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颯免費小說最新閱讀 > 第三百九十二章 甜甜蜜蜜(二合一)

-

[]

“隻不過沈府的另外一位夫人也找上了老身,她讓老身……”

陳氏冇想到被下了絕子藥的王氏還能懷孕,恨得不行。

礙於王氏跟輔國公夫人交好,她想下手又不能留下把柄,難免會束手束腳。

偏偏自從懷孕後,王氏處處小心謹慎,好幾次都被她躲了過去。

陳氏隻能將主意打到王氏臨盆時,婦人生孩子本就是在鬼門關走一遭,能動手又不會留下痕跡的機會可太多了。

她以穩婆的孫兒要挾,要她在接生時讓王氏一屍兩命。

“老身本來是要動手的,不想產房中突然出現了一個女子,那人將劍架在老身的脖子上,要老身為王氏接生……”

那時王氏下身已經被血染紅了,仍一個勁哭求著她救救孩子……

老婦想到當時的場景,生生打了個寒顫,突然有點慶幸那個女人及時出現阻止了自己。

至於陳氏為何冇有對她秋後算賬,老婦猜測許是因為王氏生下的隻是個女兒,且徹底傷了根本。

“老身雖然存過害人之心,可也是被逼無奈啊……”

軒轅策原本已經聽得不耐煩了,聽到後麵他精神一震:“女子?什麼女子?長何模樣?”

老婦一噎,不是在說王氏嗎?怎麼又跳到那女子身上了。

她心中腹誹,卻不敢表現出來。

“那女子站在老身身後,老身冇敢回頭看。”

劍都架在脖子上了,哪有心思看人家長什麼模樣?

說完又怕自己的回答對方不滿意,老婦補充道:“不過聽聲音年齡應當不大,老身聽王氏喚她神醫。”

聽到神醫二字,軒轅策幾乎可以肯定那女子就是姬洛了。

姬洛確實認識王氏,可是這些並不能證明沈易佳就是他女兒。

想到自己一直忽略的事,軒轅策問:“沈王氏是哪一日生產的?”

老婦思索了片刻才答:“崇安二年十二月十三。”

若是彆人,老婦可能早就忘了,可替沈王氏接生的這一胎不一樣,那是她這輩子接生的最後一個孩子。

姬洛是同年九月十三誕下的一女,相差了整整三月,按主持說的,姬洛十月就離開的靈隱寺,那時候。

她離開靈隱寺後應該是來了這大夏京城逗留,可相差三個月的孩子差彆那般大,絕無李代桃僵的可能。

軒轅策心中說不失望是假的,前麵幾次相處,他幾乎已經將那丫頭當做了自己的女兒,卻原來不是嗎?

可是她身上種種與姬洛相似的地方又作何解釋?還有那個黑衣人。

他猶不死心的問:“那女嬰身上可有什麼胎記?”

……

“相公?”沈易佳睜開眼時發現四週一片黑暗,剛睡醒的原因視線還有些模糊,隻隱約看見一個身影坐在床邊。

黑暗中的人“嗯”了一聲,油燈點亮,室內一下子亮堂了起來。

沈易佳揉了揉眼睛,這下總算看清了,她鼓了鼓腮幫子爬到宋璟辰懷裡,再次軟軟的喚:“相公。”

宋璟辰又“嗯”了一聲,伸手給懷裡的人按了按額角:“頭還疼不疼?你先回去躺著,我去給你倒杯水。”

沈易佳搖了搖頭,又點了點頭,不願意從他身上下來,嘟囔:“你抱著我去。”

錢有德那廝加的怕不是假酒,沈易佳覺得整個大腦都被放空了。

她之前也喝過兩次酒,跟這次的感覺一點也不一樣。

宋璟辰看著黏在自己身上的人,無奈隻能抱著人走到桌邊,騰出一隻手倒水,將茶杯遞給她。

沈易佳搖頭:“我手冇力氣,你餵我喝。”

宋璟辰輕笑,摟著他脖子的手力氣再大點都能將他勒死了,這還叫冇力氣。

他也不拆穿,將杯子湊到她唇邊。

一杯水下肚,沈易佳舔了舔唇瓣:“還要。”

連續喝了三杯,沈易佳腦子總算清醒了一些,環顧一圈是在他們房間,她問:“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宋璟辰嘴角一抽:“你什麼都忘了?”

沈易佳歪了歪頭,努力回想,這時她才發現自己的記憶隻到上馬車,再之後就完全斷片了。

想到什麼,她一驚:“我是不是做什麼丟臉的事了?”

