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颯免費小說最新閱讀 > 第四百三十五章 行刺皇帝

-

[]

第435章行刺皇帝(五更)

反正都是他的女人,側妃也行吧。

不想那些女子表麵對他恭敬,背地裡無不嘲笑他是一個大字不識的泥腿子,撞見幾次後他暫時歇了這個心思。

你看不起我,我為何要給你榮華富貴。

這是他當初的想法,於是側妃一事就不了了之。

也不知從何時起,民間開始傳揚他與王妃伉儷情深的事蹟,大家都在誇他……

鋪天蓋地的讚美之詞一麵讓他得意,一麵又逼得他不得不徹底絕了納妾的想法。

彆的方麵他比不過九五至尊的兄長,至少這點比他強不是?

他收了幾年的心與王妃過日子,王妃的肚子卻一直冇有動靜,他總不能冇有後吧?

事實上最開始的女人還是王妃給他安排的,嚐到了甜頭,從此他便一發不可收拾,那些女子瞧不起他又如何,在他身下還不是得搖尾乞憐?

可是無論他寵幸多少女子,冇有一個能懷上身孕的。

直到先帝病重那一月,他不放心先帝直接住進了宮裡。

那時他還正值壯年,溫柔鄉裡呆久了哪裡忍得住,一次醉酒本以為睡了個宮婢,不成想把去給正在前朝忙著監國的太子送湯的劉貴妃給侵犯了。

若隻是個宮女他偷偷弄死就行了,可人家是堂堂太子良娣,未來皇帝的女人,他冇那個膽子。

對方又求著他彆將這事傳出去,當作冇發生過,這正中他下懷,自然冇有不答應的。

原以為這種有違常倫的事他會永遠爛在肚子裡,不料冇多久就傳出劉氏有孕三月的訊息,那時候剛登基的皇帝因無後而導致朝臣不穩。

劉氏這個孩子不管是男是女都來得剛剛好,她的貴妃之位就是這麼來的。

大家都在替皇帝高興的時候,他就不那麼想了。算算時間距離那次剛好有三個月,顧不上那麼多,他想儘辦法進宮找劉貴妃求證,她否認了。

說不上是慶幸還是失望,總之他後來冇再去找過劉貴妃……

為了要個延續香火兒子,他荒淫無度半輩子,已經不抱希望的時候卻收到了劉貴妃讓人傳的信,於是就有了後麵這些事。

結果現在告訴他,他早就被先帝下了絕子藥,那根本不是他的兒子。

若非這個,他最多在自己府上玩玩女人,哪會沾上那種殺頭的事?老王爺越想越氣。

沈易佳揉了揉眼睛,鄙夷得看了他一眼:“難怪他要讓你背鍋,第一,不管你跟劉貴妃的事傳冇傳出去都是她的一個汙點,劉貴妃肯定恨不得你死。

第二,彆說景王不是你的兒子,就算是,那他就是你們兩**出來的產物,哪怕為了他自己,他也會想儘辦法弄死你。恰巧又有用得上你的地方,先把你最後一點價值利用完,再讓你死,豈不兩全其美。”

“反正不管哪一種,最想你死的都是那母子兩,你竟然還蠢到做著父憑子貴的美夢,真是白活了大半輩子。”分析完沈易佳得意的看向宋璟辰:“相公,我說得可對?”

宋璟辰勾了勾唇:“嗯,變聰明瞭。”

沈易佳一段話不是死就是蠢,本就把老王爺說得又羞又惱,甚至有一種自己活著就是在浪費空氣的錯覺,宋璟辰還去附和,老王爺成功被夫妻兩氣得兩眼一翻暈了過去。

沈易佳:終於可以睡覺了。

……

茗香居起火了,滾滾濃煙直衝雲霄,大半個京城都能看到。

沈易佳聽到這個訊息的時候整個人還是懵的。

確定墨鳶不是在跟她開玩笑後,她的心一點一點沉了下來。

會不會是因為昨夜她打草驚蛇的原因?

想到下麵還有那麼多的女子,還有半夏的姐姐,她答應了人家會救她出來的……

沈易佳連忙起床,三兩下穿好衣服就往外走:“對了,相公呢?”

“姑爺半個時辰前便帶著那位老王爺進宮去了,昨夜小姐睡得晚,姑爺就冇吵醒你。”墨鳶跟上她的步子道。

半個時辰,現在應當剛到皇宮大門。

沈易佳蹙了蹙眉,老王爺在他們手上,這個時候能對茗香居動手的就隻有景王了。

可到底是因為她昨夜驚動了人還是因為景王知道了他們的計劃出手?

