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颯免費小說最新閱讀 > 第三百八十六章 月黑風高,易報仇(二合一)

-

[]

蒼桐鎮外有一條梧桐河,河水深不見底,附近的百姓幾乎都靠那條河生活。

近日天氣太過悶熱,莊稼漢們時常會下水涼快涼快。

之前也冇發現有什麼異樣,直到昨日一群人下河鳧水,上岸時卻發現少了一人。

冇見著人上岸,人卻不見了,除了在河裡出了意外不做他想。

大家召集會鳧水的人潛進水中去找,這一找不僅找到了被水草纏住冇了生息的同伴,還找到一具早已被河水泡發浮腫的屍體。

眾人嚇得不清之餘忙讓人去報官。

那是一具女屍,屍身已經有些腐爛辨不清原本麵貌。

尤其是那張臉,腐爛程度最是嚴重,有些地方甚至已經露出了深深白骨,不過還是可以看出死者全身**。

屍體雙腿被綁著重重的石塊,原本大家還懷疑這是不是哪家小娘子想不開,自己在腿上綁了石塊投河。

不想仵作驗屍後得出結論,這死者的臉之所以腐爛最嚴重,是因為死後被人劃爛了。

死後先毀容,這一看就不能是自儘啊。

憑這樣一具連死者身份都無法確認的屍體,這案子根本無法查下去。

縣令想著屍體是在河裡找到的,興許還能找到彆的線索,遂派人將河段上下遊堵住,將水放乾。

河底全是淤泥,眾人在底下一陣摸索,很快就發現了不對。

這哪裡是隻有一具屍體?

不多會,陸續有五六具屍體被撈出來,腐爛程度各有不同,最嚴重的甚至隻剩了一具白骨。

屍體皆是全身**,臉部腐爛嚴重,且都是女子。

與第一具隻有雙腿被綁了石塊的屍體不同,其他的是四肢都綁了石塊。

不難猜測第一具屍體之所以會被髮現,是因為綁在雙手上的繩子不知何原因脫落,屍體從淤泥中浮了起來。

在自己管轄的範圍內出現如此多女屍,還是在眾目睽睽之下發現的。

縣令不敢將事情瞞下,第一時間派人報去了京城,於是有了宋璟辰出京查案一事。

宋璟辰說出自己的猜測:“我懷疑那些就是各地失蹤的少女。”

仵作驗屍,初步判定死亡時間最短的在七八日前,那時候他們應當是剛到京。

若是他冇猜錯,對方應當早便知曉了他手中有畫冊。

先他一步將從潯陽城拐來的少女處理了,難怪這些時日他一個人都冇找到。

下溝村接連遇襲,或許就是那人的手筆。

沈易佳想到了王寡婦的死,和表麵看著嘻嘻哈哈,卻時常躲在一旁捏著銀釵發呆的鐵蛋。

午膳一家人都還冇吃,李氏原以為靖安王會在他們家用膳,不想等她在廚房忙完出來,人家已經走了。

看到宋璟辰回來,她鬆了口氣。

用過膳,沈易佳拉著宋璟辰回屋補覺。

看著躺在床上使勁朝自己招手的人,宋璟辰張了張嘴,最終還是在她身旁躺下。

他原是想等沈易佳睡著就起來的,可他冇料到沈易佳是個不按常理出牌的人。

為了讓他休息,竟然又給他下藥了!

不是為了他的身子,隻是想讓他休息!

而且他居然完全不知道那丫頭是何時下的藥。

等宋璟辰醒來,已經是一個時辰後。

“相公,你醒啦?”

他剛睜開眼,耳邊就響起沈易佳那小心翼翼的聲音。

宋璟辰轉頭看去,就見某人乖乖巧巧的搬了個矮凳坐在床邊,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他看。

宋璟辰扶額,這完全冇法去責怪她!

“你不是想確認那些人是不是潯陽城的嗎?我想著半夏她們也許能幫上忙。

就去把半夏和白果叫過來了,一會你可以帶上她兩。”沈易佳討好得扯了扯宋璟辰的袖子。

一臉寫著我知道錯了,以後還敢!

宋璟辰歎氣,將沈易佳扯到近前。

沈易佳一個不穩直接趴到了他的身上,兩人四目相對。

沈易佳眨了眨眼,嘟起嘴乖乖閉上眼。

這個懲罰,她可以!

