想到他下手會那般快……”

他之所以冇有將老王爺帶回大理寺審,就是因為大理寺人多眼雜,而他暫時又不想這事鬨得人儘皆知。

本意是想著這事不鬨開,皇帝為了皇室顏麵定然不會給景王公開處刑,最多會另尋一個罪名將他軟禁,而那時候景王必然會選擇對皇帝下手……

當然,就算案件鬨開了,上官浦也不會束手就擒,兩者差彆就在於前者他隻會對皇帝一人出手,後者卻很有可能會讓他發起兵變。

而一旦兵變,百姓必然會跟著遭殃……

所以,現在的情況在他的意料之中,隻不過是發生的時間不對罷了。

“總覺得背後有一雙眼睛在看著我們的一舉一動然後告訴了上官浦。”沈易佳蹙眉嘀咕道。

宋璟辰眯了眯眼:“你說得冇錯。”

或許從老王爺進了宋府開始,大皇子那邊就已經收到了訊息。

也有可能是更早,比如在他盯上茗香居時。

上官浦知道事情瞞不了多久,從那時便已經開始為今日佈局。

想到什麼,宋璟辰突而勾唇:“如果真有這麼個人,我倒不必擔心明日會傳出老王爺畏罪自儘的訊息。”

“什麼意思?”沈易佳不明白。

她這滿滿求知慾的樣子可愛極了。

宋璟辰知道沈易佳其實並不喜歡這些彎彎繞繞的陰謀詭計,可因為不想給他拖後腿還是會儘量去學著分析和思考。

這樣一個全身心都為了自己的傻丫頭……他怎能不動容。

宋璟辰動了動手指,注意到一旁的李氏最終還是壓下想將人摟進懷裡的衝動,輕咳一聲道:“若我猜得冇錯,指使老漢給我們提供訊息的人與將我們這邊的進展告知上官浦的是同一個人。”

隻有這個人才最清楚他查到哪一步了。

“他為何……”沈易佳問到一半頓住,驚訝道:“那個人是想坐收漁翁之利?”

先是給宋璟辰提供訊息,讓他們逼得上官浦不得不對皇帝下手,到時候他再以正義的一方站出來揭開上官浦對民間女子所做的事……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

誰當皇帝對百姓來說其實不重要,可決不能是一個不將百姓的命當命的人去坐這個位置。

換而言之,上官浦殺君謀逆百姓頂多說上兩句,但是少女案卻會讓他被人人討伐,所以現在最不希望老王爺死的人應當就是那個人了。

到時候老王爺再出來指證上官浦,而那個人作為正義的一方,便可以不廢一兵一卒,被百姓“名正言順”的推上那個位置。

“真是下了好大一盤棋。”沈易佳擰起眉頭:“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宋璟辰眸子沉了沉:“等。”

那個人在等上官浦坐實謀逆罪名,而他在等那個人出手。

皇帝重傷,想必要不了多久,篡位詔書就該問世了,這世間還有什麼比假傳聖旨更好的罪證?

隨著宋璟辰解釋,沈易佳陷入了沉思。

美人相公的腦袋到底是怎麼長的?他腦袋裡麵裝的東西跟她的難道不一樣嗎?

宋璟辰卻以為她在自己分析,挑了挑眉,突而開口:“王爺既然來了,何須躲躲藏藏。”

他話音剛落下,院子裡突然出現兩個人。

沈易佳一驚,剛剛她想得太認真都冇發現。

顧著男女大防,李氏站朝來人行了一禮便先行離開。

至於沈易佳,咳咳,她從來冇指望過她能像普通女子那樣守這些禮法,也不想去約束她。

李氏覺得,沈易佳這樣就挺好,不需要做出改變。

自然,若是彆的女子,她可能就不會這麼想了……

等她走了,軒轅策纔沒好氣的走進堂屋坐下,瞪了宋璟辰一眼:“嘖,怎麼說本王也多次幫了你的忙,你就是這麼對待我這個恩人的?”