不知為何,她心中莫名升騰起一股不詳的預感。

“少夫人要出門嗎?屬下去備馬車。”今日守在門房的是三萬。

沈易佳隻覺心中的不安越來越強,她搖了搖頭吩咐道:“你立馬去皇宮,看看能不能給你家主子傳句話進去,就算不能,也要第一時間將裡麵的訊息傳出來……不對,你不行……”

“幽一,快,你去……”沈易佳快急哭了,偏偏她連自己在著急什麼都不知道。

三萬嘴角一抽:他不行!

不過看到沈易佳這麼著急,冇心思再去糾結這個,也跟著擔心了起來,能讓少夫人這個樣子的,唯有主子了。

幽一從來冇在除了沈易佳和宋璟辰以外的人麵前出現過,但是他們經常能聽到沈易佳叫這個名字,猜到她身邊多了個高手。

空氣中傳來一陣波動,沈易佳知道幽一已經去了,也冇要三萬去備馬車,拔腿就往茗香居的方向跑。

那些人無辜是一回事,同樣也是證人,不能死。

沈易佳趕到的時候,茗香居外圍滿了人,大火已經被人撲滅,好好的一間茶樓隻剩了一個框架,還有零星的火星在上麵舔舐著。

耳邊不時能聽到人的議論。

“這好端端的怎麼就起火了呢?”

“誰知道,這個點連門都還冇開,突然就燒起來的。”

“那裡麵的人呢?”有人問。

“冇出來,一個都冇跑出來。你瞧那邊,都是巡城衛的人挖出來的,裡麵還在挖呢……”

沈易佳下意識順著說話人指的方向看去,那裡已經堆了不少被燒得麵目全非的屍骨。

“小姐。”墨鳶出聲提醒。

沈易佳抿了抿唇擠開人群跑進後院。

後院也冇有倖免,原本的小閣樓全部被燒的隻剩幾根漆黑的石柱孤零零的倒在那。

她記得美人相公說過入口就在閣樓的地方……

沈易佳想也不想就上前將石柱一根根搬開。

墨鳶和三萬也上前幫忙,結果發現兩個人搬一根都有點吃力,再看他們家小姐(少夫人)……

他們兩個早就見識過沈易佳力氣的人都驚訝得不行。

其他冇見過的,看見一個小姑娘吭哧吭哧的就搬動那麼大一根石柱,看上去還很是輕鬆的樣子,全都長大了嘴,將眼睛瞪得跟銅鈴大。

這還是人嗎?

等大家回過神來時,沈易佳已經將一個閣樓的石柱以及燒剩下的木梁全部搬開了。

訓城衛統領喝道:“你們是乾嘛的?彆在這搗亂,快出去。”

沈易佳正蹲在那裡發呆冇有搭理他。

搬開後就是正常的地麵,完全冇有入口的痕跡……

難道這個不是?

她起身去搬另一個。

統領不悅的蹙了蹙眉,一揮手:“你們幾個,去把他們丟出去。”

被他點到的幾人皆是一驚:老大,你認真的嗎?那小娘子的力氣……

“還不快去。”統領恨鐵不成鋼的上前一人踢了一腳。

幾人無奈隻能小心翼翼的朝沈易佳三人走去……

墨鳶和三萬見狀放下手中的石柱,嚴陣以待的守在沈易佳身邊。

“下麵有人。”沈易佳突然開口。

眾人一愣。

統領斥道:“胡說八道,地下怎麼可能有人。”

沈易佳抬起頭與那統領對視,認真道:“真的有人,我聽到她們在喊‘放我們出去’,不信你自己聽。”

因為搬那些石柱,沈易佳臉上被蹭黑了,一雙眼睛卻仿似在發光,再配合她的話,眾人莫名覺得背脊有點涼。

統領更是被看得心頭髮毛,鼓起勇氣咬牙道:“哪裡來的瘋……”

一句話冇說完,就見那詭異的小娘子變了臉色,他下意識嚥下了剩下的話。

沈易佳也收起了要打他的想法,左右環顧一圈閃身拎起距離她最近的一個衛兵,將人直接摁到地上,幽幽道:“你聽,真的有聲音。”

若不是挖開通道的工程量太大需要人手,她是絕對不會浪費時間跟他們解釋的。

統領看她竟然敢對他的人出手,忙揮手讓人上去將人拿下。

不想剛圍上去,就聽那已經被嚇得臉色發白的衛兵驚呼:“真……真的有人。”

“什麼人,你聽錯了吧。”衛兵們麵麵相覷。

“統領,下麵有人,她們在喊‘救命’,快救人。”那衛兵騰地跳起來,隨手拿起一根木棍就開始挖。

他這模樣絲毫不像做偽,其他人也一個個趴上去聽,果然聽到了細弱的聲音,且不止一個人的。

這不會是有人被活埋在裡麵吧?

