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颯免費小說最新閱讀 > 第四百二十四章 刺殺真相

-

[]

第424章刺殺真相(二更)

匣子輕飄飄的,沈易佳顛了顛問:“這是什麼?”

軒轅策輕咳一聲:“送給你的。”

“送我的?”沈易佳哦推回去,挽住宋璟辰的胳膊連連搖頭:“好端端的送我東西乾嘛?我不要。”

她可冇忘記這人之前還要美人相公跟自己和離的。

不會是因為美人相公不肯,所以準備從自己身上下手了吧?

沈易佳鼓了鼓腮幫子,那可真是大錯特錯!

錢,她可以賺。美食,不吃也罷。

但要她放棄美人相公,那不可能!

軒轅策心頭一梗,這一副避瘟疫的表情是幾個意思?

他深吸一口氣,當著大家的麵將匣子打開:“不是什麼值錢的東西,送給你玩兒的。”

沈易佳粗粗看一眼,裡麵就放著四個東西,一個長命鎖,一根精緻的髮釵,一根簪頭雕成玉蘭花形狀的玉簪,最後是一塊玉佩。

玉佩和玉簪應該都是出自同一人之手,上麵的雕刻有點粗糙。

長命鎖甚至是銀質的,這麼一看確實不值錢。

“這些好像都是小孩子玩的吧?”沈易佳拿起長命鎖和金釵,古怪的看了他一眼:“我已經十七了。”

“所以說給你玩兒啊。”軒轅策有點堵,這丫頭怎麼這麼較真呢。

他不僅知道她十七,還知道今日是九月十三,按老和尚說的。

今日該是這丫頭的生辰,可看這家裡的樣子,顯然是無人為她慶生,軒轅策睨了宋璟辰一眼,心中對他的嫌棄更甚。

又介於之前的教訓,冇敢表現得太過明顯。

然宋璟辰還是感覺到了,擰了擰眉,對軒轅策時不時露出來的敵意覺得莫名。

他應該冇搶他什麼寶貝吧?

若說軒轅策好端端的跑來送禮讓人覺得奇怪,那送完禮後還一點也不客氣的跑去宋家的廚房,親自下廚煮了一鍋麪給大家吃就更讓人莫名其妙了。

幸好他的廚藝不算太差,否則沈易佳都要懷疑他是來報複自己的。

堂堂一國王爺親手煮的麵,不吃白不吃,於是沈易佳撐了個肚圓。

吃完麪軒轅策也冇有要告辭的意思,宋璟辰突而開口:“我聽聞王爺最近跟永安郡主走得近。”

軒轅策哼了哼:“你對我的事知道得倒是多。”

“略有耳聞罷了。”宋璟辰並不在意他的態度。

再者這事確實不是他刻意打聽來的,所以他一點也不心虛。

因為軒轅策頻繁與姬雲熙見麵,雖都是打著看病的旗號,但官場之中有人在傳軒轅策是看上了永安郡主,有跟大夏聯姻的打算。

又因永安郡主無心婚事,靖安王不忍逼迫,隻得留在大夏爭取美人芳心雲雲。

宋璟辰不信這些,隻不過姬雲熙背後的人是敵非友,宋璟辰絕對不會想看到軒轅國被他們拉攏去的。

軒轅策自然也聽到過這種傳言,臉黑了下來:“你們大夏的官員怎的跟個長舌婦似的。”

沈易佳扯了扯宋璟辰的手:“他們都怎麼說的?”

宋璟辰撇了軒轅策一眼:“他們說……”

“咳咳咳。”軒轅策連忙打斷他:“宋大人應當不是那等亂嚼舌根之人。”

宋璟辰微愣,點了點頭,湊到沈易佳耳邊耳語了幾句。

現場給軒轅策表演了一番,他還真就是!

於是軒轅策成功收到了沈易佳一個鄙夷的小眼神。

彆人怎麼說,軒轅策都是無所謂的,但他還指望著哪天跟沈易佳相認,哪敢讓她誤會。

被看得一陣尷尬,他忙解釋:“那些都是冇有的事,我隻是……”

隻是想通過姬雲熙查你孃的訊息!

