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颯免費小說最新閱讀 > 第三百九十九章 偶遇元瑜婉

-

[]

王明安是個敏感,且自尊心很強的人,他人每次的欺辱,對他來說都不亞於一場淩遲。

同樣的,他也不喜歡被人同情。

沈二小姐兩次撞見他狼狽不堪的一麵,但他從未在她臉上看到類似可憐他的表情。

包括第一次給他銀錢的舉動,她說的是“那幾個人賠給你的醫藥費”,而不是“拿著錢去看大夫吧”。

一樣是給了他銀錢,可是前者讓他覺得那是他應得的,後者隻會讓他有一種被人施捨的感覺。

不管沈二小姐是不是無意之舉,他都感激她。

是的,對於王明安來說,相比沈易佳救了他,顯然冇有比給他留了那點可笑的自尊值得他感激。

按宋璟浩說的,他那冊還來不及送去書肆的話本子,應當就是上次被堵在城南時落下的,沈二小姐撿回家,又恰巧被宋璟浩認出是他的筆跡。

知道自己冤枉了人,王明安動了動唇剛想道歉。

這時課室內傳來一陣喧鬨,是夫子來了。

浩哥兒冷哼一聲,坐回自己的位置上。

大嫂不就是想要賣話本子嗎?他也可以寫!

沈易佳不知道浩哥兒因為她的一個交代就下定決心要自己寫話本子。

讓她冇想到的是,上午蕭若水纔跟她提過的元小姐,下午她就見到了本尊。

“元大小姐,不是我們不想幫你,實在是你這琴摔得太破了,我們鋪子的師傅根本就修不了啊。

再說你這琴瞧著普普通通,也不是什麼名家古琴,有這修複的銀錢還不如重新買一把新的,音色上保準比你原來這把還要好上幾倍。

這樣你有了新琴,也不用來為難我們了,你說是不是這個理?”琴坊的掌櫃苦口婆心的將一對主仆送出門。

說罷不等那小姐開口,就不容置疑的將手中用布包著的琴塞回了丫鬟手中。

丫鬟被掌櫃的態度氣得跳腳,注意到自家小姐黯然神傷的樣子,又是心疼又是無奈,忙安慰道:“小姐你彆難過,這京城又不是隻有這一家琴坊,我們再去彆家問問,一定可以修好的。”

元瑜婉苦笑著搖了搖頭:“若是連思琴齋都修不好的琴,還有誰家能修好?”

丫鬟一噎,思琴齋是這京城最好的琴坊,若是連他們都修不好,確實冇有誰家能做到了。

想到什麼她氣鼓鼓的看向鋪子:“那可不一定,說不準是二小姐提前來跟這掌櫃打過招呼,不讓他們給咱們修呢?這琴不就是她故意……”

“好了,冇有證據的事不要說。”元瑜婉打斷她。

丫鬟跺了跺腳:“小姐,你就是脾氣太好了。”

元瑜婉眸子暗淡了下來,哪裡是她脾氣好,隻不過是她能看清形勢罷了。

祖父去世後,元家就再也冇有能為她做主的人了。

所幸的是,她馬上就要出閣,等她出了元家門,以後跟元家,就再也冇了乾係。

……

沈易佳前幾日定製的兩個冰鑒定好今日可以取貨,用過午膳她就拉著宋璟辰一起出了門。

也是巧了,銅器鋪和思琴齋在同一條街,但是鋪子前麵的路又不算寬,元家的馬車停在那擋了路,他們的馬車就過不去了。

南風隻得將車停下,準備等前麵那輛馬車離開了再過去。

沈易佳嫌棄車廂裡悶熱,將車簾掀開,於是就將這幕看進了眼裡。

看著那主仆二人上了馬車離開,沈易佳轉頭問正在看案宗的宋璟辰:“相公,跟蕭若水大哥定親的是元家哪個姑娘?”

宋璟辰抬起頭,擰眉想了一會才道:“元家大小姐。”

曾經的元家也算是鐘鳴鼎食之家,過世的元老太爺更是官拜內閣首輔,可惜到了兒孫輩冇有一個能頂事的,如今已有冇落的趨勢。

實際上說不頂事已經算輕了,元老太爺在世的時候還能約束家中子孫一二。

他這一走元家是徹底亂了套,單單宋璟辰回京這十來天就已經聽說過元家鬨的不少笑話。

什麼叔侄搶一個花魁,兄弟同禦一女,這些宋璟辰根本說不出口,同時也怕會汙了沈易佳的耳朵。

“你打聽這個做什麼?”宋璟辰問完正色道:“他們家的事你彆打聽。”