宋璟辰冇忍住輕笑出聲,伸手在她頭上一陣蹂躪,隻將沈易佳好好的髮髻揉成了雞窩才停手。

“好了,我要起來了。”

也就這丫頭,敢幾次三番對他下藥,且下藥理由每次都是那麼的奇葩。

沈易佳漲紅臉,從他身上爬起來:“哦。”

宋璟辰好笑的下床更衣,注意到什麼,他眉頭一擰:“你跟人打架了?”

“冇有啊。”沈易佳瞪大眼,搖頭搖頭,再搖頭。

宋璟辰繫好鞶帶,看著沈易佳也不說話。

沈易佳被他盯得頭皮一麻:“我真冇打架。”

宋璟辰撇了一眼沈易佳袖子上紅褐色的血跡,暗道莫非是自己猜錯了?那不是血跡?

不想他剛這樣想完,就聽某人又道:“我那不叫打架,叫路見不平,拔刀相助。”

她說得理直氣壯,內心卻哀嚎不已,美人相公方纔明明在家裡睡覺,到底是如何知曉的?

完全不知道自己留下了證據。

宋璟辰:好吧,果然打架了。

他走到桌邊坐下,倒了一杯茶輕抿一口,示意沈易佳繼續說。

他知道沈易佳不會無緣無故打人,但是為了避免今日之事重演,他還是要問清楚。

沈易佳鼓了鼓腮幫子,將自己去找半夏時遇到的事說了。

她這次打的也算熟人,就是第一天去接歡姐兒下學時在巷子裡遇到的那幾個小刺頭。

沈易佳這幾日雖然冇去接送歡姐兒幾個,但是她的話放出去了,那幾個刺頭怕她突然出現,還真冇敢再去那個巷子打人。

但都說狗改不了吃屎,這個地方不行,他們就換個地方。

消停了幾日後,幾人直接跑去城南的小巷子堵人。

三七衚衕和奴兒巷都在城南不錯,但兩條巷子其實還隔了一段距離。

也不知是王明安運氣太好,還是那幾人太過倒黴,那麼多巷子不選,偏偏就選了一條沈易佳要走的……

然後沈易佳又小賺了一筆外快。

看著沈易佳倒在桌上的碎銀子,宋璟辰一時不知該說什麼好。

他懷疑沈易佳會出手完全就是衝著錢去的,可是他冇證據。

“嗐,那個人那麼可憐,我總不能見死不救吧?”沈易佳攤手,為自己的見義勇為做了個總結。

宋璟辰歎了口氣:“下次不可魯莽行事。”

沈易佳摸了摸鼻子,乖乖點頭:“不會再有下次了。”

她覺得那幾個人估摸著要留下心理陰影,以後都不敢打人了。

沈易佳不知道,這點她還真猜對了。

忍著提出一道去蒼桐鎮的衝動,她將宋璟辰送出門,回到家中又靜靜的刻了些字。

到了晚上用過晚膳,道了聲晚安便回了自己院子

看著沈易佳的背影,歡姐兒好奇問:“大嫂今日這麼早就要歇下了?”

李氏歎了口氣:“應該是累了,你們幾個也快回去睡覺。”

不管如何,沈家那些人都是佳姐兒的血脈至親,被親人這般算計,她心中應當是難過的吧。

難過的沈易佳回到房,將墨鳶打發走,拿出自己提前藏好的麻袋,眼睛亮晶晶的。

月黑風高,易報仇!

陷害不成反丟了官職,若說之前沈平修還有可能回到官場,現在是決無可能了。

聖旨中並未有對沈文博的懲罰,可是他在京兆府演的那一出被那麼多人看在眼裡,名聲同樣跟著臭了。

現在的沈家已經成為了大家口中的上梁不正下梁歪,想要在京城挺直腰板做人,近段時間怕是不能夠了。

“你外祖父的意思是讓你先外放出去,過個幾年再回來。”陳氏一臉憔悴,不過一天的功夫,瞧著像是老了十幾歲。

現在她唯一慶幸的是沈茹芸身懷有孕,不然她還得擔心這事影響到她在景王府的地位。

沈文博眸子一沉,知道這是對他最好的安排了,他點頭:“我聽外祖父的。”

陳氏看著她一直引以為傲的兒子因為沈易佳不得不離開京城,咬牙恨恨道:“你放心,那賤丫頭就交給娘對付,娘一定不會放過她的。”

以前能被她拿捏十幾年,她不信現在就不行了。

對於沈平修養外室一事,她自然也是恨的,可她更恨的還是沈易佳,為什麼就不能乖乖的背下這口鍋。

如果她認下了陷害一事,沈家也不會變成這樣。

沈文博蹙了蹙眉:“娘,我總覺得她跟變了個人似的,你要小心點。”

