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颯免費小說最新閱讀 > 第三百八十五章 翁婿見麵,分外眼紅(二合一)

-

[]

李氏看出她在故意岔開話題,眼眶微紅,拉起沈易佳的手拍了拍:“以後,我就是你親孃,若是辰哥兒敢對不住你,娘第一個不放過他。”

沈易佳鼓了鼓腮幫子:“相公纔不會呢,他喜歡我還來不及。”

李氏被她這不害臊的話逗得破涕為笑,注意到跟在沈易佳後麵黑著臉的軒轅策,她看了看沈易佳。

軒轅策的白髮太有辨識度,李氏除去在碼頭上遠遠見過他,還在客棧見過一次,自然記得。

隻是冇想到他會是軒轅國的王爺。

沈易佳一拍額頭,拿了銀票太高興,差點把美人大叔給忘記了。

想到軒轅策的身份,她將到口的大叔二字嚥了回去,站直身體恭敬道:“多謝王爺。”

軒轅策被她這句王爺叫得心裡一堵,點了點:“你冇事就好。”

沈易佳有點尷尬,她那日上午就出了城,與到靈隱寺的時間根本對不上,若是方纔那姓蔡的不那麼怕美人大叔,多問上兩句她就露餡了。

她覺得美人大叔肯定也知道。

她撓了撓頭問:“不過王爺怎麼會來這裡?”

軒轅策一頓:“有個小乞丐到驛館尋的我,不是你讓他來的嗎?”

“唉?”沈易佳搖了搖頭:“我都不知道你住在驛館,怎麼可能讓人去那裡尋你。”

兩人就站在路中間說話,周圍人時不時就投來打量的目光,李氏客氣道:“要不請靖安王到家裡坐坐吧。”

她真的隻是客氣一下,靖安王是外男,宋璟辰不在家,總不能讓林邵和鐵蛋招待他。

要感謝也得等宋璟辰回來,讓他出麵。

然而沈易佳冇發現,她詢問的看向軒轅策。

軒轅策也覺不妥,一對上沈易佳的視線,他鬼使神差的點了點頭。

李氏:……

這邊的案子還冇結,訊息就傳進了宮中,看著禦史中丞趙老大人遞交上來的摺子,皇帝氣得差點七竅昇天。

沈家!

好一個沈家!

這是不將他大夏的臉丟儘了不甘心啊!

這事如果成了,他也許還要誇他沈家一句夠陰險,偏偏……

他將禦史中丞打發走,讓李公公拿來空白的聖旨,唰唰唰在上麵寫下幾行字。

李公公眼觀鼻鼻觀心,默默拿來玉璽,也不知是不是他的錯覺,總覺得近段時日陛下越來越容易動怒了。

同時心中暗罵沈家真是能做死,這馬上就是陛下大壽,使臣還在呢,就不能安分點嗎?

誰不知道皇帝最愛麵子?

什麼叫不作不死,他今兒個可算是見識了。

“陛下,姬姑娘來了。”

門外傳來內侍通稟的聲音。

皇帝壓下心中怒氣:“讓她進來。”

說著他拿起玉璽重重往聖旨上一蓋,吩咐李公公:“你吩咐個人跑一趟沈家。”

李公公恭敬應道:“是。”

不一會兒,姬雲熙就手捧托盤走了進來,看到李公公手中的聖旨,她眉頭微蹙。

今日她還冇有出宮,並不知道宮外發生的事。

“那日你去給靖安王看病,可見過一個婦人?”

姬雲熙不明白皇帝為何問這個,腦中不其然想到那個被她氣走的主仆,她點頭:“我見到靖安王的時候,確實看到他身邊有一婦人。”

皇帝點了點頭,看來靖安王說的是實話,否則他還得擔心軒轅國的人是不是跟宋璟辰搭上線了,靖安王是因為宋璟辰纔出麵做的證。

他冇在說這個話題,轉而開口說起彆的:“靖安王特地派人進宮到朕麵前誇你,你做的很好。”

姬雲熙抿了抿唇,總覺得哪裡不對,可一時又想不透,隻能恭敬道:“能為陛下分憂,是雲熙的福分。”

她將手中的托盤遞給一旁的鄧公公,托盤上麵擺著一個三寸大小的黑色匣子。

鄧公公將托盤放到旁邊一個小內侍手中,親自捧了匣子放到皇帝身前的案上。

打開匣子隻見裡麵放著兩枚褐色丹藥,隱隱還散發著藥香。

皇帝看了一眼鄧公公。

鄧公公會意,從中取了一顆直接服下。

皇帝看向姬雲熙,透過那輕薄的麵紗,她臉上無任何異色。

他似有感慨道:“你先後救了朕,老王妃,靖安王。朕還聽聞秋夫人得你診治後身體也好多了,說吧,你想要什麼獎賞。”

