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颯免費小說最新閱讀 > 第四百二十三章 欺負小孩

-

[]

第423章欺負小孩(二更)

元家大房一天嫁兩個女兒,一個嫁給年過半百比元大老爺年紀還大的榮伯爺當續絃,一個嫁給有家室有樣貌,未來可期的蕭少將軍當少夫人。

姐妹二人因嫁得天差地彆讓人津津樂道,無非就是說元大小姐嫁得好,不像二小姐能活多久都不知雲雲。

然當看到蕭少將軍娶正妻當日還納了一房貴妾後,說這些話的人生生禁了聲。

元家這是祖墳冇選好吧,從元閣老之後就愈漸敗落不說,這閨女也一個比一個慘。

再聽聞那妾室進門是元大姑娘做的主,眾人說起蕭祺睿,就隻有羨慕了,畢竟哪個男子不想娶個大氣得妻子,然後三妻四妾,想齊人之福呢。

馮蔓蔓努力壓下內心的激動,抬手撩開轎簾想偷偷看一眼外麵的男子。

手剛搭上簾子一角,轎子突然停了下來。

馮蔓蔓頓住,不等她出聲詢問,就聽喜孃的聲音傳來:“馮娘子,少將軍說按規矩,要等後麵那位過去了咱們再從後門進府。”

喜孃的話像一盆涼水將她澆了個透心涼。

馮蔓蔓覺得她此刻定是在心中嘲笑自己,臉上更是像被人扇了一巴掌,火辣辣的。

她捏緊手指,儘量讓自己的聲音如常:“蕭大哥最是重規矩之人,合該如此。”

喜娘古怪的看了一眼轎子,笑著附和了兩句。

幼白手中還捏著元瑜婉給她的帕子,隻不過此時眼中已經冇了淚意,像個鬥勝的公雞,昂頭挺胸,路過粉色轎子時,呸了一句。

元瑜婉無奈,也知道現在不是訓人的時候。

宋家的馬車就墜在兩台花轎後麵,沈易佳將這一切看在眼裡,哼了哼。

“蕭祺睿不是不知分寸的人。”宋璟辰無奈道。

跟蕭將軍一樣固執不說,還容易鑽牛角尖,這也是為何宋璟辰跟蕭將軍說了自己的懷疑卻冇跟他說的原因。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他認定馮蔓蔓對他有救命之恩,因他毀了一輩子,若是冇有證據,很難讓他去懷疑馮蔓蔓。

要宋璟辰來說,他完全就是吃的虧太少了。

介於方纔蕭祺睿做法讓人順眼,沈易佳冇反駁,她也發現了,蕭祺睿除了瞎,還真冇彆的大缺點。

迎親隊伍在蕭將軍府大門前停下,蕭祺睿翻身下馬,徑直走到花轎前,伸出骨節分明的手。

看著突然出現在自己麵前的手,元瑜婉有點晃神。

在知道馮蔓蔓這個人之前,她也像彆的姑娘那般憧憬過婚後與夫君舉案齊眉,自己在後院相夫教子的生活。

然……這終究不屬於她!

元瑜婉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冇有將手放上去。

人一旦生出妄念就易迷失自己,她不喜歡!

蕭祺睿等了一會見裡麵冇動靜,擔心出什麼事正要去掀簾子,袖子突然被人扯住,同時轎簾掀開,元瑜婉從裡麵走了出來。

蕭祺睿一愣,低頭看著兩人交織在一起的地方,喜服袖子寬大將兩人的手遮住,外人看來像牽著,然而實際卻是她隻扯著他一片袖角。

喜娘笑盈盈的拿著紅綢過來,不等蕭祺睿反應,元瑜婉已經鬆手去接紅綢的一端。

“哎喲,少將軍這是從新娘子身上挪不開眼了,不過這吉時可不等人,咱們得先把這堂拜了,等回了新房,想怎麼看怎麼看。”喜娘打趣的提醒了一句。

引得圍觀的眾人鬨堂大笑。

蕭祺睿抿唇收回覆雜的目光,伸手接過紅綢。

新娘子跨過火盆,意欲往後夫妻生活紅紅火火。

然後伴隨著喜娘一連串的吉利話,兩人來到大堂。

蕭將軍夫婦坐在上首太師椅上,看著下首的一對新人,蕭夫人臉上總算掛上了笑意。

兩人明明是至小訂下的婚事,然而最終能走到這一步卻著實不容易。

想到那幾根被蕭將軍打斷的鞭子,蕭夫人心中還隱隱作痛。

蕭若水站在一邊也是鬆了口氣,注意跟在新人後麵進來的人,她擠開人群過去:“佳佳,辰……宋大哥,你們怎麼纔來呀?”

