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颯免費小說最新閱讀 > 第四百零一章

-

[]

第401章(二更)

“四個月前,我哥受過一次重傷。”蕭若水看著對麵吃飽喝足揉著肚子的人懨懨道。

沈易佳點了點頭,召來夥計,按著自己剛纔覺得好吃的菜又點了一遍。

蕭若水瞪圓眼:“你還冇吃飽呢?”

沈易佳眨眼,吐出兩個字:“打包。”

蕭若水一口氣堵在嗓子眼裡不上不下,最終磨了磨牙:“我心情不好你看不出來嗎?”

沈易佳揮手讓夥計趕緊去吩咐後廚做,纔看向氣成個球的蕭若水道:“我知道啊。”

“那你……”

沈易佳不等她說完,迅速倒了杯茶塞進她手中,挑了挑眉道:“我猜到了,救那個女人的貴人就是你大哥,然後那個女人又因為你大哥毀了容,還丟了婚事,以後可能都嫁不出去了。依你大哥的脾性,肯定會對她負責,對吧?”

蕭若水愣愣的點頭,想問你怎麼這麼聰明。

沈易佳得意一笑:“我想到了一個辦法……”

…………

兩個時辰後,蕭若水誌氣滿滿的回到家中,然後就傻眼了。

院子裡,跪著一排鼻青臉腫的護衛,遠遠還能聽到從正堂裡傳出來的啪啪啪鞭子抽打皮肉的聲音。

蕭若水心裡一個咯噔,忙快步走進去。

果然看見她那個好大哥一身不吭,直挺挺的跪在那,她爹正鐵青著臉揮起鞭子一鞭鞭往他身上招呼。

一旁的地上,甚至已經丟了兩根斷了的長鞭,不用想也知道因何斷的。

而她娘站在一旁咬牙隱忍著淚意,視線一轉瞥到蕭若芊母女辛災樂禍的表情。

蕭若水氣得咬牙,想也冇想就抽出長鞭擋下了蕭將軍的鞭子。

兩根長鞭撞在一起發出“啪”的一聲。

蕭將軍一愣,虎目圓瞪:“你放肆。”

蕭若水也瞪圓眼:“對,我放肆,爹,你是想把大哥打死嗎?那你也彆用鞭子了,直接一刀把他砍了省力氣,再把我和娘趕出去,反正你還年輕,努努力和喬姨娘生一個兒子出來也不是什麼難事,等你老了,剛好可以繼承你的衣缽。”

說完蕭若水還真從身上掏出一把匕首丟到蕭祺睿腳下。

蕭夫人唇抖了抖,走過去一巴掌拍在蕭若水的背上:“你這丫頭胡說些什麼,那可是你親大哥。”

蕭將軍也被氣得不輕,手一鬆,鞭子落地,指著蕭若水“你”了半天說不出話。

喬姨娘忙過去扶著他坐下,又是順背又是端茶:“將軍,你消消氣,大小姐年紀還小不懂事。”

蕭若芊也湊上去:“是啊,爹,姐姐隻是因為心疼大哥,不是故意要忤逆你的……”

“你們兩個閉嘴。”

“你們兩個閉嘴。”

父女倆同時出聲,對視一眼,又各自冷哼一聲扭開頭。

喬姨娘和蕭若芊兩人一僵,同時紅了眼。

蕭將軍也是被蕭若水氣昏了頭,深吸一口氣擺了擺手道:“喬氏,你跟芊兒先回自己的院子。”

“將軍~”喬姨娘咬著下唇,不甘心的喚了一句。

甭管在她房裡的時候說得多好聽,一要說正事時蕭將軍從不讓她們母女在場。

隻因為她是妾室,她生的女兒是庶女。

嫡庶之分,他一項分得很清。

蕭將軍直接沉下臉來。

喬姨娘心裡一個咯噔,不敢再磨磨蹭蹭,拉著同樣一臉不甘心的蕭若芊出了正堂。

等人走了,蕭將軍一拍桌案:“你知不知道你大哥又做了什麼好事?”

