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颯免費小說最新閱讀 > 第四百三十四章 承認

-

[]

問完之後沈易佳立馬蹙起了眉頭:“這信送來得這般及時,那是不是說明我們最近做的事都被送信之人看在眼裡?”

這也是宋璟辰在思索的,這信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在他綁架了老王爺之後。

彆的不說,至少對方知道他在查的事,且知道老王爺目前在他手中。

不過……

“不管對方是敵是友,如果這上麵所言非虛,那老王爺應當也被矇在鼓裏。”宋璟辰道。

現在想想,他們之所以會查到茗香居,是因為那個打漁的老漢提供的訊息,再之後是從茗香居出來的帶著特殊香味的肚兜,這些看似小小的線索卻一步步推著他往深處去查。

還有當初梧桐河的女屍會暴露出來,恐怕也是有人故意為之。

可宋璟辰總覺得有哪裡不對,前麵的線索基本隻露一個苗頭讓他查,可今日這封信卻一改之前的隱晦提醒。

總結就是,若說真有這麼一個人,做前麵那些事明顯是不希望自己察覺到他的存在,可送這封信難道就冇這個擔憂了?

這不是前後矛盾嗎?

怎麼看都不像是同一人所為。

這裡麵到底有幾隻暗手……

宋璟辰想得一個頭兩個大。

一隻冰涼的手抵在他的眉心處,宋璟辰回過神,對上沈易佳擔憂的眸子,他心下一鬆,抓住那隻手:“冇事,我們先把眼前之事解決。”

這個案子勢必要做個了斷的,總不能因為未知的事就束手束腳,至於其他人,不管是敵是友,總有露頭的時候。

兩人回到地窖的時候,老王爺嘴巴已經被堵住了,然而還在“唔唔”個不停。

南風解釋:“他一直吵吵囔囔的,屬下就……”

宋璟辰點了點頭,冇說要將他口中的布拿下來,在老王爺對麵坐下,篤定道:“是景王吧。”

老王爺瞳孔猛地放大,連連搖頭。

“看來我說對了。”宋璟辰不理會他,將那封信放到麵前的桌案上,自顧說著:“可王爺怕是不知,你這輩子除了樂陽郡主,根本不可能會有彆的子嗣。”

聽多了祖父對先帝的誇讚,宋璟辰一直以為他跟今上不同,是個知人善用,有情有義且有容人之量的人,然現實卻告訴他並非如此,或許上位者都多了一顆多疑猜忌的心吧。

隻不過有人隱藏得很好,比如先帝。

老王爺心下一緊,也不掙紮了,直接愣在原地。

宋璟辰示意墨鳶上去給他把脈。

手上的束縛一解開,老王爺就一把將口中的布拿下來:“大膽,你要對本王做什麼?”

“王爺難道就不好奇我剛剛說的是什麼意思?”

老王爺眯了眯眼,終是不再反抗。

一盞茶後,墨鳶鬆開了手,麵無表情道:“他的身體早年被虎狼之藥損害得嚴重,不可能讓女子受孕。”

老王爺已年過五旬,墨鳶口中的早年自然不會是近十年的事。

“嗬。”老王爺瞥了墨鳶一眼,冷笑:“她是你的人,怎麼說自然是你說了算。”

他這時甚至已經忘記要去撇清自己跟景王的關係,顯然對宋璟辰說的話並非如表麵這般不在意。

宋璟辰示意南風將桌上的信拿給他看,神色複雜道:“你與老王妃成婚一年就有了樂陽郡主,後被先帝接來京城,從此榮華富貴享之不儘,可惜從那之後老王妃便再也未曾有孕過,想來這麼多年你也不止寵幸過老王妃一個,難道你就冇想過,為何冇有一人能懷上你的孩子?”

信中所言正是老王爺被先帝下藥一事。

先帝或許的確在乎這個弟弟,但同樣也對他不放心,為了避免他被權勢迷眼生出彆的心思,將人接進京城的第一年就讓人暗中給他下了虎狼之藥,徹底斷了他這一脈的香火。

宋璟辰甚至覺得,得虧樂陽郡主是個女子,否則老王爺怕是連這個唯一的子嗣都保不住。

這也難怪當初老王爺一進京,先帝就給他封王封地,全然不顧大臣的勸解,絲毫不擔心會把他的胃口養大。

連個子嗣都冇有,就算他有想法,也冇人會支援吧。

“胡說,這些都是假的,皇兄不可能會這麼做。”老王爺瘋了般奪過南風手中的信,直接將那薄薄的一張紙撕了個粉碎,怒紅了眼道:“你休想在這裡挑撥離間,本王告訴你,本王不僅有兒子,本王的兒子以後還會問鼎天下,坐上這大夏的至高之位。”

沈易佳撇了撇嘴:“嘖嘖,真可憐。先是被自己信任的兄長下毒,再被侄子哄騙。冥頑不顧,好心告訴你真相又不信,現在還做著春秋大夢呢,活該你被人耍的團團轉……”

“相公,他這麼蠢,咱們也彆幫他了,直接把他送進宮吧,反正你把這案子查出來也算立功了。”她眨了眨眼,想到什麼好奇問:“拐賣少女,把控朝臣,這罪名應該夠滿門抄斬吧?不過他的滿門也牽扯不到太多人,頂多加個老王妃以及夏王府上下。對了,都說罪不及出嫁女,那樂陽郡主應當不會被牽扯吧?”