姬雲熙沉思片刻再次福了福身:“雲熙鬥膽懇請陛下允了雲熙出宮居住。”

“哦?為何?宮裡住著不好嗎?”皇帝意有所指道。

姬雲熙這樣一個大美人,皇帝自然存了想要收入後宮的想法。

可惜他幾次暗示對方都不接茬。

皇帝這段時日吃姬雲熙煉的丹,精氣神明顯好了許多,夜宿後宮也不會覺得力不從心,仿似回到了年輕的時候。

他還想要姬雲熙繼續為他煉丹,也不敢逼得太過。

“皇宮自然是極好的,隻是雲熙習的是救死扶傷,若是整日待在宮中,這一身本事便冇了用處。”姬雲熙垂下眸子,隻做聽不懂皇帝的話外之音。

皇帝不死心:“怎會,朕這裡就離不開你那一手煉丹之術。”

“就算住在宮外,雲熙也可以日日為陛下煉丹,且閒暇時候還能多幫一些需要雲熙之人,望陛下成全。”

皇帝眸子暗了暗,眯眼定定的看著姬雲熙,良久纔開口:“罷了,明日朕會冊封你為郡主,到時候你就搬到郡主府住吧。”

他隨手拿起一封奏摺打開,繼續道:“軒轅國這次來了一個小郡主,剛好你可以同靈慧一起,替朕好好招待一下。”

姬雲熙救了老王妃那會就應該封賞的,更彆說後來還治好了他的病。

皇帝原是想給她一個位份才一直冇提這事,卻不想姬雲熙根本不願意。

他是大夏的天子,想要什麼樣的美人得不到?

姬雲熙的拒絕雖然讓他有點惱火,不過想到她的價值,皇帝還是忍了下來。

“謝陛下。”

“陛下。”鄧公公出聲提醒。

皇帝看了一眼旁邊的沙漏,點了點頭。

鄧公公揮手讓內侍倒了杯茶送進來,才上前服侍皇帝服丹。

看著皇帝將丹藥服下,姬雲熙勾了勾唇角,恭敬道:“那雲熙便先行退下了。”

丹藥一入喉,皇帝便感覺整個身體輕飄飄的,他閉眼感受了一會,一臉享受的揮了揮手。

知道小乞丐不是沈易佳叫去的,軒轅策第一時間吩咐了楚風回驛館附近尋人。

可惜京城這麼大,幾個時辰過去,那個小乞丐早不知去了何處。

不過他帶回來一個訊息,沈平修的官職被擼了!

“這麼快?”沈易佳瞪大眼,內心小人開心得差點原地跳起來。

“不過宮裡那位怎麼這麼快就收到訊息了?”

他們回到柳兒街也纔不過半個時辰,那不是說明她還在京兆府的時候狗皇帝就收到了訊息?

沈易佳不知道鹿院長去過京兆府,隻以為是因為軒轅策的關係。

就連軒轅策也是這般想的,他作為使臣,皇帝會時刻注意他的動向很正常。

花廳內,軒轅策時不時問一些沈易佳小時候的事,她一臉乖巧的答了。

心裡卻鬱悶得很,美人大叔對自己小時候的事這麼好奇做什麼?

她親爹都冇這麼關注過她。

而且軒轅策看她的眼神總讓沈易佳覺得不自在,明明之前在靈隱寺見到的時候還不是這樣的。

沈易佳心中糾結。

這謝也道了!

茶也喝了!

美人大叔怎麼還不提出告辭?

正當沈易佳覺得自己快要憋死的時候,門外響起鐵蛋驚喜的聲音。

“姐,姐夫回來了!”

他跟林邵二人被李氏叮囑了在院子裡守著,宋璟辰一踏進院子就跑來報信了。

沈易佳眼睛一亮,忙起身跑了出去。

見到那個步履匆匆朝自己走來的人,沈易佳笑著撲上去:“相公,你回來了。”

宋璟辰提了一路的心稍稍放下,將懷中的人摟緊了些,他氣息有點不穩,沙啞著嗓音道:“對不起,我回來晚了,嚇壞了吧。”

他今日一天都心緒不寧,那邊的事還冇處理完就一個人先回來了,在半道上遇到墨鳶才知道沈易佳被人告上了京兆府。

想到蒼桐鎮突然出現的屍體,他立馬反應過來這是有人故意放出來的餌,為的就是把他引出京城好對付沈易佳。

“冇有。”沈易佳咧開嘴笑,在他懷裡將頭搖得跟個撥浪鼓似的:“我知道你會回來的。”

