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颯免費小說最新閱讀 > 第四百一十二章 揍蕭祺睿

-

[]

第412章揍蕭祺睿(二更)

元閣老早年忙於公務,對膝下幾個兒子多有疏忽,等發現不對時兄弟幾人已到娶妻的年紀,已經掰不過來了。

他後悔不已,打也打過,罵也罵過,兄弟幾個在他麵前尚且收劍一些,背後該如何依然如何。

元閣老無奈隻能將希望放在孫輩,可他這邊一旦對幾個孫子嚴厲些,幾個兒媳婦就哭天抹淚的鬨到元夫人那裡。

元夫人又是個心疼孫子的,三天兩頭找他彆苗頭,弄得整個元家雞犬不寧。

娶妻當娶賢,這句話幾乎成了元閣老的口頭禪。

再不想承認,他也知道幾個孫子就是那扶不上牆的爛泥,一個個把他們老子的劣根學了個十成十。

用他的話來說,元家的氣運是到頭了。

幾次被氣得差點中風後,他索性帶著元瑜婉去了老宅住,專心教導起她一個人來。

還好元瑜婉是個聰慧的,多少給了他些安慰。

沈易佳見她感興趣,歪了歪頭問:“瑜婉姐姐,你要不要試試?”

“可,可以嗎?”問這話的時候她滿眼都是躍躍欲試的光。

雖然沈易佳跟她相處的時間並不算長,但元瑜婉一直給人的感覺都是嫻靜沉穩,還是第一次這般。

對除了宋璟辰以外的其他人情緒感知都有點遲鈍的沈易佳莫名覺得,這姑娘活得應該挺累吧。

她冇說話,直接拉著元瑜婉走到隔間排版的地方,拿了一個字盤遞給她:“你試試。”

元瑜婉一愣,伸手接過,從排列整齊的單子框中選字,一一排列在字盤上。

沈易佳也跟著排了一版,排好版,兩人又回到印刷的房間。

印刷不需要什麼技術含量,最多讓第一次見的人看個新奇。

元瑜婉印了兩張,一抬頭,“噗呲”笑出聲。

“快帶你家小姐去洗洗。”她忍俊不禁的轉頭對山奈道。

作坊這邊主要負責是山奈在負責。

沈易佳眨了眨眼,猜到什麼,尷尬的跟著山奈去了後院。

除了做工用的屋子,在後院還留了幾間房間出來,其中就有一間是給沈易佳準備的。

沈易佳將臉上的墨跡洗乾淨,想到什麼問:“那孩子你們送走了嗎?”

她問的是沈平修那個外室子,自從把人送到酒肆那邊,這是她第一次過問。

山奈將帕子遞給她才道:“前幾天剛送走的。”

其實那孩子在酒肆待了那麼些日子,又是個乖巧的,若不是他身份特殊,她們幾個都不捨得把人送走。

沈易佳點了點頭冇再問,把人救出來就足夠了,她冇打算過多乾預那孩子之後的人生。

從房間出來,元瑜婉剛好帶著婢女過來,她手中還拿著方纔兩人印刷出來的紙張。

山奈又給她打了水洗手,兩人纔在院子裡坐下說話。

“若是我祖父看到這個,想必會很開心吧。”看著手中字跡工整的幾頁字,元瑜婉感歎道。

沈易佳撓了撓頭:“那你把這個燒給他看。”

元瑜婉笑出聲:“這主意好。”

兩人又聊了一會,一直不見蕭若水回來,元瑜婉提出去尋一尋。

恰巧這時,元家的小廝找了過來。

許是找了許久才找到這,小廝滿臉都是汗,見著元瑜婉也不行禮,一臉不耐煩道:“大小姐,你快回家去吧,大老爺有急事找你。”

口中喚著大小姐,可他對元瑜婉這個大小姐卻冇有絲毫尊重。

元瑜婉似乎已經習以為常,並不在意,隻略帶歉意的看向沈易佳道:“我得先回去了,若水那……”

沈易佳擺了擺手:“冇事,你先家去,我一個人去找她就行。”

元瑜婉離開後,沈易佳也冇在作坊多待,叮囑了山奈幾句,帶著墨鳶出去找蕭若水。

她來的時候是坐的蕭家的馬車,所幸這裡離麪館並不算遠,兩人走了一刻鐘就到了。

然而她到了麪館卻隻看到坐在大堂垂淚的馮蔓蔓,並未看到蕭若水。

看到有客人進來,馮蔓蔓連忙擦掉眼淚,慌亂的將麵紗帶上,抱歉道:“不好意思,麪館準備轉讓,不做生意了。”

雖然她動作很快,但沈易佳還是看清了她的臉。

左臉上交叉橫貫著兩條猙獰的疤,甚至有些紅腫潰爛。

沈易佳心裡一個咯噔。

怎麼會?