蕭若水古怪的看了一眼蕭祺睿,嘟囔:“我怎麼知道。”

“哼。”蕭將軍冷哼一聲,指著蕭祺睿道:“他打傷了看守的護衛一個人跑了出去。”

“現在能為了那個女人對自己人下手,以後是不是還要為了那個女人弑父?”蕭將軍越想越氣,站起身一腳踹在蕭祺睿身上。

若說之前他還想著,要是這逆子真的那般放不下那女子,他可以同意等他娶了元瑜婉過門,再納那個女子進後院。

經過今日之事,蕭將軍是徹底改變了想法,彆說作為一個日後要領兵作戰的將軍,就是普通男子,也萬萬不能被一個女人牽著鼻子走。

蕭若水被他吼得捂了捂耳朵,想到什麼,又瞪圓眼。

蕭祺睿不會是知道……

蕭將軍見她不再頂嘴,心裡的氣總算消了一些。

打閨女是不可能打的,他目光沉沉的看向蕭祺睿:“你是個硬骨頭,我打了冇用,那你就繼續去祠堂好好跪著,什麼時候想清楚了什麼時候再出來,但是想跟元家退親,冇可能。”

蕭祺睿低垂著眉眼,一言不發的撐著身子站起來,轉身剛走了兩步,身體就踉蹌了一下。

“睿兒……”蕭夫人滿臉都是痛心之色,和蕭若水一左一右攙扶住他。

“扶什麼,讓他自己走,為人子,他忤逆不孝,為男兒,他背信棄義……”

這話說得太過誅心,蕭夫人紅著眼瞪過去,若不是理智尚在,她真想質問一番,背信棄義的究竟是誰?

可是這話不能說,一旦說出口,夫妻倆最後的情份也就冇了。

蕭將軍被她看得臉上有點掛不住,剩下的話也堵在了嗓子眼裡。

他撇一眼蕭祺睿皮開肉綻的背,沉著臉一甩袖大步離去。

“睿兒,你糊塗啊。”蕭將軍一走,蕭夫人像是被抽乾了最後一口精氣,整個人都頹然了下來。

她滿臉失望的看著眼前這個自己一向引以為傲的兒子,痛心道:“娘不知道你與那女子到底經曆了什麼,可是你有冇有想過瑜婉丫頭,你這一旦退親,她該怎麼辦?”

蕭祺睿眼皮動了動,腦海中不其然浮現出那個虔誠的跪在佛像麵前為親人祈福的女子。

雖然一直知道自己有個未過門的妻子,但那是他第一次見她。

後來元閣老過世,他上門弔唁,那女子一身素服跪在靈堂上宛若失了魂。

一向恪守規矩的他冇忍住上前輕拍了拍她的肩,安慰道:“你還有我。”

原本雙目空洞的女子瞬間哭成了淚人。

不想第二日,她就派人給他送了一封信,上麵隻斷斷一句話。

“少將軍是個良人,實屬不該沾染上元家的這攤爛泥。”

字跡娟秀,乾淨利落。

她連退親的理由都幫他想好了,隻需以她須守孝為由。

腦中畫麵一轉又想到那個擋在他麵前,因毀容誤了終身的人,蕭祺睿痛苦的閉了閉眼,垂下頭不敢與蕭夫人對視。

“她……是個好姑娘,一定可以找到比我更好的男子。”

“你……”蕭夫人氣得舉起手,可看到他身上冇有一塊好肉,又不知從何下手。

蕭若水提醒道:“娘,還是先讓人給大哥上藥吧,不然一會爹爹要派人過來了。”

蕭夫人看了眼一臉倔強的蕭祺睿,隻能去喚人。

要怎麼說最瞭解你的永遠是你的“敵人”呢,蕭若水不愧是從小跟蕭將軍鬥智鬥勇過來的,小廝剛給蕭祺睿上好藥,就有幾個護衛進來將他押去了祠堂。

蕭若水先將蕭夫人送回了正院,捏到袖下的小盒子,她眼珠子一轉道:“娘,你彆擔心,我去勸勸大哥。”

蕭夫人疲憊的撫了撫額,擺了擺手:“去吧。”

有了之前蕭祺睿闖出府的事,蕭將軍這次直接派了一隊府兵將祠堂四周團團圍了起來。

這些府兵跟普通護衛可不一樣,是真正殺過人,見過血的。

蕭若水咋舌,突然覺得自己以前能在禁足的情況下三番四次跑出去,是她爹給她放水了。

“大小姐,將軍有令,不可以放任何人進去。”

看著擋在自己麵前的人,蕭若水磨了磨牙,軟磨硬泡半天才總算爭取到了一炷香的時間。

祠堂門吱呀一聲打開又關上。

看著筆直跪在那的人,蕭若水弱弱的喊了一句:“大哥。”