宋璟辰莞爾,站起身認認真真的對軒轅策一揖:“慎之多謝王爺相助。”

若不是軒轅策,他真擔心沈易佳今日會因為太過擔心自己不管不顧的闖宮。

他倒不是擔心沈易佳會連累自己,隻是怕她出事。

軒轅對他的態度很是滿意,又覺得這樣會讓宋璟辰覺得自己太好打發,努力壓下上揚的嘴角,嫌棄道:“就這樣?”

“那你還想怎樣?”不等宋璟辰說話,沈易佳就不樂意了。

軒轅策一噎,得,小丫頭是他那邊的,他服氣!

“我方纔在外麵都聽到了。”他岔開話題道。

宋璟辰眼中染上了笑意,倒了杯茶推到軒轅策的麵前才問:“王爺有何見解?”

軒轅策提這個總不可能就是為了告知一句。

“你分析的不錯,不過連麵都不露,卻能下這樣一盤棋,將你和那個上官浦都算計在裡麵的人定然不是泛泛之輩,若是你什麼都不做,反而會讓對方懷疑。”

哪怕軒轅策再不喜宋璟辰,也不得不承認他很聰明,包括超控這一切的那個人。

同時感歎這大夏真是人才濟濟,可惜攤上了一個不靠譜的皇帝。

宋璟辰輕笑:“所以我派人去提醒宗人府府令了。”

說著他有點無奈的攤手:“我現在被停職在家不說,在京中也冇什麼根基,能做的也唯有這些了。”

不是他不做,而是他什麼也做不了,隻能垂死掙紮。

軒轅策:……哦,感情人家早就想到了。

再對上沈易佳那一臉他相公最聰明的表情,軒轅策心裡又不爽了。

好好的一個人那麼聰明乾嘛,不知道慧極必夭的道理嗎?

這時,一筒和幺雞從外麵進來,看見軒轅策在場,兩人頓了頓。

宋璟辰微微頷首示意,才聽一筒道:“屬下二人從鄰裡口中得知老漢一個月前便病重去了。”

這個結果宋璟辰其實冇多大意外。

景王府。

上官浦滿臉疲憊的回到府上。

宋璟辰猜得冇錯,他確實收到了訊息,是在老王爺被抓走後收到的。

確認訊息無誤,他一夜未歇,緊鑼密鼓的安排這一切,除了冇能將宋璟辰一起抓起來,一切都很順利。

可就是太過順利,總讓他覺得心下不安。

上官浦能從五六年前便開始安排這一切,可見他並不笨,他不是冇有懷疑自己可能中了彆人的計,可是事情已經發展到昨日的地步,他彆無選擇。

若是提供訊息之人趁機跟他要好處他或許還不至於這般懷疑,偏偏對方什麼也冇提,他可不信會有天上會餡餅這種事。

最主要的是,對方能在宋璟辰一綁走老王爺便給他傳信,說明什麼?

說明他對自己的一切都瞭如指掌,這纔是最可怕的。

宋璟辰他可以防備,或者直接除去,可送信之人是誰他都不知道。

更不知道對方有何目的,這種無力纔是最可怕的。

“王爺,柳姑娘來了。”門外傳來內監通稟的聲音。

上官浦眸子微眯,沉聲道:“讓她進來。”

自從梧桐河的女屍被曝光,上官浦對柳飄飄的信任就不複從前。

柳飄飄自己也清楚這事,所以這段時間她一直再查到底是誰害她背鍋,最近總算有了眉目。

“安氏?”上官浦蹙眉。

安氏剛進景王府後院的時候,也像彆的女人那樣喜歡耍些小心思,不過是爭風吃醋。這些事,他不喜,也不會去搭理。

不過後來安氏漸漸也安分下來。

後院那麼多女人,她反而變得最是溫柔小意,加之她的長相也是自己喜歡的類型,所以上官浦去她房間的次數也就多了。

可是要說那樣一個膽小的女子背叛自己,上官浦怎麼覺得不太信呢?

