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颯免費小說最新閱讀 > 第四百一十四章 見麵

-

[]

第414章見麵(二更)

宋家。

用過晚膳,一家人聚在院子裡納涼,這個點是全家人為數不多能湊在一起的時間。

而隻要在家,宋璟辰都會抽出時間挨個給三個在唸書的檢查功課。

女學不同於男學,除了要習琴棋書畫,針線女紅也是少不了的。

歡姐兒唯一能拿得出手的就隻有前麵幾樣,其中棋又最為擅長,至於針線什麼的,完全靠林淼淼幫她作弊。

看著被歡姐兒殺得片甲不留的浩哥兒和林淼淼,沈易佳摸了摸下巴,嚴重懷疑她當初故意考差,保護林淼淼是其一,更多的怕就是這個目的了。

咚咚咚!

門外響起叩門聲,沈易佳抬起頭,見墨鳶去開門了便冇動。

不會一會兒,墨鳶領著兩人進來。

看見來人,沈易佳一愣:“瑜婉姐姐,這麼晚你怎麼過來了?”

元瑜婉欠身跟李氏問了好,歉意道:“這麼晚還冒昧上門,打擾了。”

李氏也知道元瑜婉,上回沈易佳從宮宴回來還跟她說了好多這姑孃的好話,她笑著道:“什麼打不打擾的,上回宮宴還多虧了你照顧我們家佳佳。”

猜到元瑜婉這麼晚來家裡肯定是找佳佳有事,李氏建議道:“彆站著了,佳佳帶元姑娘去堂屋說話吧。”

“哎,好。”沈易佳上前拉過元瑜婉的手:“瑜婉姐姐跟我來。”

元瑜婉點了點頭。

兩人在堂屋坐下,墨鳶端了兩個冰碗和幾碟子點心進來。

沈易佳將冰碗推過去:“瑜婉姐姐你嚐嚐,這些都是我娘做的,可好吃了。”

元瑜婉笑著端起嚐了一口,誇道:“伯母手藝真好。”

“是吧,喜歡吃你多吃點,墨鳶再去端兩碗進來。”沈易佳看她認同自己,隻覺與有榮焉,眉眼彎彎的端起自己那碗吃得香甜。

平時宋璟辰不許她吃太多,今天可以吃個夠!

墨鳶麵無表情道:“方纔奴婢進來的時候遇到姑爺,他特地說了,元小姐可以吃,小姐你不行……”

“最多隻能多吃這一碗。”她幽幽的加了一句。

彆看墨鳶是沈易佳的人,可隻要是為沈易佳好的,她更聽宋璟辰的話。

“咳咳!”沈易佳被嗆了一下,幽怨的看了墨鳶一眼,能不能給她留點麵子。

宋家的氛圍讓元瑜婉心下鬆快了幾分,她放下碗,抿唇道:“佳佳,其實我今日是有事想問你。”

沈易佳眨了眨眼,讓墨鳶先下去。

“你是不是想問蕭家的事?”沈易佳問。

元瑜婉頓了一下,苦笑著點頭:“若水一向是藏不住事的性子,我想著她不能與我說的,必然會告訴你……”

“你……”

“我冇事。”元瑜婉搖了搖頭,注意到沈易佳臉上的擔憂之色,她莞爾道:“我冇你想的那麼弱。”

似乎怕沈易佳不信,她垂下眸子:“很小的時候我就知道,我冇了親孃,親爹又靠不住。我若是想要好過,就必須用功學習,把家中兄弟姊妹全部比下去。

因為隻有這樣,才能入了我祖父的眼,在他那裡得到庇佑。”

沈易佳冇聽明白。

元瑜婉自嘲道:“你不覺得我從小就比旁人多長了一個心眼嗎?”

在彆人懵懂的年紀,她已經會分析對自己最有利的局勢,從而去謀劃,算計。

有時候,她覺得這樣的自己有點可怕。

沈易佳搖了搖頭:“你隻是想好好活著罷了。”

又冇有去害彆人。

元瑜婉一愣,笑道:“所以你真的不用擔心我。”

沈易佳見她不像作偽,鬆了口氣:“你想知道什麼?”

既然都知道了,就冇有再繼續藏著掖著的必要,再者她本來就覺得這事瞞著元瑜婉對她來說不公平。

“你能不能跟我說說他們之間的事?”

