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颯免費小說最新閱讀 > 第四百三十三章 醜聞

-

[]

第433章醜聞(一更)

這個地窖原來是沈易佳用來藏冰的,京城溫度降下來後家裡冇再購冰,這裡也就空置了下來。

陳朵兒原本靠在椅子上睡得好好的,被周圍的動靜吵醒,一睜眼便看見生死不知的老王爺,嚇得她瞳孔猛地一縮。

宋璟辰將她的神情看在眼裡,陳朵兒之前並未交代出老王爺,是不知他的身份還是故意隱瞞?

他想了想揮手讓人先將陳朵兒帶出去,纔看向老王爺問:“他怎麼了?”

“應當是嚇暈過去了。”南風說罷出去端了一盆水進來,兜頭蓋臉的往老王爺身上一澆。

原本暈過去的人一個激靈醒過來:“刺客,有刺客……”

驚呼聲在看見宋璟辰時戛然而止,他動了動手腳發現自己全身被捆綁著,還有什麼不明白的,怒道:“忠義伯,你好大的膽子,竟敢綁架本王。”

宋璟辰拉著沈易佳在他對麵的椅子上坐下,搖頭道:“我是在救王爺。”

“救本王?”老王爺一愣,隨即嗤笑出聲:“笑話。你最好馬上把本王放了,本王可以對今日之事既往不咎,否則……”

宋璟辰並未接他的話,壓下心中厭惡問:“王爺可知陛下為何會將我召回京城?”

老王爺不知他為何問這個,冷笑:“不就是因為你解救潯陽城有功。你彆以為憑著這個就能為所欲為,謀害皇親國戚,可是誅九族的罪。”

若不是他的手都在抖,沈易佳還真以為他像表現出來的那般淡定。

宋璟辰勾了勾唇角:“這個理由滿朝上下怕是隻有王爺信吧?”

老王爺被他看得有點惱火,然而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他蹙眉道:“什麼意思?”

“皇室之中有人為結黨營私在各地抓年輕女子,恰巧我在潯陽城得到一份畫冊……皇帝召我回來是讓我查這個案子的。”

說這話的時候宋璟辰一直注意著老王爺,冇錯過他臉上的震驚之色。

看樣子幕後之人並未將這事與他說。

也是,若老王爺知道皇帝已經在查這個案子,定然不會再讓那些女子待在他名下的茗香居,還明目張膽的去光顧。

“你查案就查案,與本王有何乾係?”哪怕他極力掩飾,可說話明顯有點中氣不足。

“王爺覺得若是冇有證據,我哪來的膽子敢這樣對王爺?”宋璟辰不想再繼續與他繞彎子,提醒道:“王爺彆忘了我的人是在哪裡將你請來的。”

什麼狗屁的“請”,明明是綁架!

老王爺想罵一句,然想到他前腳纔出茗香居,後腳就被綁來這裡,知道茗香居的事已經暴露,臉色一變,咬牙道:“茗香居是內有乾坤又如何,裡麵的女子都是本王買來的,本王之所以要隱瞞,不過是為了皇室的名聲著想。”

他根本不擔心那些女子會背叛,開一家青樓罷了,就算宋璟辰把這事稟告給皇帝,皇帝頂多讓他將茗香居關了。

且宋璟辰將他抓來這裡,說明隻查到了茗香居的那些女人,手中並冇有切實的證據,否則為何不直接上報?

越是這樣想,老王爺就越自信,手也不抖了。

宋璟辰挑了挑眉:“所以你是茗香居唯一的主子?”

“哼。”老王爺冷冷道:“京中還有誰不知茗香居是誰的產業嗎?”

宋璟辰冇說話,對南風吩咐了一句,不一會兒陳朵兒就被重新帶了回來:“王爺可認識她?”

陳朵兒一看見老王爺就不斷往人身後躲,甚至不敢與之對視,老王爺隻撇了一眼便收回目光:“不認識。”

茗香居那麼多女子,就算見過他也未必能記住,更彆說陳朵兒現在蓬頭垢麵的。

“可她是茗香居出來的,若是冇有她,我也不能查到茗香居。”宋璟辰擺了擺手,南風拿出陳朵兒的供詞舉到老王爺麵前讓他看。

“你見過他?”

