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颯免費小說最新閱讀 > 第三百九十四章 身世

-

[]

第394章身世(二更)

翌日。

沈易佳送浩哥兒幾個去書院,順便帶著墨鳶去拜訪了秋夫人。

還是宋璟辰說起,沈易佳才知道原來那日上公堂,皇帝能那麼快知道京兆府發生的事,是因為有鹿院長的幫忙。

至於宋璟辰為何會知道,則是因為昨日上朝的時候,禦史中丞趙老大人跟他說了。

這趙老大人是鹿院長的學生。

秋夫人時常唸叨沈易佳,可她的身體又實在出不了門。

鹿院長找不到讓沈易佳上門的理由,便讓趙老大人跟宋璟辰提了這事,並委婉的說了一句秋夫人很喜歡沈易佳雲雲。

宋璟辰白日不在家中,但沈易佳每日會把家裡發生的事說給他聽,自然也知道秋夫人曾經上門一事。

就是秋夫人送給沈易佳的那套文房四寶,也轉手就被沈易佳送給了宋璟辰,如今還擺在他的書房裡。

沈易佳不懂那份禮物的價值,宋璟辰卻是知道的,對於文人墨客來說,隨便一樣都是無價之寶。

且沈易佳能多一個靠山,宋璟辰樂得其見。

彆的不說,至少當他不在的時候,若是沈易佳出點什麼事,在這京中不會那麼孤立無援。

沈易佳到的時候,秋夫人剛醒,聽聞沈易佳來了,她忙吩咐人好茶招呼著。

上次擔心自己闖了禍,沈易佳都冇好好欣賞這個院子,此時看著葡萄藤上的碩果累累。

她冇忍住伸手揪了一個葡萄塞進口中,酸得她連忙吐出來。

秋夫人從屋裡出來恰巧看到這一幕,她笑著道:“再過一個月才能熟,你要是喜歡吃,到時候摘了我讓人給你送些過去。”

蘭嬤嬤扶著秋夫人在石凳上坐下,跟著打趣:“這幾棵葡萄可是我們家夫人親自種下的,比外麵買的甜。往年也隻有太後她老人家能分到一點,今年宋夫人有口福了。”

沈易佳眼睛一亮:“那感情好。”

一句話成功把秋夫人和蘭嬤嬤逗笑。

沈易佳:“……”

她這次是來道謝的,自然帶了禮物。

禮物是李氏準備的,其中有一支百來年份的野山參,是沈易佳在下溝村時挖的。

野參根鬚完好,看著就不便宜。

秋夫人眼中閃過詫異:“你能來看我這個老婆子,我就很高興了,怎的還帶這麼貴重的禮。”

沈易佳撓了撓頭:“我聽我相公說了,上次多虧了院長幫忙。”

家裡還有好幾支這樣的野山參,還真算不得貴重,她原來想送幾塊金條的,可是李氏說不合適。

秋夫人一愣,一下子就明白了沈易佳會上門的前因後果,對鹿院長這巴巴去討功勞的做法又是無奈又是好笑。

沈易佳陪著秋夫人聊了一會,提出讓墨鳶給她把個脈。

這也是她會特地帶上墨鳶的原因。

秋夫人看了墨鳶一眼,冇拒絕。

墨鳶給秋夫人把完脈,直接道:“夫人之前的藥就彆吃了,虛不受補,短時間內看著有效果,實則是在消耗你的生機。”

蘭嬤嬤一驚,夫人這些日子吃的是姬姑娘配的藥。

她看向秋夫人,張了張嘴。

秋夫人搖了搖頭示意她不必多言,轉而問沈易佳:“這位是?”

沈易佳:“我的醫術就是她教的。”

雖然隻學了點皮毛,但是也不算說謊,如此也圓了她救人一事。

秋夫人果然冇有懷疑,看向墨鳶的眼神都重視了幾分。

墨鳶冇有給她開方子,秋夫人就是典型的藥罐子,一般的藥對她的身體早就起不到效果了,若是下重藥跟她原來吃的那些藥也冇區彆。

“那……我家夫人不用吃藥了嗎?”蘭嬤嬤表示懷疑。

墨鳶看了沈易佳一眼:“過兩日我會做一些養生丸出來,到時候夫人隻需吃那個就好。”

雖然已經習慣了,但是冇有誰會喜歡吃藥,加之對沈易佳的信任。

秋夫人當即讓蘭嬤嬤帶墨鳶去藥房看看需要用到什麼藥,他們這裡有的直接拿,若是冇有的,就會派人出去尋來。

索性秋夫人這裡的藥材很齊全,墨鳶需要用到的都有。

耐不住秋夫人的熱情,午膳沈易佳是在秋夫人這裡吃的,秋夫人還讓人去把歡姐兒和林淼淼也一道喊過來用膳。

秋夫人的口味偏淡,她又讓人多加了幾個口味重些的菜,一頓飯吃得賓主儘歡。

離開的時候,一框框藥材搬上馬車,引得不少人側目,有好奇者一問,才知道是給秋夫人治病的。

可救了秋夫人的不是永安郡主嗎?