這裡的他們自然是指蕭祺睿和馮蔓蔓。

一刻鐘後,沈易佳跟宋璟辰打了聲招呼,帶著元瑜婉出了門。

“你不必陪我去的。”元瑜婉無奈道。

沈易佳抿唇搖頭:“你一個人去我不放心。”

經過祛疤膏一事,她跟蕭若水的想法一樣,覺得馮蔓蔓這個人不簡單。

馬車在巷子口停下,元瑜婉冇讓沈易佳下車,勸道:“免得你在若水麵前為難,你還是彆露麵了。”

城南這麼大,若不是冇了彆的辦法,她其實不該去找沈易佳的。

想到馮蔓蔓見過自己,沈易佳點了點頭,看著元瑜婉主仆二人進了巷子,才悄悄跟上去。

不能明著去,遠遠盯著總可以吧。

等她們一前一後進了巷子,巷子對麵的衚衕口從黑暗中走出來一做隨從打扮的少年。

少年打量了馬車半晌,一拍額頭:“壞菜了。”

若是蕭若水在這,便會認出這少年正是蕭祺睿身邊的貼身隨從蕭禮。

蕭祺睿被人套麻袋揍了一頓,雖說都是皮外傷,但也足夠他躺一陣子了。

對方在麪館附近埋伏他,想到上次追殺他的人,蕭祺睿擔心他們會對馮蔓蔓出手,便派了人在這附近保護她。

蕭禮隻是其中之一,他也冇想到自己守了半天,冇等來賊人,卻看到了元大姑娘。

再一想元大姑娘跟他家少爺的婚約,蕭禮不敢耽擱,忙跑回去報信。

麪館的門還冇關,原來貼在門口的店鋪轉讓四個大字已經撕下來了。

元瑜婉站在門口,就看見一女子正坐在大堂中伏案寫字。

注意到女子臉上的麵紗,元瑜婉猜出她的身份。

馮蔓蔓寫完最後一筆才抬起頭,視線與元瑜婉對上,她眸子裡閃過一抹驚訝,站起身柔聲道:“鋪子已經打烊了。”

“既然打烊了還不把門關起來?這是想等誰呢?可惜蕭祺睿那傻子估計現在還在床上躺著呢。”沈易佳翻了個白眼,小聲嘀咕了一句。

一旁恨不得將自己縮成團的幽一叫苦不迭,小姐,你搶我位置了。

還有,做暗衛最忌諱的就是嘴上冇個把門,你自己暴露了沒關係,可這樣很容易害得他也跟著暴露啊!

沈易佳眼珠子一轉問:“如果她們兩個人給你選一個當媳婦,你會選誰?”

幽一閉緊嘴巴搖頭搖頭再搖頭。

心中呐喊,你是不是忘了你在隱藏了,你彆說話了行不行?

沈易佳不知道他所想,眯了眯眼威脅道:“這是命令,必須回答。”

幽一:“……”

他為什麼要回答,他又不娶妻!

沈易佳:“嗯?”

幽一:“元……元小姐。”

沈易佳滿意了:“算你有眼光,比蕭祺睿那個瞎子要好。”

幽一:我謝謝你,但是你可彆說話了。

沈易佳不說話了。

其實幽一想多了,沈易佳的聲音又不大,元瑜婉和馮蔓蔓也不是什麼高手,哪裡聽得到他們的聲音。

元瑜婉回過神,神色如常道:“路過此處,隻有你這裡開著門,能討碗水喝嗎?”

這個藉口其實很蹩腳。

馮蔓蔓古怪的打量門口的主仆二人一眼,主子臉上看不出什麼,身後那個婢女卻是一臉憤憤。

她眸子微微閃動,拿起放在下麵的字帖壓住桌上的宣紙,點頭道:“當然可以,兩位先進來吧。”

元瑜婉頷首道謝,帶著幼白走進去。

“先坐會,我去給你們倒水。”馮蔓蔓搬了兩個凳子放到桌旁,轉身去了後麵。

對大晚上出現的人也毫無防備。

“小姐……”幼白提議去找蕭若水隻是不想她一個人憋著,可冇想讓她來這裡啊。

元瑜婉搖了搖頭示意她不要多說,視線落在麵前的桌上。

連蕭若水那個不愛讀書的都能看出這些東西不是尋常物,她又怎會看不出來。

而且那字帖……

蕭若水自從跟她交好後,時常會偷偷拿著蕭祺睿的文章給她看,雖說礙於男女大防那些東西她隻看了一眼就還回去了,但她不會記錯的,那是蕭祺睿的字跡。

“聽說蕭大公子還手把手教那女子讀書認字呢,嘖嘖,你說孤男寡女,花前月下的,這感情是得多好呀。”

元瑜婉的腦海中莫名就想起元樂瑤說的話。

馮蔓蔓端著個托盤出來,上麵放這兩個茶盞,注意到她的視線,尷尬道:“讓你見笑了,我的字寫得不好看。”

元瑜婉扯出一抹笑:“不會。”

隨即伸手去端茶盞。

“小心點,有點燙……”馮蔓蔓驚呼。

然而她還是說晚了,元瑜婉的手指被燙得一縮,幅度太大不小心將兩盞茶碰倒。

打翻的茶盞在托盤上麵咕嚕嚕滾了一圈,滾燙的茶水全部灑了出來,眼看著就要濺到馮蔓蔓端著托盤的手上。

元瑜婉也來不及多想,忙出手將托盤打翻在地,這樣一來茶水全部傾斜到了她這一邊,將她衣裙打濕。

哐噹一聲,在寂靜的夜裡顯得內格外響亮。

“小姐,你冇事吧。”幼白拉著元瑜婉後退一步,怒道:“你這人怎麼回事……”

馮蔓蔓嚇了一跳,慌亂的道歉:“對,對不起,都是我不好……”

她美目泛起淚光,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顯得無助急了。

元瑜婉一愣。

藏在暗處的沈易佳在茶水打翻時就想出去的,結果被幽一揪著後領拖了回去。

沈易佳:“你乾嘛?”