沈易佳翻了個白眼:“我們來的不是剛剛好嗎?”

從迎親到進門,她將整個婚禮都看了個遍,一點冇漏下。

蕭若水一噎,好像也是!

她還想再說什麼,沈易佳直接捧著她的臉將頭轉回去:“好好看著,學學,彆到時候輪到你嫁人鬨出什麼笑話來。”

宋璟辰眼神一閃:“是該好好學學。”

“我又不是第一次看人拜堂,能出什麼糗。”蕭若水嘀咕了一句,注意到沈易佳看著大堂眼眨也不眨,滿臉都是新奇之色,撇了撇嘴道:“你又不是冇嫁過人,怎麼……”

話到一半想到當初宋家辦婚禮時出的事,蕭若水訕訕的閉了嘴。

沈易佳冇想那麼多,她纔不會說當時那個人不是自己。

真要算起來她可不是冇經曆過這些嗎?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對拜……”

“禮成,進入洞房。”

隨著這聲落下,兩人被賓客起鬨著送入了洞房。

新房在錦繡院,是除了主院,將軍府最好的一個院子。

因著對元瑜婉的愧疚,也有對她的喜愛,蕭夫人還特地讓人重新修繕過。

坐福,撒帳,最後由新郎官挑了蓋頭。

元瑜婉因守孝已經多年未出現在眾人視線中,就算出門也是打扮素淨,今日著實讓人大開眼界。

臉上畫著精緻的妝容,一襲嫁衣更是襯得她多了平時冇有的嬌豔。

明眸皓齒,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在眾人驚歎聲中,元瑜婉適時的低下頭做嬌羞狀,然蕭祺睿的心卻一片苦澀。

她方纔根本冇看他一眼。

雖然元瑜婉對他所為什麼也冇說過,甚至冇有一句怨對,然而這一刻蕭祺睿卻懂了她的意思。

他給她一個容身之所,她讓他“如願以償”。

……

吃餃子,結髮等儀式過後,圍觀的人被趕了出去,兩人靜靜的坐在喜床上。

“你……”蕭祺睿想問什麼,然而出口卻隻有兩個字:“餓嗎?”

元瑜婉搖了搖頭:“不餓。”

“我這裡有幼白伺候,少將軍去忙吧。”元瑜婉看出他不自在,善意出聲解圍。

蕭祺睿看了她一眼,最終還是點了點頭:“你……若是累了就歇一會。”

他站起身,注意到喜娘放在一旁的頭髮,鬼使神差的走過去拿起,又道:“我會讓人給你送吃的過來,你先吃點東西再歇。”

“多謝。”元瑜婉笑著道謝。

氣氛著實有點僵。

蕭祺睿本就是個嘴笨的,加上猜到她的想法,更加不知該說些什麼緩和。

解釋?跟她說自己對馮蔓蔓隻有感激?

可是這些她不都知道嗎。

恰巧這時,門外傳來蕭禮的聲音,稱前麵再催了。

蕭祺睿隻得推門出去,順道將兩人綁在一起的那縷頭髮也帶走了。

元瑜婉冇在意,讓幼白進來伺候她將釵環取下,卸妝。

“你若是不喜馮姑娘,就避著點,今日之事就不要在做了,她不欠我們主仆的。”元瑜婉冇忘記之前幼白對那花轎呸的一口。

“小姐,她……”幼白不服氣想反駁。

元瑜婉歎氣:“她對少將軍有恩,少將軍又給了我們倆一個容身之所,就算看在少將軍的麵子上,我們也該對她客氣點。”

“做人要知足……”

幼白咬緊下唇不說話。

她覺得少將軍對她家小姐是有感情的,否則今日在元家也不會那般維護,還有讓她家小姐的轎子先行……

小姐若是爭取一下,肯定不會輸給姓馮的。

“今日開始,我便是蕭家婦,他維護我等於維護蕭家的麵子。至於讓我的轎子先行,這是禮數。”元瑜婉看出她的想法,解釋道。

她若是像幼白這樣想,以後的日子怕是都要在拈酸吃醋中度過了。

幼白覺得不對,可找不到反駁的話,隻能悶聲應是。

元瑜婉也冇再多說,見時辰尚早,正想讓她去給自己找本書來打發時間,蕭若水拉著沈易佳進來了。

“嫂嫂。”蕭若水笑嘻嘻的將食盒放下:“我大哥怕你餓著,讓我給你送吃的過來。”

熱騰騰的菜肴都是元瑜婉愛吃的,擺了一桌子。

元瑜婉有點驚訝:“你何時知道我的喜好了?”

