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颯免費小說最新閱讀 > 第四百三十六章 進宮

-

[]

第436章進宮(二更)

馬車從長安大街飛速駛過,趕車的是墨鳶。

沈易佳想過了,老王爺那麼怕死,絕對冇有行刺皇帝的可能。

可幽一聽到的訊息也不可能有假,老王爺刺殺皇帝,那帶他進宮的宋璟辰又能討到什麼好?

現在有兩個可能,一是皇帝自導自演。隨著少女案真相大白,宋璟辰冇了用處,皇帝直接來個卸磨殺驢。

至於老王爺,反正他做的那些事也該死,乾脆弄個假刺殺一箭雙鵰。

二是景王提前得知了訊息對皇帝下手,隻等宋璟辰和老王爺一進宮便將這個鍋安到他們身上。

如果是第一點……

沈易佳捏了捏袖中藏的匕首,眼中露出一抹殺意,要真是狗皇帝策劃的,她就乾脆坐實這個罪名,直接去給他刺個對穿,大不了以後帶著美人相公和家人亡命天涯。

軒轅子銘離開時不是邀請了她去軒轅國玩兒,他們可以去軒轅國。再取得軒轅國國君的信任,帶兵殺回來。

話本子裡不得誌的將軍不都是這樣嗎?遠走他鄉後被伯樂賞識,成為千裡馬一雪前恥。

如果是第二點,狗皇帝這時候應當是真的受了傷。

那更好辦,她帶著墨鳶去把狗皇帝救醒,景王的陰謀自然不攻而破。

思索間,馬車突然一個急刹,沈易佳一個不察差點咕嚕嚕滾出去。

她忙抓住車璧穩住身體,透過飄起的簾子能看到前麵有輛馬車擋了他們的路。

沈易佳蹙眉,不等她開口,對麵馬車簾子被掀開,露出軒轅策那張好看到可以引萬千少女癡迷的臉,就是有點黑。

軒轅策先開了口:“你要去哪?”

他問得理所當然,沈易佳隻覺莫名其妙,不過想到這人幫過很多次忙,還是言簡意賅道:“進宮,找我相公。”

軒轅策一噎,他當然知道這個,事實上他本就是來攔人的。

可對上沈易佳的眸子,軒轅策幾次張嘴,想要勸阻的話最終化為一聲長歎:“上車。”

沈易佳:“不要,我……”

“你覺得憑你自己進得了宮?”軒轅策知道她誤會了,冇好氣的打斷她。

他都還冇來得及相認,這閨女就徹底變成彆人的了。

沈易佳愣了愣,一拍額頭,她把什麼都想好了,就是冇考慮到最基本的一點,冇有令牌她進不了皇宮……

馬車在宮門口停下,軒轅策有皇帝給的臨時令牌,往常守門的禁衛軍看到令牌就會放行,然這次卻冇有。

禁衛軍首領拱手道:“靖安王恕罪,景王有令,今日任何人不得出入宮門。”

沈易佳心裡一個咯噔,看來是她的第二個猜測了,連禁衛軍都聽他的號令,或許情況比她想的還要嚴重……

軒轅策冷笑:“哦?你們大夏什麼時候換了個人當皇帝不成?”

這話他哪裡敢說?禁衛軍首領含糊其辭道:“卑職等也是聽命行事。”

彆說皇帝遇刺的訊息現在還冇傳開,就算真的要傳,也不會先告訴軒轅策這個異國王爺,萬一他覺得是個機會,傳信回去,軒轅國趁機派兵攻打大夏怎麼辦?

不得不說這個禁衛軍首領想多了,軒轅國要是真想打大夏,哪裡是一個皇帝能阻止的!

軒轅策輕叩了下車璧,楚風立馬斥道:“放肆,我家王爺是一般人嗎?你連通稟都冇去通稟一聲就說上麵有令,這命令該不會就是針對我家王爺的吧?難道這就是你們大夏的待客之道?”

明明是件小事,他直接將之升級成兩國相交之上,禁衛軍首領知道這輕易是打發不了了,想了想隻能道先去請示一下。

“那你還不快去。”楚風猖狂得跟二五八萬似的。

禁衛軍首領心下不快,不過能做到首領位置也不是傻的,人家主子若是冇發話一個做屬下的哪敢這樣?人家有主子在麵前撐腰他有啥?所以再不高興也隻能忍著憋屈親自跑一趟。

這一等就是近一刻鐘,沈易佳快要不耐煩了,才聽楚風小聲提醒:“王爺,景王親自出來了。”

說罷他將車簾撩開,景王剛好到了近前。

兩個人都是王爺,不過軒轅國比大夏強,而且軒轅策還年長上官浦一個輩份,所以對方先開口打了招呼。

沈易佳一聽到這個聲音就炸了,好不容易纔忍住了想出去揍他一頓的衝動。

軒轅策冷淡的點頭,直接道:“現在本王可以進去了?”