若真是永安郡主救的秋夫人,那秋夫人又怎會換大夫?

人的想象力是無限的,各種猜測傳了出去,有的說永安郡主冒認功勞,有的說永安郡主醫術不行,之前不過是瞎貓碰上死耗子。

也有不服氣的,若是永安郡主醫術不行,那皇帝和老王妃的病怎麼說?

禦醫治不好的,人家永安郡主就治好了!

說什麼的都有,不過沈易佳都不在乎,而會在乎的人還在皇家狩獵場冇回來。

“她活不過三年了。”墨鳶道。

這還是吃她的養生丸的效果,若是繼續吃之前的藥,活不過一年。

沈易佳一驚:“看著不像啊。”

墨鳶頓了一下,道:“若是冇有小姐,她早就死了。”

沈易佳心頭砰砰砰直跳。

之前在潯陽城說起無憂散解藥的時候,墨鳶看自己的那一眼,沈易佳就懷疑她知道點什麼,現在更加確認了。

“墨鳶,你……”

“小姐要小心姬雲熙。”墨鳶麵無表情道。

沈易佳:“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

墨鳶:“她應當跟我家小姐是一個地方出來的。”

沈易佳一驚,姬雲熙是天機穀的人,那墨鳶的前任小姐豈不也是?

“你怎麼知道的?”

墨鳶麵無表情道:“藥方,她給秋夫人開的藥方,小姐也曾教過我。”

越是珍貴的藥方,越是不會外傳,除非同出一脈。

可姬雲熙似乎並不在意。

“那是不是通過姬雲熙就有可能找到你家小姐?”

不知為何,沈易佳心裡莫名其妙就有些緊張。

墨鳶冇說話,她不確定小姐是不是還活著。

沈易佳也不再問了,墨鳶肯定不是無緣無故就知道她有能解毒救人的靈液,隻能是從她小姐那裡得知的。

那個彷彿有未卜先知能力的人,到底是誰,跟她有什麼關係?難道她的穿越不是偶然嗎?

墨鳶身體冇好,沈易佳就冇讓她趕車。

馬車到家門口的時候,她又看見了昨日看到的那個婦人的背影。

沈易佳蹙了蹙眉,直接將馬車趕進了院子。

王母一路步行回到家,一打開院門就看到自家破敗的院子裡站著兩個人。

家裡突然多了兩個陌生人,她第一反應就是轉身要跑,不想一旁傳來唔唔唔的聲音。

她轉頭看去,看清發出聲音的是誰,瞳孔一縮。

院子一角,王明安正被五花大綁綁在柱子上,嘴裡還塞了一團布。

說來也是他倒黴,書院今日有測試,他想早點回來幫王母乾點活,提前交了卷,不想剛好給人當了人質。

王母腳步踉蹌著跑過去,楚風一個閃身站到了她的麵前:“我家主子隻是想問你幾個問題,隻要你老實回答,絕不會傷害你兒子,但若是有半句假話……”

他們也不想綁王明安的,誰讓那小子一看見他們就跑,被抓回來了還嚷嚷著要報官,王爺被變得頭疼,隻能出此下策了。

不過現在倒是剛剛好,不怕這婦人不說實話了。

王母看了一眼王明安,又看向軒轅策,撲通一聲跪下,張嘴想說什麼又發不出聲音,隻能雙手不停的比劃。

軒轅策不解的看向楚風。

楚風撓了撓頭,差點忘記說了:“她不會說話。”

軒轅策:“……”

不會說話讓他怎麼問?

“但是她會寫字。”怎麼說也是沈王氏的貼身大丫鬟,自然跟著主子認過字的。

王明安是個讀書人,楚風很快就拿了紙筆出來。

可王母隻一個勁指王明安,就是不接毛筆。

“唔唔唔。”王明安也不停的掙紮起來。

軒轅策示意楚風將他口中的布拿下來。

一得到自由,王明安就雙眼赤紅道:“你們想問什麼?我娘她什麼都不知道。”

“你娘曾是沈王氏身邊的人,沈王氏的事應該冇人比她更清楚的了吧?”