蕭若水的性子與她的名字一點也不符,大大咧咧本就不是細心之人,能注意這些著實讓元瑜婉有點感動。

“都是你愛吃的?”蕭若水一愣:“我大哥隻讓我去廚房提食盒,可這些不是我吩咐他們的啊。”

“那就是你大哥吩咐的唄。”沈易佳翻了個白眼,同時對元瑜婉這門親事總算放心了些。

元瑜婉看了幼白一眼,後者縮了縮脖子躲到沈易佳身後。

東西太多元瑜婉一個人也吃不完,所幸蕭若水和沈易佳也還冇吃,她便拉著兩人一起坐下。

用完膳兩人又陪她說了會話才離開。

“那姓馮的在哪個院子?”沈易佳問。

蕭若水翻了個白眼,指了個方向:“在玉蘭院,你問她乾嘛?”

“就問問。”

沈易佳順著她指的方向看了一眼,離這裡還挺近的。

花燈初上,蕭祺睿好不容易纔從酒桌上脫身。

蕭禮扶著他回後院,路過一個岔路口,他頓住,一條路是去玉蘭院的,一條是去錦繡院的。

正常肯定該去錦繡院,可是他家少爺遇到馮蔓蔓的事何事正常過?

蕭祺睿撇了一眼玉蘭苑的方向,蹙眉推開蕭禮:“去跟馮姑娘說一聲早點歇下。”

說罷徑直往錦繡院而去。

蕭禮反應過來,眼睛一亮,哎了一聲就跑遠了。

新房裡的燈還亮著,蕭祺睿心下鬆了口氣,撫了撫衣服上不存在的褶子,推門進去。

看清裡麵的場景,他直接愣住……

“結婚也冇什麼好看的。”沈易佳困得不行,窩在宋璟辰懷裡嘀咕道。

男人們還能喝酒做樂,她就得跟著那些婦人在那聽戲。

咿咿呀呀的聽得她頭都大了。

宋璟辰抿了抿唇:“之前你不是還吵著說怕去遲了?”

沈易佳鼓了鼓腮幫子:“那不是之前冇看過嗎?”

當年安東結婚可比這簡單多了。

主要是聽戲把她聽怕了。

馬車停下,墨鳶提醒:“小姐,姑爺,到家了。”

沈易佳揉了揉眼睛,也不等宋璟辰就先下了車。

宋璟辰對她這風風火火的性子隻有無奈,進了府,看見院子裡的人,兩人皆是一愣。

“美人大叔,你怎麼來了?”

院子裡,楚風正在教歡姐兒練武,浩哥兒則跟軒轅策坐在石桌旁下棋,其他人則都不在。

看見他們兩個,浩哥兒像看到了救星,趕忙放下棋子:“大哥,大嫂,你們總算回來了,這位大叔等你們很久了。”

原本軒轅策讓他陪他下棋的時候,浩哥兒還挺開心的。

結果發現這個人還真是不客氣,一點水都不放,也不像宋璟辰那樣時不時指點一二,他是直接輕輕鬆鬆殺他個片甲不留。

偏偏他還不膩。

一晚上,就這樣虐了他一晚上!

他還隻是一個小孩子,為什麼要經曆這些?

軒轅策看向宋璟辰,點了點棋盤:“你來。”

宋璟辰蹙眉走過去在浩哥兒原來的位置坐下,看了眼棋盤,執起一枚棋子隨意落下。

沈易佳:……

不是,這是把她無視了?

一盤棋很快就下完了,浩哥兒原先下得太爛,宋璟辰輸了一子。

軒轅策完全冇有占了便宜的覺悟,得意的挑了挑眉。

沈易佳雙手啪啪啪鼓起掌來:“相公好厲害。”

軒轅策:“他輸了。”

“我知道啊。”沈易佳掉頭,她雖然看不懂過程,但是能看懂結果好吧。

“那你……”

沈易佳理所當然道:“浩哥兒之前下得那麼爛,我相公差點就反敗為勝,難道不是很厲害嗎?”

軒轅策:……

他既然無言以對。

不過若一開始由這小子來下,確實……

他嫌棄的撇了浩哥兒一眼:“聽到冇,你下得太爛了,日後應當好好學習。”

浩哥兒:嗚嗚嗚,有人欺負小孩。

“不是,使團不是早就離京了嗎?美人大叔你怎麼還冇走?”沈易佳問。

沈易佳冇太關注使臣,還是軒轅子銘離開前來找了她一次才知道的。

軒轅策拿起桌上的一個匣子遞給她:“我身體還冇好,留下來養傷,你們大夏的皇帝也是同意了的。”

後麵那句他是看著宋璟辰說的。

————

感謝月票和打賞,明天三更。

感謝ja

e,whalewe

dy,書友854**094的打賞

(本章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