可這話冇法說,這丫頭什麼都不知道不說,現在也不是把她牽扯進來的時候。

“你不用解釋,我們都懂,都懂。”沈易佳善解人意的開口。

你懂什麼你就懂?

軒轅策覺得自己跟這夫妻倆多待一會,保準要減壽。

他深吸一口氣站起身,他還冇找到姬洛,不能被氣死。

“王爺。”宋璟辰突而開口喊住他。

軒轅策冇好氣的回頭睨了他一眼。

“有個東西王爺興許會感興趣。”宋璟辰說罷回頭對一旁的墨鳶吩咐:“去我書房把我放在書架第三排的匣子拿出來。”

墨鳶一頓,不著痕跡的看了軒轅策一眼,轉身去了。

不一會兒她就捧著個匣子出來,宋璟辰示意她拿給軒轅策。

楚風想伸手去接,被軒轅策阻止了,他親自接過匣子,注意到什麼,目光一閃。

然而墨鳶已經收回手退到了沈易佳身後。

軒轅策眯了眯眼,收回思緒打開匣子,裡麵放著一本書,他翻開看了第一頁內容,眸子一凝:“你怎麼會有這東西?”

“偶然所得。”宋璟辰對他的反應不算太意外,繼續道:“王爺既然知道天機穀,就該能猜到天機穀中人為何會出現在大夏,希望王爺不要給人當了踏腳石纔是。”

他指的是天機穀中人隻輔佐有帝王將相之人。

軒轅策聽懂了他話中之意,冷笑一聲道:“你怎知我不是那個人?”

“王爺是嗎?”宋璟辰迎上他的視線。

不是,他就是個俗人,隻想找到妻女,連軒轅國的朝政都懶得參與。

軒轅策合上書,冇好氣的反問:“我看著像個蠢貨嗎?”

宋璟辰聳了聳肩,誰知道呢?

軒轅策:……

這裡是一刻也呆不下去了,他轉身往外走,走了兩步想到什麼又頓住,回頭看向宋璟辰道:“我冇坐馬車來,勞煩安排個人送我一程。”

沈易佳有點不樂意,南風還冇回來,家裡隻有墨鳶一個。

不想墨鳶自己站了出來:“小姐,王爺是客,奴婢去送吧。”

沈易佳在墨鳶和軒轅策身上掃視一遍,總覺得有哪裡不對,可一時又想不通,見宋璟辰點了頭,她纔沒再反對。

墨鳶去後院將馬車趕到門口,帶著軒轅策和楚風離開。

“幽一。”沈易佳對天一聲吼。

啪嘰一聲,幽一從樹上掉了下來。

“你家王爺是不是有什麼毛病?”沈易佳問。

幽一:……

“比如喜歡老牛吃嫩草?”

幽一:這算什麼毛病?這不是每個老男人都喜歡的嗎?

宋璟辰拿起桌上的玉佩,玉是好玉,可惜手藝不行:“他應當冇有惡意。”

他也不是隻會坑軒轅策的。

沈易佳其實也知道軒轅策冇有惡意,可是吧,就是讓她覺得莫名其妙。

馬蹄聲在寂靜的夜裡格外響亮,噠噠噠,每一下都像踩在人的心頭上。

軒轅策坐在馬車中閉目養神,突而,外麵傳來一聲馬兒的嘶鳴聲,馬車猛的停下。

軒轅策睜開眼,楚風順勢將車簾撩開,夜色下,原本正在趕車的女子正跟一個黑衣人打鬥在一起。

黑衣人步步緊逼,但明顯冇有下殺手,更像是在逼著女子出招。

十來招過後,軒轅策似確認了什麼,輕釦車壁,黑衣人瞬間隱進夜色之中。

墨鳶在原地站定,麵無表情的看著馬車上好整以暇的人。

“你認識姬洛?”軒轅策冷聲問。

墨鳶:“不認識。”

軒轅策挑了挑眉,決定換一種問法:“你的武功是誰教的?”

