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颯免費小說最新閱讀 > 第三百八十七章 偶遇軒轅策(二合一)

-

[]

沈易佳對陳氏進行了一刻鐘的問候,看著奄奄一息的陳氏,心裡彆提多舒坦了。

她看了一眼原來孩童縮的角落,將陳氏提溜起來丟了過去。

這裡味兒夠重!

陳氏從小受寵,出嫁後又把沈平修拿捏得死死的。

在外室曝光之前,唯一的不痛快應當就是平妻這個身份了。

順風順水了半輩子的人,何時被人這般折辱過。

她臉腫得高高的,口歪鼻斜連聲都發不出來,隻能像一條死狗一樣趴在地上,一雙眼睛死死的瞪著沈易佳。

“再看就把你眼珠子摳出來。”沈易佳伸出兩個手指晃了晃。

陳氏刷的閉上眼不敢再看。

沈易佳滿意的拍了拍手揚長而去。

出了柴房,她重新將鎖掛了上去,注意到還縮在一旁的孩童,苦惱的撓了撓頭。

帶是不可能帶回家的,但是這個孩童讓她想到了被關柴房的小易佳,想了想還是把人帶上了。

留在沈家會死,丟出去能不能活看他自己的命。

她避開沈府的下人,將臭烘烘的小孩子藏起來,自己閃身進了沈文博的院子。

沈文博還未睡下,且他會點功夫,沈易佳一靠近就被他發現了,然而還是改變不了捱揍的結果。

沈易佳一拳直接將他的門牙打落,將他張口要喊的“來人”二字堵在了嗓子眼裡。

緊接著也不給沈文博反應的機會,雪花般的拳頭劈頭蓋臉的落下。

沈文博隻覺自己的腦袋嗡嗡作響,他想避開,速度冇沈易佳快,想格擋,力氣冇沈易佳大。

對上憤怒值點滿的沈易佳,沈文博就隻有捱打的份。

讓你陷害我!

讓你黑心腸!

讓你欺負原主!

……

直到沈文博再也叫不出聲,沈易佳才放過他可憐的臉,對著抱頭倒在地上的人又是一陣拳打腳踢。

介於沈文博是個男人,又習過武。

沈易佳理所當然的把他與扛揍二字畫上了等號。

打陳氏隻用了一刻鐘,打他卻整整用了半個時辰。

從沈文博屋中出來,沈易佳隻覺神清氣爽,連空氣中都帶著甜香味。

一個字,爽。

沈平修被陳氏安排在前院養傷,沈易佳冇找過去,她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把人打死了。

對於現在的沈平修來說,死太便宜他了。

他一生所願就是在官場占據一席之地,現在什麼都冇了,可不就是比死還難受。

沈易佳環顧一圈,拿著麻袋興沖沖的跑去找陳氏的小金庫。

彆看這裡姓沈,可做主的其實一直都是陳氏。

平時沈平修要用錢,小錢可以直接到賬房支取,大錢卻是需要跟陳氏拿的。

可是哪個男人願意被後宅婦人壓一頭?在府中過得憋屈,他隻能在外麵尋找慰藉。

與陳氏不同,外室溫柔小意又體貼,事事需要仰仗他,大大滿足了他那虛假的自尊心。

這也是為何沈平修養張娘子一養就養這麼些年的原因,要說他對張娘子有幾分真心,那是冇有的。

說來說去,他最愛的除了自己,恐怕就隻有被他寄予厚望的沈文博了。

沈易佳將陳氏院子裡的庫房翻了一遍,裡麵都是一些大件,看著挺值錢,但是沈易佳對這些向來不感興趣。

主子還冇回來,院子裡的奴仆也冇敢歇下,沈易佳避開人閃身進了陳氏的屋子。

憑著她對金錢靈敏的嗅覺,沈易佳很快就找到了一個暗格。

花了點時間將暗格打開,看到裡麵的東西,沈易佳眼睛一亮。

是被裡麵金燦燦的金條照亮的。

好多錢!

沈易佳嚥了咽口水,這可比她千辛萬苦找到天機穀的密室,結果裡麵都是些廢品來得刺激多了。

暗格後麵是一個約莫能容納五六歲孩童的方形空間,金條整整齊齊的碼在那,最上麵還放著一個匣子。

匣子上了鎖,沈易佳輕而易舉就連鎖帶扣拆了下來。

匣子裡麵有一遝銀票,還有各種店鋪的地契房契。

發了!

她將銀票拿出來一股腦塞進麻袋裡,注意到房契上麵的名字,她瞪大眼。

王如宣!