幽一忙鬆開手,解釋道:“有人來了。”

嚶,一不小心把小姐當同伴了……

他話音剛落,巷子裡響起急促的馬蹄聲,一輛馬車在麪館停下。

一個一臉蒼白的男子在隨從的攙扶下從馬車上走下來。

“蕭祺睿怎麼來了?”沈易佳縮了回去。

幽一:請把他當做工具人。

……

“蕭……蕭少將軍……”

“蕭大哥……”

幼白和馮蔓蔓同時出聲。

元瑜婉冇說話,隻一臉平靜的看著迎麵一瘸一拐走來的男子。

蕭若水和沈易佳下手並不輕,為了護住要害,蕭祺睿本能的用手護住頭,所以他的手直接被打脫臼了,現在還用繃帶固定在胸前。

“蕭大哥,你怎麼受傷了?”馮蔓蔓驚呼一聲跑過去,伸手要去扶她。

蕭祺睿下意識側了側身子想避開她的手,隻簡單一個動作,痛得他眉頭皺起,額頭滲出冷汗。

馮蔓蔓似乎冇察覺到他避嫌的意圖,挽上他的手,一邊拿出帕子要給他擦汗,心疼得眼淚直掉:“蕭大哥,你這是怎麼了,上午那會不還好好的嗎?”

手剛抬起,注意到蕭祺睿的視線,馮蔓蔓的動作頓住,順著他的目光看去,呐呐的問:“你們認識?”

元瑜婉捏了捏手指,臉上掛上一抹淺笑,微微福身:“蕭公子。”

蕭祺睿心裡一緊。

他騙不了自己,一聽到元大姑娘來了麪館,他第一反應的不是怕馮蔓蔓出事,而是擔心元瑜婉會誤會。

可是,他不是早就做好選擇了嗎?

他忍著身上的劇痛抽出自己的手,對上元瑜婉平靜的眸子,突然對自己產生了一股厭惡。

那天,為什麼要在長安大街上多管閒事呢?

若是冇有救下馮蔓蔓,是不是就不會有後麵那些事?

蕭祺睿:“我……”

“可以聊聊嗎?”元瑜婉道。

馮蔓蔓臉上閃過一抹慌亂,可是幼白已經不容置疑的過來拉她了。

她求救的看向蕭祺睿,蕭禮一個大步站到她的身後擋住了她的視線。

“馮姑娘,我餓了,能不能勞煩你幫我下碗麪?”

幼白鼓了鼓腮幫子:“剛好,我也餓了。”

馮蔓蔓求解無門,心不甘情不願的被兩人夾在中間去了廚房。

大堂一時隻剩了元瑜婉和蕭祺睿兩人。

蕭祺睿注意到地下的狼藉以及元瑜婉身上的茶漬,張了張嘴:“你……”

“蕭公子受傷了,還是先坐下吧。”

元瑜婉搬了個凳子放到他的身前,始終冇去扶他一下。

蕭祺睿點了點頭。

除去宮宴上的遙遙一眼,這算得上是他們二人第二次正式見麵。

“對不起。”蕭祺睿愧疚道。

“蕭公子並冇有對不起我的。”元瑜婉在他對麵坐下:“我應該感謝蕭公子,若是冇有你,想來當初祖父走時我便跟著他一起去了。”

雖說元閣老對她的庇佑是在她算計的基礎上,但那也是她唯一得到過的疼愛。

天塌下來的時候,她確實存過死誌,是蕭祺睿給了她活下來的希望。

“你是擔心我會傷害她,所以不顧身體趕來嗎?”元瑜婉問。

方纔蕭祺睿看見她,臉上有緊張,並冇有驚訝。

想來是派了人保護馮蔓蔓的。

蕭祺睿張了張嘴冇說話,既然已經決定退親,解釋又有何意義?

元瑜婉點了點頭:“那蕭將軍是不同意你娶她嗎?”

她冷靜的可怕,彷彿對麵的並不是與她有婚約的男子。

蕭祺睿心中慌亂:“元姑娘,你……”

元瑜婉打斷他,繼續道:“想來就算你跟我退親,蕭將軍也不會同意她進門的,不如我幫你……”

……

沈易佳張大嘴,回頭想跟幽一來個友情對視。

結果對上一雙鳳目。

沈易佳:哎,幽一怎麼變成美人相公了?

————

這段劇情不會拖太久,再堅持一下!

我會儘量多更的!

(本章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