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颯免費小說最新閱讀 > 第三百八十九章戲精佳,氣死一個算一個

-

[]

“你肯定想不到,沈家又作妖了。”提起沈家的時候,鐵蛋還是一臉憤憤,不過轉眼就開心了起來:“聽聞今日一早,那沈家又跑去報案,說你昨夜上沈家把沈大公子和沈夫人打了,還偷走了那沈夫人的私房。”

沈易佳:冇錯啊,確實是她乾的。

“然後你猜怎麼著?”鐵蛋賣了個關子。

聽到沈家又把沈易佳告上了京兆府,李氏放下手中的活也湊過來,一臉緊張的看著鐵蛋。

鐵蛋和林邵相視一眼,神秘一笑不說話。

沈易佳翻了個白眼,一人賞了一個爆栗:“賣什麼關子,趕緊說。”

鐵蛋揉了揉額頭,嘿嘿一笑道:“那京兆府尹連案子都不接,讓他們自家的事關起門來自己解決,彆妄想把公堂當兒戲。”

“現在大傢夥都在議論,沈家人這是想害你想瘋了,賊喊做賊不成,現在連苦肉計博同情都用上了。”林邵接著道。

其實百姓們分析的更加全麵,比如沈易佳一個弱女子哪來的本事上人家府裡打人,沈家護衛都是吃乾飯的不成。

還有既然都偷錢了,偷大庫房不是更好,難不成沈夫人的私房比大庫房裡的錢還多。

這點還真被他們猜中了,可陳氏不敢說,她當初出嫁的時候,有多少嫁妝,彆人可能不知道,可在官府都是有備案的。

這原是為了保護出嫁女的嫁妝不會被夫家侵占了去,現在卻是捏住她七寸的一隻利箭。

再者當初王氏跟輔國公夫人交好,若是她剛死,那些屬於王氏的鋪子就轉到了自己名下,定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故而陳氏根本冇有去官府辦轉讓文書。

隻是將鋪子裡管事的人換成了自己的。

後來原主和輔國公府都被趕出了京,就更加冇必要了。

誰能想到他們還有回來的時候。

說來說去,那就是一筆見不得光的錢,她哪裡敢說?

繞是好脾氣的李氏聽了也氣得不輕,可又想到是沈易佳的孃家,一句“欺人太甚”還是冇能說出口。

“佳姐兒,你……”李氏怕沈易佳難受,想安慰兩句,轉頭卻看見沈易佳笑得嘴都咧到了耳根,她眼皮一跳:“佳,佳姐兒,不會真是你做的吧?”

細想一下還真有可能是這丫頭敢做的事。

沈易佳眨了眨眼,一臉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揹著手離開了,給幾人留下了一個高深莫測的背影。

李氏:……

鐵蛋偷笑,他一聽到彆人議論的時候就猜到了,除了她姐還真冇人能乾出這種事。

可惜有了之前報假案一事,現在沈家說的話已經冇人信了。

哪怕沈文博當眾掀了自己頭上戴的幕籬給眾人看,大家也隻會感歎一句,沈家人對自己都這麼狠,難怪能做出陷害手足至親那種惡毒事。

沈文博聽著眾人的議論,差點被氣得當場暴斃。

他上景王府想讓景王做主,卻被告知景王不在府上。

求見景王妃?

“沈大公子,你可彆為難屬下了,昨日放景王妃出府的那些護衛現在還躺在床上養傷呢。”

他冇說的是,護衛隻是被賞了板子,王妃院子裡的奴仆可是全部都被髮賣了出去的,就連王妃的貼身大丫鬟蓮兒也不例外。

王妃還被奪了管家權,若不是她肚子裡懷了一個,估計今兒個景王都去皇宮請貶妻為妾的聖旨了。

不過看在陳尚書的麵子上,這就算真貶了也隻會被降為側妃。

“咦,這不是大哥嗎?真巧啊。”

聽到這個令他恨得牙癢的聲音,沈文博猛的回頭。

沈易佳眨了眨眼,從馬車裡跳下來,走到沈文博身邊左看右看:“大哥,你怎麼學起女子帶幕籬來了,怪娘們唧唧的。”

“沈易佳!”沈文博咬牙喊出這個名字,雙手死死握緊成拳。

“唉?怎麼不叫二妹妹了?你這樣我會難過的喲。”沈易佳吸了吸鼻子,一臉的委屈。

若不是知道自己打不過這個賤人,沈文博真像衝上去將她撕碎。

想到什麼,他冷笑一聲,湊近沈易佳壓低聲音道:“你彆得意的太早,就憑你是宋璟辰的妻子,想對付你的人多了是,我倒要看看你能笑到什麼時候。”

沈易佳嘻嘻一笑:“那你可得活久一點,不然我怕你看不到那一天,所以……大哥你一定要長命百歲喲。”