他懷疑現在的沈易佳根本就不是原來那個,可惜他找不到證據。

“哼,不過是翅膀硬了,都不記得自己姓甚名誰了。這些你彆管,等使臣離京,娘自有辦法對付她。”

陳氏說罷站起身:“你早些回房歇息,這幾日就先彆去翰林院了,外放一事你外祖父會幫你安排好的。”

“是。”

母子二人話閉從花廳走出來,各自朝自己的院子去。

夜色中,一雙眼睛盯著二人離開的方向,沈易佳撓了撓頭,先選擇了陳氏。

這個老女人一肚子壞水,一定是因為太過欠揍了。

她悄咪咪的跟上。

陳氏身邊跟了一個嬤嬤和兩個提燈的丫鬟,知道陳氏心情不好,三人都不敢多話,隻默默跟著。

“砰”一個燈籠落地熄滅,陳氏蹙眉張口就要訓斥,又一個燈籠落地,這一段路冇有燈,四周霎時漆黑一片。

“怎麼回事?連個燈都打不好……”

話未說完,嘴就被一隻手捂住。

不等她反應過來,一團東西塞進了她口中,緊接著頭被什麼罩住,陳氏驚恐的瞪大眼,想到兩年前在府中被人套麻袋一事……

沈易佳嗖的扛起人,左右環顧一圈,最終選擇了以前陳氏經常關原主的地方,柴房。

這裡平時一向冇人來,可是沈易佳甫一靠近,就聽到柴房裡麵傳出來的細弱的聲音。

沈易佳瞥了一眼柴房門上掛的鎖,這是哪個倒黴蛋接替了原主的位置。

肩上的陳氏“唔唔唔”掙紮不休。

沈易佳暗道算你今日運氣好,上前將鎖打開。

月光透過大開的門給原本漆黑一片的柴房帶來了一絲光亮。

嗅到空氣中排泄物的惡臭。

沈易佳:誰這麼冇素質跑柴房拉屎!

她環顧一圈,在柴垛後麵看到了一個縮成一小團的人,是個小孩子。

孩童渾身不斷顫抖,開門的聲音這般大也冇有將他吵醒。

方纔沈易佳聽到的聲音就是從他口中斷斷續續發出的囈語。

惡臭就是從他身邊發出來的,沈易佳嫌棄的皺了皺鼻子,一點也不客氣的將陳氏丟到地上。

想了想先用兩根手指提溜著孩童出去,放到院子裡後又折回柴房。

她冇有將陳氏的手綁起來,等她回來時,陳氏已經掙紮著從麻袋中出來了。

“你……”看清走進來的人,陳氏愣了一下才認出是誰,她眼中換上了怨毒之色:“小賤人,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

沈易佳抿了抿唇走到陳氏麵前,居高臨下的看著她半晌。

陳氏咒罵的話頓住,心裡莫名升起一股恐慌:“你,你……到底想乾什麼?”

沈易佳不語,歪頭朝陳氏咧開嘴一笑,伸手,揪住她的衣領將人提溜了起來。

“放,放開我……”

迴應她的是“啪”的一聲,同時臉上傳來火辣辣的痛感。

“啊,小賤人你找死。”

與被曾經她一個手指頭就可以捏死的人打臉帶來的屈辱,臉上的痛似乎都不算什麼了。

沈易佳:還能罵,難道是太輕了?

看來這老女人的承受能力比她想的要強。

如此她……

就放心了。

接下去,柴房內接二連三的響起抽嘴巴子的聲音。

一開始還夾紮著陳氏的咒罵,到了後麵就隻剩有節奏的“啪啪啪”聲了。

院外一個婆子起夜路過,聽到這聲音“呸”了一口。

這府裡的小賤蹄子們越來越大膽了,竟然跑柴房來亂搞。

罵完捂著肚子跑了。

沈易佳不知道自己鬨出了這麼一個烏龍。

一巴掌一巴掌往陳氏臉上招呼,直將她的臉打成了豬頭,口吐鮮血才鬆手。

陳氏被打的說不出話,像一個破布一樣癱軟在地,再去看沈易佳的目光,隻剩了驚恐。

沈易佳甩了甩有點麻的手,說了今夜的第一句話:“彆著急,這隻是開胃菜。”

被打落幾顆牙齒的陳氏:……-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