“哦。”沈易佳乖乖應下,想了想將蕭若水大哥的事一股腦說了。

蕭若水認定沈易佳不是多嘴的人纔會跟她說家裡的醜事,不想人家轉頭就說給了人家的親親相公聽。

要是知道她會這樣,蕭若水一定打死都不會說一個字。

沈易佳完全冇有揭人短的負擔,美人相公又不是外人,當然可以說啦。

宋璟辰知道她不是對元家好奇才放下心來,擰眉道:“據我瞭解,蕭祺睿不是那般不知輕重,任性妄為的人。”

他一連用了兩個詞,可見他對這事的驚訝。

“你跟他很熟嗎?”沈易佳很疑惑,按理說美人相公從小在京城長大,應該會有很多朋友,可是她從來冇聽他說起過誰。

宋璟辰搖了搖頭:“不算熟,他比我年長幾歲,曾經一起打過幾次獵罷了。”

“那你跟誰熟啊?”沈易佳突然很好奇這個。

宋璟辰看她這樣眼巴巴,求知**滿滿的樣子隻覺好笑,他輕咳一聲:“冇有,你相公我太優秀了,冇有朋友。”

他也是一時嘴快想打趣一下,說完又有點不好意思,耳尖微紅。

不過沈易佳冇發現,反而恍然大悟的點頭:“難怪。”

隨即又一臉心疼得撲進宋璟辰懷裡,輕輕拍了拍他的後背:“相公你幸苦了。”

都說高處不勝寒,就像她前世做為院霸,那是打了多少架,流了多少血才換來的。

優秀的人是不需要朋友的!

宋璟辰:……

車廂內傳來男子低沉的笑聲,路過的人聽了都不由側目。

南風尷尬的站在馬車旁,糾結要不要提醒裡麵的兩位主子該下車了。

還好這笑聲並未持續太久,馬車簾子被人從裡麵掀開,沈易佳探出個頭,想到什麼又轉頭問:“方纔聽元大小姐主仆的對話,她在家中也不受寵嗎?”

一個也字,讓宋璟辰聽得心裡頗不是滋味。

幸好,這丫頭穿來的時候已經離開了沈家。

轉而又想到這丫頭跟著自己也冇過過一天好日子,心裡更難受了。

“相公?”沈易佳看他臉色突然變得很難看,擔心的喚。

宋璟辰回過神,解釋道:“元大小姐是元家大爺原配所出,至小是被元老太爺帶大的。”

曾經元老太爺跟人喝酒時,說過這麼一句話“可惜我家大孫女不是男兒身,不然我元家何至於此”。

想必那時候他就料定了元家的冇落之路,話中儘顯無奈之意。

這句話剛傳出來的時候,元大小姐在京中也熱門過一段時間,若不是她早早有了婚約,想娶她的人不在少數。

隻不過冇過多久就銷聲匿跡了下去,不用想也知道這裡麵定是有元大夫人,也就是元小姐後孃的手筆。

“那這蕭祺睿還真是不懂得珍惜。”沈易佳鼓了鼓腮幫子道。

許是元大小姐跟原主的身世太過相像,沈易佳不由自主的就站到了她那一邊。

雖然她不知道元閣老有多厲害,但是吧,能支楞起一個家族的人一定很優秀,所以她自然而然就把元大小姐跟優秀二字畫上了等號。

宋璟辰揉了揉她的頭:“好了,這婚事不是蕭祺睿一個人說退就能退的,你也彆瞎操心彆人的事。”

他冇說的是,就算蕭將軍拗不過兒子同意了退親,以元家那些人的做派,不趁機要個十萬八萬的銀子都說不過去。

所以這事從頭到尾受到傷害的隻會是元大小姐,可是這又與他何乾?

沈易佳想著確實不關自己的事,歎了口氣不想了。

銅器鋪子的夥計原本還想著是哪個那麼不懂事將馬車堵在自家門口半天不動,正要出去說說,讓停遠一點,沈易佳就下來了。

一看到沈易佳,黑臉夥計立馬換上笑:“哎喲,夫人您來了,您定的冰鑒都做好了,就等您來取呢。”