宋璟辰想到自己到家時,看到某個醉鬼到處找相公,誰都哄不好的情景,張了張嘴,一時不知道要怎麼說,最終搖頭:“冇有,我下午回來的,你餓了吧,我去給你煮點吃的。”

他說冇有,沈易佳也冇多想,主要是她真覺得餓了。

她不願意下來,宋璟辰隻能將人抱去了廚房,鍋裡李氏還熱著菜。

沈易佳不想吃飯,就想喝粥,宋璟辰就淘米給她煮粥,脾氣好得不得了。

沈易佳覺得,她現在就是說想要天上的月亮,美人相公冇準都會想辦法給她弄來,渾身上下都散發著兩個字。

寵妻如命。

宋璟辰:這是兩個字嗎?

“看著我作甚?不吃了?”宋璟辰好笑的揉了揉沈易佳的頭問。

“吃!”

“蒼桐鎮的事解決了?”沈易佳吃了兩口,又忍不住問。

宋璟辰搖了搖頭,臉上劃過一抹嘲諷:“馬上就是那位的大壽,讓大壽後再查。”

沈易佳撇了撇嘴:“那確認身份了嗎?”

“半夏二人認出了三具屍體,其中一具就是她之前提過的大丫。”

雖然隻有三具,但也足以證明他之前的猜測冇錯了。

潯陽城出來的女子,怕是大都被清理了。

沈易佳有點反胃,想到是宋璟辰煮的還是逼著自己吃了兩碗。

兩人冇再繼續這個話題。

說來那些女子的死多少有被他們連累的成份在。

他們手中的畫冊,他們的到京,都是背後之人會對那些女子下手的原因。

但是宋璟辰不在乎,沈易佳隻在乎宋璟辰在乎的。

喝完粥,宋璟辰拿碗到院子裡洗,沈易佳就亦步亦趨的跟在旁邊。

柔和的月光站在俊美如玉的臉上,他睫羽纖長,唇微微抿著,專注手上的動作,沈易佳隻覺怎麼看都看不夠。

“相公,我還給你留了好吃的。”

之前在軒轅策那裡買的水果,她留了一些在冰窖放著冇拿出來。

宋璟辰手一頓:“我已經吃過了。”

他說著將碗放回碗櫃,在沈易佳麵前蹲下,沈易佳順勢趴到他的背上。

“唉?什麼時候?我怎麼不知道?”

沈易佳覺得自己睡了一覺,不僅天黑了,還錯過了很多事。

“下午你給我的,你忘了?”

他回來之前找相公,一看到他就要拉著他去冰窖,說給他留了好吃的,荔枝桂圓放在冰窖那麼長時間,早就被凍硬了,還非要他吃。

他隻能當著上官裕和全家人的麵咬了近十個帶著水果味的冰坨子,差點冇把牙崩了。

“有嗎?”沈易佳歪頭想了想,冇想起來,抱著宋璟辰脖子的手晃了晃:“那我還給你買了很多禮物。”

宋璟辰腳下的步子一頓,表情有點龜裂。

實在不願意回想那個頭上插滿玉簪,腰上掛著幾塊玉佩,身上還披著各色布匹的自己。

他深吸一口氣:“下午你就給我了。”

覺得收到禮物隻這樣說太敷衍了,又道:“我很喜歡。”

沈易佳原本還有點氣喝醉的自己和她搶了獻寶的機會,這下總算開心了點。

宋璟辰揹著沈易佳回了房,要去給她打水沐浴,沈易佳忙拉住他,眼睛亮晶晶道:“你等一下再去。”

宋璟辰默。

沈易佳彎腰在床底摸索半天,也冇找到自己藏在裡麵的麻袋。

“不對啊,我明明是放在這裡麵的。”

李氏他們不會私自進她和宋璟辰的房間,更彆說動這裡麵的東西,總不能是遭賊了吧?

“你是在找這個嗎?”

身後傳來宋璟辰的聲音,沈易佳回頭一看,他手中的,不就是自己的寶貝麻袋嗎?

她噠噠噠跑過去:“你怎麼找到的,我還以為我放在床底了呢。”

宋璟辰:“你下午給我的。”

還說這些都是用來養他的,非要他另外找個地方藏起來,他就給放櫃子裡了。

沈易佳:“……”

她突然很想見錢有德,不管這次醉酒是不是她自找的,都先把人揍一頓再說。

唔唔唔,這麼多感動美人相公,然後美人相公抱著她轉圈圈,說著深情不移,此生隻愛你一個的情節都冇了。

話本子裡都是那麼寫的!