他懷疑的看向柳飄飄。

人就是這樣,一開始他相信柳飄飄,覺得她什麼都好,甚至想過收入後院。

一旦懷疑上,就覺得她一言一行都彆有所圖。

柳飄飄猜出他的想法,抿唇對門外道:“帶進來吧。”

她話剛落,一個小丫鬟被兩個婆子捂著嘴架了進來。

柳飄飄:“這個小丫鬟是在廚房乾差的。”

上官浦正要讓她繼續說,管事走進來:“王爺,又有人送來一封信。”

“冇見著送信之人?”上官浦說著將信打開,字跡與昨夜那封信一樣,上麵短短一句話,十萬兩黃金,報酬。

他一頓,這是為著昨日之事來討的好處?

明明要花一大比錢出去,他卻鬆了口氣。

他將信放至燭火上點燃,瞥了眼在場的人道:“那邊不用留了。”

管事明白他說的是老王爺,應了聲是又匆匆離開。

上官浦輕叩桌麵:“你繼續。”

……

羿日,各大茶樓酒肆開始對老王爺行刺皇帝一事議論紛紛。

這時,不知誰說起了從茗香居地下救出來的那些女子。

那些女子被救出來後,其中有十幾個人都被折磨得不成人樣,另外還挖到許多具屍體。

這麼大的事京兆府自然不能不管,這些女子都是線索,蔡大人索性把人都收押進大牢了。

不過眾人所討論的大都是那些姑孃的樣貌。

“哎喲喂,你們是冇瞧見,那些個姑娘,一個個長得跟天仙似的。”昨日有幸圍觀了全過程的一男子流著哈喇子道。

一個兩個長得好看還差不多,怎麼可能都好看。冇見過的自然不信:“再好看能有醉紅樓的牡丹姑娘美?”

牡丹是醉紅樓花魁,也是軒轅策曾一擲千金的那位。

不等第一個說話的人開口,有其他見過的立馬站出來反駁:“你還彆不信,還真就比牡丹姑娘好看。”

……

在眾人都為到底誰好看爭論不休時,一個書生模樣的少年站出來鄙夷道:“就知道看皮囊,膚淺!你們怎麼不想想那些女子到底是打哪裡來的?好端端的又怎會被藏在茗香居地下室?還有那些傷,那些屍體……”

眾人一頓,雖然這話不好聽,可好像確實是這麼回事,有人便道:“我們這不是不知道嗎,書生你知道就說來聽聽。”

書生正了正衣袍道:“在下剛好在京兆府裡麵有點人脈,所以若有耳聞罷了……”

“那你倒是說呀。”

“是啊,快說~”

見眾人都被自己挑起了好奇心,書生也不賣關子了,歎了口氣道:“在下聽說那些女子可不是自願的,而是被人從偏遠些的地方抓來的。”

眾人嘩然。

“陛下聽說了各地都有女失蹤,下密旨讓宋大人去查。

宋大人這一查,結果真是不得了,竟然查到是老王爺所為……”他說到此處頓住。

眾人臉上這時已經帶上了怒意,茗香居本就是老王爺的產業,難怪那些姑娘會被藏在裡麵。

書生喝了口茶突而問:“老王爺行刺陛下一事大家都聽說了吧?”

看眾人點頭他才憤憤道:“老王爺之所以這麼乾,可不就是看事情敗露才鋌而走險嗎?”

原本覺得老王爺冇理由行刺皇帝的人聽他這麼一說,全都反應了過來。

還以為那些姑娘也跟醉紅樓那種地方的女人一樣是自願賣身或者被家人賣進去的。

不管哪種,總歸過了明路。

卻不想都是無辜被抓,這是得有多喪儘天良的人才能乾出這種事。

若是這種事發生在他們身上,想想真是恨不得將主謀生吞活剝了。

————

解釋一下,我不是每天一更,是兩更,我是把兩更合一了。

標題上麵寫的兩更就是這個意思,寫三更就是三更合在一起。

同免費期時的更新量是一樣的,隻不過冇有分章。

就是說字數一樣,我也可以把他拆成兩章三章四章,可是那樣不冇什麼意義嗎?

所以彆說我每天隻更一章了。

就比如昨天,我明明更了三章六千字,既然還看到有人說怎麼又是一章,我……

最後解釋一次,以後都不說了。

現在每天訂閱也冇多少了,我默默更文好吧。

(本章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