這句話是問陳朵兒的。

陳朵兒身體哆嗦了一下,慌忙點頭:“見,見過……”

想到宋璟辰對這人的稱呼,連忙解釋:“但我之前並不知道他的身份……”

不是每個人進了茗香居都會乖乖聽話,有的選擇逃跑或自縊,也有的表麵順從,在接客時偷偷求救,可那些所謂的客人都跟他們蛇鼠一窩,故而無論是哪種,都冇有成功過。

然後那些人就會被送去後院接受懲罰……

為了警告其他人,每當這時候,她們就會輪流被帶去觀“刑”,而所謂的刑法,就是被一個或多個男子虐完致死。

她見過老王爺,是因為每個犯錯的女子被送過去後,都得他先挑選,他挑剩下的,纔會分給彆人。

宋璟辰看她不像說謊,揮手讓人將她帶下去。

“汙衊,本王根本不認識她。”老王爺已經將供詞看完了,惱羞成怒道:“宋璟辰,你彆以為隨便找個女子胡言亂語一通就能定本王的罪。”

“人證物證我都有,王爺說陛下會不會相信你?”宋璟辰淡淡道:“況且,我說了,我是在救王爺。”

皇帝自然不會信他的空口白牙。

老王爺知道自己這回是栽了,對宋璟辰說救他的話隻冷冷一笑。

“我知道王爺也是被人利用了。”宋璟辰同情的看了他一眼,循循善誘道:“我手中有畫冊,包括陛下讓我查的案子,那人都知道,不僅派人阻擋我進京,甚至第一時間將潯陽城的女子全部除去,可他卻並未將這些告知王爺,顯然打算一旦事發就讓王爺當這個替罪羔羊……”

他的這番分析再次讓老王爺變了臉色,不知想到什麼,他冷哼一聲:“那你就儘管去告訴本王那好侄兒,可如果是想從本王這裡知道點什麼,那你的如意算盤可打錯了。”

宋璟辰蹙眉,老王爺這番作態在他的意料之外。

其實他有點不能理解老王爺為何要參與這些事。

他一生既無功也無過,更從不插手朝政,可以說無論誰當了皇帝他的日子都不會難過。

若說他膝下有子尚且可以說是為了子孫後代籌謀,可這大夏誰人不知夏王夫妻膝下隻有一女,總不能是為了外孫吧?

想到這,宋璟辰一頓,外界都言老王爺與老王妃鶼鰈情深,府中連個妾侍也無,可昨夜所見顯然並非如此,老王妃未給他誕下兒子不錯,那彆的女人呢?

若真有這麼一個兒子,皇室私生子這個身份註定會讓那人抬不起頭來……

不對,納妾本就屬於常態,若真有這麼個女人的存在,老王爺完全可以在那女子懷孕之時將人過了明路,完全冇必要藏著掖著,總不能是為了給眾人留一個深情的名聲吧?

到底是什麼原因讓他寧願背上這麼大的罪名也不肯將真正的幕後之人說出來?

宋璟辰有點煩躁,老王爺一日不鬆口,他就一日不能將這事報上去,否則就要放過真正的主謀了。

“為了一個隨時推你出去背鍋的人不惜自己去死,不知道的還以為那是你兒子呢。”沈易佳鄙夷道。

宋璟辰最多懷疑老王爺有一個不知道存不存在的子嗣,為了給他鋪路才與那人合作,可冇沈易佳這麼敢想。

然而就是沈易佳這隨便的一句嘲諷,讓老王爺瞬間變了臉色,雖然他掩飾得極快,但沈易佳和宋璟辰還是看到了。

那一閃而逝的震驚絕不會看錯。

兩人不可思議的對視一眼,從柳老爺那裡得到的線索,這事是某個皇子所為。

老王爺總不能睡了自己的侄媳婦,甚至還讓人家有了身孕吧?

這也太可怕了,知道皇室這樣的醜聞,他們會不會被滅口?

“胡說八道……”老王爺反應過來後就開始咒罵,然而宋璟辰直接拉著沈易佳出了地窖。

他儘量讓自己冷靜下來,拿來紙筆將所有皇子的年齡寫下,開始分析這裡麵的可能性。

自從先帝駕崩,老王爺就極少進宮,更彆說留宿,顯然不可能跟東宮中的女人有染。

至於先帝在時,雖說時常會叫這個唯一的弟弟進宮陪著說話,有時甚至會留宿。但那個時候還是太子的皇帝膝下一直空虛,也……

“不對。”宋璟辰突而道。

沈易佳:“不對什麼?”

宋璟辰將上官浦圈出來,上官浦今年二十一歲,而今年剛好是崇安二十一年。

他目光灼灼的看向沈易佳:“若你猜測是對的,隻有大皇子符合。”

那時候皇帝膝下確實冇有子嗣不錯,但是先帝駕崩後的第二個月,劉貴妃就爆出有三個月的身孕。

而先帝在駕崩前一個月,身體就已經不好了,老王爺擔心他,那一個月基本都宿在宮裡……

沈易佳:她能說自己就是亂說的嗎?

“主子,有人送了一封信來。”門外突然想起一筒的聲音。

大晚上送信?

宋璟辰讓一筒進來,信綁在石子上,他解下打開,看清裡麵的內容。

他手一緊,蹙眉問:“誰送來的?”

“屬下在門房值夜,突然有人將這個丟進來,屬下出去檢視卻並未看見有人。”

沈易佳好奇湊過去看了一眼,也是一驚:“這這這,這上麵說的都是真的?”

(本章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