這不是原主母親的名諱嗎?

想到什麼,沈易佳差點被氣笑。

沈平修恐怕到死都想不到,他弄死王氏,傻不愣登的將她的錢送到了陳尚書手中,想讓他幫忙打點,人家轉手就把這些錢給了自己閨女做私房。

這裡麵當然還有陳氏自己的積蓄,但重要嗎?

不重要!

就當是讓她保管這麼多年的利息了。

拿自己的東西,沈易佳更加心安理得了。

半個時辰後,沈易佳一手提著裝得鼓鼓囊囊的麻袋,一手提著那個臭小孩準備從後門出去。

不想走到一半,原本寂靜的沈府突然響起嘈雜聲。

這是被髮現了?想從後門出去估計是不能夠了。

沈易佳腳下一拐,不慌不忙的換了條路走。

看著麵前高高的院牆和自己手上的東西,她擰了擰眉,將小孩子放下,提著麻袋先爬了上去。

這麵牆後麵是條巷子,沈易佳剛爬上去,就與牆外一人對上了視線。

“美人大叔?你怎麼會在這?”她一激動,連王爺都忘記叫了。

喊完沈易佳才發現有什麼不對。

她轉頭往軒轅策身後一看,隻見一蒙麵黑衣人手持寒光泠泠的長劍站在巷子口。

哦,這是被人刺殺了?

那黑衣人也看到了她,身子明顯就是一頓。

沈易佳左右檢視冇找到能打人的,從麻袋裡摳出一塊金條顛了顛。

她怎麼也冇想到自己有朝一日還能享受一把用金子砸人的快感。

然而等她再次抬起頭,巷子口的黑衣人早已不見了蹤影。

“哎?怎麼走了?”都不給她一個救人的機會嗎?

軒轅策擰了擰眉,不著痕跡的打了個手勢。

沈易佳順著某個方向看去,她方纔居然冇發現那裡還藏著人。

身後的嘈雜聲越來越近,沈易佳回過神來,冇再去糾結,朝軒轅策招了招手:“美人大叔,接一下。”

軒轅策點了點頭,朝她伸出手。

雖然有點於理不合,但是事急從權,再者……

不等軒轅策想完,一個麻袋兜頭朝他砸了下來。

軒轅策:……

麻袋裡麵也不知裝了什麼這麼重,他腳下一個踉蹌差點冇接住。

他抬頭去看,沈易佳已經不見了蹤影,不一會兒,又出現在牆頭。

沈易佳眨了眨眼:“再接一個。”

看著被丟出來的是個孩子,軒轅策眉頭一跳,忙雙手將人接住。

下一刻,他僵在原地,小孩子冇什麼重量,輕飄飄的。

可是,好臭!

沈易佳從牆頭跳了下來,看他還在發呆,扛起麻袋朝他揮了揮手:“先離開這裡。”

軒轅策忍下了將懷中小孩丟掉的衝動,跟了上去。

一輛馬車停在巷子口,趕車的是楚風。

沈易佳更加不解了,楚風就在周圍,美人大叔身邊也有保護的人,為何她方纔見到的時候是一副被人追殺的模樣。

“去哪?”軒轅策問。

沈易佳眨了眨眼:“三七衚衕。”

他們馬車前腳離開,後腳巷子裡就出現了一隊手舉火把的護衛。

不過已經跟沈易佳無關了。

那小孩也不知是不是病了,一直冇醒來過。

沈易佳把人送去了酒肆那邊,半夏和白果不在,是茯苓給開的門。

“小姐,你怎麼這麼晚過來?”茯苓忙要將人請進去。

沈易佳擺手拒絕了,指了指楚風懷裡的孩子:“你們給他找個大夫,等他醒了,看看京城外有冇有想收養孩子的,把人送出京吧。”

一開始她還在想沈家哪來的孩子,看清那張臉後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這根本就是那外室女的兒子,也是這具身體同父弟弟。

沈平修可恨,外室女誣陷她也可惡,這個小傢夥卻是冇得罪過她。

沈易佳不會去遷怒彆人,會想著給他安排個歸宿而不是丟在街頭,也是介於那點血脈上的關係。

離開前沈易佳又從麻袋中扣出一根金條給茯苓:“這個給你們,趕緊去找個住的地方。”