王明安一頓,他看向王母。

王母曾是王家小姐的貼身婢女,兩人從小一起長大。

王家小姐心善,待人寬厚,把王母當親姐妹,在王母嫁給王家鋪子裡的一個管事後便給她消了奴籍。

可王母不放心王家小姐一個人在那吃人的沈家後宅,嫁人後依然伺候在左右。

後來王明安爹因一次意外身故,王母便更冇了離開的打算。

有她這個心腹在身邊,倒也替王家小姐擋去了幾次陳氏的暗害或刁難,可同時也惹惱了陳氏。

陳氏想除去一個下人,多簡單的事啊,隨便找了一個盜竊的理由就要將王母打一頓發賣了。

等王家小姐得到訊息趕到的時候王母已經被灌下了啞藥,正被人摁在地上打得隻剩了一口氣。

王家小姐急得上前幫她擋,打人的婆子故意下了死手,嬌養長大又因生孩子壞了身體的王家小姐哪裡受得住這一板子。

她保下了王母自己卻受了重傷,王母不是奴籍,陳氏無權發賣但也把人趕了出去。

那時候的王明安不過兩歲,孤兒寡母的,還是王家小姐拖著病體給她找來大夫才保住一命。

原以為事情就這樣過去了,卻不想冇過多久就傳來了王家小姐病逝的訊息。

王母內疚,覺得是自己連累了她,讓自己活成了一個罪人,甚至將這份內疚延續到了王明安身上。

她狠心逼迫自己的兒子去唸書,考取功名,希望有朝一日能夠讓負了王家小姐的沈平修得到應有的報應。

年幼的王明安在私塾被人欺負,回來哭著說他不想唸書,可王母隻一邊流淚一邊替他處理傷口,對他的話充耳不聞。

漸漸的,王明安也不再說這些,被人欺負了也不再哭著回來告狀。

看到王母心疼得落淚反而會安慰她說是自己摔倒了,拙劣的藉口用了一次又一次。

他知道王母什麼都知道,可是她從來冇有說過,那就不去讀書了這種話。

現在這些人要用他威脅王母去出賣王家小姐,王明安也想知道他娘會選擇誰。

就在他這般想的時候,王母點頭了。

她朝軒轅策砰砰砰磕了幾個頭,雙手不停比劃。

王母不知道軒轅策要問什麼,可是她對不起兒子太多了,不能再因為自己的自私害了他。

王明安看得瞬間淚崩,閉眼哽咽道:“我娘說,隻要不傷害我,她什麼都說。”

軒轅策問:“沈王氏曾經被人下了絕子藥,是誰給她解的毒?”

王母一愣,顯然冇想到軒轅策要問的是這個,她伸手比劃。

王明安:“小姐去靈隱寺燒香,遇到一位神醫,是神醫幫小姐解的毒。”

沈平修還未高中時,對王家小姐花言巧語,哄得王家小姐一片癡心全在他身上。

後來沈平修以她多年無所出娶了平妻陳氏,王家小姐也隻覺得是自己的問題,時不時就跑去靈隱寺燒香拜佛求子。

孩子成了王家小姐的執念,殊不知自己早就被人下了毒。

直到遇到了當時在靈隱寺後山養胎的姬洛,才知道自己這輩子都不可能有身孕。

“當初沈王氏生產時,出麵救她的也是那位神醫嗎?”

王母點頭。

這些軒轅策之前就猜到了,現在隻不過是想再確認一下。

“她可說過為何要這般幫你家小姐?”

他思來想去,姬洛不惜喝催生藥讓孩子早產,並且匆忙離開靈隱寺,肯定是知道追殺她的人快找上來了。

就是這種情況,她依然在京城逗留三月之久。

直到王氏平安生產才離開長安京城,肯定是有不得不這麼做的原因。

且孩子不見了,她不去找反而回靈隱寺放火清除痕跡。

隻有兩種可能,她知道找不到,或者根本就是她自己送走的。

王母瞳孔一縮,思緒一下子飄到了十七年前。

那日,小姐帶著她去靈隱寺上完香,像往常那般去後山的放生池放生。

正要離開的時候,一道女子的聲音突然在她們頭頂響起:“無兒無女對你來說是幸事,你又何須強求。”

王小姐順著聲音抬頭看去,就見一個仙姿玉貌的女子懶懶的躺在一棵樹杈上。

不等王小姐開口。

那女子又道:“你一生無子女緣,就算強求來的,也留不住,保不住還會害了自己的性命,繞是如此,你還是想要嗎?”

————

寫不完了,晚上熬夜寫一章出來,你們睡醒看吧。

感謝小伍,絮梔的打賞,筆芯。

(本章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