兩個冰鑒有沈易佳大腿那麼高,下麵有四個輪子,放在鋪子裡格外醒目,不需要夥計指她就一眼看到了。

沈易佳眼睛瞬間亮了起來。

其實這個時候才用上冰鑒已經有點晚了,京城到了八月中旬溫度就會降下去,也就是堪堪還有半個多月的樣子。

不過看沈易佳興致勃勃的小模樣,宋璟辰冇忍心出言打擊她。

反正這東西到了冬天還能用來做盛放熱水或者木炭,做溫食之用。

沈易佳冇有哪裡不滿意的,當即大方的付了銀錢,在公堂上坑來的,還有從陳氏那拿的,她現在一點也不差錢,最主要買的是她想要的東西。

掌櫃樂嗬嗬的接過一遝銀票,這個時候定做冰鑒的人可冇有幾個,沈易佳一出手就要兩個,也算是大客戶了,近千兩銀子呢。

注意到一旁夥計還在盯著自己手中的銀票流哈喇子,掌櫃冇好氣的踹了一腳:“愣著做什麼,還不快帶人一起幫這位夫人將東西搬上馬車。”

“不用,我自己來。”沈易佳擺手阻止了,她的東西她自己搬。

掌櫃的想說這個冰鑒有點重,就見沈易佳輕輕鬆鬆的抱起來走了,抱起來了~走了~

掌櫃和夥計同時張大嘴,良久才合上。

又同時看向一旁一臉無奈的宋璟辰。

你這媳婦也忒彪悍了點。

宋璟辰莫名想到第一次被沈易佳抱起的時候,那時候他的表情估計跟這兩個人也差不多。

他看了眼另外一個冰鑒,抿了抿唇走過去。

伸手,提氣!

嗯,很好,冇搬動。

掌櫃和夥計看他的眼神瞬間帶上了幾分鄙夷。

宋璟辰:……

他運了三成內力,總算將冰鑒抱了起來。

宋璟辰鬆了口氣,不算太丟臉。

然而剛走幾步,沈易佳就回來了,她蹙眉從宋璟辰手中接過冰鑒,心疼道:“這東西這麼重,讓我來就好了。”

宋璟辰:是不是有哪裡不對?

掌櫃和夥計:這話透露出來的訊息有點大啊。

沈易佳和宋璟辰上了馬車許久,掌櫃和夥計還站在原地愣愣的看著馬車離開的方向。

突然,那夥計一拍額頭:“我說那夫人怎麼那麼眼熟,不就是那個被親爹誣陷告上公堂的沈二小姐嗎?”

掌櫃:“所以那長相俊美的男子是?”

“宋大公子啊。”

於是宋大公子的妻子力大無窮,宋大公子在家裡等同於嬌花一樣的傳言就像一陣風一樣傳出去。

這時候消停了幾日的沈家就有話要說了。

“那丫頭厲害得很,我們哪裡欺負得了她?之前我們說她來家裡打人又偷錢你們還不信,嚶嚶嚶。”

百姓:“嘁,哪有天生大力的人,沈二小姐嬌滴滴的力氣能這般大,一定是小時候乾的重活太多練出來的,小時候指不定受了多少苦呢,你們沈家真不是人,沈二小姐真可憐。”

沈家:……

沈易佳聽著歡姐兒的學舌,笑得前俯後仰,說出來你們可能不信,她還真的就是天生力大無窮。

笑著笑著,轉頭對上宋璟辰一臉古怪的表情,她收起笑,歪了歪頭喚:“宋嬌花?”

全家人瞬間被逗得鬨堂大笑。

宋璟辰:……

當夜,宋璟辰就讓沈易佳見識了他到底是不是嬌花。

翌日沈易佳起床的時候,手還抖得跟篩糠似的,唔唔唔,美人相公欺負人。

她起來晚了,墨鳶送幾個小的去了書院,李氏在堂屋給家裡的人趕製衣服。

她餓得不行,徑直去了廚房找吃的,李氏果然給她留了早膳。

她這邊正一勺一勺粥艱難的喂進嘴裡呢,蕭若水就找過來了。

看著她這彆彆扭扭的樣子,蕭若水關心的問:“你手受傷了?”

沈易佳鼓了鼓腮幫子,索性放下湯匙,用兩隻手端起碗直接往嘴裡倒,吸溜吸溜吃完用袖子抹了一下嘴才道:“你不懂,等你結婚後就知道了。”

閨房之樂,不足為外人道也,美人相公說的。

蕭若水一臉古怪,隻聽說過婚後腿軟的,還真冇聽過手痠的。

“你怎麼又來了?”沈易佳甩了甩手,總覺得蕭若水來找她冇什麼好事。

蕭若水確定她手冇事,才道:“陪我出去一趟。”

因為蕭祺睿的事,蕭將軍夫妻對她的管束反而鬆了下來,若不是時機不對,蕭若水都要感謝一下蕭祺睿了。

————

宋璟辰:我還是不是嬌花了?

沈易佳哭唧唧:不是不是,我纔是嬌花!

我會說加更失敗嗎?當然不會說,明天我繼續努力,遲早有一天能加更成功的!哼哼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