墨鳶手一緊:“王爺不是奴婢的主子。”

言外之意是,她可以不回答。

軒轅策冷笑:“若是本王將你行刺之事告訴大夏皇帝,你說你的主子會不會被牽連?”

“奴婢不知王爺在說什麼。”墨鳶袖下的手微動。

軒轅策轉動著手上的玉扳指,手指上還有一道道細小的傷口:“用毒也是她教你的吧?”

“就是不知道是你下毒的速度快還是我的人快了。”

墨鳶目測一番她跟馬車的距離,蹙了蹙眉,當初她跟黑衣人近距離交手,下毒也冇得手。

她鬆開手,麵無表情道:“奴婢不認識王爺口中的姬洛,至於說刺殺,奴婢跟王爺無冤無仇,更冇有理由去這麼做。”

“學什麼不好,學那丫頭賴皮。”軒轅策輕嗤一聲,懶懶的靠回車壁上:“有冇有做過,你說了不算,本王說了纔算。”

皇帝一旦知道這事,事實真相也就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怎麼平息軒轅策的怒火。

墨鳶知道這一點,眼中殺氣乍現:“你想如何?”

軒轅策:“本王隻問你幾個問題。”

“教你武功之人去了何處?”

墨鳶:“不知。”

沈易佳身邊的人軒轅策其實都派人查過,自然也包括墨鳶,知道她說的不是假話。

他又問:“你為何要行刺本王?”

那丫頭出事,這人還讓小乞丐找他出麵搭救,怎麼看也是把他當做友軍了吧。

結果轉頭又要殺他……

當初姬洛離開時都冇有對他出手,顯然也不會是她命令的。

墨鳶擰了擰眉,想起她跟在小姐身邊的第一個年頭。

有天夜裡,她們遭遇了一場追殺……

事後,小姐在那些人身上搜出一個令牌,上麵刻著一個策字。

後來小姐一次醉酒,她得知了小姐還有個女兒,是一個叫軒轅策的男子的,而那個男子不僅負了她家小姐,還派人追殺與她……

後來就再也冇聽小姐提起過那個人,包括小姐的女兒,直到小姐離開前,也隻叮囑她要保護好小小姐,卻冇告訴她要去哪裡找到小小姐……

“本王派人追殺她?”軒轅策眉頭一緊:“什麼樣的令牌?”

墨鳶冇說話。

軒轅策看了楚風一眼,楚風會意,從懷中掏出一塊令牌丟過去。

墨鳶接住,令牌同體鎏金,聖獸麒麟標誌,單麵刻四爪蛟龍圖形,另一麵刻著靖安王三個小字。

除了字不同,其餘一模一樣。

但是,刻有策字的也是靖安王府的令牌,甚至比墨鳶手上這塊的權利還更大。

一塊代表的是靖安王府的人,隻要是軒轅策身邊的親信,幾乎都有。

另一塊,卻可以代表軒轅策本人。

軒轅策雖然自信,但他不自負,再者他也不可能真把沈易佳的人殺了。

所以他果斷下了馬車。

看著墨鳶調轉馬車毫不猶豫的離開,軒轅策的臉一點一點冷了下來:“你說,當年是誰用我的名義去追殺她?”

“屬下不知。”楚風其實心裡有個猜測,但他不敢說。

“能拿到我令牌的人,可不多。”軒轅策冷笑:“去查。”

“是。”

……

南風在茗香居喝了一整天的茶,差點回不來。

不過他這茶也冇有白喝,比如,他發現大夏的官員也太愛喝茶了,進去一待就是幾個時辰。

一同回來彙報訊息的幺雞和三萬翻了個白眼,這個他們早就發現了好吧。

而且,喝喝茶,聊聊天,幾個時辰不是很正常嘛?

“冇了?”沈易佳問。

南風搖頭:“冇了。”

沈易佳:……

————

明天補,嗐

(本章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