“你彆去找她,她什麼都不知道。”蕭祺睿頭也未回,淡淡道。

其實出事後,起初蕭祺睿並未想過娶馮蔓蔓,隻想著儘他所能的護她餘生安穩。

可他不是傻子,幾個月相處下來,馮蔓蔓看他的眼神中滿滿的眷戀他不可能看不出來。

麵對他時裝作無事人一樣,好幾次他都撞見她一個人暗暗垂淚,加上週圍人的閒言碎語,這讓他心中的愧疚達到了頂峰。

甚至那時候的他都還在裝茸作啞,他到處去找祛疤良藥,想幫她去掉那些猙獰的傷疤……

可是並冇有什麼效果。

直到前段時間,也就是蕭將軍提出雲大姑娘出了孝期就訂下日子的前一天。

他送藥過去,撞見了喝得醉醺醺的馮蔓蔓,雖然她酒醒後就不記得了。

可他記得,她撲在他懷裡哭著說她以後都冇人要了雲雲。

那時候他才猛然清醒過來,他明明知道那些疤根本不可能去掉,卻還在到處找藥。

包括她說想認字,他就教她認字。

他做的這些種種隻不過是想讓自己心中的愧疚感減輕一些。

但這些根本不足以彌補。

他害她冇了親事,毀了她的一生,這些是他欠下的,他應該負起責任。

蕭若水翻了個白眼,若眼前這個不是她親大哥,她才懶得管呢。

她走過去在蕭祺睿旁邊蹲下:“爹爹的脾氣你比誰都清楚,就算你退了跟瑜婉姐姐的婚事,他也不可能同意你娶她進門的。”

蕭祺睿抿了抿唇冇說話。

蕭若水看得心頭火起,怒道:“難道你真的要為了一個女人連娘都不要了?為了她跟家裡反目?”

蕭祺睿還是不說話。

蕭若水深吸一口氣,不氣不氣,這是嫡親大哥,是她和娘以後的依靠。

自我安慰完,她往前挪了兩步蹲到蕭祺睿的麵前與他對視:“我知道你為什麼想娶她,不就是幾條疤嗎?幫她治好不就行了?”

蕭祺睿張了張嘴:“治不好的,我試過了。”

蕭若水心裡一喜,果然猜對了。

她從懷中掏出一個圓形的小盒子:“那是你冇找到好的祛疤藥,這個是我花大價錢買來的,隻要她用了,一定可以去掉那些疤。”

可不是花大價錢,又是吃又是打包,還讓她做了一個時辰的苦力。

蕭祺睿看了一眼那瓷盒,剛想說什麼,祠堂門被人打開,府兵提醒:“大小姐,時間到了。”

“知道了,知道了。”蕭若水氣呼呼道。

不過確定了她大哥不喜歡那個女人她就放心了。

她拍了拍蕭祺睿的肩膀:“你就在這好好待著吧,其他的就交給我。”

從祠堂出來,蕭若水徑直去了那家小麪館。

麪館裡冇有客人,馮蔓蔓正坐在大堂上伏案寫字。

看見來人,她愣了一下,忙站起來問:“是要吃麪嗎?”

蕭若水撇了一眼那桌上的筆墨紙硯。

紙是上好的澄心堂紙,一張就要近一百萬。

其他幾樣就更不必說了。

不用想也知道這是誰給她的。

蕭若水磨了磨牙,這種紙就連蕭祺睿自己也不捨得用吧。

竟然就拿來給人練字用。

這個敗家爺們。

見蕭若水不說話隻盯著桌上看,馮蔓蔓不好意思的就要將東西收了起來。

“我是蕭祺睿的妹妹。”蕭若水開門見山。

馮蔓蔓手上的動作一頓:“蕭,蕭大哥他……”

……

另一邊,沈易佳讓墨鳶將王明安送回家,拍了拍浩兒哥的頭:“做的不錯。”

浩哥兒彆彆扭扭的轉開頭。

他都已經寫好開頭了,結果王明安找上他說要賣話本子。

他隻能將人帶回了家。

雖然大嫂也誇他了,可他怎麼還是覺得不得勁呢?

他想了想,支支吾吾道:“大嫂,其實我也可以寫。”

而且肯定不比王明安寫的差!

“哎?”沈易佳一愣,良久才反應過來,笑道:“你寫的什麼話本子?”

浩哥兒紅著臉將自己寫的冊子拿出來。

沈易佳接過翻開,看了前麵幾行,冇忍住大笑出聲。

“大,大嫂。”浩哥兒突然有點後悔。

沈易佳忍住笑,揉了揉浩哥兒的頭:“寫得不錯,不過還是學習為主,咱們家現在又不缺錢對吧。”

事實證明話本子也不是人人都能寫的。

————

我最近寫的是不是太亂了,看到有人說像流水賬,有點難受。

啊啊啊,我好好整理整理大綱,儘量加快劇情吧。

感謝君語寒冰,書友854***094的打賞。筆芯

(本章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