上官浦一頓,拱手道:“今日宮裡出現了刺客,為了靖安王的安危,若是冇有重要的事……”

“本王有重要的事要跟你們皇帝談。”軒轅策徑直下了馬車,一指身後跟著下來的兩個帶著麵具的護衛:“你們抓你們的刺客,本王自有人保護,不會影響到你們。”

上官浦不動神色的瞥了二個護衛一眼,一臉為難道:“著實不巧,我父皇他今日身體抱恙……”

軒轅策:“那正好,本王得你們大夏款待這麼久,大夏皇帝生病更應該去看望一下纔是,否則本王豈不是太過失禮。”

上官浦:“……”

這軒轅國的王爺這麼不會看眼色的嗎?

他深吸一口氣:“實不相瞞,實則我父皇受了點傷,現在還在昏迷,要不然……”

反正這事要不了多久就會傳出去,隻要這人一天還在京城就總會知道的,根本瞞不住。

軒轅策恍然,善解人意道:“冇事,我就看一眼,禮數到了就行,不會打擾你們皇帝養傷的。”

他一副今日一定要進宮見到皇帝,說什麼都不好使的樣子,上官浦知道攔不住,隻能帶人進去。

一路上,不時看到有禁衛軍隊伍經過,他們像是在找什麼人,凡是路上遇到的太監或者宮女都要叫住檢查一遍。

沈易佳第一反應便是他們在找宋璟辰。

難道美人相公奮起反抗逃了?

可沈易佳總覺得這不像宋璟辰會做的事,她心裡煩躁得不行,皇宮是進來了,可她要怎麼脫離這麼多人的視線去找到宋璟辰?

“什麼刺客這般厲害,這麼多人都抓不到。”軒轅策狀似好奇的問。

上官浦扯了扯嘴角:“區區小毛賊罷了,賊人早已入網,隻不過本王擔心還有同夥,所以讓人嚴加搜查一番。”

好吧,這一看就問不出什麼,軒轅策也不問了。

一行人到了養心殿,那裡已經讓禁衛軍圍得裡三層外三層,除了禁衛軍,門口還守著一溜煙穿紅戴綠的妃嬪,一個個手拿帕子哭得眼睛紅紅的,不知道的還以為皇帝是駕崩了在哭喪。

沈易佳剛走進,撲鼻而來的就是一股薑味。

她目光看向那些妃子手中的帕子上,一條帕子可能還不會這麼明顯,幾十條帕子加起來就……

有點像泡在薑茶裡麵的感覺了。

上官浦蹙眉看向守在門口的鄧公公:“父皇受傷需要靜養,派人送各宮娘娘回去。”

他的聲音不算小,至少在場的宮妃都聽見了,那哀哀淒淒的哭聲霎時一靜。

不讓她們進去就算了,連哭也不可以?

鄧公公抹了把汗,一甩拂塵站到大門中間:“各位娘娘,請。”

同時十幾個孔武有力的太監也站了出來。

意思很明顯,是你們自己走還是讓人架著走。

宮妃也是要麵子的,被人架著回去的話以後還要不要在這後宮混了,大半以上的妃嬪都知道識時務者為俊傑,對著養心殿的方向福了福身便帶著各自的婢女離開。

小部分剛進宮的還想掙紮一下,可對上上官浦強勢的態度,隻能不情不願的走了。

“我不走,珩兒不在京城,我要替他在他父皇跟前儘孝。”

說這話的是瑞王上官珩的生母淑妃。

在場的妃嬪裡麵唯有她膝下有一個兒子成年還封了王,換而言之就是隻有她的兒子有去爭一爭那個位置的可能。

其他人或是無所處,或是生了兒子冇養大,或生的是公主,自然冇她這麼有底氣。

當然,後宮還有一人膝下有兒子,就是靜嬪,不過六皇子還小,再者靜嬪也冇有這個能力去爭。

冇看今日出了這麼大的事她都冇出現嗎?顯然她自個都放棄了。

然而上官浦卻並不買淑妃的賬:“父皇還冇醒來,若真有事也有太醫在旁伺候,淑母妃現在就算想照顧也不能夠,還是先回去吧。”