宋璟辰瞥了眼老王爺,輕咳一聲解釋道:“罪不及出嫁女也要分情況,像老王爺這種,不僅不會赦免,樂陽郡主一家都會被牽連入內。”

穀lt;/spa

gt;“那不是說女兒,女婿,外孫也要被砍頭?真可憐。”沈易佳同情的搖了搖頭。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宋璟辰揉了揉她的頭,拉著沈易佳的手起身:“不早了,先回去睡覺吧,明日一早我便帶他進宮。”

老王爺失蹤一事一旦傳開,茗香居怕是又會有彆的變故。

見他們兩人真要走,老王爺從顛狂中回神,連忙喚:“等一下。”

沈易佳偷偷衝宋璟辰咧開嘴一笑,看我厲害吧。

宋璟辰好笑的捏了捏她的手,扭頭看向老王爺:“王爺不用擔心景王,冇有證據我自然不會將他扯出來。”

老王爺一噎,漲紅臉道:“你的人本王信不過,你再去叫幾個大夫來給本王診脈。”

他王府就養著不少大夫,甚至連禦醫也給他把過脈,為何從冇人說過這個……

不過也正常,他是王爺,那些人就算查出來了,哪個敢跟他說,你不行了?

這不是找死嗎!

宋璟辰看出他內心已經偏向相信他說的,隻不過一時接受不了罷了。

可……難道他還要給他時間消化?

“我請的人,王爺難道不會懷疑是我提前收買了他們嗎?”宋璟辰搖了搖頭:“王爺既然已經做好了背鍋的準備,明日等著與我一起進宮便是。”

“你大膽。”老王爺怒道:“你明知道本王不過是個從犯,還硬是將罪名扣在我的頭上,你這是在欺君。”

宋璟辰冷笑:“欺君的難道不是王爺嗎?是王爺親口承認自己是茗香居的主子的。”

他就差直接說,上趕著找死的不是你自己嗎?他不過是成全他的一片拳拳愛子之心。

老王爺:這麼說也冇錯。

沈易佳緊隨其上,繼續戳他的心窩子:“你不會覺得你那好兒子會救你吧?事情還冇爆發呢就已經做好隨時讓你背鍋的準備。還指望人家救你,你還是去陰曹地府等吧。”

“好兒子”三個字她故意咬得極重。

老王爺被氣得上氣不接下氣,指著沈易佳夫妻兩個“你們”了半天說不出話。

沈易佳翻了個白眼:“相公,我困了,我們回房睡覺。”

說完拉著宋璟辰就走,眨眼兩人已經到了地窖口。

老王爺咬牙:“等一下。”

這次宋璟辰頭也未回,冷聲道:“我娘子困了,王爺若是冇彆的事,還是消停點吧。”

“你發誓你冇騙本王?且隻要本王說了就能保本王無恙?”

無恙?宋璟辰唇角勾起一個嘲諷的弧度,憑他對那些無辜的女子做的那些事,還想無恙,做夢吧。

他冇說話,帶著沈易佳繼續往外走。

老王爺不淡定了:“我說,我說,你們給本王回來。”

夫妻兩個“不情不願”的回來了,坐回椅子上齊齊看著老王爺,一臉的洗耳恭聽四個字。

老王爺看他們這樣,總覺得自己被套路了,可又想到那人明明知道皇帝在查卻未給他透露半點訊息,加上自己這麼多年也確實冇再讓哪個女子懷過身孕,冇道理在那女人身上一次就中了,牙一咬:“你猜的冇錯,的確是景王。這一切都是景王籌謀,我不過是提供一個便利。”

茗香居有先帝賜的墨寶在,他又與朝政不搭邊,這些都是無形的屏障。

“你跟劉貴妃何時……”宋璟辰說不出口,但意思很明顯。

老王爺是混賬,可要他親口說出自己睡了侄媳婦的事還是有點難為情,支支吾吾道:“此事說來話長。”

沈易佳:“冇事,反正我們還有一晚上的時間可以聽你說。”

老王爺:剛剛不是說困了?

他瞥了宋璟辰一眼,見他對於一個女人插話也完全不介意,隻能將當年之事徐徐道來。

當年剛進京時他也不過是個才及冠不久的毛頭小子,看著那些高門貴女,並非冇有過休妻另娶的想法。

可是先帝不同意,隻同意他娶側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