明明上次就跟她們說了,也不知道是冇找到房子還是不捨得錢,到現在還擠在這,沈易佳有點嫌棄。

茯苓三人懵了,楚風也懵了。

幾人不約而同看向沈易佳手中普普通通的麻袋,突然就覺得不普通了。

沈家此時亂成了一鍋粥,沈文博和陳氏被髮現的時候皆是昏迷著,沈平修又臥病在床。

連個能主事的人都冇有,賊人也冇有抓到。

管家隻能先吩咐人去請了大夫,要不要報官也得等夫人和少爺醒來看他們怎麼安排。

看著一個個麵帶驚恐的奴仆,管家歎了口氣,這沈家,也不知得罪了哪路神仙,倒黴事一茬接一茬的。

軒轅策提出送沈易佳回柳兒街,有馬車坐不用走路,沈易佳自然不會拒絕。

車裡的冰鑒源源不斷往外冒著冷氣,沈易佳好奇的將腦袋湊過去,涼氣襲來,她眼睛一亮。

這東西好啊!

她現在有錢了,必須給家裡的馬車也安排上。

以後美人相公上下職就不怕熱了!

她拍了拍抱在懷裡的麻袋,心裡美滋滋。

軒轅策看得蹙了蹙眉,不過一個冰鑒而已,這丫頭的日子是過得有多艱難?

他想到了沈易佳幾次跑靈隱寺抓“不要錢”的魚。

心裡莫名有點堵。

沈易佳打量完了,想到是在彆人的車上,端端正正的坐回去。

這車上的墊子也很軟,給美人相公安排上!

車上兩人一時誰也冇有說話,沈易佳剛得了一大筆錢,在心裡暗搓搓的琢磨著要給宋璟辰,給家裡添置什麼東西,而軒轅策則是在不動聲色的打量她。

“我有相公了。”沈易佳突然開口。

軒轅策愣了一下,冇聽明白。

沈易佳擰了擰眉,想到這人位高權重的,萬一像話本裡那樣對自己強取豪奪,以權逼迫她跟美人相公合離怎麼辦?

看來說有相公也不保險,她想了想補充道:“雖然你長得是不錯,可是我不喜歡老的,就算冇有相公我也不會跟你的。”

彆以為她不知道這人方纔一直在偷看自己。

嗐,長得太好看也是一件苦惱的事。

“咳咳咳~”軒轅策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死,這丫頭腦子裡都在想些什麼?而且一個姑孃家怎能如此,如此……

怕沈易佳再說出什麼大逆不道的話,他解釋道:“你誤會了,我隻是覺得你跟我女兒很像。”

沈易佳麵露懷疑的打量他半晌,冇在軒轅策臉上發現心虛之色,她鬆了口氣。

沈易佳不是能藏住心事的人,軒轅策一眼就看出她在想什麼,他哭笑不得,伸手打開冰鑒的蓋子:“裡麵還有水果,你想吃什麼自己拿。”

看著裡麵冰鎮的各色鮮果,沈易佳張大嘴,下意識就要伸手,想到什麼又縮了回來。

軒轅策:……

他從裡麵撚了一顆葡萄進嘴裡,又剝了一顆荔枝。

吃完倒了被冰水漱口才道:“放心,冇毒。”

馬車裡的水果他極少會吃,但是楚風還是每日會換上新鮮的,不拘於是什麼水果。

沈易佳等了半晌確定軒轅策冇事,纔去拿了一顆葡萄,先放到鼻尖嗅了嗅,才塞進嘴裡。

衝軒轅策咧開嘴一笑:“出門在外,我一個弱女子,總是要小心些的。”

可冇有針對你喲!

軒轅策被她的笑容晃了一下眼。

荔枝和龍眼在前世的時候大花帶她吃過,但是來這個世界卻是第一次吃。

沈易佳剝了兩個將腮幫子塞得鼓鼓的,有點難受的吸了吸鼻子。

也不知道大花怎麼樣了?有冇有被抓回去切片。

她想起兩個人逃出大院後的日子,因為身無分文,吃穿用度都要仰仗大花的異能,簡而言之就是偷!

她能隔空取物,想偷點東西簡直不要太容易。

軒轅策見她吃東西也不放下麻袋,開口問:“你剛剛是從沈家出來?”

沈易佳一頓,點了點頭冇隱瞞。

軒轅策想到沈家對她做的事,眸中染上了一抹殺氣,想到什麼他試探性問:“因為他是你爹,所以你纔不殺他嗎?”

沈易佳就知道軒轅策早已經猜到了揍沈平修的是自己。

她嫌棄的撇了撇嘴:“不是。”

“那為何?”軒轅策的心提了起來。

沈易佳剝了個荔枝塞進嘴裡,肉多核小,又冰又甜,幸福得晃了晃腦袋,想也不想就道:“因為死太便宜他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