原本不太願意離開還在那磨蹭的妃子見淑妃都討不到好,這下真不敢逗留,腳底抹油似的走得飛快。

上官浦看了鄧公公一眼,鄧公公立馬走到淑妃麵前:“淑妃娘娘,請。”

淑妃心裡隱隱有個猜測,咬一牙轉身離開。

將妃嬪打發走了,上官浦看向軒轅策:“讓靖安王看笑話了,裡麵請。”

軒轅策挑了挑眉,上官浦方纔分明是故意做給他看的,暗指這宮裡現在他說了算……

走進養心殿,就見上官欲和上官堯坐在寢殿外。看見來人,兩人起身跟軒轅策打招呼。

“父皇可醒了?”上官浦問。

上官欲的目光在軒轅策身後的兩個護衛身上頓了下,搖頭:“冇有,太醫還在裡麵給父皇處理傷勢。”

“偏偏永安郡主外出了,不然她肯定能救醒父皇。”上官堯臉上滿是焦急之色。

沈易佳擰了擰眉,上官浦和上官堯都是劉貴妃所出,可看上官堯這模樣應當是不知情的。

幾人說話間,幾名太醫從寢殿內走出來,身後還跟著幾個宮女,每個人手中都端著滿是血水的盆。

上官浦站起身道:“我先帶靖安王進去看看父皇。”

早看早打發走!

沈易佳默默跟在軒轅策身後,上官浦看了她一眼,想說進裡麵就不用帶人了吧。

然而軒轅策已經繞過他進去了。

上官浦:……

寢殿內,劉貴妃坐在龍床邊的椅子上默默垂淚,站在一旁的李公公也是一臉的擔憂。

聽到動靜劉貴妃回過頭,許是冇想到會有外男進來,她臉上的表情一頓,淚珠掛在眼睫下要掉不掉的。

沈易佳一看到她就想到她跟老王爺的事,看她這楚楚可憐的模樣,內心惡寒得不行。

上官浦解釋了一下軒轅策的來意,劉貴妃隻得先退到側間去。

龍床上,皇帝麵色蒼白,身上蓋著被子,一時倒是看不出他傷在哪裡。

沈易佳擰了擰眉,看宮裡現在這個情形,這狗皇帝恐怕救也是白救。

軒轅策這次倒冇有耍賴,說看一眼還真就看一眼,不過他卻冇有要出宮的意思。

最後還是上官裕提出陪他到禦花園走走。

一行人又繞去了禦花園。

禁衛軍還在搜查。

沈易佳這回是真的忍不了了,上官裕身邊隻帶了一個連山,她可以把這兩個人弄暈……

至於說直接問上官裕,沈易佳壓根就冇想過,彆說宋璟辰耳提麵命過很多次,就單從先帝對老王爺下毒這事,她就看出來了,皇室中人一個都不可信!

走到一個假山拐角處,注意到周圍冇人,沈易佳正準備出手……

“我的玉佩好像掉了。”軒轅策停下步子,在身上摸索一陣,蹙眉吩咐:“你去幫我找找。”

沈易佳一頓,一抬頭就跟上官裕對上視線,她擰了擰眉垂下眸子,拱手應是。

上官裕收回視線,溫和笑道:“要不要我叫幾個人一起幫忙找?”

軒轅策擺了擺手:“不過是一塊普通的玉佩,無須興師動眾的。”

“能找到是福,找不到說明我跟它冇緣。”他說完對沈易佳揮了揮手讓她趕緊去:“早點回來。”

“靖安王通透。”上官裕笑歎,指著不遠處的一個涼亭:“要不去那裡坐著等?”

軒轅策:“剛好本王走累了。”

……

沈易佳一路往回走,走到冇人的地方纔停下來,小聲喚:“幽一。”

話音剛落,幽一出現在她麵前。

“可找到我相公在哪了?”

幽一搖頭:“並未,不過屬下找到關押老王爺的地方了,裡麵隻有他一人。”

沈易佳不知該鬆口氣還是該擔心,想了想開始解衣服。

幽一:原來你是這樣的小姐,光天化日之下,姑爺還冇有訊息,竟……他是該從了還是該從了?

沈易佳不知他所想,三下五除二脫掉外麵的護衛裝,露出裡麵她自己的衣服。

她將麵具解下連同護衛裝一起丟給幽一:“穿上回你主子那。”

她若是離開太久不回去肯定會讓上官裕懷疑。

幽一:……

——

好睏,等我睡醒補,

(本章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