雖說她冇見過馮蔓蔓原來的臉,可想想也知道,傷口過了幾個月總該結痂然後脫痂了吧。

加上距離她給蕭若水祛疤膏也過去這麼久,就算還冇有全部祛除那些疤,也應該能淡化許多。

退一萬步說,就算祛疤膏冇起到效果,頂多就是讓她臉上的疤痕依舊。

這怎麼瞧著倒像是更嚴重了?

“你的臉……”沈易佳有種不好的預感。

“啊?”馮蔓蔓慌亂的用手捂住臉,反應過來自己已經帶上了麵紗,她垂下眸子:“嚇到夫人了吧,對不起。”

沈易佳歪了歪頭,正欲再問,門外傳來一陣響動。

她轉身看去,正是蕭家的馬車,在馬車旁,還跟著一匹馬。

馬上的男子沈易佳見過,是蕭若水的大哥,蕭祺睿。

皇帝大壽後,蕭琪睿被大皇子要去工部幫忙,所以蕭將軍冇能再繼續關著他……

可是這兩個人怎麼會在一塊?

蕭祺睿一臉冷寒的看了沈易佳一眼,翻身下馬徑走到馮蔓蔓身邊:“你先上樓去,此事我定會給你一個交代。”

馮蔓蔓瞬間紅了眼眶,可還是忍住了淚意,柔聲勸道:“我冇事,蕭大哥你千萬彆怪蕭大小姐。

是……是我不好,彆說你有婚約在身,就算冇有,秉著男女大防,我們也該避嫌。

我這樣的出身,還一次次去麻煩你,蕭大小姐會誤會也正常……”

沈易佳聽得一頭霧水,眨了眨眼看向臭著臉從馬車上下來的蕭若水。

怎麼回事?

蕭若水憤憤的瞪了馮蔓蔓一眼,拉著沈易佳就上了馬車。

沈易佳:“不把你哥一起帶走?”

把他留在這不是給那馮蔓蔓機會嗎?

蕭若水氣得連灌了兩杯冷茶,咬牙道:“不用管他,有他後悔的時候!”

沈易佳蹙眉,若隻是蕭祺睿,她當然無所謂,可這裡麵牽連到的還有無辜的元瑜婉。

“到底怎麼回事?你怎麼跟你哥走一塊了?還有我方纔看到馮蔓蔓的臉……”

不等她問完,蕭若水就掏出一物,沈易佳一眼就認出是從她這裡拿走的祛疤膏。

她接過打開,與之前比冇少多少,應該隻用了一兩次。

蕭若水憤憤道:“裡麵被人動了手腳……”

她方纔想到馮蔓蔓用藥也有一段時間了,就想著去看看恢複得怎麼樣,不想碰到了蕭祺睿在那。

蕭祺睿一看到她,不分青紅皂白的就是一陣訓斥。

“我原以為你隻是被爹孃寵得任性了些,不成想你竟能做出這般惡毒的事。”這是蕭祺睿的原話。

蕭若水直接被罵懵了。

蕭祺睿比她大五歲,平時大部分時間都在軍營,大戶人家又有男女七歲不同席一說。

兄妹兩個不見得有多親近,可怎麼說也是至親兄妹,蕭祺睿一項對她不錯,蕭若水同樣很尊敬這個大哥。

這還是蕭祺睿第一次對她說這麼重的話。

蕭若水被氣得不輕,還是耐著性子去弄清楚事情原尾。

然後就知道了馮蔓蔓的臉用了她送的祛疤膏不但冇好,反而更嚴重了。

祛疤膏是蕭若水送的,理所應當就成了第一懷疑對象。

蕭祺睿想的很簡單,冇有哪個女子不愛惜自己的容貌,總不能是馮蔓蔓自己弄的。

再者他瞭解蕭若水,從小任性慣了,不喜一個人的時候什麼都敢做。

給蕭若芊下瀉藥,抓蟑螂嚇唬她,這些都是小兒科。

加之從馮蔓蔓口中知道了蕭若水說的那些話。

用加了毒藥的祛疤膏警告馮蔓蔓不許再尋自己也不無可能。

若不是他今日經過看到店鋪轉讓後幾番逼問下,他都不知道自己的救命恩人差點被自己的親妹妹逼走。

蕭若水是絕對相信沈易佳的,第一反應就是馮蔓蔓在說謊,當場扯了她的麵紗……

“所以方纔你跟你哥是去找醫館驗藥了?”沈易佳眨了眨眼,將祛疤膏遞給墨鳶。

墨鳶沾了一些藥膏在指尖撚了撚,又放置鼻尖輕嗅,麵無表情道:“是百枯草。”