宋璟辰似乎看出她在想什麼,突然走過去攬著她腰轉了兩圈。

他是麵無表情轉的。

沈易佳:……

所以下午到底發生了什麼?

翌日,當全家人都是看著她正經,揹著她偷笑時,沈易佳這個疑惑更濃了。

同時對錢有德的怨氣也更大了。

驛館裡,軒轅子銘跟軒轅葉坐在一快用早膳,莫名打了個寒顫:“怎麼覺得突然有點冷呢?”

軒轅葉撇了他一眼:“做什麼虧心事了吧?”

“我說小葉子,你最近氣性有點大啊,要不要我讓柱子去給你煮點下火的涼茶?”

軒轅葉一頓,小臉拉下來不說話了。

楚風來的時候一眼就發現氣氛不對,他眼觀鼻鼻觀心的給兩人行禮,才道:“殿下,王爺找您。”

軒轅子銘一愣:“皇叔找我?”

楚風:“是的,王爺讓您去他房間一趟。”

軒轅子銘看了軒轅葉一眼,放下筷子站起身:“皇叔的身體好些了嗎?”

有了第一次請安的經曆,後麵軒轅策就不讓他們去了,平時也是見不到人。

“王爺已經無礙。”

“小葉子要不要一起去看看皇叔。”軒轅子銘問。

軒轅葉有點意動,可不等她開口,楚風就道:“王爺隻叫了您一人。”

軒轅葉握著筷子的手一緊,自嘲一笑。

軒轅子銘摸了摸鼻子:“那走吧。”

“郡主。”白芷有點擔心。

“閉嘴。”

……

站在宋府門前,軒轅子銘有點慫,他怎麼也冇想到,皇叔好不容易見他一次,就是問他沈易佳脖頸後有冇有什麼痣。

他一個大男人怎麼可能去盯著人家小娘子的脖頸看?自然是不知道啊。

然後他就被指使來賠罪了,為昨日讓那丫頭喝醉的事賠罪,也不知皇叔是如何知曉的。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這明顯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他還冇做好捱揍的準備呢!

可是他也不敢違背皇叔的命令。

軒轅子銘第三次歎氣。

柱子看不下去了,提醒道:“殿下,咱們還進不進去了?”

冇看到左鄰右舍的人已經探頭出來看了好幾次了嗎?

“去,敲門。”軒轅子銘一臉似死如歸。

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

柱子翻了個白眼,上前敲響了宋家大門。

每一下,都彷彿敲在軒轅子銘的心上。

來開門的是林邵,林邵冇有見過軒轅子銘,問:“你們找誰?”

“我家殿下是來給宋夫人賠禮的。”柱子道。

殿下二字表明瞭對方的身份,林邵看看軒轅子銘,又看看放在地上的大木箱,將人請了進去。

沈易佳正坐在院子裡刻字,聽到動靜抬頭。

一看見是軒轅子銘,她渾身氣場都變了,丟下手中刻刀唰一下就閃身到了軒轅子銘身邊。

一把揪住對方的領子,握拳就要揍上去。

軒轅子銘雙手捂臉,驚呼:“彆打臉。”

沈易佳打了。

“輕點!”

沈易佳加了幾分力道。

一盞茶後,俊逸非凡的軒轅子銘盯著個豬頭坐在沈易佳的身邊讓柱子上藥。

藥是沈易佳給的。

其實出門時軒轅子銘就特地吩咐了柱子帶上上好的金瘡藥,不過冇來得及拿出來。

“大嫂,我真不知道你不會喝酒,你說我要是知道,那肯定不會讓你喝那湯啊。”

沈易佳專心刻字,不說話。

“嘶,你輕點。”軒轅子銘瞪了柱子一眼,繼續解釋:“我也不是要故意隱瞞身份的,這不是出門在外,要保護自己嗎?”

沈易佳還是不說話。

軒轅子銘急了:“你一開始不是也隱瞞了身份嗎?還女扮男裝呢。”

沈易佳涼涼的撇了他一眼。

軒轅子銘脖子一縮,乖乖認慫。

想到自己來的另一個任務,他揮手讓柱子走開,裝作若無其事的走到沈易佳身後。

沈易佳是低著頭的,整個脖頸漏出來,一眼就能看個清楚,隻是正常人很少會去特意注意罷了。

“還真的有。”軒轅子銘喃喃出聲。

沈易佳抬頭:“有什麼?”

“有……有好吃的。”軒轅子銘將大木箱打開:“你看,這是我給你賠罪的。”

沈易佳:……-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