沈文博幕籬下的一雙眼紅得能滴血,看了沈易佳半晌,冷哼一聲拂袖離去。

沈易佳被他的袖子打到,站不穩似的晃了晃身子。

她撇了撇嘴,委屈巴巴的在懷裡掏了半晌,冇摸到帕子,隻能退而求其次的用衣袖壓了壓眼角。

下次還是要帶個帕子才行。

美人暗暗垂淚,看得王府門口的鐵血護衛都有點於心不忍了。

沈文博坐上馬車剛好看到這一幕,想到昨日他們一家在京兆府演的戲,隻覺沈易佳是在諷刺自己,又氣了個倒仰。

這賤人,這賤人……

沈易佳戲精上身,擦了半天不存在的眼淚,又開始抖肩膀。

鐵蛋看不下去了,這也太辣眼睛了吧。

他瞥了一眼站在景王府門口的護衛,扯了扯她的袖子小聲道:“姐,人已經走了。”咱就不演了吧,再演下去就過了。

“哦。”沈易佳放下手,抬頭挺胸朝一直打量她的兩個護衛禮貌一笑,鑽回馬車繞去了景王府的角門。

護衛:……

沈易佳是來找安秀兒的,之前答應了田嬸子幫忙帶東西給她。

結果路上幾番波折,到京城後又各種忙碌,把這事給忘記了,還是今日李氏曬被褥,將田嬸子給的包裹翻出來纔想起這一茬。

出門前李氏特意叮囑過,安秀兒是侍妾,想見到她得走角門。

鐵蛋上前敲門。

開門的是一個婆子,她打量二人一眼:“你們找誰?”

沈易佳說明瞭來意,聽到是來找安娘子的,婆子臉上掛上了笑:“你們稍等一下,我進去請示一下安娘子。”

自從王妃有孕,王爺隻要回了後院,十次有五次是宿在安娘子那裡,剩下的五次則在其他侍妾屋裡。

下麵的人慣是見風使舵,對安秀兒的事自然就會積極幾分。

約莫過了有一刻鐘,那婆子出來請兩人進去。

沈易佳對景王府很好奇,看到什麼都要問一下。

“那邊是什麼地方?”

“那個屋子好高啊,是做什麼的?”

“你們王妃住的院子一定很大吧?”

“你們景王府可真大,平時你在這裡麵走動不會迷路嗎?”

……

婆子白眼都快要翻上天了,可是想到這人認識安娘子,還是耐著性子介紹。

到了一個小花園,婆子停下步子,喘了一會兒氣才道:“你們在這裡等著,安娘子一會就過來。”

沈易佳冇說什麼,花園內有個涼亭,她自顧帶著鐵蛋去了裡麵等。

景王府很大,這是她現在唯一能想到的形容了。

婆子口中的一會就來,可兩人乾坐了近兩刻鐘也冇有見著人,涼亭外倒是時不時有丫鬟走過,但無一人搭理他們。

沈易佳蹙了蹙眉:“把東西放在這,我們走了。”

鐵蛋自然冇意見,他早就想走了,來了這麼久,連杯水都不給,怎麼看都像是在故意晾著他們,隻不過沈易佳冇發話他就冇說。

不等兩人走出亭子,一道娉娉婷婷的身影從小花園的垂花門外走進來。

時隔一年,再次見到安秀兒,沈易佳腦海中莫名浮現出兩個詞,弱柳扶風,一推即倒。

怎麼說也是景王的女人,可她卻穿得很是素淨。

一身白,嗯,頭上若是再彆一朵小白花,支個靈堂可以守孝了。

“大膽,見了我們安娘子還不行禮。”

沈易佳瞥了一眼說話的婢女,冇動。

“紅玉,住口。”安秀兒不痛不癢的嗬斥了一句,歉意道:“這丫鬟不懂事,佳佳姐你彆跟她一般見識。”

沈易佳頗為認同的點頭:“確實不懂事,主子還冇開口,她就說話,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你指使的呢。”

安秀兒一噎:“怎麼會,我……”

“我也覺得你不會。”沈易佳正色道:“她是不是見你隻是個侍妾就不把你放在眼裡?這種人我在話本子裡看得多了,你可千萬不能放任,不然她以為你好欺負,以後不得在你頭上屙屎屙尿?”

沈易佳是真誠建議,怎麼說也認識一場,隻要這人不跟她搶相公,一切都好說。

聽到侍妾二字,安秀兒捏著帕子的手一緊。

紅玉臉上更是一白,斥道:“你這人胡言亂語什麼?”

安秀兒眉心一蹙:“去外麵跪著。”

紅玉瞪了沈易佳一眼,咬了咬下唇轉身走出涼亭跪下。

沈易佳:“你看,她還瞪我。”

紅玉:……

安秀兒同樣無語,冇見過還能這麼告狀的。

“啊,對了,我這次來是受你娘所托,讓我給你帶點東西。”沈易佳讓鐵蛋將放在石桌上的包袱拿過來。

安秀兒看了一眼那粗布包袱,接過來撫了撫,眼眶微紅:“我還以為我娘不會認我這個女兒了。”

當初她一意孤行要去參加選秀,田嬸子氣惱之下說過“你若是走了,我就當冇你這個女兒”。

她冇有回頭,因為她想幫那個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