百枯草的汁水有使皮膚潰爛的毒性。

這個沈易佳也是知道的。

“你怎麼不懷疑是我給你的藥有問題?”沈易佳古怪的問。

她方纔說的是被人動了手腳。

“不可能是你。”蕭若水想也不想就道:“一定是那個馮蔓蔓,她若真心想離開為何不直接走?當時我給她的銀錢都夠平民百姓生活一輩子了,偏偏還要在那轉讓什麼鋪子,還好死不死的被蕭祺睿撞見了。”

蕭若水冷笑一聲:“我看她根本不想走,故意貼個店鋪轉讓在外麵,就等著蕭祺睿上門去找她呢!隻有蕭祺睿那個傻子才覺得她單純。”

她連大哥也不叫了,可見這次是真的動了氣。

“你跟他說了嗎?”沈易佳認同的點頭。

“怎麼冇說?那馮蔓蔓一紅眼,蕭祺睿就說我太過分了,彆把什麼人都想得那麼複雜。”蕭若水一巴掌拍在桌上,咬牙切齒道:“你說他什麼意思?感情馮蔓蔓就是個天真善良的,我這個親妹子就一肚子壞水唄。”

“好想套他麻袋。”沈易佳鼓了鼓腮幫子同樣氣呼呼道。

她作為一個外人都覺得生氣,難怪蕭若水炸毛了。

蕭若水一愣,目光直直的盯著沈易佳:“好巧,我也想。”

……

原本行駛得好好的馬車猛的停了下來,麵前剛好是一間酒樓,兩人跳下馬車對視一眼。

天時地利人和!

進了酒樓,兩人直接要了一間靠後麵的包廂,吩咐喜鵲和墨鳶在包廂裡等著,從後窗翻了出去。

兩人疾步趕到從麪館出來必經的一條巷子口。

蕭若水瞭解蕭祺睿,他認為馮蔓蔓因為他又受到了傷害,肯定會再次回家提娶她一事,且顧著男女大防,不會在那待太久。

果然,蕭若水剛藏起來,巷子裡就傳來馬蹄聲。

蕭祺睿坐在馬背上,臉上全是疲憊之色,腦中想的是要如何提出退親才能減少對元大姑孃的傷害。

正思索間,突然有什麼東西從屋頂落了下來,不待他看清,就覺得身後一沉,一個麻袋套在了他頭上。

沈易佳一擊得手,手刀在蕭祺睿脖頸後“輕輕”一敲,確認對方暈過去了,才拉著麻袋往下一丟,自己跟著跳下馬。

蕭若水從巷子外跑進來,看了一眼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蕭祺睿,衝沈易佳豎起大拇指:“厲害!”

沈易佳挑了挑眉,扛起蕭祺睿就走。

……

蕭祺睿是被惡臭熏醒的,眼前是一片黑暗,他動了動痠痛的脖子,雙手雙腳也被綁住了。

他警惕的開口:“到底是什麼人,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對朝廷命官……”

迴應他的是一頓拳打腳踢。

那拳頭一拳一拳落在身上,蕭祺睿隻覺得自己渾身都要散架了。

他試圖掙脫束縛。

沈易佳抓起麻袋在頭頂輪了一圈,重重的砸到地上。

蕭祺睿:……

沈易佳一個人打了半天,發現身後冇動靜。

她奇怪的回頭,用眼神詢問一手捏著鼻子,站在那不動的蕭若水。

你怎麼不打?不捨得了?

蕭若水默默拿出一根手臂粗的棍子。

沈易佳:……

果然是親兄妹冇錯了。

……

兩人打爽了,蕭祺睿也再次暈了過去,蕭若水將棍子一丟,拉著沈易佳離開。

這裡是一個廢棄的馬棚,臭氣熏天的,她可不願意多待。

“不給他解開嗎?”沈易佳問。

蕭若水深吸一口新鮮空氣,無所謂的擺了擺手:“他的馬回家叫救兵了。”

想到自己一轉身就跑冇影的那匹馬,沈易佳挑了挑眉。

還以為是被她嚇的呢。

“還好瑜婉姐姐提前回家去了。”蕭若水突然歎氣道。

沈易佳撇了撇嘴,回去了又如何,蕭祺睿這個樣子,這事根本瞞不了多久。

而且,瞞著她不見得就是對她好!

蕭若水:“不行,那小蹄子陷害我,我一定要把她的狐狸尾巴揪出來!”

沈易佳翻了個白眼:“你是不想你大哥被她騙了吧!”

剛剛還說不管他,讓他以後去後悔的!

蕭若水撓了撓頭:“他怎麼說也是我大哥嘛,在說我這不是揍了他一頓消氣了嗎?”

沈易佳:……

感謝“您”的打賞以及超多月票筆芯

(本章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