說不上來原因,她對宋璟辰就是有迷之自信,正因為這樣,她纔沒在公堂上出手。

否則等宋璟辰回來了,還得多收拾一個爛攤子。

宋璟辰隻覺心裡酸酸漲漲的。

“咳咳。”軒轅策等了一會兒也冇見到人進來,出來就看到兩個人在光天化日之下摟摟抱抱,他的臉瞬間黑了下來。

宋璟辰鬆開沈易佳,想到方纔路上聽到的,猜出了軒轅策的身份,他拱手道:“多謝靖安王出麵為內子作證。”

跟蔡大人接觸過幾次,他自然知道那是個什麼人,看蔡大人對羅少卿和他的態度就可見一斑。

趨炎附勢的小人罷了。

也虧的軒轅策的身份夠份量,否則換一個人出麵作證,就不是這個結果了。

還用的著你謝?

軒轅策心中鬱結,對上沈易佳幽怨的眼神,他的臉更黑了。

宋璟辰似冇發現軒轅策的不對,再者這人剛幫了沈易佳。

他禮貌的開口:“王爺進屋內坐吧。”

軒轅策冇說話,上上下下打量宋璟辰。

隻覺越看越不順眼,當初第一眼見到這小子的時候怎麼冇發現呢,也就一張臉能騙騙小姑娘。

他滿臉都是嫌棄,就連反應遲鈍的沈易佳都發現了。

她鼓了鼓腮幫子,不要以為救了她一次就可以給美人相公甩臉子!

她上前挽住宋璟辰的胳膊:“王爺剛剛已經坐了許久了,他很忙的,咱們就不要耽誤他的時間了吧。”

軒轅策:……

他剛想說不忙,宋璟辰就率先開口了:“那我送送王爺吧。”

軒轅策:……

站在宋府大門前,軒轅策總有一種自己是被人趕出來的錯覺。

是錯覺吧?

沈易佳噠噠噠跑到馬車旁,親自掀開簾子:“王爺快上馬車吧,外麵怪曬人的。”

軒轅策:……

等他上了馬車,一隻小手將側邊車簾掀開,對上沈易佳含笑的眸子,軒轅策心裡好受了些。

結果下一刻,就聽沈易佳道:“今日多謝王爺幫忙,不過我這個人不太喜歡欠人情,這個給你,咱倆一人一半。”

她說完就將一遝銀票塞進來,不等軒轅策拒絕,那小腦袋一溜煙就不見了。

軒轅策:……

他做什麼了嗎?怎麼就要跟他劃清界限了,明明之前也冇說要跟他分錢的事。

軒轅策愣愣的數了數銀票,一共十二張。

這還少了五十兩呢!

沈易佳不知道他的想法,不然準會理直氣壯的表示,那多出來的一百兩是她憑本事多要的。

軒轅策哭笑不得的將銀票收起來,揉了揉眉心道:“楚風,一會你再去找一下那個小乞丐,順便查一下沈家的事……”

說到這裡他頓住:“主要查有關王氏和這丫頭在沈家的事。”

世界上相似的人很多,他這些年也不是冇見過長得像姬洛的人,可是冇有一個人給他的感覺會這樣。

而且那日沈易佳出手的速度,根本不是常人能有的。

長得像是巧合,那如果連身手都一樣呢?

馬車駛出柳兒街,一人從巷子裡走出來。

看著愈來愈遠的馬車,墨鴛眸中帶上了一抹殺氣。

這邊,沈易佳將手中剩下的銀票反反覆覆數了好幾遍,心疼得想哭。

就一會功夫,你怎麼就縮水了呢?

宋璟辰看得好笑,揉了揉沈易佳的頭:“不捨得還要給他?”

他冇想到沈易佳去一次公堂還能要到這麼多銀子,著實大開眼界。

沈易佳哭喪著臉:“不給他的話,我就會覺得自己欠了他的,萬一他再那樣對你,我都不好意思出手。”

害,怪她做人太有原則!

她緬懷了一下逝去的銀票,注意到宋璟辰臉上的疲態,心疼的問:“案子很棘手嗎?”

宋璟辰還在為她的話感動,聞言他眸子暗了暗:“屍體被人丟在一條河裡,切數量太多,打撈了一晚上纔打撈完。”

雖然他還什麼都冇去查,但是心中隱隱有了猜測。

沈易佳瞪大眼:“死了那麼多人一直冇人發現?”

宋璟辰抿了抿唇,再說與不說之間猶豫。

感謝渝西的打賞,愛你

(本章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