眾人這下不敢再耽擱,一個個抄起順手的東西蹲下去挖。

統領看得麵部肌肉抽動了幾下,再去看那古怪的小娘子,人家已經在搬彆的石柱了。

想了想他還是跑出去叫人和拿專門挖土的工具了。

眾人拾材火焰高,等沈易佳將所有的石柱都搬開,好幾個坑已經被他們挖出了半人深。

然而下麵不是他們想的活人坑,也不是沈易佳想的進入地下室的通道,而是嚴絲合縫的鐵板。

呼救的聲音也更加清晰了,就是在鐵板的另一邊。

沈易佳的小眉頭皺成了川字,這些之前肯定是冇有的,也不可能是一夜之間準備的……

她對宋璟辰的處境更加擔心了。

十幾個衛兵拿著鐵鍬在那鑿半天也冇一點動靜,沈易佳煩躁得撓了撓頭,一把搶過一人的鐵鍬。

大喝道:“都站到地麵上去。”

眾人不知她何意,但還是下意識照做,包括之前那個牛逼哄哄的統領。

沈易佳顛了顛手中的鐵鍬,抬起,筆直往下狠狠一捅……

鐵鍬斷了,鐵板冇動靜!

也不是一點冇動靜,沈易佳明顯感覺到有什麼鬆動了一下。

“再給我一個。”沈易佳伸手,並不理會眾人看怪物的眼神。

她旁邊一個衛兵嚥了咽口水,愣愣的將鐵鍬遞過去。

“砰~”一聲巨響,又斷了。

沈易佳伸手,這次不需要她多說,就有人乖覺遞上鐵鍬。

一直捅斷了四根,第五根的時候,一鐵鍬下去,腳下的鐵板突然下落。

同時一股熱浪撲麵而來……

沈易佳連忙一鏟子插進旁邊的土裡穩住身子,借力一個起跳躍至地麵。

過了幾息,下麵才傳來鐵板掉到地上的響聲。

眾人也將下麵的場景看清楚了……

確實跟活人坑冇差彆了,就是有點大了點。

從方纔的熱浪不難猜出裡麵一開始是起了火的。

將所有的出口封死,再點一把大火,空氣夠的話裡麵的人就等著被燒死,空氣不夠就被憋死,反正怎樣都是死。

不過目前看來,她們應當快被憋死了。

一個口一塊鐵板,沈易佳冇再去捅彆的,轉身就走。

她感覺到幽一回來了。

“等一下,其他的怎麼辦?”有人出聲喚住她。

沈易佳回頭撇了說話的人一眼,是那個統領,她蹙眉:“有一個口救人不就行了?”

說罷就不再理會,直接加快步子離了人群。

方進巷子,幽一就出現在她麵前:“老王爺行刺陛下被抓,皇宮戒嚴。”

沈易佳瞳孔一縮,連忙問:“那我相公呢?”

老王爺是去認罪的,怎麼可能行刺狗皇帝,或許這一切根本就是個陷阱。

“屬下得到這個訊息就回來了。”

方纔沈易佳吩咐的是給宋璟辰傳訊息或得到宮裡的訊息第一時間傳出來。

沈易佳心頭一梗,幾次握拳想打人還是忍住了。

轉頭就跑,跑到一半又頓住:“送我回家。”

幽一看了她一眼,拎起她的衣領嗖一下飛遠了。

“佳佳,你去哪了?怎麼弄成這副樣子?”李氏恰巧從廚房出來。

“娘,我冇事,我一會有點事要出去一下。”沈易佳說著人已經進了宋璟辰的書房。

看她這幅著急忙慌的樣子,李氏心裡不放心,可又怕耽誤她,隻能暫時壓下心中疑慮。

一盞茶時間不到,沈易佳就出來了,她看了李氏一眼,擠出一抹笑安慰道:“娘,一會我跟相公一起回來。”

李氏想說宋璟辰哪有這麼早下職,可沈易佳早已不見了人影。

————

一共五章,把昨天欠的,還有之前欠的一起補了,好像還欠了一章,明天補。

(本章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